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实现愿望 奉献爱心 支教小组成员简介[ 来源:西藏日报 | 发布日期:2017-01-11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王元红 次吉

  罗青生,1984年毕业于成都气象学院,同年分配到西藏昌都气象台工作,曾担任业务科副科长、科长、气象台台长、副局长。2003年调任西藏自治区气象局装备中心副主任,2007年任防雷中心副主任。2014年退休。中共党员。

  吴施红,1962年12月出生,1983年7月成都气象学院本科毕业,自愿申请到西藏工作,被分配在西藏自治区气象局业务处工作,1996年7月调到科技教育处,2000年12月调到办公室,2006年7月调到监测与网络处(后改名为观测与网络处)。2014年7月退休。中共党员。

  华云,1982年毕业于兰州气象学校,同年分配到西藏昌都左贡县气象站,从事地面测报工作。1984年调至昌都气象台工作,1995年任业务科副科长。1998年调人保昌都分公司工作。2004年调人保拉萨分公司工作。2012年退休。中共党员。

  韩彩霞,1960年3月出生,1977年12月在那曲地区从事气象工作,1987年11月调入西藏自治区气象局办公室工作。2014年7月退休。中共党员。

  从西藏退休后,他们到贵州支教

  两对夫妻,历时两年多时间,他们从雪域高原到云贵高原,从一种艰苦到另一种艰苦,无私地奉献着他们的爱心。带着一份崇敬和好奇,我们来到了贵州,走进了黔东南一个偏远的乡镇小学,了解他们支教期间的工作和生活。

  17年前,他们就确定了支教的愿望

  1999年,罗青生和华云在和自己的同事们聊天的时候,提到了一个话题:“退休以后干什么?”去旅游,带孙子,或者就让自己的余生在茶馆里度过?大家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就在这个时候,罗青生和华云提出了他们的想法:“我们去支教吧!”

  这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聚会,也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谈话,谁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罗青生夫妇却开始了认认真真的计划,他们在一起甚至谈论具体的细节,讨论要到哪里去?支教多长时间?

  去支教,去支教3年,这不只是他们一句随口而出的话,而是成了他们的愿望,是他们必须要去实现的一个梦想。尽管离退休还很早,但这个愿望却深深地埋在他们的心里。

  尽管离退休还早,但为学校做些事情,为孩子们做些事情,一直是他们的初心。2002年,罗青生夫妇开始资助一个贫困学生,这个孩子就在西藏昌都县靠近青海玉树的一个偏远的山村中。

  后来,罗青生调到了拉萨,在和吴施红聊天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吴施红夫妇也立刻表示,愿意和他们一道,退休之后参与到支教工作当中去,为他们做好后援和协调工作。两个人的愿望,现在变成了4个人的愿望。

  2007年,罗青生在《读者》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介绍了辽西、贵州、云南等地的经济和教育发展非常落后。拿着这篇文章,罗青生和吴施红一起商量,我们要去老区,去那些为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但现在依然贫穷落后的革命老区,去支持当地的教育事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下一代受到更好的教育。他们坚信,通过教育培养当地的人才,并通过这些人才带动当地的百姓,转变他们的观念,进而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

  就在这一年,他们确定了退休之后要去支教的地方——贵州。

  他们要去最偏远的小学支教

  2012年,利用休假的时间,吴施红夫妇和罗青生夫妇一行4人,前往贵州考察。他们初步确定将来支教的地方是毕节市,通过毕节市气象局的协助,前往赫章县了解情况。

  2013年4月24日,罗青生等4人再次利用休假的时间,前往贵州毕节市,商谈支教的具体事宜。

  2014年7月,罗青生、吴施红、韩彩霞退休,离开拉萨回到成都。

  9月25日,他们又一次前往贵州毕节,希望能够在这里支教。这一次,他们自掏腰包买了两万余元的教学器材,支持当地的教学。到达毕节市赫章县河镇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未能达到支教的愿望。他们将带来的两台投影仪和200多本汉语字典等,捐给了当地教委、恒底村团结小学和新营小学。

