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间到公民——民俗学在其中的作用  如果在现代学术领域没有民俗研究这一块,中国从一个传统的帝国,以儒家经典或者士大夫的文化为认同标准的帝国,到一个现代国家,是转不过来的。这样最基本的一个概念就是“民间”。从梁启超、康有为等思想家、政治家的思考来看,有一段时间,他们主张说,我们这个国家是要变,但我们儒家传统,一个更极端的概念孔教、儒教,不能变。也就是我们要有一个根本,比如“国魂”等等,用这些定位儒家、儒教。可是对后来新文化运动的人来说,他们就是要否定这样一个东西,要有一个新的认同。因为如果没有新的认同的话,从一个传统帝国到现代国家,观念上没有办法转变过来。要不然,我们就彻底否定我们自己,就像一种极端的说法,比如陈独秀曾经说,这种政府对于人民的戕害还大于我们没有政府。但是真正在从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型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