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音樂是歐美音樂發展的基礎[ 來源:世界宗教文化 | 發布日期:2010-04-16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劉智強

    最早的音樂是古羅馬的宗教音樂,希臘神話認為音樂起源于神,並稱波羅安菲翁和奧菲歐等神為音樂發明者和最早的音樂實踐者。在蒙昧史前世界里,音樂代表著神的魔力,能為人治病,凈化肉體和靈魂,能在自然界產生奇跡。我們從《聖經》的“舊約”中看到“掃羅召大衛鼓琴驅魔”(撒上16:14-23)。吹羊角和大聲呼喊使耶利哥的城牆塌陷(書:6:12--20)等等。音樂在從產生之日起就被應用在宗教儀式中。最早在宗教儀式中使用的樂器里拉琴——專為崇拜阿波羅而使用。阿夫洛斯管——則專為崇拜狄奧尼索斯而使用。它們用于獨奏或為酒神贊歌伴奏。

  希臘音樂基本上是教會音樂,它只有旋律,沒有和聲及對位,它總是與歌詞或舞蹈結合在一起,作為宗教崇拜音樂,由教徒歌手表演。關于希臘音樂的美學意義,從畢達哥拉斯到阿里斯提得斯·昆提利阿努斯都有精辟的論述。他們概括了希臘人對音樂的審美意義。認為凡與追求真和美有關的活動都伴有音樂或者說都少不了音樂。在畢達哥拉斯的學說中,音樂和數學是不可分割的,數學被認為是打開整個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的鑰匙。音樂的數的觀念必然體現天地之和諧及宇宙之相應。數學規律同樣被看作是音樂的音程體系和天體基礎。音樂的進行與宇宙行星運動相對應,音樂不僅是宇宙中有條不紊的體系的被動映像,也是影響宇宙的一股力量。柏拉圖也再次提出“天體音樂”這一學說,使音樂的概念更加神秘化。柏拉圖在他的詩歌中寫到“天體音樂”是行星運轉而產生的音樂,人類無法聽到它。音樂的這種神秘性使它更加深入到宗教里面。

  基礎宗教音樂從最早教會誕生之日起,隨著教會活動而流傳,早期教會從耶路撒冷經過小亞細亞傳至非洲和歐洲,教會音樂自然吸收了這些地區的素材。教會中的詩篇詠唱和贊美詩及教堂歌曲,起初都是從敘利亞經拜占廷傳播到米蘭和西方各個城市。唱贊美詩是最早有文字記載的基督教會的音樂活動(馬太福音:14:26)。早期的贊美詩根據聖經內容進行詩意發揮的分節式歌曲,這些歌曲基于敘利亞或巴勒斯坦的旋律。在5-8世紀產生了幾種各有特征的教儀和聖詠曲目。大多數地方性的禮儀被羅馬主教認可,聖詠曲被聖·安布羅斯主教引入教會音樂。聖·安布羅斯還主編了一套聖歌,被稱為“安布羅斯”聖歌(Ambrosianochant),里面包括對唱聖歌和贊美歌,在羅馬、法國、西班牙的宗教生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安布羅斯聖歌的歌詞與聖經無關,但內容多為贊頌神,曲調來自于民間,易于傳唱,深受教徒們的喜愛。7-8世紀,米蘭仍盛行安布羅斯聖詠,在法國出現了高盧聖詠,意大利南部出現了貝內文托聖詠,羅馬還有古羅馬聖詠,西班牙還有莫扎拉布聖詠,這些聖詠大部分已失傳,只有少量保留在傳抄本中,大量抄本傳下來的是法蘭克王國內收集編訂的聖詠曲目。這些聖詠是在教皇格里高利一世和另一個重要的后繼者、教皇維塔利安的領導下重新編訂的,名為格里高利聖詠。格里高利聖詠共三冊。第一冊《對唱聖歌》(Antiphonale),第二冊《彌撒聖歌》(Graduale),第三冊《常用經書》(Itemissaest)。800年查理曼加冕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君王后,他和他的繼承人極力推行格里高利聖詠,壓制安布羅斯、高盧、凱爾特等各種方言聖詠,但還是未能根絕這些方言聖詠在各地區的使用。這個時期羅馬成立了世界第一所聖詠學校,專門訓練和培養神職音樂家,對格里高利的成就評價很高,聲稱教會所用的全部聖詠都是他在聖靈感召下創作的。他為整個基督世界建立了統一的聖詠活動、季節的變換,土、風、水、火有秩序的數字關系(宏觀的和諧)。(2)、“人樂”:支配身體和靈魂及其各個部分的結合——微觀體。(3)、“器樂”:包括人聲在內的各種樂器所發出的入耳聽得見的音樂,體現同樣的秩序原則,特別是在音程的數比率方面。借用“天樂”和“人樂”描繪宇宙在不少古代作家的藝術作品中均有反映,如中世紀晚期的但丁在他的《神曲》最后一篇《天堂》中對“天樂”和“人樂”再次引述。“天樂”和“人樂”經過文藝復興,至今仍出現在不少“占星學”的著作中。

