黃帝文化與中華民族[ 來源:中華炎黃綱 | 發布日期:2013-04-25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什麼是黃帝文化?需要作一點解讀。黃帝,是族團領袖的世襲名稱,是族團的名稱,因為延續的時間很長,也是一個時代的名稱,所以說黃帝是一個時代、是一個族團,同時也是一個人的代名詞。黃帝活動的中心地域是大中原。《春秋命歷序》說:”黃帝傳十世,千五百二十年。”它在中國歷史長河中定位是距今4900年前至距今6000年前。對應考古學文化主要是仰韶文化中、晚期的廟底溝類型和大河村類型口因此黃帝文化,是在這一特定的地域,特定的族團,特定的時代的一種文化。這種文化不是機械的、凝固的文化,而是具有融納性、首創性、輻射性、延伸性、開拓性、生命力十分強大的一種文化。

  黃帝文化是一個大文化的概念,它包括政治、經濟、軍事、科學技術、文化藝術、風俗習慣和意識形態等。黃帝文化對后代影響最大的歸納起來是:祖根文化、文化祖根和龍文化等幾個方面。

  一、祖根文化凝聚著億萬華人

  民族與種族不同,與宗族也不同,不能從純血緣關系來理解。它的基本特點是:共同的語言文字、共同的地域、共同的風俗習慣和經濟生活方式,以及共同的文化心理素質,並且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共同體。在神州大地的民族,對外統稱為中華民族它是以漢族為主體多元一體格局的模式。漢族的形成,是以華夏族為主體多元一體格局的模式,華夏族的形成,是以黃帝、炎帝組成的華夏集團為主體,融合了眾多的非華夏族團也是多元一體格局的模式。這就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華民族形成發展的脈絡。

  民族形成、發展、變化是一個歷史現象,也是一個文化現象。早期的氏族、部落、部落聯盟時代,還屬于以血緣關系為基礎的社會。黃帝時代雖然還有萬諸侯,但是出現了酋邦國家。在黃帝族團中氏族部落有電、星、風、雲、文虫、??、??、鷹、鳶、大鴻、熊、羆、貔、貅、鑽、虎、狼、豹、豕、犬、馬和龍、蛇等23個圖騰信仰。其中龍(包括蛇)氏族是黃帝族團中的領袖。黃帝族團本身血緣關系已經很復雜,待到以黃帝族團為首組成酋邦國家時,他的政權機構中有上百個諸侯領袖參加。他在戰爭頻仍、大動蕩、大變革時期,內行刀鋸,外用甲兵,平息了戰亂,成為大中原地區主宰沉浮的領袖,組成了華夏集團。《史記》提到黃帝的直系子族有十二姓,據《世本八種》(秦嘉漠輯本)的統計,十二姓發展為101個屬地(部落或諸侯國)510個氏,說明黃帝族團本身的確人丁興旺。《史記·三代世表》記載:“黃帝生昌意,昌意生顓頊,顓頊生窮蟬,窮蟬生敬康,敬康生句望,句望生文牛、文牛生瞽叟、瞽叟生舜”。“黃帝生昌意,昌意生顓頊,顓頊生鯀,鯀生禹”。“黃帝生玄囂,玄囂生文極,文極生帝�(嚳),帝�生(契)是為商祖”。“黃帝生玄囂,玄囂生文極,文極生帝�,帝�生堯”。“黃帝生玄囂,玄囂生文極,文極生帝�,帝�生后稷,是為周祖”。黃帝主宰華夏集團一千多年,之后主宰中原的顓頊、帝嚳、堯、舜,直至夏商周三代王朝的統治集團,都尊黃帝為始祖,真正形成了代表中國的華夏族。黃帝的子族也有非華夏族,如《山海經》里說:“黃帝之孫日始均,始均生北狄”。“黃帝生苗龍,苗龍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是為犬戎”。《山海經》還說:“顓頊生顰頭,顰頭生苗民”。“季禺之國,顓頊之子”。“有國,名曰叔士,顓頊之子”。“有國曰中輪,顓頊之子”。《山海經》中的帝俊即帝嚳,他的子族有:中容之國、司幽之國,自民之國,黑齒之國、三身之國、季厘之國、羲和之國、西周之國等。這些邦國有的可能是黃帝、顓頊、帝嚳的分支子族,有些可能是扶持起來的或是從屬的邦國雖然與血緣無關,但都尊黃帝為始祖。《史記·匈奴列傳》說:“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說:“越王勾踐,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少康之庶子也”。《帝王世紀》說:大禹時執玉帛者有萬國,商湯時剩下了三千國,西周時剩下一千七百多國,春秋時尚有一千二百國,至戰國只剩下十余國。戰國七雄的國君,韓、燕、魏自認為是帝嚳的后裔,齊、楚、趙、秦自認為是顓頊后裔,顓頊、帝嚳為黃帝后裔。秦始皇統一后,實行中央集權,車同軌,書同文,統一度量衡,改分封為郡縣,其政令、法制、禮儀也很快得到統一。這些統一的政治、文化措施,在所轄區域內,更沖擊了殘余的族與族之間的界限,加速了民族大融合,華夏族的形成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原來的夷、狄、蠻、戎在秦的統轄區內漸漸不知其本性。古人說得好:“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進人中國則中國之”。《茍子》說:“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因此,所謂華夏族和非華夏族並沒有血緣的嚴格界限。從以上介紹的情況看,華夏族和非華夏族都尊黃帝為始祖是順理成章的。

