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困境与对策研究[ 来源:中国知网 | 发布日期:2017-07-17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李俊、付伟

  摘 要:

  广州市现有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180余项,其数字化保护方面存在着制度不完善、人才匮乏、技术规则无统一标准等困境,课题组调研后建议从三个方面推动非遗数字化保护: 一是制定平台建设、非遗信息采集、传承人知识产权保护、非遗产业化开发等方面的操作制度,推动非遗数字化进程; 二是编制科学规划,分阶段实现非遗项目的深度数字化; 三是加强与大、中小学合作,尤其是加强与职业类院校合作,推动非遗传承人走进职业院校成立“技能大师工作室”,发掘培养潜在传承人,建立专业人才队伍。

  2003年10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并发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 the Conven-tion for the Safeguarding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中国作为缔约国之一,将原民间文化遗产( 日本称无形文化遗产) 保护工作,与国际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接轨。2007 年,广州市文化局成立“非遗保护中心”,与市文化馆合署办公。2011年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发布,首次为非遗保护立法,明确规定了非遗保护的范畴为“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这十年来,广州市已开展了两次大规模的非遗普查,建立了区、市、省、国家等代表性项目分级保护名录,并制定了相关保护政策。截至2016年,广州市纳入代表性名录的人类非遗2项,国家级非遗17项,省级非遗68项,市级非遗96项,此外12个区还有正在筹备申报的非遗保护线索800余条。这些非遗项目涵盖了广府文化区传统的口头文学、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和杂技、传统技艺、医药、传统礼仪、节庆及生产实践和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等。

  一、广州市非遗数字化保护的现状

  根据课题组的调研,广州市在非遗保护与传承方面已开展的工作,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紧跟国家非遗保护法,制定了市非遗工作方案,并预计于2017年出台市的保护办法。目前除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外,广州市也正在着手制定市的《非遗保护办法》,预计 2017 年内发布试行。而2015年11月,市政府亦发布了《广州市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弘扬岭南文化工作方案》,为推动广州市非遗保护与传承指明了路径,主要思想是要建设新岭南文化中心。

  二是摸底非遗资源,多次开展了非遗普查和收集非遗资源。从非遗保护起步到2016年,全市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共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非遗普查,这在全国也属少见。通过非遗普查,全面掌握了本市非遗资源的种类、数量、分布状况、生存环境、保护现状、存在问题,并且运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多种保护方式,对非遗的系统性、真实性、全面性进行记录,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档案组与数字资源库。如第一次非遗普查共编纂的文字资料已达 82 万字,普查形成的文字资料全部录入了电脑。其中收集项目传承人、实物照片一万一千多张,已完成的项目调查的录音 95 小时、录像 150 小时,收集项目的实物 141 件,登记实物 123 件。2009 年广东省非遗保护中心编印了《省非遗资源汇编目录广州版》,市非遗中心随即也编印了《广州市非遗普查汇编》一套。并且在市文广新局编印的《重点线索汇编》形成的普查数据库基础上,还编辑出版了《非遗名录图典》( 2006-2008) 。2016 年 5 月《广州市非遗志》上中下三卷编辑出版,共 193 万字,是国内目前来说第一部关于非遗的专志。

  三是把握传承人开展非遗工作的时机,拍摄传承人口述历史资料片。作为非遗保护工作中的一个品牌,广州市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资料片的拍摄工作由来已久。根据工作经费,市文广新局通过招指标的方式,每年有计划的对国家级、省级的传承人安排进行口述史的剪辑。通过传承人的口述历史,全面的记录代表性传承人掌握的技艺,形成了近 20 万字的文字记录,840 分钟的专题片。目前已完成对广州市所有的国家级的传承人、4 位省一级传承人的“口述史”记录工作,接下来将陆续完成对其它省一级传承人的口述史记录。2015 年市非遗保护中心启动了非遗传承人口述采集课题,并计划出版《市非遗传承人口述实录》第一辑。