  聖詠與宗教禮儀不可分割,聖詠的保留曲目及其所從屬的禮拜儀式均系經過許多世紀曲目。格里高利聖詠是西方基督宗教文化的一大財富,它和其它所有的方言聖詠是中世紀人類宗教信仰的豐碑,是16世紀以前大部分西方音樂的源泉和靈感。

  基督教神甫們認為,音樂是宗教的奴仆。它能開啟心扉,使人接受基督教義,感受聖潔的基督思想。集古代教父哲學之大成的奧古斯丁從最終實在的上帝之神性出發撰寫《論音樂》,闡述音樂與宗教的關系,引導全民族皈依基督教。中世紀最受尊敬,最有影響的宗教音樂權威波伊提烏撰寫《音樂體制》,繼承了畢達哥拉斯、歐幾里德和亞里士多塞諾斯等人的思想,把音樂分三種類型:(1)、“天樂”:在行星的的發展而得,即使有些儀式已臻穩定,聖詠仍不斷擴充和變化。大部分聖詠源自中世紀,自那以后不斷詠唱,留存至今。素歌聖詠是一種歷史制度,是早期音樂會上演唱的曲目,也是現在仍在聖詠的儀典音樂。在羅馬宗教禮儀的“日課”(祈禱功課)里有著不同的聖詠,其特征為吟誦詩篇及其交替聖歌,詠唱贊美詩與短歌以及吟誦經文及其應答聖歌。從音樂的內容來看,最重要的日課是在黎明之前和日出時及日落時作禮儀的申正經、贊美經和晚課經。申正經中有古老的平素聖詠(格里高利聖詠),晚課經中有短歌(《Magnificatanima mea Dominum》《我心尊主為大》路加福音1:46-55)。晚課是日課中唯一早已采用復調歌唱的,它對聖樂史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緊跟在晚課經之后的夜經是詠唱瑪利亞的四首交替聖歌,即《Alma Redemptoris Mater》(《救世之母》)《Ave Regina Caelorum》(《萬福聖母》)《Regina Caeli Laeture》(《聖母系樂》)《salve Regina》(《聖母慈悲之母》)。這四首交替聖歌分別用于教會周年的四大分期:(1)、基督降臨節;(2)、復活節前一周的星期三;(3)、復活節到天主聖三節;(4)、從天主聖三節到基督降臨節。


 另一種重要的宗教禮儀——彌撒,亦稱“感謝祭”(Eucharist)、“禮儀”(Liturgy)、“聖餐”(Holy communion或Lord’s Supper)。完備的彌撒禮儀形式為“大彌撒”(Missa Solemnis),有一名主禮教士,一名助祭,一名副助祭進行大量吟誦,唱詩班和會眾一起或分別進行吟誦或復調詠唱。“小彌撒”(Missa Privata)是一種簡短的彌撒,只有一名神甫(主禮人)兼司原由助祭和副助祭擔任的工作,而唱詩班和其它所有助理神甫的工作則由一名助祭擔任。“歌唱的彌撒”(missa Cantata)是近代大彌撒和小彌撒的折中形式,只有一名神甫主持,唱詩班和會眾一起或分別加以配合,或唱素歌聖詠,或唱復調音樂。彌撒中的唱詞有的固定不變,有的隨著不同的節期有所變化。固定不變的部分稱為“常規彌撒”,包括《慈悲經》、《榮耀經》、《信經》、《聖哉經》、《降福經》、《羔羊經》等。變化的部分稱為“專用彌撒”,有《進台經》、《聖界經》、《哈利路亞》、《特拉克圖斯》、《奉獻經》、《領聖體經》等。自14世紀以來彌撒常配以復調音樂的唱詞。因此,“彌撒曲”一語常被音樂家用以指這些部分。比如巴赫《b小調彌撒曲》、海頓的《bB大調彌撒曲》、莫扎特《加冕彌撒曲》、舒伯特的《bA大調彌撒曲》等都是用復調手法創作的彌撒。為死者而做的彌撒稱為“安魂彌撒”,亦是復調音樂的形式。安魂彌撒有其專用彌撒,不隨節期變化。后期作曲家創作的安魂彌撒曲,采用了專用彌撒的某些唱詞,如亨德爾的《安魂曲》、莫扎特的《安魂曲》、斯特文斯基的《安魂曲》等。