  尽管在支教过程中遇到了一些挫折,但他们并没有气馁,没有放弃,依然执着地寻找着支教的对象。随后,通过贵州省教育厅民族教育处黄艳处长的协调,他们联系到了黔东南州丹寨县教育局。

  当县教育局领导征求他们的意见时,罗青生当即表示:“我们来支教,就是要到最偏远最艰苦的学校去。”经过商讨,最终确定的支教学校为雅灰小学。

  雅灰小学距县城最远,道路最差,条件艰苦。雅灰乡政府距离县城65公里,路面已经基本固化,山路狭窄,弯弯曲曲,他们用了两个小时才到达这里。在乡政府所在地,最好的建筑就是学校,在整个乡里显得很气派。

  据罗青生介绍:“在支教的这两年时间里,由于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教育工作,加之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和组织的捐助,雅灰小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们在这里帮助别人,也得到了别人的很多帮助

  雅灰小学在住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为罗青生夫妇提供了一套30平米的住房,他们两人就算在这里安顿了下来。

  笔者在雅灰小学采访时走进了这间“一套一”的住房里,显得非常狭窄。卧室里勉勉强强地摆放了一张双人床,其他地方的空间就非常狭小了。“客厅”里摆放着一个架子床,放置了很多东西,一张很小的餐桌摆在屋子当中,成了他们吃饭、批改作业、备课的地方。餐桌旁边就是他们做饭使用的锅碗瓢盆。只要有时间,他们尽量自己做饭吃,避免给学校添麻烦。

  除了在学校里这个小小的“安乐窝”,他们在县城里还有一个去处。

  刚到县城,他们谁也不认识,既然都是干气象的,他们索性就到丹寨县气象局求助,希望能够帮助解决住的问题,长期住宾馆总不是办法。丹寨县气象局副局长袁浩东四处张罗,帮他们解决了不少的问题和困难。丹寨县气象局办公室主任李莉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了支教小组居住,象征性地收了500元/月的租金,而同样大小同样地段的住房租金基本都在600-800元/月,整整两年时间,李莉主任“损失”好几千元的租金。

  吴施红告诉笔者:“在支教的两年时间里,尽管我们有一定的付出,但我们同时也接受了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天下气象是一家,丹寨县气象局甚至包括贵州省气象局,都给了我们很多的关心和帮助。丹寨县气象局本身也有扶贫任务,但只要需要,他们会尽力帮助我们。教育体育局和学校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使我们的工作得以顺利开展。”

  罗青生告诉笔者:“这里的老师都很敬业,很值得我们学习,他们抢着上课,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只要是学校里的事情,老师们都会自发踊跃地参加,责任心很强。他们给我们很多的关心和帮助,让我们感受到家庭般的温暖。”

  韩彩霞告诉笔者:“这里的村民都很礼让,很友好,车子行驶在路上,他们都会主动让路。走在田间的小道上,无论你是否认识,他们都会笑着和你打招呼。”

  就这样,罗青生夫妇在雅灰小学从事一线的教育工作,吴施红夫妇则在丹寨县城协助做好后勤和服务工作。他们4人成了一个团队,是一个支教小组,各自发挥作用,共同完成支教的任务。

  只要需要,支教小组随时会给他们提供帮助

  罗青生和吴施红两对夫妻共同建立了一个资金池,根据阶段性的需要,相互协商,共同往这个资金池里注入资金。这个资金池由罗青生管理,他在一线从事教育工作,根据需要,从资金池中直接支付。

  笔者在罗青生的家中见到了这个账本。2014年9月23日,吴施红和罗青生两家各向这个资金池中注入5000元现金,该资金池开始正式运转。

  刚到学校,罗青生开始了解学生们的生活和学习情况,了解他们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当他发现孩子们在宿舍里用水只是用一个缸子盛水,而且不容易保温时,便当即决定用资金池中的现金,为孩子们购置一批暖瓶,每个宿舍配备了一个,让孩子们用上了热水。

