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鞘嶺上一行遠去的文人腳印[ 來源:蘭州晚報 | 發布日期:2012-04-01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這是一座山,海拔3700多米。站在山巔峰放眼望去,四周還是山,東西南北只有東面是坦蕩的平原,西面有更高的馬牙雪山,雪山下有遼闊的抓西秀龍草原,北面有大名鼎鼎的雷公山和尖山,南面有毛毛山群峰綿延,這些山的盡頭還是極淡的山的影子,碰上陰天或者雪天,就連影子也沒有,天地一片蒼茫。

    這是文人筆下千里河西走廊東端門戶的烏鞘嶺。

    這是一條千年官道,蒼涼而神奇。

    史料中關于烏鞘嶺的記載始終脫不開戰事與戌邊的影子,但也不乏文化的印痕。張鶱、玄奘、林則徐們一路走來,熱鬧過后,寂寞如初。

    絲路要沖

    烏鞘嶺,藏語稱哈香聶阿,意為和尚嶺。歷史上先后曾稱洪池嶺、分水嶺、烏梢嶺、烏鞘嶺、烏沙嶺;解放后通稱烏鞘嶺。

    據天祝縣文化局工作人員介紹,烏鞘嶺位于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中部,屬祁連山脈北支冷龍嶺的東南端。為隴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也是半干旱區向干旱區過渡的分界線,也是東亞季風到達的最西端。史書中對烏鞘嶺很早就有“盛夏飛雪,寒氣砭骨”的記述。

    自古以來,烏鞘嶺為河西走廊的門戶和咽喉,古絲綢之路要沖、軍事要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現在的蘭新鐵路、甘新公路(312國道)都從烏鞘嶺翻山而過。

    史料中記載的張鶱出使西域,唐玄奘西天取經都曾途經其嶺。現在嶺下依稀可見的驛站殘址就是當年戌卒守關的地方,過往商旅、征夫、使節都要在這里交驗文書、通關放行。這里歷經烽火狼湮、金戈鐵馬。公元376年前秦攻前涼前涼3萬兵眾大敗烏鞘嶺前涼遂亡。嶺上漢、明長城蜿蜒西去,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嶺脊尚有著名的道教韓湘子廟遺址。

    天祝由于有著得天獨厚的大草原,所以自古畜牧業就頗為發達。據《五涼志》記載“番族依深山而居,不植五谷,唯事畜牧。”史料中也曾出現過“牛羊塞道”的記述。

    這里不僅有天蒼蒼野茫茫的草原風光,而且豐美的水草還為畜牧業生產提供了優越條件。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中,首次提到古西戎之地“畜牧為天下饒”。班固所著的《漢書》記載:“地廣人稀,水草宜畜牧,故涼州之畜為天下饒。”

    當地民間至今還流傳著一個關于烏鞘嶺的美麗傳說。傳說它是北海龍王和南海龍王為阻止太子和公主的相愛而在火光水花中拔地而起的一道隔嶺。嶺南有金湖,是為金強河,嶺北有金泉,是為清水河。嶺上白雪,是龍太子哈出的大氣,嶺下噴泉,是公主流不完的淚水。

    一線之路

    在文人筆下,烏鞘嶺少了蒼涼之氣,而多了些嫵媚之景。歷代名人張鵬、楊惟昶、林則徐等途經烏鞘嶺時都有自己的感受,均作詩以壯其景,表其感嘆。

    清代詩人楊惟昶的一首《烏嶺參天》可算其中的代表:

    萬山環繞獨居崇,

    俯視岩岩擬岱嵩。

    蜀道如天應遜險,

    匡廬入漢未稱雄。

    雷霆伏地鳴幽籟,

    星斗懸崖御大空。

    回首更疑天路近,

    恍然身在白雲中。

    光緒三年(1877年),清末官員、地理學者馮竣光的《西行日記》中這樣描述“八月二十一日,二十二里鎮羌驛尖。忽陰雲四起,飛雪數點,擁裘御酒,體猶寒悚。以經緯度測之,此處平地高與六盤山頂等,秋行冬令,地氣然也。飯畢五里水泉墩。又五里登烏梢嶺,嶺為往來孔道,平曠易登陟。十里至山巔。”

    《行都司志》記載:“嶺北接古浪界,長二十里,盛夏風起,飛雪彌漫。今山上有土屋數椽。極目群山,迆邐相接,直趨關外。嶺端積雪皓皓奪目,極西有大山特起,高聳天際,疑即雪山矣。五里下嶺,十五里安遠,有堡城,地居萬山中,通一線之路。”