  以華夏族為主體通過長期的政治、文化的影響,形成了更龐大的漢族。有許多非漢族建立了政權,例如匈奴人劉淵建國曰漢,都平陽劉曜稱帝改國號為趙,都長安出身于羯族的石勒,建立后趙,都邢台鮮卑族的慕容就建立了前燕,都龍城(遼寧朝陽);民族荷堅建立了前秦,都長安鮮卑族慕容垂建立了后燕,都中山(河北定縣);慕容沖建立了西燕都長子(山西長治);羌族姚萇建立了后秦,都長安匈奴人赫連勃勃建立了夏,都統萬(陜西橫山);氏人呂光建立后涼,都姑藏,(甘肅武威);后來鮮卑族拓跋魏統一了北方,初建都平城(山西大同),后遷洛陽,大膽地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1.改官制,依魏晉制度;2.禁胡服,令服裝均依漢制;3.禁止說鮮卑語,以漢語為唯一通行語言;4.改姓氏,均改為漢俗單姓;5.規定遷居洛陽的鮮卑人,一律以洛陽為原籍。以上所說的非漢族政權,都是大力推行漢文化北魏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而北魏公開尊黃帝為其始祖。唐宋以后民族融合的情況大同小異,不再贅述。

  前邊所介紹的情況,充分說明:黃帝作為始祖的桂冠一直戴了五千多年而且是華夏族、非華夏族和漢族、非漢族共同擁戴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在長期的民族融合中,除了血緣融合之外,最主要的是文化因素、地域因素和政治因素,把黃帝推到至高無上的地位。綜合各種因素,黃帝被尊稱為中華”人文”始祖凝聚著億萬華人。

  二、文化祖根鑄造了民族魂

  文化祖根可以溯源到若干萬年以前,但是對后世能夠產生巨大影響的是社會進入文明時代。中國文明大體上經歷了三個歷史階段,第一階段是文明的形成期,其時代跨度約為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前2000年,這一時期我把它稱為邦國文明,與五帝時代相對應第二階段是文明的發展期,其時代跨度約2000年左右,這一時期我把它稱為王國文明,與夏商周三代相對應第三階段是文明的興盛期,其時間跨度約2000多年,我把它稱為帝國文明,與秦漢直至明清相對應。這三個階段的文明,緊密傳承、不斷升華,成為世界上唯一的未曾中斷的中華文明。五帝時代是中國文明的初級階段,黃帝是五帝之首,因此,文化祖根可以定位在黃帝時代。

  國內學者對文明社會形成的標志從不同角度提出了不同的觀點,如文字、會對天然物進一步加工。我把它歸納為十條,即一夫一妻制、城市、第二次社會大分工、階級和國家、禮儀建築、宮殿、廟宇、巨型建築、青銅器。這10項文明形成的要素或稱為標志,在黃帝時代都能逐項對應。除10項外,還有原始瓷器的萌芽,家畜的馴化,建築科學技術、裝飾、繪畫、雕塑藝術的發展,“天圓地方”、“東宮西宮”天文理論以及八卦的出現,對后世均有深遠的影響。以上所提到的這些,都是文明社會大觀園中鮮艷奪目的花朵都是黃帝時代文明社會的寫照。我觀察研究了世界各個文明古國的資料,對文明起源的標志歸納了五條,即農業生產社會化、手工業專門化、腦力勞動階層化、部落酋邦化、禮制規范化。這五條標志具有共性,相互扣合,缺一不可。黃帝時代符合五條標志,因此說,黃帝時代是中國文明的源頭。