  当他们发现孩子们的体育器材不足时,他们便为孩子们购置了篮球和羽毛球。为了能够让有限的资金发挥最大的作用,在网购时,他们还发动亲戚朋友帮助他们在商家举行优惠活动的时候抢购。笔者在学校里发现了这批捐助的体育器材,在一个指定的房间里存放,孩子们对这些器材也很珍惜。

  2015年4月,一个孩子的家里失火,由于都是木制的吊脚楼,一连烧了四户人家。为了帮助学生家里渡过难关,学校发动了全校师生举行捐款,孩子们把自己积攒下来的一块两块钱,拿出来,投进了捐款箱。支教小组也投入到了这次捐款活动当中去,他们希望自己的一点力量,能够帮助失火孩子的家庭。

  2015年6月10日,罗青生和吴施红两家,又往资金池里各自注资15000元。此次扩充资金池的捐款资金主要是为了课桌椅,一次性购买了252套课桌椅,价值28700多元,更换了一批老旧的课桌椅,让孩子们的学习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其他的日常教学当中,为了鼓励孩子们的学习,他们会用资金池的钱购买一些奖品,奖励给那些学习进步的孩子,也会捐助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

  罗青生告诉笔者:“我们来支教,坚持一个原则,‘帮忙不添乱’。不对现有的教学管理工作造成干扰,不指手划脚,不越俎代庖,我们很尊重这里的领导和老师,他们的敬业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只是自己去观察,去了解,在确实需要的时候,伸出自己的援手,支援、支持这里的教育事业。”

  雅灰小学教导主任石勇说:“支教小组对我们的帮助很大,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在这里从事教育工作,条件确实很艰苦,一些有关系的人,基本上都调走了。罗老师和华老师,这么大年纪,退休之后,来到这里,这是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鼓舞,我们还有什么怨言呢?这对稳定我们的教师队伍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雅灰小学校长杨通彪说:“他们确实很敬业,只要老师有需要,他们会主动地帮助其他老师代课。尽管现在教师的岗位是足够的,但因为是寄宿制学校,很多老师要去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所以,教学岗位还是缺老师。罗老师和华老师为我们主动地承担了课程,不要一分钱的报酬,他们的支教小组还为学校捐助了很多课桌椅,切实地去帮助困难的孩子们,很值得我们学习。”

  家访,那是一条极其艰难的道路

  据雅灰小学校长杨通彪介绍:“雅灰乡是全县最边远的一个少数民族乡。雅灰小学有一所完小,一所教学点,公办和民办幼儿园各一所。小学生745人,其中691人寄宿在学校;幼儿252人,其中53人寄宿在学校,寄宿率达到75%。留守儿童313人,留守率为31%。留守儿童当中,76.5%为隔代监护,22.9%为亲朋监护,还有0.06%为自我监护。”

  雅灰小学的学生和其他地方相比,有很特殊的地方,父母外出打工多,留守儿童很多,这些特殊家庭在一定程度上又影响了孩子们的学习。学校要求,每学期,对每个孩子最少要进行一次家访。

  如果生活在大都市里,家访相对要简单一些。但在雅灰乡,要完成一次家访,面临的困难很多。最大的困难就是路途遥远,而且很多都是山路,行进非常困难。正因为此,当地教育部门才决定大力实施集中办学和寄宿制,为孩子们学习提供更好的条件。

  刚到学校的时候,40多名老师,只有一辆皮卡车,而且还是抵债得来的,交通工具极度欠缺。

  罗青生和华云第一次家访的时候,他们的车子上装了11个孩子,无奈之下,罗青生只有放慢车速。车里的孩子说:“老师,你的车和我们家的牛车一样,一跳一跳的。”可想而知,道路有多么的糟糕。

  2015年5月22日,罗青生和华云到上丛村进行家访,来回有40公里路。下午2:30放学后,罗青生开着自己的车出发了,可车子走了只有6公里,就无法再向前走了,等待他们的是崎岖的羊肠小路。将车子扔在半路上,他们开始徒步向学生的家里走去,在那条湿滑的道路上,华云曾4次摔倒,好在只是摔倒,并没有受伤。晚上回到家时,天已黑尽。

