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语传承:民间力量在行动[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6-04-08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本报记者 钱丽花

满语传承:民间力量在行动(上)

 

     发源于长白山地区的满族人曾建立了统治中国近300年的清王朝,为我们留下的满文历史典籍浩如烟海,是中华民族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然而,现今真正能读懂满文且将其翻译出来的满族人却寥若晨星。在日常生活中,能使用满语交流的满族人也日渐减少。


    在今年吉林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侯天来指出,满语已经成为濒临消亡的语种,在目前全国1000多万满族人口中,会讲满语的不足千人。面对满语传承的尴尬境地,近年来,许多民间力量采用各种方式,希望能为传承满语助一臂之力。


    用音乐传承满语,微光同样闪耀

    在民族文化日益受到关注的今天,许多满族人表达了想学习满语的心愿。在百度贴吧满语学习吧里,网友“丹东热线”留言说:满文一点也没学过,可怜我这满族的身份啊!网友pipiyaner 也感叹:很想学满文,可惜没机会……

    在这个贴吧里,吧主时不时会发布一些满语学习的基本知识。而在众多的视频网站上,也能找到一些满语学习的教学视频。虽然对于满语爱好者来说,满语的学习平台和资料还不够丰富,但许多有心人还是为传承满语做着努力。

    满族歌手阿克善(汉族名为宋熙东)出生在大兴安岭南麓的一个小山村里。自小,他就对自己的满族身份有一种亲切感。“常听长辈们说满族从前很伟大,有自己的英雄努尔哈赤,也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因为祖母是蒙古族,有时候能在她满蒙汉夹杂的话语中听到些许满语的内容。”阿克善说,因此,他非常留意关于满族的各种信息。

    18岁时,热爱音乐和美术的阿克善独自来到北京,后经老乡介绍,认识了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的马头琴老师张全胜,并开始到中央民族大学校内的苍狼音乐工作室帮助打理录音棚。在录音棚工作期间,阿克善接触了很多著名歌手,学习了许多音乐知识,比如向腾格尔老师请教唱歌技巧等。

    阿克善身边的许多朋友都是少数民族,尤其是蒙古族和朝鲜族,他们的民族音乐特色鲜明,这让阿克善从小就有的了解满族音乐的愿望日渐强烈。在网上,几乎搜不到什么满语歌曲的音频资料,这更加坚定了他学习满语和制作满语歌曲的决心。

    从2003年开始,阿克善在北京某音乐公司做编曲工作。其间,他一直坚持学习满语文并进行满族民间口语和歌谣的搜集。由于工作繁忙,影响到采风考察的进程,阿克善最终辞去工作,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考察、搜集满语歌曲中去。

    这些年来,阿克善一直自费采风学习满语和满族歌曲,虽然条件艰苦,但收获颇丰。他多年来游走于黑龙江省的富裕县三家子村以及黑河辖下的各个村屯,与当地很多满语母语者进行交流学习,搜集满语资料及满族传统音乐。同时他正以游记的形式记录东北考察学习过程,题目为《东方之北》。为了和其他学友交流,此游记全部用满文书写,完成后还会有一份汉文的译稿。

    阿克善还初步翻唱满族传统口头文化“乌勒本(说部)”。目前,他师从长春的满族“乌勒本”专家——富育光老师,学习富育光老师家传史诗型乌勒本《萨大人传》。同时在翻译清代遗存满文文献《顿济纳见闻录》。

    2009年,阿克善应吉林电视台和东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邀请,参与满族文化纪录片《最后的巴图鲁》的拍摄;他曾代表满族歌者,受邀参加首届萨满文化研究论坛并展示满族说唱艺术乌勒本《萨大人传》;还曾多次受内蒙古卫视等各大电视台的邀请,录制相关专访和节目;2014年,阿克善同东北师范大学满语历史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同前往自己采风的村屯开展满语口语教学;2015年,以阿克善为主线的纪录片《天地长白》系列之《寻找声音的故事》于“巴黎中国电影节”获得最佳人文纪录片奖。2016年,阿克善开启个人全国巡演《通古斯的声音——望祭》。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自费考察学习满语和满语歌曲,从《海冬青》、《额尔春》到《酒歌》,原创和翻唱的满语歌曲也有二十余首了。非常荣幸,能被很多满族朋友和其他兄弟民族的朋友所喜欢。”阿克善说,作为一名满族青年,传承本民族的语言文化,并通过音乐让各族朋友加深对满族的认识,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

    创建满语部落,为满语爱好者提供温馨家园

    在新媒体微信平台上,一个微信公众号“满语部落”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在这个公众号里,经常会发布一些学习满语的基础知识和教学视频。公众号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哥特布是吉林财经大学的一位老师,同时,也是一位痴迷满族文化的满族人。

