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德男人 “天下名州”里的铮铮铁汉[ 来源:兰州晚报 | 发布日期:2012-04-2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瞿学忠

绥德县城内的扶苏墓

有碑为证

    榆林地区是黄帝部落的发祥地之一。历史上这里一直是民族杂居地,而独特的地域资源又让这里成了一种多元背景下的文明汇聚地。
    绥德,地处陕北要冲,东临黄河与三晋相通,南接八百里秦川关中富庶之地,西通塞上江南银川,北经米脂、榆林直达塞外内蒙古大草原,历来为兵家征战商贾辐辏之地。

    处于战略犬牙交错地带的米脂与绥德自古以来就是各个部落厮杀的战场。五胡杂处,各民族的通婚频频,从优生学的角度看,这儿的人要比别处的人聪慧健壮。

  名州出硬汉

    榆林地区既有黄土高原,又有毛乌素沙漠;既有九曲黄河,又有红碱淖海子;既是中国东部与西部的结合处,也是黄河文明与草地文明的结合处,又是土地文化和游牧文化的结合处。这里是“圣人传道,此处偏遗漏”的地方,由于长期处于边关,是民族斗争与融合的前沿,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塞上文化,民俗风情也十分独特。

    在陕北有一句很有名的谚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绥德的汉”为什么和“米脂的婆姨”齐名呢?答案只有亲自去绥德去看一看才能揭晓。

    绥德自古为“天下名州”,地处陕北腹地,是大理河和无定河交汇之处,也是太原银川公路和西安包头公路交汇之处,为陕北交通枢纽,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名州出名人,名州的人聪明、勤劳、俭朴、坚韧不拔。名州的汉子更是出名。高大、膘悍、英俊的绥德汉,颇有北方阳刚之气。

    史料记载,南宋名将韩世忠就是绥德人,抗金英雄,因反对与秦桧议和,被解除兵权。他曾替岳飞鸣冤,面诘秦桧。中共陕西党组织的创建人之一李子洲,也是绥德人,他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绥德男子,不仅长得英俊,而且能文能武,多才多艺,他们创造了石狮艺术,把石头变成金,即使是普通老百姓,也敢于走南闯北,善于发财致富,建家立业。所以,“绥德的汉”与“米脂的婆姨”并驾齐驱,驰名天下。

    抗金名将韩世忠

    据《宋史》记载,韩世忠(1089—1151年),字良臣,南宋名将,延安(今陕西延安市)人一说是绥德人,民族英雄。身材魁伟,勇猛过人。出身贫寒,18岁应募从军。英勇善战,胸怀韬略,在抵抗金兵南侵中建立战功。为官正派,不肯依附丞相秦桧,为岳飞遭陷害而鸣不平,是南宋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

    崇宁四年(1105年),西夏扰边,世忠所在部队抵银州(在今陕西米脂西北马湖峪)御边抵敌,韩世忠斩将夺关,夏军大败,经略上报其功,为童贯所疑,“止补一资”。后又立战功,方补进义副尉。继以功转进武副尉。宣和二年(1120年),江南发生方腊起义,韩世忠以偏将随王渊出兵镇压,以伏兵击败起义军,王渊赞他:“真万人敌也。”他又乘势追击方腊至睦州清溪桐,俘获方腊,以功转承节郎。三年(1121年),随刘延庆出兵燕山(今北京市郊)收复被金所掠失地。宋军被金兵一击即溃,唯世忠率五十余骑抵滹沱河,出敌不意,击败金兵。又随军击山东、河北小股地方武装起义,以功转武节郎。

    绍兴五年(l135年),韩世忠晋为少保。六年,授武宁、安北军节度使,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驻楚州(今江苏淮安县)。赐号“扬武翊运功臣”,加授横海、武宁、安化三镇节度使。金废伪齐刘豫,世忠请出师北伐,丞相却主张议和,世忠几次上疏,力主举兵决战,终不为帝所纳。九年,授少师。十年,金军弃盟约南犯,世忠在淮阳大败金兵,晋级太保,封英国公,兼河南、北诸路招讨使。十一年,复与金兵战于淮河岸。世忠驻楚州十余年,兵仅三万,金人不敢犯。秦桧收大将兵权,将世忠拜枢密使。宋金和议,韩世忠抗疏言秦桧误国,连疏乞解枢密职,又上表乞骸,于是被罢为礼泉观使、奉朝请,封福国公。自此,这位抗敌多年的名将杜门谢客,不言朝事。

    l151年卒,追封通义郡王。孝宗朝,追封蕲王。

    史料中记载的韩世忠生性直爽,忠于朝廷和国事。岳飞陷冤狱,满朝文武官员无一人敢言,唯世忠仗义直言,为秦桧所恨于心。因反对议和,触怒于秦桧。他持军严整,能与士卒同甘苦,知人善任。

