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字畫 選標的很重要[ 來源:東南商報 | 發布日期:2013-07-24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選畫,選擇標的很重要。收藏要收有歷史價值的,經得起考驗的書畫作品。”這是有著20多年字畫收藏歷史的寧波藏家文獻齋主人的經驗之談。

  選畫就像選股 要找書畫中的“潛力股”

  文獻齋主人在1995、1996年間一場拍賣會同時買下兩幅價格相似的作品,一把是賴少其的扇子,花3500元買的,還有一把王個顧的書畫,拍價在4000元左右。后者的書畫到現在最多估計市值三五萬元,而前者現在已經漲到25萬元。

  文獻齋主人又舉了個例子。也是上世紀90年代,他在上海朵雲軒相中了一把顧麟士的成扇,以4000元成交價購得。與此同時,他還看上了王雪濤的一把成扇,起拍價與顧麟士的成扇相同,最后他花了3800元收入囊中。

  “現在王雪濤的成扇市場估價在15萬元到20萬元之間。而顧麟士的扇子至今頂多也就值三五萬元。”文獻齋主人回憶道,“顧麟士的成扇品相可謂一流,又是贈送劉春霖(末代狀元)的畫作,背面還有清末進士王同愈的書法。這把扇子按說應為很理想的藏品,名頭也不錯。

  文獻齋主人表示,那時候,大家很追捧顧麟士這類畫家的作品,拍賣會上自然也不輕視,而對王雪濤這些當代畫家並不很看重。大家認同的市場價格就是當時兩件畫作的拍賣成交價。

  “當時我也沒覺得顧麟士的作品價格高,也不覺得王雪濤的畫作便宜。經過時間的流逝,兩人的作品價格在近二十年后出現明顯分化。王雪濤的畫作有人炒作,這得益于齊白石作品頻頻拍出天價后,整個北派整體版塊都上去了。這是很多人當時所意想不到的。而顧麟士及他同時期那一批擬古派藝術家沒人炒作,價格一直上不去。”

  “我投資書畫已經20多年了,收的字畫成千上萬幅,算起來,有些升值百倍,有些只夠扺御通貨膨脹。”文獻齋主人總結了一個道理:“其實,選畫和選股一樣。書畫種類流派很多,京派海派,山水畫花鳥畫等等。有些有增值的潛力,有些潛力不大。如何入手?能夠把握分析藝術品的不確定因素,這一點對做長線特別重要”。

  字畫收藏厚今薄古 要收經得起歷史考驗的作品

  投資字畫有個規律:歷朝都是厚今薄古的。高古畫的很多名躁一時的作者已經被淡忘了。現代、近代書畫大作的價格很高,這並不是說近現代書畫作品就水平高。比如,送字畫給朋友,送民國時期中名頭的東西,對方不一定知道,而若送美院當代一線書畫家的畫作,認可度高多了。

  文獻齋主人舉了個例子:民國程璋當時他畫的一把扇子可以賣到108塊大洋,而且供不應求,向他求畫,從付潤到拿到畫得很長時間。在那個年代他相當富,在上海買了連排別墅,蘇州也有住宅。

  程璋尤擅畫猴。馬上封侯,寓意很好。中國畫猴數他水平最高。程璋,在字畫收藏圈大家都知道。要論中國有代表的畫家,民國時期名家目錄里斷斷少不了程璋。他的地位一直在,但地位沒變,價位變了。經歷百年時間洗禮,現在程璋淪落到三流畫家的價位,比同時代三流畫家的作品還便宜。作品價格下來,但並不代表作者有失水準,與同時代的一線畫家相此,程璋的繪畫水平還是很高的,只是經過時間洗禮慢慢被冷落了。

  南有程璋,北方有個叫蕭謙中,這兩位藝術家書畫作品價值浮沉最有典型性。蕭謙中生于民國時代,擅畫山水,當時名望高得不得了。靠賣畫一月能賣兩千塊大洋,這相當于當時在北京能買一幢四合院。蕭謙中作品現在的價格也淪落為程璋同類價位。

  字畫厚今薄古的例子還有張書旗。這位二戰時給羅斯福畫和平鴿的民國書畫名家,水平也很高,當時在國內數一線一流畫家,但現在其作品在拍賣市場,價格和價值已經不符。其作品拍賣價跟他的水平、地位、名氣、身份脫節了,挂不上鉤了。

  再比如范曾和任伯年,兩人水平無法比,不在一個等量級上。但現在任伯年畫作價格比不上范曾。其中一個原因是任伯年只有少數幾幅作品存世,而范曾還年年可以畫。

  “相對來說,活著的畫家現在都有市場,但水分也有,開價較隨意,價格說不好。比如,有人問我,吳山明作品現在價格賣到二萬元,你說值不值,我的意見是,有人買就值。沒人買就不值。”

  文獻齋主人支招道,字畫是很復雜的市場。可以從很近看,也可以從很遠看。如果只講投資,如果急功近利,根本不會去買上述這些畫家的作品,因為得不到利益,或利益很少,不如買當代字畫。但從長遠來看,若干年后,現在很紅火或作品價位很高的畫家,會不會是程璋一樣的命運?畢竟經歷一個時代能站得住的就那麼寥寥幾個人。

  “所以選畫,選擇標的很重要。收藏要收有歷史價值的,經得起考驗的書畫作品。”

(編輯:张鹏

[字號: ]


  • 國畫
  • 油畫
  • 版畫
  • 水彩
  • 壁畫
  • 書法
  • 創意
  • 工藝
  • 雕塑
  •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