  文明是文化的升華,文明的源頭理所當然地就是文化的祖根,這個祖根形成于黃帝時代,它的主要表現如下:

  (一)建立邦國,鞏固了統一、和諧的社會

  在神農氏末期,各方諸侯為爭奪生存空間,強凌弱,從暴寡,戰爭頻仍。黃帝平息了戰亂,壯大了自身的力量,“諸侯咸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黃帝”。(《史記·五帝本紀》)黃帝族團勢力強大,在大中原地區能夠主宰沉浮,但是為了保証長期的社會穩定,適應形勢的需要,黃帝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酋邦性質的國家機構,利用政權的力量鞏固和發展了統一、和諧的社會。

  黃帝在政權機構中“置左右大監,監于萬國。萬國和”。“舉風后、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五帝本紀》)“黃帝得六相而天下治,神明至。量尤明乎天道,故使為當時(管天時);大常察乎地利,故使為康者(管倉儲);奢龍辨乎東方,故使為土師(即司空管手工業);視融辨乎南方,故使為司徒(管農業);大封辨乎西方,故使為司馬(管兵馬);后土辨乎北方,故使為李(獄官)。是故春者土師也,夏者司徒也,秋者司馬也,冬者李也”。(《管子·五行》)黃帝政權機構中,天時、倉廩、手工業、農業都有臣僚分管,特別是出現了軍事將領和獄官,與后來堯舜時期的聯邦制王朝比較接近。黃帝政權機構中還有許多官員分職,如“大橈作甲子,黔如作虜首,容成作歷,羲和作占日,尚儀作占月,后益作占歲,胡曹作衣,夷羿作弓,祝融作市,儀狄作酒,高元作室,虞�作舟,伯益作井,赤冀作臼,乘雅作駕,寒哀作御,王冰作服牛,史皇作圖,巫彭作醫,巫咸作筮,此二十官者,聖人之所以治天下也”。(《呂氏春秋·勿躬》)“沮誦、倉頡為左右史”。(《世本·作篇》)“黃帝以風后配上台,天老配中台,五聖配下台,謂之三公。其余知名、規紀、地典、力牧、常先、封胡、孔甲等,或以為師,或以為將”。(《帝王世紀》)黃帝“立四輔、三公、六卿、三少、二十四宮,凡百二十官,有秩以之共理,而視四民。命知命糾俗、天老錄教、力牧準斥、??冶決法、五聖道級、規紀補闕、地典州絡,七輔得而天下治,神明至”。“申命封胡以為丞,鬼容瑞為相,力牧為將,而周昌輔之。太山稽為司徒,庸光為司馬,恆先為司空”。“命寧封為陶正,赤將為木正,以利器用命揮作蓋弓,夷牟造矢,以備四方”。“岐伯作鼓”,“命馬師皇為牧正,臣胲服牛”,“乃命沮誦作雲書,孔甲為史”,“命俞跗、岐伯、雷公察明堂,究息脈,謹候其時,則可萬全命巫彭、桐君處方”。“命共鼓、化狐(也作貨狄)作舟車,以濟不通;命豎亥通道路,正里候命風后方割萬里,畫土分疆”。(《路史·疏仡紀·黃帝》)史書記載,雖然各不盡相同但是可以看出黃帝的酋邦國家的確有一個龐大的政權機構,生產、生活、科學技術、文化藝術都有官員分工管理,內行刀鋸有執法的獄吏,外用甲兵有軍事將領。除此之外,黃帝還制定了一些禮儀法規來規范人們的言行,如“黃帝作君臣上下之儀,父子兄弟之禮,夫婦妃匹之合”的禮儀法規。(《商君書·畫策》)另外,“置四史以主圖籍,使九行之士以統萬國。九行者,孝、慈、文、信、言、忠、恭、勇、義”。(《拾遺記·軒轅黃帝》)九行之士即九德之臣,主要負責教化。黃帝的政權機構和禮儀法規的確起到了作用,當時的統一和諧社會正如《淮南子·覽冥訓》中說:“昔者黃帝治天下,而力牧、太山稽輔之。以治日月之行律,治陰陽之氣;節四時之度,正律歷之數;別男女、異雌雄,明上下,等貴賤;使強不掩弱,眾不暴寡;人民保命而不夭,歲時熟而不凶;百官正而無私,上下調而無尤;法令明而不暗,輔佐公而不阿;田者不侵畔,漁者不爭隈;道不拾遺,市不豫賈;城郭不關,邑無盜賊;鄙旅之人,相讓以財;狗彘吐寂粟于路,而無忿爭之心;于是日月精明,星辰不失其行風雨時節,五谷登熟;虎狼不妄噬,鷙鳥不妄搏;鳳凰翔于庭,麒麟游于郊;青龍進駕,飛黃伏皂諸北儋耳之國,莫不獻其貢職”。