  中世紀聖詠可分為聖經唱詞和非聖經唱詞。而這兩類又可分為散文唱詞和韻文唱詞,即聖經散文唱詞、聖經韻文唱詞、非聖經散文唱詞和非聖經韻文唱詞。聖經散文唱詞有彌撒中的使徒書信與福音書;聖經韻文唱詞有彌撒中的詩篇與短歌。非聖經散文唱詞有彌撒中的《感恩贊》、交替聖歌和四首瑪利亞交替聖歌中的三首。非聖經韻文唱詞的聖詠有贊美詩和記敘詩。聖詠亦可按照其演唱方式而分為“交替式”(兩個唱詩班交替演唱)、“啟發式”(獨唱與唱詩班交替)、“直接式”(無交替)。聖詠還可以按照音符與歌詞音節的關系為依據分類。聖詠歌詞中的大多數音節或所有音節都只配以一個音符的為“音節式聖詠”;一個音節配以長長一段旋律經過句的為“花唱式聖詠”。

  以上這些聖詠是中世紀教會音樂的靈魂與核心。它開創了歐洲音樂記譜的歷史,創立了許多音樂術語、方法和影響深遠的音樂理論體系。正是在這些聖詠記譜法的基礎上,11世紀的達雷佐修士奠立了四線譜記譜法,構成13世紀五線譜的雛形,而其《聖施洗約翰頌》也為唱詞音階由do.re.mi.fa.sol.la.si來發音之源。在復調音樂的形成及發展中,聖詠起著探路扶持的啟迪作用,為9世紀復調音樂的形成和14世紀復調音樂的確立提供了前提和保障。在相當長的時代,聖詠歌調,特別是格里高利聖詠歌調是作曲家們創作的重要源泉,其曲調的動機和主題常給人們帶來靈感和啟發。如巴赫的彌撒曲用格里高利格調為主題。亨德爾的安魂曲其素材來自于聖詠歌調。莫扎特的著名交響曲《朱比特》結尾賦格曲主題亦來自于聖詠歌調。貝多芬的《彌撒曲》、柏遼茲的《幻想交響曲》、李斯特的《神曲》等不少作曲家的作品汲取了中世紀的聖詠素材。中世紀“禮拜劇”直接來源于聖詠歌調,它將聖詠曲調歌曲化,以表現劇中人的情感與遭遇,禮拜劇的情節大都來源于聖經,但它的演出則不在宗教活動中,它同“西昆斯”(Sequence)、“特羅普”(Trope)一樣,是加洛林時代“反格里高利藝術”的一種新形式,所以常被教廷反對。有韻律的禮拜劇禱告同詩劇很近似;復述聖徒生平事跡的禮拜劇同史詩劇也很近似,它是清唱劇(Oratorio)的前身。有些禮拜劇的場面,優美的歌曲抒發人物內心世界,已接近于歌劇的形式。9世紀在教會音樂中出現了“奧爾加農”、“對歌”等音樂名詞,愛爾蘭哲學家愛里烏根納最早論及此詞的意義。教會用“奧爾加農”作為代表重要節日所唱歌曲之名詞,后來專指一種二聲部最古老的復調聲樂曲。基督宗教的復調音樂曾形成多種流派。如巴黎樂派、羅馬樂派和尼德蘭樂派等。巴黎樂派在12世紀以巴黎聖母院樂師雷翁南的《教儀音樂》被視為教堂音樂的典范。16世紀羅馬樂派的代表帕勒斯特里那將中世紀宗教音樂發展到頂峰。16世紀尼德蘭樂派大師拉索斯一生創作的50多部彌撒曲和1200多首經文歌、贊美詩等都極為聞名。著名的宗教改革領袖馬丁·路德(Martin Lut-ner 1483—1546年)創立了新的教會音樂形式“眾贊歌”,其代表作《上帝是我堅固的堡壘》,后被詩人海涅譽為“宗教改革的《馬賽曲》”,新教歌曲《快樂,快樂,我們靠主應當快樂》曾廣為流傳。

