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手中的徽州文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发布日期:2017-01-0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王广禄 吴楠

  古徽州处在皖、浙、赣三省交界的山区,地理环境相对封闭,但随着中原世家大族陆续迁入,一些外来的优秀传统文化开始进入徽州,和本土文化融合,并在此沉淀,形成了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手工技艺、戏曲和民俗等。这些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仍经常出现的元素,可以说是徽学研究的“活”内容。以徽雕、罗盘、目连戏为主要对象,记者对徽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探访。

  徽州三雕

  明清时期,徽州“邑中多巧艺”,广泛采用砖雕、石雕、木雕作为装饰,是徽派建筑的重要特色之一。一度兴盛的徽派雕刻艺术也由此成为徽州工艺的代表作。人们往往将砖雕、石雕、木雕并称为“徽州三雕”。也有人将多用于日常生活的竹雕一并列入,称“徽州四雕”。技艺精湛、世代相传、工艺流程完整的“徽州三雕”于2006年被列入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徽雕是有形文化遗产和无形文化遗产的完美统一。其题材广泛,包括人物古树、虫鱼花鸟、山水风景以及八宝、博古、几何图案等;工艺精湛,包括上浅浮雕、高浮雕、透雕、圆雕、镂空雕等多种技艺,刻画的形象生动逼真。在徽派建筑中,砖雕、木雕、石雕与建筑巧妙融合、浑然一体,成为中国民间工艺瑰宝的代表。传统的徽雕技艺传承主要靠口传、物传、心传等方式,讲究师徒相传、父业子承。

  重视和推进徽雕研究与开发,不仅有利于了解和传承徽州文化,也能够让传统工艺重焕活力、服务现实。据安徽省非遗传承人朱伟介绍,徽字号目前采取的是产业化和全手工相结合的“两条腿走路”模式:全手工主要是用于产品设计,有助于引导产业化水平的提升;而产业化则解决了企业生存发展的问题。在产品设计中,尽量将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融入其中,将徽雕产品与茶道、花器、文房、家居相结合,让徽州技艺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他强调,在非遗的传承和保护中,一定要在传承中创新,进行活态传承。“非遗首先要有生存的土壤,才能更好地传承。”

  万安罗盘

  谈及徽州工艺,万安罗盘是其中较有特色的工艺,它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指南针的衍生产品,为人们研究中国罗盘发展史、中国科技史、中国民间工艺史以及中国传统人居环境观等问题提供了宝贵的资料。1915年,万安罗盘在美国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夺得金奖;2006年,万安罗盘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休宁县千年古镇万安,记者探访了万安罗经文化博物馆。整个博物馆包括“吴鲁衡百年老店旧址”、“非遗技艺传习馆”、“万安罗经文化博物馆主体展馆”三大板块。万安罗经文化博物馆馆长吴兆光告诉记者,制作罗盘要经过选料、车盘、分格、清盘、写盘、油货和安针7大工序,其中每道工序都由专人负责。由于是纯手工制作,整个作坊一年只能制作约1000面罗盘。由于传统手工艺培养周期长、制作过程枯燥、社会认可度低,导致从业人员很少。目前罗盘制造业面临人才匮乏、生产跟不上销售的窘境。“这几年我和父亲培养了很多的传承人,但大多数人几个月就坚持不下去了。我们现在做的这些就是为了改变这个环境,鼓励更多的人从事这个行业。”他说。

  谈及规模化经营,吴兆光表示,盲目的规模化可能会带来非遗传统技艺的破坏,需要循序渐进。技艺的传承是文化的延续。他希望通过宣传罗盘博物馆,让更多的人了解制作罗盘的技艺。除此之外,他还考虑跟职业学校合作,定向培养罗盘制作的专业人才,同时将罗盘制造与安徽特色的旅游结合,做出更多有欣赏价值、文化价值、工艺价值的罗盘。

  目连戏

  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社会环境的急剧改变,许多徽州工艺已经失传。如何传承和复兴徽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对徽州工艺的传承与研究,注重对徽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引导,加大对徽州工艺的扶持和开发力度,通过发展人文旅游、开展校企合作等途径推动徽州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势在必行。

  在安徽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馆长陈琪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分为生产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记忆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部分传统手工艺产品,它们的部分使用功能虽然变了,但仍作为一种工艺品或收藏品在延续。当前,这种生产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尚有一定的生存空间。记忆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则包括徽剧、民歌、戏曲、唢呐等。这些文化遗产的生存非常艰难,作为娱乐消遣的目连戏、徽剧正逐渐失去市场。

  陈琪告诉记者,祁门的目连戏是中国戏曲的百戏之祖,是戏剧界的“活化石”,现已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目连戏的处境却十分艰难。首先,依靠目连戏来放松娱乐的观众越来越少。其次,多数目连戏是用方言演唱的,当前能够熟练掌握地道方言的戏曲人才也越来越稀少。最后,没有经济来源也是目连戏处境艰难的原因之一。“现在祁门还有三个目连戏班,但是演出市场非常萎缩。”他说。

  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个体保护和团体保护,陈琪表示,有的技艺传承依靠个人,如部分生产性工艺,但徽剧是靠一个戏剧班子来进行团体传承的,所以团体保护非常重要。他建议政府扩大对戏曲的保护面,给予这些濒危的小剧种一些项目补助和人员补助,或者为剧班子添置一些行头、道具,这样既可以扩大团体传承的积极性,也能够保证目连戏继续生存下去。

(编辑:赵娜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推荐遗产
  •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