    “我一直都想学习满语,经常自己上网找一些资料学习。2012年,东北师范大学举办的满语培训班,我去参加了,认识了很多满语爱好者。”哥特布说,之后,他又通过网络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满语爱好者,经常在一起交流。

    在哥特布看来,满语的传承学习不应该仅限于课堂教学,而应该在生活中活学活用。2013年1月,哥特布发起了第一次满语爱好者聚会。第一次聚会虽然只有7个人参加,但大家都尽量用满语交流,气氛非常热烈,这也增强了哥特布举办满语爱好者聚会活动的信心。

    在整个2013年,哥特布先后发起举办了二三十次聚会活动,无论是庆祝颁金节,参观伊通的满族博物馆,用满语开展小型辩论赛,还是参观著名满族剪纸传承人关云德的剪纸作品,活动都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后来,经常参加活动的有100多人,于是,哥特布便给自己的团体起了个名字“满语部落”。之后的每一年,满语部落都会举办许多聚会活动,在满语爱好者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部落要求参加聚会活动的人员必须穿满族服装,尽量使用满语交流。但仅仅搞语言学习相对单调,我们非常注意把传承民族文化和语言学习结合起来。”哥特布说,满语部落在聚会时,会开展满族射箭比赛、珍珠球比赛、跳蟒式舞等活动,增强成员对满族文化的兴趣。

    为了方便成员之间的交流联系,满语部落建立了自己的QQ群和微信群。在QQ群里,作为群主的哥特布也严格规定在晚上8点到9点的时间段,不能用纯汉语交流,以此来督促成员们学习满语。此外,他们还邀请著名的满族音乐人宋熙东为部落制作了满语主题歌曲《满语部落之歌》。

    为了让更多的满语爱好者能够学习满语,哥特布根据自己学习满语的经验,编写了教学视频《超易满语》,每个视频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一句满语,几个单词,学起来简单又方便,现在已经制作了90课,按时在QQ群和微信群中发布。

    “感谢网络,让满语爱好者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互相交流学习,这为满语学习传承提供了更多的方式。”哥特布说。

 

满语传承:民间力量在行动(下)

    索伦珠满语培训班在进行满文课堂测验。  资料图片


    在清代,满语被奉为“国语”颁行天下,可是随着清朝满汉不断融合,到清末时,满语已经日渐式微,甚至一些满族的皇亲贵族也不太懂满语。但满语对后世的影响至今犹存。据专家考证,在如今人们的日常用语里,有很多词汇就是从满语而来,比如“萨其玛”、“马虎”、“估摸”等。

  随着民族文化日益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现代满族人开始渴望学习和研究满语,了解本民族的语言文化。这为满语的传承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也让许多民间力量开始投入到这项工作中去。

  “索伦珠”,一座小小民族文化驿站的坚守

  在北京的满语学习圈子里,“80后”满族女孩德克锦是个“名人”。德克锦是她的满文名字,汉语名字叫佟薇。她是一家公司的一名普通白领,而另一个身份,便是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的负责人。

  2007年,德克锦得知有一个名为“索伦珠”的民间组织,在义务地教授满语字母、基础语法及简单的对话,于是,她便每个周末都去“索伦珠”上课。通过两年的学习,因为成绩出色,2010年秋,德克锦也加入到老师的行列中,负责教授满语口语和语法,并逐渐成为这家组织的负责人。

  “本周日(3月20日)将开始2016年春季班的课程,从零开始讲起,适合没有满语基础的朋友入门学习。教室安排在人民大学明德商学楼0207教室,时间是下午1点到5点。”在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的新浪微博公众号上,近期发布的几条微博,让许多北京的满语爱好者跃跃欲试。 

  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是继2000年停办的北京满文书院后北京市第二家民间培训满文的组织。培训中心由一位叫哈苏泰的人在2006年创办,之后,由德克锦接手负责。

  “索伦珠”是完全公益性地进行培训授课,就连考卷和一些学习资料都是老师自己花钱为学生提供。而满语老师也由几个“80后”、“90后”的年轻人担任。他们有的才刚刚迈入社会,有的还是学生,但他们都愿意舍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来“索伦珠”上课。

  来“索伦珠”学习的学生有对满语感兴趣的年轻人,也有七八十岁的长者,有时甚至有外国朋友来听课。他们中有的人是出于对满族碑文、音乐、书法、服饰的喜爱,有的是满族研究者或清史研究者,希望通过满语学习,能阅读更多的相关文献,甚至有一些女孩是因为喜欢看清宫戏,为了了解清朝文化而来上课……