  (二)統一、和諧社會推動了創造發明的黃金時代

  統一和諧的社會,為科學技術、文化藝術的發展提供了優越的條件,發展的結果又促使文明社會大踏步地前進,良性循環,形成了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創造發明的黃金時代。黃帝時代出現酋邦國家政權機構,是黃帝的首創,從政治角度來說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史記·封禪書》說:“黃帝時為五城十二樓”《軒轅本紀》說:“黃帝築邑造五城”。它是酋邦國出現的佐証。黃帝時代的創造發明是多方面的:如《易經·系辭下》說:“黃帝時“刳術為舟,剡術為楫,舟輯之利,以濟不通”。“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斷術為杵,掘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弦木為弧,剡術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上古結繩而治,后世聖人,易之以書契”。《世本·作篇》里提到黃帝時發明了弓、矢、杵、臼、耒耜、銚、耨、規矩、準繩、衣裳、冕衣、扉履。其注里還說“軒轅子苗龍,為畫之祖”。“黃帝穿井”、“黃帝作旃”、“黃帝始制嫁娶”。《古史考》:“黃帝始蒸谷為飯,烹谷為粥”。“黃帝始造釜甑”、“黃帝作弩”、“黃帝作車,引重致遠”。《新語》:“天下人民野居穴處,未有宮室,則與禽獸同域。于是黃帝乃伐術構材,築作宮室,上棟下宇,以避風雨”。《路史·后紀五》羅注:“棺槨之作,自黃帝始”。《物原》:“黃帝作碗碟。幾創始自黃帝也”。《軒轅本紀》:“黃帝作灶”。黃帝“令孔甲作盤孟,以代凹尊坯之朴”。《呂氏春秋·君守》:“倉頡作書”。《通鑒外紀》:“蚩尤為大霧,軍士昏迷,軒轅作指南車以示四方”。《黃帝內傳》:“玄女為帝制司南車當其前,記里鼓車當其后”。《路史·疏仡紀》:“命大容作承雲之樂,是為雲門”。“命西陵氏勸蠶稼”。《莊子·天下》:“黃帝有《咸池》之樂”。《古今注》:“短蕭鐃歌,軍樂也,黃帝使岐伯所作也。”《通篡》:“黃帝使伶倫造馨”。《初學紀》卷九引《歸藏·啟筮》:”黃帝作《楓鼓之曲》。”《世本》:“黃帝使素女鼓瑟”。《黃帝內傳》:“玄女為帝制夔牛鼓八十面”。《水經注》卷十五引《竹書紀年》說:“黃帝東巡河過洛,修壇沉璧,受龍圖于河,龜書于洛”。《通典》:“黃帝封禪天地,則郊祀之始也”。《黃帝內經》:“黃帝築圓壇以祀天,方壇以示地,則圓丘、方壇之始也”。《史記·歷書·索隱》:黃帝時占日、占月、占星氣、造律呂、作甲子、作算數、發明了《調歷》。以上不完全的統計約有60多項發明創造,雖然都是后人追述,難免有些不確但是多數都是可信的,甚至其中有許多在考古學方面都得到了証實。如鄭州西山發現的古城,靈寶西坡發現宮殿性質的大房子,濮陽西水坡發現的45號墓,反映了”天圓地方”和”東宮西宮”的天象。生產工具、生活用品都有實物出土。

