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黔东南地区民族村寨的旅游效应[ 来源:中国知网 | 发布日期:2017-07-1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陈 贝

  [ 摘要 ]

  黔东南地区是我国少数民族村寨的主要聚集地之一,民族村寨旅游在促进当地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上具有重大影响,而随着少数民族村寨旅游的日益开发,逐渐出现了“千寨一面”、原生态风景及原真性人文受冲击、民族文化传承断层等一系列问题,只有合理应对民族村寨旅游发展问题,才能促进其长期可持续发展。

  民族村寨旅游是指在人与自然和谐的原生态环境中直接提供给旅游者的一种旅游模式,这种模式相对传统旅游而言,更加注重游客与民族村寨的和谐共存,同时这种模式在国内发展历程较短,许多方面不完善,越来越多的问题逐渐暴露,这种旅游模式的开发有待我们进一步探讨。自2003年起,国内研究者对民族村寨旅游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主要涉及民族村寨旅游的基础性理论、发展规划、社区参与旅游等方面的研究;国外学者对民族旅游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民族旅游者、民族旅游原真性、民族旅游对目的地的影响、民族旅游目的地管理等方面。

  民族村寨旅游业的发展带来了相应的旅游效应,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社会产生了不同的影响。在《基础旅游学》一书中,谢彦君认为旅游效应又称旅游影响,是指由于旅游活动,包括旅游者活动和旅游产业活动所引发的积极的和消极的影响。旅游效应一般分为旅游经济效应、旅游环境效应和旅游社会文化效应。理论研究包括旅游效应概念的界定及经济学对旅游效应的理论探索;实证研究则包括经济效应、环境效应、社会文化效应及三大旅游效应综合研究四方面。

  本文将探讨近年来民族特色村寨旅游的发展对黔东南地区产生的影响,从经济和社会层面进行效应分析,并就一些问题提出相应的建议,为该地区民族旅游业的发展做贡献,趋利避害,优化旅游发展中的资源配置,充分发挥黔东南地区少数民族村寨旅游积极的效应。

  1.黔东南地区发展民族村寨旅游的效应分析

  1.1 黔东南地区少数民族村寨基本状况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总面积3.03km2,世居 33 个民族,以苗、侗为主,是全国少数民族自治州中少数民族人口比例最高的自治州,有“生态之洲”、“百节之乡”的美誉。黔东南有 276 个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全国传统村落的10.8%,占贵州省传统村落的 65%,位列全国地(州)第一;侗族大歌被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53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国家级传承人26人。全州已有西江苗寨、镇远古镇,肇兴侗寨、云台山4个4A级景区,8个3A级景区;2016年1月黔东南获建“中国苗侗风情国际旅游目的地”。统计表明:2011 年至2015年期间,黔东南州接待游客达1.56亿人次,旅游总收入达1307亿元,游客人数和旅游总收入年均分别增长 24.4% 和 28.7%。

  1.2 黔东南地区少数民族村寨的旅游效应

  1.2.1 经济效应。文化旅游已成为黔东南州经济的主导产业。由表1可看出,2010 年至 2015 年期间,黔东南的旅游总收入逐年增长,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25.27%;国内外游客总人数年均增长 21.53%。2015 ,黔东南州接待游客总数达4550.21万人次,旅游收入突破38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和23%;2015年全州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到GDP的51.2%,其中文化旅游占13%。此外,2016年上半年,黔东南州接待游客3648.2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92.87 亿元。

  伴随“旅游业+”的热浪,民族村寨旅游的发展加速了黔东南产业转型和升级。就住宿服务业来看,全州有旅游星级饭店总计53家,客房3878间,床位7146个,可提供餐位约15700个。“旅游业 + 体育”:镇远高过河漂流、环雷公山超百公里挑战赛等。“旅游业 + 特色农业”:以西江千户苗寨为例,依据西江典型山区农业村寨的特点,将西江多数梯田建为茶园,种植中药材。同时,“旅游业+特色饮食业”、“旅游业+民族文化”等也在蓬勃发展,增加了收入,带动就业,推动了黔东南州的扶贫进程。

  1.2.2 社会文化效应。民族村寨旅游的发展促进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以交通为例,2010 年至2015年期间,全州公路建设总里程达2.89万km,旅游公路 1494km,2014 年,贵广高铁开通;2015年,沪昆高铁贵州东段开通,黔东南州州府凯里到北京仅需 8 个多小时;至2015年末,全州实现县县通高速。现已形成两机场(黎平机场、凯里机场)、两高铁(沪昆、贵广)、多高速公路的立体交通格局。

  民族村寨旅游保护和发展了民族文化。当地村民在发展村寨旅游的过程中,逐步意识到本民族文化的重要性,加强了民族文化与汉文化的融合,增加了两个不同社区的联系。侗族大歌专项保护行动计划、民族文化进校园项目、高级民族文化传承人才培训班等一系列政府措施有效推动了民族文化的传承。民族研究者对黔东南地区的关注度提高,开始从事与之相关的民族领域的研究,客观上推动了民族文化的发展,如“中国民族文化旅游·黔东南峰会”的召开。民族村寨旅游还优化了当地的人力资源配置,激活了农村剩余劳动力。

  2 黔东南地区发展民族村寨旅游的负面问题

  总体看来,民族村寨旅游的发展对黔东南地区的经济和社会文化有着显著的积极作用,但民族村寨作为民族文化的承载体,有其脆弱性和局限性,现代化带来的生活方式对民族传统的生活方式有一定的冲击力。因此,在旅游发展的过程中难免会带来一些负面问题。