  学员扎湖岱清楚地记得2007年进入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学习满文的日子。刺激这位满族姑娘学习满文的动机是一次她跟一位彝族女孩的聊天,当她问对方会说彝语吗,对方很自然地回答:“当然会啊,谁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啊?”这一刻,扎湖岱真的被刺激到了,因为她作为满族人却不会说满语。

  70多岁的满族学员杜志栋老先生满头白发,一直对本民族的语言文化兴趣浓厚,曾经到图书馆借满文书学习,却完全看不懂,所以才想来参加培训。虽然学员们到培训中心学习满语的初衷各不相同,但大家传承满语的心愿是一致的。

  说是培训中心,其实“索伦珠”更像是一个学习沙龙,学员们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到培训中心后,就可以在每周日来培训中心学习。培训班两个月一期,一期下来,学生们能够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学会基本的满文语法结构。除了课堂学习,德克锦还经常组织课外活动,大家一起去草原骑马、射箭,或是去故宫学习采风。到目前为止,来培训班学习的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有的学生离开北京后,也像德克锦一样在各自的城市义务教授满语。

  “索伦珠”的存在,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逆流而上,成为在时光中坚守的一座小小的民族文化驿站。

  “办这样的公益培训很难,我们一直在打游击、换地方,靠公益组织提供的地点上课,从天坛、鼓楼、雍和宫到现在的人民大学。寒暑假期间,或者周末有考试,我们就不能用教室。”德克锦这几年最发愁的就是上课地点,可是看到大家的学习热情,她总是告诉自己,只要有一个人学,就要坚持下去。她希望以后可以真正办一所满语培训学校,让更多对满文化感兴趣的人加入到满语的学习中来。

  东北满语培训班,“遍地开花”却不持久

  东北是满族的发源地,也是满族人聚居的地区。在被称为“满语活化石”的黑龙江齐齐哈尔三家子村,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以及学者的研究促进下,满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在东北的许多城镇,致力于满语传承的民间力量不在少数,而开办满语培训班成为他们共同的选择。

  让我们来看一份过去几年的相关统计:吉林白山市江源区第三中学开办满族学堂,学生来源为小学四年级到初中二年级的学生;白山市江源区奇石馆为馆内解说员和工作人员开办了满语学习班,从2011年3月开始每天下午进行一个小时的满语学习;吉林大学中华文化学会在2010年下半年开办了满语学习班,参加学习的学员有60余人,由吉林大学学生刘云担任满文字母语音教师,用半个学期完成了满文字母语音的讲解;吉林省社会科学院于2011年3月6日开始举办满语高级学习班,主要进行满文的精读交流学习,要求参加学习的学员具有一定的满语语法基础……

  然而,我们可以发现,这些满语培训班虽然主办方不同、学习的内容也有所区别,但存在的一个共同问题便是开设的时间很零散,且持续时间并不长。长则数月,短则数天,而举办的期数更是相当随机。

  “沈阳满洲语言文化班”,简称“沈阳满语班”,算是一个坚持时间比较长的培训班,其前身可追溯到白千魁老师于2007年在辽宁中医药大学申请成立的海东青满族协会的满语授课班级。其间,陆续开班数次。沈阳满语班不向学员收取学费,教师团队义务授课并且免费提供教材。2011年,沈阳满语班先在沈阳市皇姑区租赁一个写字间作为授课地点,办班讲授满语,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2012年3月起,沈阳满语班与沈阳市满族中学合作,将授课场地转移到沈阳市满族中学。因为与沈阳市满族中学合作,有了相对固定的场地和师资,沈阳满语培训班得以较为持久地开展下去。截至2013年5月,沈阳满语班共开班13期,教授学生450余人。

  “类似的满语培训班在东北地区其实有很多。”参加过满语培训班的“满语部落”负责人哥特布告诉记者,但这些满语培训班都存在一些共同的问题,比如师资力量薄弱、讲授的内容都比较碎片化而不成系统、培训效果不尽如人意等,致使很多学员在培训班结束后对满语的使用可能会越来越少。即便如此,公益性质的满语培训班在东北地区仍然很受欢迎。至少,它让满族同胞开始关心自己的民族语言和文化。

 

 

 

 

 

 

 

 

 

 

 

 

(编辑:金哲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新疆两位孤寡老人的好...
  2011年11月5日上午 “古尔邦”节来临之际,笔者看到,各...
推荐新闻
  • 历任国家领导人在宗教问题...
      毛泽东:“西藏是大乘,还是小乘?”   十世班禅:...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