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藝人[ 來源:中國民族報 | 發布日期:2009-12-02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在東北長白山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漢族和少數民族共同栖息,創造了燦爛的文化。如今,在現代化的大潮沖擊下,這些文化日漸式微。讓我們用鏡頭和文字記住它們,並且期待它們在現實生活中實現真正的“生產性保護”。

 
 
小孩們歡呼雀躍,大人們喜笑顏開。蘇傳武老大爺吹的糖人很受歡迎。曹保明供圖


 
轉眼間,糖狗、糖牛、糖馬,甚至糖飛龍、糖鳳凰之類的動物便出現了。曹保明供圖

   在北方街頭,一個叫蘇傳武的老人走街串巷吹著糖人。他一邊走一邊喊:“糖人兒⑵⑵!”然后,他把挑子往那兒一放,立刻有一群人圍過來,大人小孩都有。小孩們歡呼雀躍,大人們喜笑顏開。蘇老漢望著包圍著他的一圈兒一圈兒的人,也開心地笑了。眼前的一切,勾起了他對童年的回憶。

  

  吹糖人老藝人蘇傳武大爺今年87歲了,老家在山東德州府陵縣。15歲那年,陵縣一帶遇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莊稼顆粒無收,他和哥哥只好闖關東。誰知路上又與哥哥走散了,他又累又餓,躺在一間破房子前睡著了。不知什麼時候,他被一個人的喊聲吵醒:“你是哪來的?在這躺著干什麼?快進屋吃飯!”

  原來,這是一家糖作坊,掌柜的王林老糖匠,昨天招來幾個小伙計“拔楦”(糖作坊里一種很累的活計),王糖匠以為蘇傳武也是來干活的呢。就這樣,蘇傳武稀里糊涂地進屋吃完了飯。一看主人不在,他想先等一會兒,等主人來了,謝謝人家再走。這時王糖匠走進來說:“吃完飯還不去干活!讓我養你一輩子嗎?”蘇傳武剛想解釋什麼,已被王林領進了糖作坊。

  糖作坊的生活是很累很忙的,需要有力氣能干活的人。大屋子里湮霧茫茫,靠屋角上一排有四五個大爐子,上面有大鐵鍋在熬糖。旁邊是一排用厚木做成的糖案子。熬好的糖從鍋里拿出來,放在木案上,再由幾個有力氣的師傅拼命地狠摔狠揉。那種啪啪響的摔糖聲,還有伙計們在湮霧中托著糖包子來往穿行的身影,使蘇傳武大吃一驚,原來糖是這樣做成的。于是,蘇傳武就在這家糖作坊里留了下來。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蘇傳武開始學的就是“拔楦”,就是把從糖鍋里熬好的糖膏搬在案子上反復摔揉之后,再按著已制好的模子把糖膏塞進去,讓糖變成塊塊、圓球、三角、長方形等各種形態,然后給下一工序去包裝做成成品。“拔楦”這活最苦,糖又熱又燙手,但這是一種力氣活,根本不算什麼手藝。3年下來,他和別的伙計一樣,也只是學會了這一道工序。但蘇傳武是個有心人,他不甘心,總琢磨著學點別的。在這個糖作坊里,有個老師傅叫王成貴,他平時生性樂呵,還會唱兩句民間小調,他有一手絕活,就是吹糖人。

     

  做糖這活,有時免不了有一兩滴糖滾落在案子或別的用品上。由于糖粘,有時摳又摳不去,常被主人罵“手腳不利索”。可是,王成貴卻會處理這些糖疙瘩。只要哪兒有了糖疙瘩,他往往會喊:“別動!”只見他手拿一根空心小棍兒走上去,把小棍插進糖疙瘩里,用嘴對著那糖疙瘩開吹。喝!只見那糖疙瘩立刻鼓了起來。轉眼間,糖狗、糖牛、糖馬,甚至糖飛龍、糖鳳凰之類的動物便出現了。吹的時候,王成貴的雙手還不停地在動物身上捏著扯著,于是動物的耳朵、鼻眼也相繼出現。