  2.1 民族原生态文化的商业化

  独特的民族文化是游客来到民族村寨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迎合市场需要,更大程度地满足游客的旅游心理,少数民族村寨往往会对一些民族文化活动进行“市场改造”,这些改造冲淡了民族文化原本的味道,加重了商业气息。例如,被誉为“苗族文化活化石的”从江岜沙苗寨,千百年来,在岜沙苗寨的婚俗中,在接受完族里长者的祈祷洗礼后,夫妻小两口会端着娘家的平安粽子,分发给参与婚礼的亲朋好友,以表示感谢和招待。而现在被搬上台来表演的岜沙苗族婚俗,“夫妻”最后也会把平安粽子分给圈子外的游客,但游客需用不菲的价格换取。有的游客买了粽子后,打开一看,里面包着一个很小的饭团,直呼上当。过于商业化的民族文化引发“文化伤害”,让游客对这种庸俗化、市场化的“文化表演”产生了厌烦情绪,进而忘却该文化原有的寓意和内涵,丑化了文化的原真美。

  2.2 民族语言和手工艺的传承受阻

  民族语言,随着村民与游客的接触增多,使用本族语言的时间显著减少,小孩对本族语言的兴趣降低。旅游业的发展带来的大量外来常住人口、孩子在外学习、有的家庭外迁离寨、青壮年在外工作,这些都使得现在年轻一辈会说本民族语言的人越来越少。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民族村寨的年轻人就业选择呈现多样化趋势,愿意学习民族手工艺品制作的年轻人不断减少。此外,纯手工艺品耗时长,单凭手工制作无法满足外来游客的购物需求,加上手工成本高,于是便催生了机器产工艺品。例如现在的苗族刺绣多为商人厂家根据以前苗族刺绣用机器仿造的。

  2.3 “千寨一面”现象泛滥

  由于民族村寨旅游能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村寨争相修建民族建筑、售卖民族产品,但又无法创新,仅是照葫芦画瓢,导致了一连串风格相似、无特色、商业气息浓厚的民族村寨。“千寨一面”不仅是黔东南地区发展民族村寨旅游容易陷入的尴尬处境,也是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村寨旅游不断在避免的问题。

  3 黔东南地区民族村寨旅游的发展对策

  3.1 文化保护机制要健全

  地方政府应规范民族村寨旅游商品市场,出台对相关民族文化保护的制度措施,对不符合实际的民族文化商业演出建立相应的处罚机制,并对民族原生态文化保护较好的村寨给予表扬和一定的资金奖励。政府还可以联合村寨和旅行社设立一套游客对民族村寨文化的反馈机制,将游客对民族村寨中的民族文化的评价作为指标之一,并建立考核标准,对参与考核的民族村寨进行评优与公示,对于考核不通过的村寨予以整改警示。

  3.2 民族人才是推手

  由于黔东南地区民族村寨相对其他国内旅游景区起步晚很多,该地区教育等多方面又比较落后,人才严重缺乏,当前黔东南地区民族村寨的各行各业都急需一批优秀的人才来进一步推动其发展。

  一要培养一批民族文化的研究人才,建立研究机构,并通过编写民族文化方面的教材将民族文化更好地传播和传承。

  二要加强对民族传承人才的培养,当前许多民族手工艺都因为掌握技术的老师傅们的去世、酬劳过低或者受到外来文化冲击,就业观念的改变等因素而导致传承人才消失,政府应该制定相关激励和保护措施,并在经济上给予传承人一定的资金支持,为传承人提供帮助等。

  三要引进一批专业的管理和营销人才,对民族村寨旅游进行有效的营销。重视导游人才培育,培养一批具有民族基础功底的导游,更好 地服务于民族旅游。

  3.3 民族村寨重真实

  同属于一个民族的不同地区的村寨有着不同的民族文化、习俗等方面的差异,乃至一个村寨内不同民族支系间也有着许多差异。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民族村寨,原真性才是维系它在旅游发展中长期存活的重要支柱。“千寨一面”会让游客失去兴趣,历史、文化、风情的本色展现才是村寨能长期交换的产品。

  [ 参考文献]

  [1] 肖琼. 我国民族村寨旅游研究综述[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9,30(6):209-212.

  [2] 谢彦君. 基础旅游学 [M]. 北京:中国旅游出版社,2004.

  [3] 钟洁. 中国民族村寨旅游效应研究概述 [M]. 贵州民族研究,2005,25(105):85-90.

  [4] 张玉婷.民族特色村寨旅游发展效应研究 - 以巴东县石桥坪村为例[J]. 民族论坛,2015(4):94-98.

  [5] 田敏. 论民族旅游开发与民族特色村寨建设 - 以黔东南朗德苗寨为例 [J].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1):86-01.

  [6] 李海娥、熊元斌 . 民族村寨居民对所在地旅游形象的感知及其效应研究 [J]. 兰州学报,2016(1):201-208.

  [7] 黄亮 . 国内外少数民族村寨旅游研究进展 [J]. 资源开发与市场,2010,26(6):564.

  陈 贝(云南农业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云南 昆明 650201)

(编辑:程红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推荐理论新闻
  • 突破人才瓶颈是促进新...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洞察全球发...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