  (三)原生文明的傳承與發展

  黃帝時代統一、和諧的社會為創造發明的黃金時代提供了必要的條件,科學技術是發展的原動力,當時人們開拓、拼搏的精神是原動力中的發動機。眾多的發明創造,在同一個整體中互動,產生了巨大的能量,促使著邦國文明的形成。我們回顧一下上述的發明創造,每一項都被后代所傳承、發展、提高。其中影響最大的有:第一是文字,符號文字、象形文字、發展為甲骨文、金文、篆文、隸書,直到現在通行的楷書,它是文明傳承的最重要的工具。第二是中醫藥,后代的《黃帝內經》等書,就是傳承的典型,直到如今,中醫藥仍然是民族的瑰寶。第三是歷法,自黃帝的《調歷》開始,歷代傳承發展為具有中國特色的陰歷。第四是上棟下宇、術骨泥牆、前堂后屋、一明兩晴,具有民族特色的建築風格,就是黃帝時期打下的堅實基礎。第五是黃帝在伏羲太昊的基礎上得河圖洛書,后來得到周文王的傳承演生出《周易》,其內容反映了哲學的最高境界,深刻地影響了中國人的思維模式。第六是重視和諧的思想,為后代所傳承,協和萬邦、天人合一、和合、和為貴等理念,一直傳至今天。第七是大統一思想,在黃帝時奠定了基礎,形成各朝各代人們的堅定信念。第八是自強不息的精神代代相傳。從總體看,黃帝首創的原生文明可以稱為文化祖根,它的精髓是:團結、和諧、統一、開拓,它是中華民族的靈魂。

  三、龍文化是黃帝文化的組成部分

  龍文化在早期的思想基礎是原始宗教和圖騰信仰,從社會學、民族學和民俗的角度來看,它確實是歷史的真實。多元一體的龍在人們心目中被神化了,成了龍神。后代人們尊崇的人文始祖,與龍神交融在一起,歷代統治者和各個民族,都繼承了龍神信仰的傳統,形成了具有頑強生命力的一種龍文化現象。

  在三皇五帝時代,龍不僅神化了,而且著名的領袖人物都龍神化了。例如:伏羲的祖族便是雷(龍)神,龍身人頭。《北堂書鈔·異表》說:“太昊蛇身(龍)人首”。《路史·后紀》說伏羲“龍身牛首”。考古發現的畫像石、壁畫、帛畫以及銅鏡,多有伏羲、女媧圖像,均為人首蛇(龍)身。《左傳》里說:伏羲太昊“以龍紀官,故為龍師而龍名”。神農氏末代的炎帝,《詩含神霧》說他是“龍首,顏似龍也”。對中國古代歷史影響最大的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堯、舜,以及夏商周三代的鼻祖,都與龍神交織在一起,他們對后代龍文化的發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史記·天官書》說:“軒轅黃龍體”。《竹書紀年》說顓頊母曰女樞,與龍交而生顓頊。《路史·疏位紀》注說:“(顓頊)有龍顏戴干之表”。甲骨文中有”高祖夔”的記載,丁山認為“高祖夔即帝嚳”。《說文》說夔如龍。《竹書紀年》說:“堯母慶都赤龍感之,孕十四月而生堯于丹陵”。《路史》注尋|《帝堯碑》說:堯“龍顏,日角,八彩、三眸”。《竹書紀年》說:帝舜“龍顏、大口、黑色”。以黃帝為首的五帝都是龍神的化身,他承上啟下對龍文化的發展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古代民族龍文化舉例:如《山海經》中共有335座山有龍神的記載各山的行程總和約有4000公里,可以想一下它覆蓋了多大的面積。《山海經》和《大荒經》記載了許多邦國,其中不少邦國都有龍神。其中有馬龍、鳥龍、魚龍、青龍、赤龍。有的稱為“四鳥”,實際是熊黑虎豹,屬于變異的龍類。夏族的近世祖先是筋、和禹,據《歸藏·啟筮》說鯀、“化為黃龍”。大禹之母是“修巳”,修巳的意思就是一條長蛇。《列子·黃帝》說:夏后氏“蛇(龍)身人面”。商的祖先是“高祖夔”前邊已經說過夔就龍。在商代出土的器物中的圖案有饕餮龍、蟠龍、螭龍、夔龍、魚龍等。《史記·匈奴列傳》說:匈奴諸長“五月,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索隱》引崔浩雲:“西方胡皆事龍神故名大會處為龍城”。古代百越族眾分布甚廣,遍及華南兩廣地區,據《淮南子·泰族篇》許慎注:“越人以箴刺皮為龍文,所以為尊榮也”。《漢書·地理志》應前注:“(越人)常在水中,故斷其發,文其身,像龍子。故不見傷害也”。《后漢書·西南夷列傳》說:哀牢族,“種人皆畫其身,像龍文”。