  后来,在送杨顺欢回家的路上,又遇上了下雨,衣服被打湿,然后又是晴天,衣服被太阳烤干,后来又是满身的汗水,再被太阳烤干。等到返回学校的时候,天也已经完全黑了。

  2016年5月7日,罗青生夫妇前往杨妹家里进行家访,沿途还带了几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幼儿园的孩子,叫杨秋艳,水族,只有5岁,没有妈妈。下午3:00从学校出发,有20多里山路,要翻过5座山。走到一处塌方的地方,只能绕到狭窄的山路上去,上面长有青苔,华云脚下打滑,重重地摔了下去,用左手去支撑身体的过程中,肩部受伤。据罗青生回忆:“旁边就是悬崖峭壁,底下是湍急的河流,如果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受伤之后,他们并没有退却,忍着疼痛继续前行。杨秋艳从那一刻开始一直拉着华云的手,没有松开,嘴里不住地说:“大老师,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不痛了啊。”一双充满鼓励的眼神看着华云,让她的心里涌出无限的感动。

  这样的家访还很多,两年时间里,无数个周末,他们穿梭在崇山峻岭之间。罗慧芝老师说:“罗青生和华云两位老师主动承担了家访的工作任务,去的时候,还给家庭困难的孩子家里带去一些礼品,有的时候甚至还给他们留下一些钱。”

  只要有条件,他们很想让孩子们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在家访的过程当中,罗青生和华云感到最为不便的是语言问题,他们不会说苗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相互之间的交流。但这只是对家访造成了一点障碍,并不影响了解学生的家庭情况。

  据罗青生讲:“在这里生活的孩子家庭,大部分都比较贫穷,有些家里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有些吊脚楼甚至都已经倾斜了,有倒塌的危险。但走进他们的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让我们觉得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有些开明的家长说,房子可以不修,先供孩子上学。”

  据华云讲:“这里的村民的思想观念还需要一个转变过程,女孩子十三四岁就结婚,是常有的事,这导致了一些孩子的妈妈出现逃离家庭的现象,造成孩子母爱的缺失。有一名叫李水英的女孩,刚上初中,学习成绩很不错,一直在班上的前10名,但最终被父亲拉回去嫁人了,年纪轻轻,让我们觉得十分可惜。”

  据罗青生夫妇了解:雅灰小学的学生,70%没有去过县城,80%没有去过州里,只有10%的孩子随在外打工的父母外出去过省城。

  2016年7月16日,罗青生夫妇来到了一个侗族家庭,孩子叫罗开兰,11岁,上三年级,学习成绩很好,孩子的监护人是他的爷爷。他们希望带孩子出去看一看,罗开兰一直看着爷爷,但爷爷没有点头。罗青生俩口多少有些遗憾地离开了,走了10公里的路,华云心里还是放不下孩子,临别时孩子那双期盼渴望的眼睛,让她的内心无法平静。最后,他们决定再次返回做爷爷的工作。爷爷最终同意他们带孩子走,罗开兰显得很高兴,在罗青生和华云的陪伴下,他们去了黄果树瀑布,去了贵阳,逛了商场,还给孩子买了两套衣服。19日,孩子安全地送回了家中。

  罗青生深有感触地告诉笔者:“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孩子们,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要努力学习。通过教育来改变孩子们的观念,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影响这一代人,最终改变他们的命运。我们很想让他们走出来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这将会对他们产生很大的触动,并从内心激发他们学习的动力。”

  周末的温馨空间:他们尽可能为孩子营造一个家的氛围

  支教第一年,罗青生带的学生是六年级,一年之后,这些学生有一部分考到了丹寨县中学里,由于他们离家较远,每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其他时间的周末,他们会来找支教小组的老师。