  中世紀流行的“禮拜劇”、“神秘劇”和“儀式劇”,逐漸演變為近代意義上的“聖劇”,第一部宗教歌劇是1600年卡瓦里埃里創作的《靈魂與軀體之表現》。17世紀的聖劇有兩種,一種是用拉丁文作唱詞稱為“拉丁聖劇”,另一種是用意大利文作唱詞的“通俗聖劇”,這種聖劇后來脫離了教堂音樂,自成一體。促成了歐洲世俗歌劇的誕生。聖劇集大成的亨德爾創作了大量的清唱劇,《掃羅王》、《以色列入在埃及》、《參孫》等很有影響。著名的《哈里路亞》大合唱氣勢磅礡,激蕩人心,產生出巨大的宗教魅力和藝術感染力,迄今仍為世人所傳唱。新教音樂家巴赫創立了歐洲音樂史上第一個全新時代,他的復調聖詠康塔塔、經文歌、受難曲將“巴洛克”風格推向了高峰。他的復調音樂是人類智慧的結晶,體現了宇宙萬物數和秩序的和諧,高度的有序性揭示了音符組合的各種可能性。巴赫的著名宗教作品有《聖母頌》、《b小調彌撒曲》、《聖誕清唱劇》、《耶穌躺在枯骨堆中》,《約翰受難曲》和《馬太受難曲》,198首康塔塔和6首經文歌等。尤其是為紀念耶穌被釘十字架受難而寫的“受難曲”,以長大的篇幅用戲劇的手法表現了耶穌受難的故事。柏遼茲曾如此描述100年后在柏林上演時聽眾聚精會神,以敬畏和虔誠之心來聆聽的情景:“每個人都在用眼睛跟蹤歌本上的詞句,大廳里鴉雀無聲,沒有一點聲音,既沒有表示贊賞,又沒有指責的聲音,更沒有鼓掌喝彩,人們仿佛是在教堂里傾聽福音歌,不是在默默地聽音樂,而是在參加一次禮拜儀式。”哲學家尼采在一周連聽三遍此曲后也說:“每一次都有同樣無法估量的驚嘆之感。要是有人忘記了基督教義,那他在這里確實可以像聽一部福音書一樣聽到它。”(古爾利特著《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65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88)。

  巴赫之后,有無數音樂家接受基督音樂素材,創作基督宗教音樂作品,比較著名的有海頓清唱劇《創世紀》、《bB大調彌撒曲》和《哈里路亞交響曲》,莫扎特的《加冕彌撒曲》和《安魂曲》,貝多芬的《感恩聖歌》、《橄欖樹上的基督》和《D大調莊嚴彌撒曲》,舒伯特的《bA大調彌撒曲》和《聖母頌》,舒曼的《c小調彌撒曲》,柏遼茲的《基督的童年》和《安魂曲》,聖桑的歌劇《參孫與大利拉》,威爾弟的《安魂彌撒》,理查·施特勞斯的《莎樂美》,斯特拉文斯基的《詩篇交響曲》和《安魂曲》,勛伯格的《摩西與亞倫》,伯恩斯坦的《耶利米交響曲》等等。大量的基督宗教音樂作品稱為經典,促進世俗音樂的創新與繁榮。

  早期宗教音樂為西方音樂發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礎。教會對音樂的重視和提倡為音樂在群眾中普及、在專家中提高及創新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和能量,宗教靈性活動對音樂的需求又孕育出許多優秀的音樂家。近現代歐美世俗音樂的發展都在傳統上與基督宗教音樂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編輯:彭凤平

[字號: ]


推荐閱讀
熱點理論新聞
錦繡中華 衣被天下
  唐,朵花絞纈羅。   漢–晉,“五星出東方利中...
推荐理論新聞
  • 汪青玉:羌族年畫與綿...
      年畫是指民間過年(農歷)時張貼的風俗畫。其源頭可以追溯...
  •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