  四是与非遗保护单位合作,逐步试点个别非遗项目的数字化工作。如粤剧和古琴艺术: ( 1) 已开展数年的粤剧数字化项目,随着传承人红线女的逝世而更显得弥足珍贵。作为联合国人类文化代表作之一,粤剧保护单位是市文研院,其数字化主要是围绕剧本的数码化来进行。2010 年年初文研院粤剧中国保护中心启动了院场剧本数字化保护项目,力求抢救和保存珍贵的剧本资料。从2010 年开始第一步的数字化工作,主要是剧本的扫描工作,到2012年7月已完成 2147 本院场剧本扫描及基本信息的录入整理工作。现其剧本整理工作仍在同步进行,1949 前的粤剧剧本的信息录入和整理已全部完成,1949 年后的整理的目录、移植及创作剧目的录入工作也在整理当中。2012年7月还推进院场粤剧剧本的数据库建设,根据数据上传的要求开始对剧本进行加水印、制作PPT和分类的一些后续整理。到2012年底院场粤剧剧本的数字化成果开始全部上传到了“中国粤剧网”供公众查询浏览。而2013年底中国粤剧网改版数据库权力上限,可供感兴趣的人士随时查阅其中的剧本,也为全世界有志于了解过往粤剧剧本面貌的朋友提供了方便、快捷的平台。( 2) 古琴艺术的数字化保护。古琴艺术,其项目的数字化采集工作是作为首个国家非遗数字化保护试点工作的传统音乐类项目。从2014年到现在,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遗数字化保护中心、省市非遗保护中心的指导之下,项目保护单位( 即海珠区文化馆)专门组建了专业的团队,在编制采集大纲的基础上就进行了岭南派古琴弹奏、古琴斫制技艺、传承教学等内容的数字化采集试点工作,并且按照要求逐步对采集到的数据进行整理、注入以及上传,达成了两个重要的目标: 一个是要按照非遗数字化保护专业标准数字资料采集实施规范,传统音律的实施规范就完成了采集大纲的编写。对岭南古琴的各部分情况也进行了详尽的疏理,并对照规范的各项细节也进行了实践、验证以及反馈; 第二个是科学合理的统筹了采集工作。在专家的指导下,根据采集大纲,对数字化的采集工作团队以及流程也进行了一定探索,所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采集包括的视频资料就有1833分钟、音频693分钟、图片1600多张、文字8万余字的原始数据。在2015年底到今年的一月份又进行了数据的初步整理情况,尤其对古琴艺术的两位传承人谢东笑以及欧俊宏等进行了补充的采集,使数据内容进一步丰硕。这得到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专家的肯定,并在 2014 年受邀到北京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非遗保护工作总结会上作为范例,在大会上与其它代表进行分享。

  五是非遗中心网站及相关资源的数字化建设。广州市2009年正式开通“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网,由非遗保护中心主办,栏目包括公告新闻、名录项目、传承人、法律文件、非遗常识、各区风采及非遗资源库等,为非遗保护信息化创造了平台。此外还有“中国粤剧网”,由市的文联院和市的粤剧基金会主办,是一个有助于文化传播的平台,设立了多个板块和粤剧的数据库。“广东说书网”,致力于收集、整理和保存广东说书的历史和清人说书人的故事等资料。涵盖了多个板块,许多企业如广州白云山、陈李济制药厂等也推出了中药数字博物馆等,介绍发展史、工艺制药等。

  二、存在的困境与可行性对策

  从广州市的实践和发展来看,非遗数字化保护主要集中在普查管理、项目( 传承人) 管理和对外展示三个环节,由于全国统一的非遗数据库采集标准还没有发布,广州市尚没有将非遗数据库建设纳入设计及实践议程。大量在普查中存留下来的非遗档案,如普查线索、图片、录像、录音等资料,分散各地,很多资料无法妥善保存,更无法共享使用。随着非遗传承人的逐渐老化,目前已立项保护的非遗项目均存在着重申报立项、轻原味传承,重非遗利用、轻传承管理以及后继乏力等困境。这些困境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从制度层面来说,国家及省的非遗保护相关法律规定没有对非遗数字化工程做出具体规定,故广州市在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平台建设、信息采集、传承人知识产权保护、非遗产业化开发等方面没有操作性强的可参照制度。目前使用政府财政经费的部分一律遵行“政府采购”招投标管理制度,这带来的一个难题就是一方面政府拟使用的资金因诸多项目无法按程序立项而无法使用,另一方面大部分不具备投标能力与条件的非遗项目则因资金匮乏而举步维艰。而对于引入社会资本保护非遗,广州市则更没有可参照执行的相关制度。

  第二,从人才培养层面来说,非遗管理的公共服务人才严重缺乏是广州市目前对着众多非遗线索只能望洋兴叹的最主要原因。人才的匮乏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 1) 非遗传承人整体年龄偏大,后续传承人成长缓慢甚至没有传承人。在全市总计未包含第五批传承人的 119 人中,平均年龄超过60 岁以上的传承人大于总体的 50%,70 岁以上的传承人数量占总体的 26%。 ( 2) 非遗保护的专业人才严重匮乏,政府负责部门即市、区文化馆所设非遗保护中心缺乏独立编制,导致无法拨出专人负责; 如要建立起一个扎实的数据库,需要长期的跟拍,工作量非常大,人才缺口大,这靠长期依赖志愿者完成显然不太可能,也会导致技术性较强或收集周期较长的工作无人可用。

  第三,从技术层面来说,全国非遗保护的技术规则不够统一,缺乏宏观层面的体系构架。现有“非遗”图谱编制文本在材料选择、规则制定及体系构建等方面,大多是各地编制者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设计和编创的,缺乏一个更为宏观层面的编制体系的统辖。信息不够多元,专门特色不浓,缺乏多视角的信息表达与展现,尤其是对于未来接入全国统一的非遗资源数据库不利。