  龍文化在近現代各族中的反映:畬族:把狗稱為龍犬,衣帽、手杖皆制作有龍犬的標志。每年祭祀祖先時都要唱《高皇歌》,也稱《龍皇歌》。苗族在古代與畬族一樣,都崇信龍犬。今日的苗族,每年歡慶豐收時要跳龍舞。苗族的節日中有“龍船節”。壯族人文身圖樣很多,主要有鱷魚、蛇、雲雷紋,這些紋飾都是龍紋。壯族信仰的神很多,其中有蛇、熊、鱷魚和狗,都屬于龍系統神棟。春節期間有舞龍燈的喜慶活動。高山族和瑤族在民間都流傳著不少優美的龍的傳說。黎族,原屬于百越族系統,也有文身習俗,有變態龍的崇拜。??佬族,遇節日男女老少都參加耍龍燈活動。京族,民間流傳有樵夫救龍王的故事。彝族其圖騰信仰有:龍、蛇、犬、虎、雞等。白族信奉龍玉和雷公,其祖先神有龍、蛇、熊、馬、豬等。哈尼族,以十二生肖記日,其中就有“龍日”和“蛇日”。農歷十月第一個龍日殺牲祭神樹。哈尼族圖騰有龍族系統的蛇、狗、虎。傣族圖騰信仰有龍、蛇,每年潑水節要舉行龍舟大賽。僳僳族的圖騰信仰有龍、蛇、狗、馬、魚、熊等。納西族的圖騰信仰有蛇(龍)、虎、豹等。阿昌族有耍青龍的舞蹈,有創世紀史詩龍的故事。怒族的始祖是蛇(龍)與蜂交而生。德昂族在祭祀諸神中有“龍神”。他們把“龍女”作為祖先看待。獨龍族自稱為“獨龍”,外族稱之為“龍”。基諾族最重要的節日是“祭大龍”。布依族中有龍姓圖騰信仰中有龍、魚、牛等。侗族在湖南通道建有著名的“四龍橋”其圖騰信仰中有龍、蛇、狗等多種·其建築和壁畫有龍的雕塑和圖案。水族有龍舞龍的故事。蒙古族在元代統治時期,大興崇龍之風,甚至進行壟斷。滿族,在沈陽故宮和北京故宮內簡直就是龍的海洋。各地廟宇和存世的文物都能看到各種各樣龍的圖樣。朝鮮族的壁畫上多有龍的圖像。赫哲族相信下雨是天上龍神所為。達斡爾族、鄂倫春族、鄂溫克族其節日略同于漢族其信仰中有雨神、雷神、水神和虹神等,都是龍神的異名。藏族及信奉密宗的諸族,都有豐富的龍文化。關于漢族的龍文化更是豐富多彩,居于各族之首。

  龍文化在帝王階層中的反映很突出,夏禹和商的高祖蘇都是龍的化身。周文王是“龍顏虎肩”,周天子和秦始皇所用的玉璽是“螭(龍)虎鈕”。秦始皇統一六國后,人稱始皇為“祖龍”。漢王朝開國君主劉邦,史書記載他是赤龍。東漢劉秀夢見騎龍上天,遂做了皇帝。三國時期的劉備、孫權和曹丕都搞過“黃龍見”的符瑞,表示上應天命。南朝宋的劉裕,齊的蕭道成、蕭衍,隋文帝楊堅,唐代李淵、李世民、李隆基,后梁的朱溫,后周的郭威等,都曾編造龍的故事,為登上帝王寶座制造輿論。歷代帝王的年號,如漢宣帝的“黃龍”、東漢公孫述的“龍興”、三國關吳的“黃龍”、魏明帝的“青龍”、后趙的“青龍”、涼的“飛龍”、后燕的“青龍”、夏赫連勃勃的“龍升”、唐高宗的“龍朔”、唐中宗的“神龍”和“景龍”、唐段子璋的“黃龍”、唐南詔的“見龍”和“龍興”,梁末帝的朱友貞的“龍德”,南漢劉岩的“白龍”、閩惠宗王遴的“龍啟”等帝王年號。其中有漢族的帝王,也有少數民族的帝王,有大一統的帝王,也有偏安的帝王,他們都用“龍”字作年號,自西漢至明清,兩千多年中國帝王,都把龍作為皇帝和皇權的象征,把自己打扮成真龍天子。特別是宋元以后,帝王對龍文化進行壟斷,“龍獨尊”、“惟帝獨龍”,並且用法令形式規范龍文化在整個社會上的使用。