    铁骨绥德汉

    绥德的特殊性在于,除了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同时也是连通秦汉的交通要塞。据有关史料记载,从封建时期开始,一直到现在,绥德都是陕北地区重要的商埠所在地,素有“天下名州”之称。特殊的地域,养育历练了绥德汉子的血性。

    铁骨绥德汉子几乎在每个时代都有。除了南宋与岳飞齐名的抗金英雄韩世忠,被收入《四库全书》的明朝诗作《西元集》翰林马汝骥,中共“八七”会议两名列席者之一、时任陕西省委代书记的李子洲,还有那首唱红了大江南北的陕北民歌《三十里铺》中的“三哥哥”,他们都是“绥德汉子”中的佼佼者。

    中国登山队队员罗申,就是典型的绥德汉子。1963年1月15日出生的罗申,1986年进入中国登山队。先后四次登过珠峰,但前三次都遗憾地泪洒珠峰。1993年登珠峰时,在海拔7000多米的高度遭遇了暴风雪,在回撤抢救物资时,罗申不幸手指冻伤,为此,他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末端被迫截肢。2003年5月22日,罗申终于在断指10年后又重新冲击珠峰并成功登上了珠峰顶端。

    绥德也有遗憾。

    《史记》记载,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经上郡北巡,命大将蒙恬发兵三十万驻守上郡,北击匈奴,南修弛道,由此拉开了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千年碰撞的序幕,于是,上郡在古代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史记》中所谓的上郡就是今天的陕西省绥德县。从此以后,绥德也就有了“秦汉名邦”、“天下名州”的美誉了。

    无定河,一条今天已鲜为人知的河流,至今仍静静流淌着,从绥德境内逶迤而过,经东南汇入黄河。然而,一千多年前它却是一条桀骜不驯、激流飞湍、卷石含砂、河床无定的险河、害河,同时也一直被作为战争之河、伤心之河写入史册。千百年来南北两大民族在此征战厮杀,无定河边血流成河,尸骨遍野,千万将士命丧尘沙。

    千百年来在无定河边因征战而死的何止千万,而蒙冤屈死者亦有人在,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病死于南巡的路上,丞相李斯和中车府令赵高下伪诏给正在上郡戍边的太子扶苏与大将蒙恬,逼令二人自尽。公子含冤,将星陨落。开封建王朝先河的秦王朝就这样悄然走向末路。

    走西口的男人们

    干旱少雨,一亩谷子就产百十斤小米,荒瘠的梁峁坡上缺少绿色,野草稀稀拉拉。因为贫穷,男人们为了求生,就要走西口。

    看了电视剧《走西口》,我们对那种自发的背井离乡有了最初的感知。陕北汉子所说的走西口,是指到银川平原或内蒙的河套一带去打工做活,寻求活路,因为那儿相对陕北要富庶得多。

    走西口的男人真正发财回来的不多,很多人都客死异乡了。但走西口的习惯依旧代代传承着,走出去总还能给人带来一丝希望。一位陕北作家这样描述:穷人家的男孩子从小就立下志向,要去西口发大财,发了大财回来就用石头箍窑洞,箍好了窑洞就买最好的毛驴,然后给这毛驴头上拴上红绸带,叫上吹唢呐的人,把亲朋好友都叫上,浩浩荡荡去将小妹妹迎娶回家。

    多少年来,走西口的人流源源不断,居住在破窑洞里的穷汉子们,包着白羊肚头巾,在黄土高原上的蒙蒙风尘中开始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远行。他们不知道,这一去要走多远,这一去何时才能回还,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甚至,有点气宇轩昂。

    这个时候,最伤心的就是女人们。于是,一首首哀婉凄凉的《走西口》就应运而生了。在我们的记忆中,几乎所有传统的陕北民歌都是凄惨悲凉的,“五哥放羊”、“三十里铺”就是米脂与绥德一带流传的典型民歌,在悠扬优美的旋律中,道不尽生离死别,唱不完悲欢离合。

(编辑:彭凤平

[字号: ]


推荐阅读
热点民族文化
第一次进藏要知道的26...
  1、什么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有哪些症状?   高原...
推荐民族文化
  • 品最大套娃 寻中俄童...
      邬健去了一趟中俄边境的满洲里后,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
  • 最新民族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