    …………

    林則徐的日記

    烏鞘嶺為河西走廊咽喉,古絲綢之路要道,歷代系軍事要地。解放以后蘭新公路雖已開通,但山高路險,氣候變幻多端,乘車翻越也很艱難。若是冬天行路更是坡長路滑,險象環生。

    當年因禁湮獲罪的林則徐在他的《荷戈紀程》中,詳細記敘了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遣戌伊犁,由西安向西而行,沿途每日記述所行里程,是了解當時西北歷史地理的重要文獻。其中記載著當年八月(農歷)他從鎮羌驛(今金強河)出發,路經烏鞘嶺到古浪的文字:“十二日,戊子,晴,辰刻(早7-9時)行,五里水泉墩,又五里烏梢嶺,嶺不甚峻,惟其地氣甚寒,西面山外之山,即雪山也,是日度嶺,雖穿皮衣,卻不甚寒,下嶺即仍脫皮衣矣,嶺之西北七里為平番(今永登縣)、古浪交界,又七里雙口子坪,又六里安陽(今天祝縣安遠鎮),又十五里隆貴鋪(龍溝鋪)……又七里古浪縣城入車門內行館宿夜雨。”

    按文中所述,林則徐這一日行程約90余里,雖有車馬載步,而歷時約十余小時,這給后世研究古時烏鞘嶺地域的交通狀況,提供了較為詳實的記載。

    嶺名釋疑

    在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烏鞘嶺口拼鬼俠,赤套渡口扼官軍”一回中這樣寫道:“這天要過烏鞘嶺,那是甘涼道上有名的險峻所在,曹能命兵士飽餐了,鼓起精神上嶺。走了半日,越來越冷,道路也越來越險,九月天時,竟自飄下雪花來。走到一處,一邊高山,一邊盡是峭壁,山谷深不見底,眾兵士手拉手走,唯恐雪滑,一個失足跌入山谷,那就屍骨無存。”

    烏鞘嶺素有“河西走廊門戶”之稱,歷史上張鶱出使西域、唐玄奘西天取經都曾路過此嶺。關于烏鞘嶺名稱的文獻,現存史料中很難確認。據《資治通鑒》記載,東晉太元元年(376年)八月,前秦將領梁熙、姚萇等攻前涼,“天錫又遣征東將軍掌據帥眾三萬軍于洪池”。唐在這里高洪池府,又高烏城守捉,駐扎重兵。清代多稱烏梢嶺,也稱“無事嶺”;民國時有稱“烏沙嶺”的,還有稱“烏蘇嶺”的;建國后,才將其規范為“烏鞘嶺”。

    據《古今圖書集成》記載:“烏鞘嶺在(莊浪)衛北一百三十五里,路通甘肅,盛夏風起,飛雪彌漫,寒氣徹骨。”

    烏鞘嶺上原建有韓湘子廟,現在僅存遺址。歷史上西漢張鶱出使西域,唐玄奘西天取經,都曾經過烏鞘嶺。嶺上原有韓湘子廟,約建于明代,香火甚旺。范長江所著《中國的西北角》說:“過往者皆駐足禮拜,並求簽語,祈求一路平安。”

    古長城

    作為戌邊重地,烏鞘嶺的戰略地位歷來為古代統治者所重視。漢朝和明朝統治者都在烏鞘嶺上修築過長城。據有關專家考証,烏鞘嶺上現存的明長城仍然是蘭州到武威段保存最好的部分。

    在烏鞘嶺東西兩邊山腳下,分別有兩座古城,嶺北為安遠,嶺南為安門。安門古城依嶺邊地形而建,東西長130米、南北寬100米,城門向南,現存殘牆已成為兩米高的土埂,建于漢代。安門古城緊靠漢長城邊,向西過河就是金強驛。史料記載,漢代這一帶長城之外為羌族居住,在這里設城是為守護長城的軍隊所設的住所。歷史上東西往來的商旅征夫及游子使者,均需在這里交驗文書,方可通過。

    天祝地勢險要,古時為軍事要塞。烏鞘嶺東望隴東,西驅河西,是歷來兵家必爭之地。漢、明長城在烏鞘嶺相會,蜿蜒西去。漢霍去病將軍率軍出隴西,擊匈奴,收河西,把河西納入西漢版圖,修築令居(今永登縣西北)以西長城,經莊浪河谷跨越烏鞘嶺。

    烏鞘嶺長城雖然是夯土牆,但我們從這些僅存的殘垣斷壁中,依稀可以想象當日的雄渾大氣來。據有關專家介紹,現存于烏鞘嶺上的長城是萬里長城中海拔最高的一段。由于極端惡劣的自然環境和落后的生產工具等條件,當年在烏鞘嶺上修築長城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烏鞘嶺是青藏高原、黃土高原的交匯地,多砂石、少土,更少黃土。築長城所需的黃土大多從外地運來。到了明代,漢長城已經倒塌。明朝廷再次修築新長城。烏鞘嶺上的明長城在馬牙山的映襯下十分醒目,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編輯:彭凤平

[字號: ]


推荐閱讀
熱點民族文化
“我們自來是中國的百...
  近代以來,中國在西方列強堅船利炮的逼迫下,割地賠款,...
推荐民族文化
  • 瓊洲文化風情街將建成...
    海口瓊洲文化風情街北門一角。南國都市報記者 陳康 攝  ...
  • 最新民族文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