  根据课题组掌握的广州市非遗保护数字化发展现状和存在困境,对比其它省市尤其是长江三角洲地区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先行经验,课题组建议:

  ( 一) 政府主导,建立适合广州市非遗保护的数字化管理制度,尤其是借鉴国内外尤其是兄弟省市的成功经验,将政府的财力投入、人力投入与丰富的非遗资源成正比

  比如代表性传承项目的经费支持方面,可以参照市科技局的科研立项相关制度,以招标立项的方式配备相应经费。而引入社会资本方面,则可以参照市民政局的“公益创投”,可由市文广新局搭台,为寻找项目的文化企业及寻找资金的传承项目之间牵线搭桥,灵活推动可产业化的非遗项目传承。再如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方面,可以联合市内博物馆、图书馆、文化馆及相关高校,借助对方的专业研究能力,共同建设广州市非遗数据库、非遗网站及常态化的虚拟展厅,形成立体化保护体系。

  ( 二) 科学制定数字化保护规划,分阶段、分步实现数字化

  就目前来说,后期数据库的建立是比较遥远的话题,目前更多的是录制口述史视频。但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市文化部门应给予高度重视,建立具有前瞻性的科学保护规划。非遗多媒体数据库的建设,可以以多种方式录入,结合音频、图像,音频视频,一改过去单一的静态。使用者可以用非遗数据库目录检索到非遗的相关信息,进而全方位地了解某项非遗,避免由于单一的文字信息导致信息的失真,理解的失误。总体来说分步实现的数字化保护工作至少应包括: ( 1) 传承人的数据库建设。非遗特点是非遗传承人世代相传,非遗传承人人在技在,人亡技亡,艺在人身,艺随人走,明显存在脆弱性和不确定性。从 2008 年以来,认定了5批传承人,在165位传承人中,目前为止已经9位过世。因而我们更需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传承人的信息的管理和保护,且能够详细记录传承人的个人基本资料、技艺成果、技艺的特点等详细信息,并通过文字,语音,视频等对其承载的非遗记忆进行采集和记录。( 2) 非遗分布的数字地图。目前为止,广州市地域面积大,在7400多平方公里,11个辖区之内,市一级项目170多项,市一级的传承人151个人。但囿于传播渠道的限制,和目前市民对非遗的不熟悉。通过现代化的方式,建立非遗分布的数据地图,使非遗跨越地界,让更多的人了解非遗,从而向群众展示非遗文化。

  ( 三) 深度实施“非遗传承人进校园”措施,加强与高校、中小学校合作,将非遗人才队伍建设融入大、中小学的学生教育过程,发掘潜在人才、注重团队合作

  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近40家院校,在文学、历史学、艺术学、管理学、工学、社会学等6个一级学科下的10余个专业开设了非遗相关课程。广州也多次举办了“非遗进校园”活动,很多区属小学将当地非遗项目发展为本校特色校本课程。但必须指出的是,目前这种活动多停留于“唤起兴趣”的表面,能进校园的非遗项目也多选择具有视觉冲击效果或是体验效果的新、奇、绝文化样式,仅限于非遗的表层传播,对于需要长期浸淫的工艺或技艺,少有深入的培养机制和人才挖掘机制。因此,广州市可以一方面继续在中小学校开展“非遗进校园”活动,唤起中小学生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兴趣,另一方面应重点利用市内各大高职院校,推动非遗传承人走进高职院校开设“技能大师工作室”,以现代学徒制的方式发现、培养潜在传承人及传承专业人才,为非遗数字化使用备好人才梯队。

  此外,非遗中心多挖掘可供保护的非遗资源,对已纳入保护名录的非遗资源进行个性化的数字化保护。针对传承人量身定做方案和经验分类,注意哪些可分享哪些不可分享,注重版权意识。扩大数字资源的收集范围,在目前文化部只需要一个代表性视频的基础上形成广州特色,创新性地作为全国层面的整体性成果与样本,参与全国统一技术标准的制定。

  非遗数字化建设非常必要,“互联网+”的时代发展特点也对非遗保护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作为非遗推广的重要抓手,非遗数字化保护与传承的实施主体要放到民间,政府则应从制度、人才培养和技术层面解决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根本问题。

  参考文献:

  [1]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 2012) [M].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2]王文章.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M].北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2008.

  [3]王耀希.民族文化遗产数字化[M].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9.

  [4]刘金祥.刍议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化[J].江南大学学报( 人文社科版) ,2012( 5) .

  [5]黄永林,谈国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与开发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2( 2) .

  [6]赖守亮.数字化手段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应用的多维度思辨[J].设计艺术研究,2014( 1) .

  [7]蔡丰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图谱的编制实践及理论建设[J].徐州工程学院学报,2016( 1) .

  作者简介:

  李 俊 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国学院,广东 广州 510405,

  付 伟.广东省扶贫开发研究院,广东 广州 510500

(编辑:程红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推荐理论新闻
  • 突破人才瓶颈是促进新...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洞察全球发...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