  大伙簡直驚呆了,一律叫好!后來,就連掌柜的王林也來看熱鬧。經過這樣的特殊“處理”,不一會兒,糖疙瘩便會自己掉下來,真是絕透了。

  蘇傳武私下里給王成貴跪下磕頭,拜他為師,專學把糖疙瘩吹成糖人的絕活。他這一學才知道,原來王成貴的老叔在一家大糖坊里當案子師傅,他打小跟老叔學吹糖人,動物、人物、花草都會吹捏,甚至會動會走。

  這下子蘇傳武可有事干了。他常常給師傅打上二兩白干,讓師傅喝得心里樂呵呵,然后開始教他。對于吹糖人,別的小伙計只是看著叫好,然后拉倒。只有蘇傳武真心喜歡學,師傅也喜歡他。

  要說吹糖人還真不容易。首先,要掌握好糖的火候。火候,指糖的熱度。太熱了,糖就過于稀,氣進不去;糖不熱,吹管根本插不進去。其次,手和嘴要配合,特別是吹物體造型時,手、眼、嘴要同時往一個主題上靠攏,不能有絲毫的走神。吹時,手還要不停地捏動,讓動物長出耳朵,讓人物更加形象。有時,還要加上佩物,比如給兔子、山羊頭上安上一對小風輪,風一刮,小風輪嘩嘩轉。這些都容不得絲毫怠慢,稍有分心,糖便會硬化,塑造便失敗。

  從18歲開始,蘇傳武告別了師傅,只身走南闖北,開始了他的吹糖人生涯。后來,他來到東北,在吉林市的“船廠”落了腳。

  “船廠”,是老吉林市放排趕集的地方,那兒買賣多,商埠多,人多。各種民俗節日如北山廟會、小白山祭祀、河燈節、木把節,他都去“趕會”。趕會,就是站在集市上,擺攤吹糖人。他自己制作了一個小糖箱,上面有糖爐(加熱糖漿用)、色瓶(調各種顏色用)、糖棍(吹時用)、糖棒(拿糖人的小把),還有木沫子(用來當燃料)。這以后,他的手藝越來越精,天上飛的,地上走的,甚至來個人,讓他面對面地捏個“糖像”,他也能捏得栩栩如生。

  

  幾十年過去了,當年的壯小伙,如今已是白發蒼蒼,子孫滿堂,生活也早已富裕起來。可是,蘇傳武老人卻丟不下他的手藝。兒孫們勸他說:“你不缺吃不缺穿,走街串巷地干這玩藝,我們都跟著丟人,別干了。”

  蘇傳武一聽這話,大怒:“你們懂個啥,人這一輩子就是吃喝嗎?人要有個念想。我的念想,就是吹糖人,不干這個,我就受不了。”

  有一段,他氣得不跟兒孫們說話,一個人搬出去,在一間小破房里住下。自己弄個破車子,推著糖箱子出去,沿街給大人小孩吹捏糖人。人們,特別是孩子們一見不著他就想他。孩子們常常在街上叫喊:“走哇!找蘇大爺玩去……”

  終于,兒孫們都被老人執著的勁頭感動了。兒孫們商量說,“咱們就這麼一個老人,聽由他去吧。再說,這手藝也是老人一輩子傳下來的玩藝呀。”于是,兒子蘇天才買了一輛面包車,對蘇傳武說:“今后你再出去,說一聲,俺們用車送你去,省得你一個人頂風冒雨地推個破車子出去。我們惦記呀。”蘇傳武一聽,樂了:“這才像我的兒子。”

  從此,每當蘇傳武老漢在民俗活動、集市上吹捏糖人時,兒孫們送他的汽車就停在市場外不遠的地方,等他吹夠了或換場子時,再拉著他和他的破糖箱子奔往下一個地方。兒孫們也往往站在圍著蘇老漢的人群外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兒孫們那種眼神,充滿一種深深的愛戴和久遠的思索……

  是啊,手藝,人一生的手藝,原來是一個人的命啊。

(編輯:彭凤平

[字號: ]


推荐閱讀
熱點遺產
靈璧菠林喇叭:再難也...
  作為淮北平原上吹打樂的代表,安徽靈璧縣菠林村的周家喇...
推荐遺產
  • 世界級非遺中國回族“...
      4月18日晚,新疆焉耆回族自治縣花兒藝術團的演員正在河...
  • 最新遺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