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彝族诗人吉狄马加新诗研讨以高原雪豹的命运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4-06-1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本报记者 钱丽花

  近日,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人民文学》杂志社共同主办的吉狄马加诗歌《我,雪豹……》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诗人、评论家等百余人参加了研讨。

  《我,雪豹……》是著名彝族诗人吉狄马加创作的一首长诗力作,发表于《人民文学》2014年第5期。全诗共400余行,以第一人称“我”为叙事主体,描绘了一只矫健勇猛、游走于高原雪山之上的雪豹形象,对雪豹的命运、对雪域高原与自然环境、对人类的生存发展和未来前景,发出了预言性的诗意表达。

  这首长诗的创作本意是献给美国动物学家、自然保护主义者乔治·夏勒。他首先把藏羚羊数量的减少与绒毛贸易相关联,也是第一个把“沙图什”披肩(指用藏羚羊绒毛制成的昂贵披肩,一个披肩要卖几千美元以上)的贸易和中国藏羚羊联系在一起,揭开了盗猎藏羚羊的真相。

  吉狄马加通过诗歌与这位环保专家对话,意义远远超过诗歌本身。诗歌以人类保护环境、维护生态的共同使命,架起了一座沟通东西方文化和历史责任的桥梁。

  著名蒙古族作家玛拉沁夫对这首诗的立意、艺术特色给予极高评价。“这首长达400多行的诗歌,有跳跃的情感、开阔的视野、形象的比喻、深刻的思考和厚重的内涵,同时又有强烈的外延冲击力。”玛拉沁夫说,这首诗呈现的是一般诗人达不到的境界,呈现了《文心雕龙》中所说的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的笔力。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王巨才说,这首诗气场强大、意境雄浑、情感内敛而直接、内容丰富而有深度。诗中既有对雪域高原的赞美,又有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呼唤及对残忍杀戮动物的遣责,对无辜的悲悯,对天空大地的感恩。

  《人民文学》主编施占军强调,这是一首足以称为“大诗”的作品,它鲜明地呈现了人与自然万物和谐共处的意愿。

  著名诗人叶延滨认为这首诗是优秀传统、优秀气概、高贵气质的集中体现,再次展示出诗人的天赋和卓越的语言才能。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叶梅说,诗中的雪豹是民族的,世界的,应该引起人类精神的高度思考。

  “关于这个题材的创作,我思考了很长时间,但真正进入写作阶段,只有四天半。我想表达的是一种人和自然的关系。”吉狄马加说,今天的社会发展速度非常快,同过去相比,人类意识形态和物质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人类依然需要诗歌。诗歌带来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这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宝贵资源。

  一颗子弹击中了

  我的兄弟,那只名字叫白银的雪豹

  射击者的手指,弯曲着

  一阵沉闷的牛角的回声

  已把死亡的讯息传遍了山谷

  就是那颗子弹

  我们灵敏的眼睛,短暂的失忆

  虽然看见了它,像一道红色的闪电

  刺穿了焚烧着的时间和距离

  但已经来不及躲藏

  黎明停止了喘息

  就是那颗子弹

  它的发射者的头颅,以及

  为这个头颅供给血液的心脏

  已经被罪恶的账簿冻结

  就是那颗子弹,像一滴血

  就在它穿透目标的那一个瞬间

  射杀者也将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在子弹飞过的地方

  群山的哭泣发出伤口的声音

  赤狐的悲鸣再没有停止

  岩石上流淌着晶莹的泪水

  蒿草吹响了死亡的笛子

  冰河在不该碎裂的时候开始巨响

  天空出现了地狱的颜色

  恐惧的雷声滚动在黑暗的天际

  我们的每一次死亡,都是生命的控诉!

  

  ——节选自《我,雪豹……》

 
 

(编辑:剧艳光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民族文化
第一次进藏要知道的26...
  1、什么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有哪些症状?   高原...
推荐民族文化
  • 中国北方草原迎最大蒙...
      当骑着白马的骑手们护卫9顶苏力德(蒙古语,译为长矛,是...
  • 最新民族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