  龍文化在科學、文學、藝術、政治、宗教等各個方面反酬也十分突出。《周易》中的第一卦乾卦就專講龍。《周禮·冬官二考工記·輛人》、《詩經》中的《商頌》、《周頌》、《魯頌》中都提到龍旗。《左傳》里提到“畫龍”。王充《論衡》中《龍虛篇》專門談龍。張衡制造的“候風地動儀”,其外形就是龍形象。《淮南子》一書中提出了“龍生萬物”的理論。白居易寫過《祭龍文》和《黑龍潭賦》。北宋大科學家沈括,在《夢溪筆談》也大談龍的故事。南宋陸游在他的《避暑錄》中相信龍能下雨。儒釋道各類書籍以及許多的野史中都有龍的故事。歷代的畫家、雕塑家流傳下來有關龍的作品,有些現在還可以看到。特別是有關龍的語言詞匯還在廣為使用。例如:“龍飛鳳舞”、“龍躍鳳鳴”、“龍行虎步”、“虎踞龍盤”、“龍騰虎躍”、“龍鳳呈祥”、“龍馬精神”、“龍吟虎嘯”、“龍眉鳳眼”、“龍章鳳姿”、“來龍去脈”、“乘龍快婿”、“望子成龍”、“生龍活虎”、“畫龍點睛”等。人們生產生活上的用語、天文、地名、動物、植物方面的用語,帶龍字的總結起來不計其數。

  龍文化雖然被歷代統治者所壟斷,但在民間仍有豐厚基礎,形成了一種強大的民俗文化,流傳至今。如正月十五元宵節,到處都有舞龍燈的習俗。農歷二月二是“龍抬頭節”。端午節是農歷五月初五,也是“龍的節日”,在許多地方多舉辦龍舟比賽。民間有“六月六晒絲綢節”,也稱“晒龍衣節”。民間舉辦各種“社火”,多有“玩龍燈”、“玩活龍”歌舞活動,還有“龍舟捉鴨”、“龍舟速劃賽”、“龍舟拔河賽”等活動。全國各地都有龍王廟或河神廟,廟內的主神是龍神。民間傳說還有四海龍王,這些龍王都是他管轄地區的首領。對龍王人們是不敢得罪的,因為干旱雨潦全是由龍王當家。龍的傳說故事遍布民間,不僅是漢族,許多少數民族中都有龍的故事。帶有龍字的地名當有萬數以上。中國人名字帶有龍字的不知有多少。十二生肖中有龍和蛇,蛇被人稱為小龍。每個人都有一個屬相,中國人口已有13億,屬大龍的有1億多,屬小龍的也有1億多,合起來屬龍的有兩億多人口,分布在各個家庭中,又把其他屬相串聯起來了這是多麼有趣的一種龍屬相文化。從今日的社會看有多少商店、公司名字帶有龍字,有多少商品帶有龍字,有多少書刊、壁畫、雕塑有龍的形象,雖然無法統計,但是都能隨處可見。從總體來看,中國真是一個龍的國度。

  龍文化源遠流長,它滲透在各個民族中,從帝王階層到民間,從天象到地理,從正史到野史,從雕刻繪畫到詩詞歌賦,從各類建築到器皿衣著,從語言詞匯到傳說故事,從祭祀到節慶,無不打著龍文化的烙印。可以說,古往今來,龍文化覆蓋了神州大地,是民族心理素質的一個組成部分。“龍的傳人”不可能是科學的概念但它是民族凝聚力心理的認同。龍本身的形成是多元的,定型的龍形象是多元的組合,是藝術的巧妙加工,它是大融合、大團結、大統一的象征。民族心理的巨龍,是中華民族的象征,它將昂首騰飛,翱翔于太空,向世人展示它雄偉壯麗的風采。

(編輯:俞虹

[字號: ]


推荐閱讀
熱點理論新聞
絲綢之路文化身份的多...
考察“絲綢之路”上的長白山區臨江的望江村 考察渤...
推荐理論新聞
  • 方立天:佛學智慧是中...
      學界的客觀研究成果有助于提升佛教文化品位,增加其理性...
  •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