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满城史话[ 来源:新疆网 | 发布日期:2017-02-18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王素芬
     

  老满城,乌鲁木齐人熟悉的一个地名,范围大致为新疆农业大学和古城花园一带。零星的断壁残垣和“老满城街”街名,提示着此地的悠远和古意。然而,关于这座“城”的详实历史,却鲜有人知。

  “老满城”正式称谓“巩宁城”,建于1772年,由清高宗弘历亲自命名“巩宁城”,取意“巩固安宁”,是清政府设在新疆仅次于伊犁惠远将军府的军事机构。这里曾驻扎着满营,相对于1767年兴建的“汉城”迪化城,而被人们唤作“满城”。

  老满城的诸多记忆,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散落了。然而,有位老人,查阅史料数十载,撰写出了《巩宁史话》,将老满城散落的历史细节,一一捡拾连缀。老人叫袁正祥,现年86岁,离休前在新疆农业大学图书馆工作。

  “老满城存在了92年,自1864年被毁,距今已150年。城内有哪些建筑,具体位置功能,我都一清二楚。”隆冬的一个下午,站在老满城南门瓮城遗迹前,袁正祥将几十年的研究化为跨越时空的讲解,“复活”了这座城池,城内熙熙攘攘之声不绝传来……

  少年飘零落脚老满城

  袁正祥与老满城颇有缘分。1945年,他被国民党抓为骑兵,由青海省民和县来到新疆。其间,过草地跨戈壁,历时105天艰苦跋涉,行程2000余公里。

  “我在队伍中年龄最小,一路又饿又累,我又患痢疾,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1945年9月下旬,袁正祥所在骑兵团抵达迪化(乌鲁木齐旧称),驻扎在小东门外。休整一周后,部队举行入城仪式。

  当时情境,他至今难忘。“队列最前方是军乐队,后面是由卫士护拥的军旗和‘跃马天山第一峰’的大旗。街道两旁和沿街房顶上,挤满了观看人群。队列穿过东西大街(今中山路),出西河街,过西大桥,又朝西北方向走了七八里路,在老满城安了营。”

  那时的老满城,留存完好的城墙上还可拉板板车,但四座老城门的城门已不知去向,门洞仍在,尤以东门门洞保存最好。所谓“城”内,十分荒寂,四处碎砖乱瓦,有一两户人家种植西瓜。坍塌的城墙上丛生着枸杞,果实粒大质优,年产量有一两万两。

  “想家的时候,我就跑到城墙根哭一鼻子,心里就舒服多了。一到冬天,我和战友便在老满城里四处追野兔子,对城周围地貌有一些了解。但当时年轻,我对这座破城子的历史一无所知,也没多想过。”

  新疆和平解放后,袁正祥就读于北门军干校(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步兵学校)。1952年初,该校搬迁至老满城,并改编为新疆八一农学院(新疆农业大学前身,以下简称“八农”),袁正祥后调入校图书馆工作。

  断断续续,袁正祥了解到一些老满城近现代概况。1911年至1949年间,此地曾一度是盛世才兴办的简易师范学校校址和国民党军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巩宁城旧址内,除了八农,先后进驻了10余个单位和小区。在此期间,巩宁城城垣大部分被毁,除自然毁坏的原因外,绝大部分是人为破坏所致。现存的惟有南城墙和西城墙部分地段。

  2007年4月,巩宁城城墙遗址已被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篮球场中央,巩宁城南门一侧的城门遗迹由铁栅栏围护着。

  机缘巧合 探究废址历史

  上世纪60年代初,八农图书馆摸家底,亟待梳理的图书有几千册。偶然间,袁正祥翻阅到一本《乌鲁木齐史话》,里面有一些关于巩宁城的记述。

  “当时我看了几遍,很激动也很感慨。老满城就是我天天生活工作的地方嘛!这块宝地的历史,我应该深入地去了解。”

  此后,袁正祥开始有意识地收集相关资料。那些年,没有复印设备,点滴资料全靠他手抄再梳理。每年寒暑假,他都会去新疆大学图书馆古籍书库,查阅并抄录巩宁城资料。所涉古籍有:《三州辑略》《回疆事宜》《西陲要略》《西域水道记》《清实录》《湘军记》《新疆图志》等。参加西北图书馆会议时,他还向各省图书馆同行询问相关信息,同行均予以热情的协助。最终,他集纳了厚厚几本巩宁城资料,遗憾的是不少资料在“文革”中流失了。