  最初,支教小组的4个人住在一套房子当中,孩子们周末到家里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会在周六的时候就去采购好蔬菜和水果等物品,周日早早地就开始做好准备工作,为他们做两顿丰盛的饭菜。到了家里,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安排可以过得很随意。想看电视可以看电视,想学习也可以学习,如果有问题,还可以直接请教他们。

  吴施红说:“我们就是要营造一个家的氛围,不要让他们有任何的拘束,就像到自己的家里一样,就像见到自己的父母一样。我们也会了解一些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

  韩彩霞说:“我们更多的是教给他们一些技能,如果要洗衣服,我们教给他们怎么使用洗衣机,然后他们自己操作。如果要洗澡,我们会告诉他们热水器使用的方法,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洗。只要他们愿意,我们甚至教他们炒菜。学会了,想干什么,自己去操作,这样会更自主一些。”

  丹寨县被称为“云上丹寨”,湿度很大,洗的衣服不容易干。在罗青生的家里,笔者见到了一个简易的衣物烘干设备,孩子们可以把洗的衣服在这里直接烘干。

  现在,罗青生和吴施红两家都在丹寨县城买了房子,非常宽敞。两家比较相似的是,都有很多的凳子,就是希望孩子们来了有一个坐的地方。中午的饭基本上都在罗青生的家里吃,由于下午要赶回雅灰小学,晚饭则在吴施红的家里吃。如果天太晚,或者下雨天,他们还会开车把孩子们送到学校去。

  尽管我们在偏远的山区,但我们一点都不孤单

  虽然支教小组是在偏远的山区支教,但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他们支教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被很多人知道了。这股正能量以不同的方式在亲朋好友之间传递,远在千里之外,更多人在表达着一种心愿,他们也想奉献一份爱心,也想为这里的孩子们做一些事情。

  2014年11月23日,中国气象科学研究员孟青给罗青生打来电话,询问学校的需要,最后捐助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大量的书籍以及学生的学习用品。

  2015年5月,华云的弟弟华文知道姐姐在这里支教,一定也要献上自己的爱心,询问学校的需求,捐助了一台计算机、6台地球仪、20套教学用的三角板、100多套衣服,越野车的后座和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

  据吴施红介绍:“自从知道我们支教的事情后,亲朋好友不断询问,有很多的个人或组织都希望能够奉献自己的爱心,我们虽然地处偏远,但我们一点都不孤单,我们的背后有无数的人在支持着我们。”

  2016年9月,新学期开学,因为教学点师资力量不足,学校将原教学点二年级的学生也搬迁至本校学习,学校急需一批课桌椅。既然大家愿意奉献爱心,还是要让大家实现他们的愿望,支教小组商量之后,决定设立专项资金,接纳朋友捐款。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大气科学与试验中心党支部捐款4800元,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张义军、孟青、吕伟涛等6人捐款8200元,潘菲、黄建华各捐款5000元,支教小组每人捐款2500元,此次共募集捐款3.3万元。用这笔捐款,为学校添置了180套桌椅、50个篮球、20个足球、1台消毒柜。这笔专款资金的使用情况,他们及时向捐助人进行了反馈。

  此外,西藏公安厅孟晓霞和龙晓蓉以及她们在新疆的朋友、西藏气象局次吉、山西省气象局公共服务中心秦春英、甘肃武威气象局王宇春等,以个人或者他们所代表的团队进行了捐助。吴施红的儿子吴超用自己的钱,从网上购买了一批衣服捐给了学校。两年多时间里,支教小组成员共捐款达到6万余元,募集捐款捐物折合人民币也有6万多元。

  吴施红告诉笔者:“表达奉献爱心愿望的人还有很多,但这一切都要根据学校的需要来开展,重点是拾遗补缺,设定专门的项目,进行专项资金严格管理,并及时向捐款人进行反馈,实现良性的互动,让资金得到合理的使用,让爱心在这里得到最好的传递。”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新疆两位孤寡老人的好...
  2011年11月5日上午 “古尔邦”节来临之际,笔者看到,各...
推荐新闻
  • 在京中央国家机关部分部门...
      在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喜迎十九大,健步西山行...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