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璧菠林喇叭:再难也要把民间音乐传承下去——访周家喇叭班第五代传人周本鸣[ 来源:《中国艺术报》 | 发布日期:2014-04-03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记者 张婷

W020140402348471341508

演奏中的周家班

W020140402348471346449

周家班唢呐第五代传人周本祥(左)与周海燕吹奏《集贤宾》

  作为淮北平原上吹打乐的代表,安徽灵璧县菠林村的周家喇叭班,自清末创始并发展至今,已传承七代,历经百年沧桑。目前,周姓直系有乐手共100余人,外姓徒众更是上千人,形成了庞大的民间音乐族群。他们活跃在安徽、苏北、鲁南等地,深受百姓欢迎。

  看似寻常却伴随生命的每个阶段

  在淮北平原,只要提起喇叭,无论男女老少,人人皆知。老人过寿要听喇叭高兴高兴;结婚娶媳妇要吹喇叭热闹热闹;有人过世,也要请喇叭班来吹个曲,为他送送行。延续百年的古老仪式与质朴民情,在周家班第六代传人周本鸣的记忆中,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办婚事的话,从婚礼的头天下午,我们就忙碌起来了。先要到主家去,要是在冬天,就燃一堆火、支张方桌,热情的主人会在上面摆满酒菜。吹手抿一盘酒,试试哨音,开始演奏。这喇叭声一响,喜气顿生。 ”周本鸣笑着边说边比划,回忆着整个过程。婚礼当天,他们早上赶去新娘家,长号一吹起来,人们就知道娶亲的人来了。返回时,吹手走在最前面,吹得格外起劲儿, 《集贤宾》那昂扬的曲调把村子里的男女老幼都吸引了过来。到了新郎家,铜号长鸣报喜,婆婆、新郎笑盈盈地出来迎接新娘。进了门,再高奏一曲欢快激越的《拜花堂》 。随着曲牌的不断变换,一对新人完成拜天地、入洞房的仪式。稍息片刻,热闹的宴席又在喇叭吹奏的《百鸟朝凤》 《庆贺令》中开始了。“没有哪种乐器,能够像喇叭那样烘托出喜庆的气氛。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听到乡亲们说,‘谁家的婚礼上,要是没听到周家班吹奏的曲子,那真是最大的遗憾’ 。 ”在周本鸣看来,无论是迎接新生命降生时的期许,见证新人婚礼时的欢欣,还是送别故人时的肃穆,他们的演奏看似寻常,却伴随在人们生命中,或喜或悲的每一个阶段,又渐渐在岁月的沉积中愈发厚重。

  传承百年的周家喇叭

  清朝末年,在江苏睢宁县桃源镇魏凹村成立周家班的周景之,曾做过宫廷里的乐师。第二代传人周文化自幼因家庭贫困,便辗转于附近的村子间,靠吹奏喇叭谋生。民国时期,传至第三代周怀邦、周怀荣时,为了能在众多喇叭班子中站稳脚跟,两人苦练技艺、取各家之所长,渐渐在当地有了名气。“我的二爷爷周怀荣,钻研吹奏的技艺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他连平时要说什么话,都是用喇叭吹出来的。 ”周本鸣说。

  再到第四代周正玉、周正美、周正民、周亮时,周家班的成员不断增多,在苏、鲁、皖等地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有的人家因为要专门请周家班在婚礼上献艺,甚至提前两年就得预先订下。而兄弟几人中,又要数周本鸣的父亲周正玉最为杰出。 “家境比较好的人家办婚宴,为了更加热闹,要请几个不同的班子来打擂台,这在我们那里叫‘对棚’ 。我父亲10岁就参加对棚, 12岁开始单独领班。一边在外演出献艺,回家还要继续练习。他这辈子参加过的对棚不下几百场,场场夺冠,大家都称他是‘金喇叭’ 。 ”谈起父亲,周本鸣的言语中满是自豪,不过他说小时候对父亲的感觉却是有些惧怕。 “他总是很严肃,不苟言笑。烟酒茶哪样都不沾,最大的爱好就是钻研怎么才能吹得更好。周家班的喇叭与别人家的不同,这也是我们自己设计出来的,用的哨片更硬,音色也就格外响亮。每次吹奏起喇叭,他都始终紧闭着双眼,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的分神。对我们的要求也很严格,稍有点儿偷懒或是吹得不好,那都是要挨打的。 ”

  周本鸣刚出生不久,父亲便教他哼唱各种曲子;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就让他用竹管朝水盆里吹水泡,再练习用腹部换气; 4岁起,他开始学吹各种曲子,每天都要不停地练习。到了冬天,父亲甚至会让他专门对着风口吹,为的就是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会影响吹奏的效果;不到8岁,周本鸣已经跟着父亲和哥哥到各个村子去演出了,他回忆说: “那时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每次去演出,都是由父亲骑着,两个哥哥分别坐在车子的横梁和后座上,我因为个头小,就站在父亲的身后。这还不算,所有要用的乐器也都绑在车上呢!那个画面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虽然辛苦,但只要看着村子里的老老少少听着我们吹奏的曲子,那陶醉的神情,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

  上世纪60年代,周正玉到灵璧泗州戏剧团工作,因为技艺高超而远近闻名。改革开放初期,他被安徽省黄梅戏学校聘请为老师,这段时间,他与刘风鸣、刘风桐、任同祥、胡海泉等多位艺术家在一起切磋技艺,并集南北喇叭演奏的风格为一体,着力改革创新。在周本鸣看来,父亲的想法丝毫不守旧,“他希望我走出家乡,多读书、多见世面,也把周家班的音乐带到更多、更大的地方去。 ”

  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作为周家班的第五代传人,周本鸣与兄弟们一道,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一直在努力尝试对技艺的创新,他们几人各有所长,也都有自己的绝活。上世纪90年代之后,周家喇叭班继续传承至第六代、第七代,周继勇、周劲松、周辉、周红波等人也以过硬的功底走出家乡,与各地的喇叭高手一较高下,并屡屡获胜。几代优秀的周家班传人还曾多次赴国外进行演出,受到了当地观众的喜爱。

  传承百年,周家班平时演奏的曲子有200首之多,其中的传统曲牌如《叫句子》 《凡字调》 《百鸟朝凤》等,融合了地方戏曲、民歌、小调等多种艺术形式。在此基础上,又有创新的现代曲牌如《黄河颂》《江淮晨曲》 《金鸡报晓》 。最特别是,周家班还有一系列原创的喇叭曲子,如《欢声笑语》 《田间》 《西出阳关》 《江湖》等。历久弥新的周家班,一直活跃在灵璧、苏北、与鲁南各地。但近些年,乡间的舞台却越来越多地被一些低俗的演出侵占。这让周本鸣觉得痛心不已,“请周家班去吹奏的人少了,年轻人说他们就爱看那些。得不到尊重,演出的费用也很低,家里的孩子有的就干脆放弃了这门技艺,到外面打工去了。 ”

  2010年,灵璧菠林喇叭被列入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份荣誉对于周家班来说可谓雪中送炭,也让年青一代看到了希望。如今,他们常常自费组织排练,自费录音, “再难我们也会坚持,不为别的,就为将这份宝贵的民间音乐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能够听到。 ”周本鸣说。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推荐遗产
  •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