  梳理巩宁城资料过程中,他有了许多新发现,而且越钻研越有趣。比如,巩宁城内,官兵加上家属共约16000余人,巩宁城的都统权力很大,管辖范围除乌鲁木齐外,还涵盖了东至吐鲁番,西至乌苏,共设22个军台(清代设在新疆、蒙古一代的邮驿)。城内建筑很多,军事民用生活设施应有尽有。城中心建有鼓楼,都统署建在鼓楼西,领队大臣衙署建在鼓楼南,镇迪道衙署建在鼓楼东,家眷住房一律建在鼓楼北。各街巷口和四城门内均建有各种堆房,全城大小房间共计9550间,其中比较豪华的建筑当属万寿宫、大公馆。城内外共有寺庙33座,满营各旗供奉的寺庙不同,信奉的神也各异。

  “巩宁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如一座小型城市,划分为四个功能区。以北部的生活区为例,这里设有学校、养寄院、官铺、粮仓、磨房等。而今的古城花园,位于老满城西南角,当年系公馆和城守营所在地。”详实的资料烂熟于心后,在袁正祥脑海里搭建起巩宁城的“立体模型”。

  此外,新疆除了乌鲁木齐有“满城”,奇台、吉木萨尔、巴里坤、吐鲁番、乌苏、精河等地也都存在过满城,驻扎过满营。而且,满营官兵享受着优厚待遇,高出驻扎汉族为主的绿(旗)营兵待遇10余倍,满营甚至可以携家眷及垦田。

  袁正祥说,“从这些可以看出,清政府在保护满族利益上处处予以特权,可谓周密至极。这些政策的失误,也为清王朝灭亡埋下了伏笔。”

  老骥伏枥 著述古城史话

 

  1989年离休后,袁正祥继续潜心钻研老满城历史,并着手撰写《巩宁史话》。

  此后20多年,于断壁残垣间,他拿着自制的三角木架尺,一步步往前挪着丈量。他不时陷入沉思,巩宁城是一座长方形城池,面积比迪化城大一倍,定位其确切范围是关键。除了仍存的西南角,东北角位置也有迹可循,而西北角却无从查找了。

  经他实测,巩宁城遗址现存1300余米残垣,这些残垣由铁栅栏防护着,夹在古城花园楼栋间,很不协调。再者,南门瓮城废迹依然耸立。瓮城亦称月城,系城门外屏障,可增强防御力。通过遗迹,袁正祥测量出了瓮城半径、城门与城墙跨度。

  为了撰写巩宁史话,他在83岁学会了电脑打字。今年,新疆农业大学印刷了“满城书香”文化系列丛书,袁正祥的《校园史话》是其一。许多人阅读后非常感慨,这些史料非常难得,很严谨,没有“大概”“大约”这样的词汇。此书也是目前记述巩宁城史话最为详实深入的书籍。

  袁正祥说,“历史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写史要对历史负责任。”

  书中后部,梳理了巩宁城存在92年间的近千条纪事,每条均标有史料出处。它们犹若一份巩宁城的编年史,记录着其变迁史。袁正祥将查阅摘录的海量资料,用图书馆专业的“卡片排序”方法整理出来。

  在袁正祥心中,巩宁城的“模样”虽然越来越清晰,但仍有许多不解之谜。例如:老满城内曾发掘过一顶凤冠,这是皇宫中东宫娘娘戴的,凤冠缘何流落到此?此外,老满城西门外的马料地,曾有千亩地种植饲草供应满营军马,当时马料地是何机构、多少人种马料、种什么马料、怎样分配?无史料可查,考据艰难。

  风雪后,袁正祥带着记者沿着断断续续的夯土城墙遗迹行走。一座篮球场中,一个圆形土墩孤零零地被围拦着,这是巩宁城南门东端一侧。它如同古城的一个地标,袁正祥跟校方建议得以保护下来。

  圆形土墩南侧,便是半月形的瓮城,瓮城也有城门。袁正祥介绍,瓮城内曾建有寺庙、守城官兵住所及大小库房。“每年开春,巩宁城都统率领全城官兵,出南门到先农坛举行耕耘礼仪。这一天,南门及其瓮城早早装饰一新。”

  如今,四米高的瓮城墙体上,一截城墙上还丛生着几簇枸杞丛,成群麻雀栖居着。站在枸杞丛前,袁正祥说,“我在这里工作生活了近70年,深深体悟到,惟有透彻了解老满城历史,才能更好地保护它。”

(编辑:马永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民族文化
第一次进藏要知道的26...
  1、什么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有哪些症状?   高原...
推荐民族文化
  • 贵州:2017侗家山地户...
      4月29日,以“苗侗祖源·绿色榕江”为主题的2017侗家山地...
  • 最新民族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