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跨境民族文化圈[ 来源:《内蒙古日报》 | 发布日期:2017-10-1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范丽君

  “跨境民族”也称为“跨境族群”,是指某个“民族”的成员由于各种原因分别居住在国际承认的国境线两侧。这些“族群”在国家隶属关系上分属不同政治实体,是不同国家的公民,应有效利用“跨境民族”的资源优势,为经济走廊建设提供更加稳固的人文支撑。

  一

  边境地区的“跨境民族”借助其同根同宗的地理人文优势开展区域合作已经成为国际社会比较普遍的现象。中国是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其中一半以上民族是跨境民族,他们在中国边境省区的经济发展以及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尤其是在跨境贸易、劳务输出等方面,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人文力量。未来,随着中国边境地区的改革开放发展,“跨境民族”在提升中国对外文化影响力方面也将大有作为。中蒙俄三国在民族文化方面的倾力所为是三边开展区域合作的政治基础,同时为东北亚区域合作开辟了新的合作路径,是推动东北亚区域合作重要着力点之一。

  在中国境内,一个民族跨居在接壤两国的“跨境民族”很多。例如,新疆的哈萨克族、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西藏的珞巴族,内蒙古的俄罗斯族等等,而一个民族跨居接壤三个国家的“一族跨三国”情况屈指可数。其中比较大、有影响的是聚集内蒙古自治区的蒙古族和吉林省的朝鲜族。尽管这两个民族跨居三国的格局不同,但都具备形成“跨境民族文化圈”的地域优势。不同的是,由于朝鲜半岛问题,中国境内的朝鲜族与朝鲜、韩国境内的朝鲜民族之间的往来呈现诸多不平衡,跨境合作阻碍因素和阻力非常大,难以在短时间内进行深度民族文化交流与合作,难以推动“朝鲜民族文化圈”跨越式发展。蒙古民族也是“一族跨三国”,但已经具备发展“跨境蒙古民族文化圈”的地域优势和人文优势。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是一个涉及三国的区域合作,即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国体、政体的合作。由于各自历史文化发展路径、背景以及曾经走过的三边、双边关系的不同,在当今的国际政治格局下的区域合作中,还有许多分歧需要化解。为此,需要聚同化异、求同存异,彼此借力发展。借助“跨境民族”,以共同认同的民族文化为切入点,开发利用蒙古民族共同资源,打造“跨境蒙古民族文化圈”是一条可以探索的路径。以民族文化、民族文化产品为主轴,形成民族文化产业链条以及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的绿色合作模式,打造民族化品牌。

  受国内、地区、双边、多边以及大国博弈等因素影响,东北亚地区内的区域合作一直难成气候。2014年启动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在三国首脑以及政府的积极推动下,画出基本“路线图”,开启东北亚区域合作新模式的探索之路。在中蒙俄三国双边关系、三边关系的快速向好发展以及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深入推进中,三国蒙古民族之间的往来逐渐热络,同宗同源、相同文化历史的渊源和民族文化积淀为三国蒙古民族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合作往来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成为三国合作的重要着力点之一。2016年9月,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办的第二届“中蒙俄智库国际论坛”上,俄罗斯学者、蒙古国学者都有借助民族文化优势进行区域合作的意愿和想法,跨境旅游、民族医药产业等以绿色环保、科技、文化创新为主的新兴产业成为热点话题。由此可见,“跨境民族文化产业圈”可以成为东北亚区域合作,促进经济发展多元化、多层级发展的着力点之一。

  中国境内的55个少数民族中,有30多个民族属于“跨境民族”。尽管这些民族分居国界线两侧,生活在不同的政治体制、经济制度之下,但对民族历史文化还是有很深的认同感,对传承和发扬民族文化、民族文化产业有很大的期待,是形成 “跨境民族”的“民族文化圈”的重要人文资源,是中国拓展与周边国家区域合作的一个重要路径选择。

  文化外交的软实力作用首先还是要从具有文化认同的“族群”“群体”开始。侨居国外的“族群体”和“跨境民族”是开启双边合作的重要桥梁。蒙古国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国家,蒙古民族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的人数最多的跨境“群体”或“族群”,借助蒙古民族拓展中国与俄罗斯和蒙古国的区域合作是中国与周边区域合作的路径选择之一。

  二

  跨境民族文化圈是由跨境民族文化为主体构建起来的文化圈。蒙古族是蒙古高原上一个古老的游牧族群。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帝国”,揭开蒙古民族驰骋欧亚大陆的历史。蒙古民族为欧亚大陆的融通与交流,文明、文化的互融互鉴,发挥了不可复制的作用。时光更迭,蒙古民族至今仍生活在蒙古高原,并形成了“一族跨三国”分布格局。尽管三国境内的蒙古民族在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方面都与时俱进发生一些变化,但在民族历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方面有很高的认同感。

  在中国境内,蒙古民族主要聚居在与蒙古国比邻的内蒙古自治区。根据内蒙古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族人口总数为457.8万,占当年内蒙古总人口的18.23%。其他诸如黑龙江、吉林、新疆、河北等省区的部分地区也有蒙古族聚集区,人口总数不超过100万。

  俄罗斯的蒙古民族主要集中在与蒙古国毗邻的布里亚特、图瓦、卡尔梅克三个共和国。尽管他们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但对民族文化历史具有很强的认同感。

  地缘上,中国的蒙古族和俄罗斯的布里亚特蒙古族都聚集在中俄两国靠近蒙古国的地方,属于中、俄两国跨境民族,因此形成了一个以蒙古国为中心的蒙古民族文化圈的地域和民族文化认同圈,这是构建“跨境蒙古民族文化圈”的要件和基础优势。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是构建文化圈的平台。2014年9月,中蒙俄三国首脑实现首次“面对面”,之后三国领导又为中蒙俄区域合作精心筹划,设定发展路线图。在拓展经贸合作模式和领域的同时,借助地缘、人文优势,挖掘蒙古民族文化传统,加强民族文化交流与合作,构筑以蒙古民族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游牧民族文化圈,应为长远之计、应时之举。三国以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为合作契机和平台,深度挖掘蒙古民族传统文化,取长补短,互学共建,使民族文化合作与交流以及由此形成的文化产业成为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和中蒙俄区域合作新亮点。

  三

  打造中蒙俄跨境蒙古民族文化圈可以有如下路径选择。

  整合中蒙俄蒙古民族流传的“文化符号”。蒙古民族是以游牧为主的民族群体,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中蒙俄境内的蒙古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巨变,使用的器物、生产生活工具等都已经今非昔比。但是,蒙古民族对重要交通工具 “马”的感情,对生态环境的敬畏与重视的感情是共有的,对民族传统医药、文学历史的认同是相通的,这些都是蒙古民族文化的“文化符号”。中蒙俄尤其是毗邻地区的专家学者以及智库应整合、梳理各自国家蒙古民族的“文化符号”,重新定位蒙古民族传统文化在中蒙俄区域多元文化中的地位,把这些“文化符号”变成中蒙俄区域合作的纽带。

  梳理中蒙俄蒙古民族留存文化史料,挖掘蒙古民族文化精髓。历史资料是民族文化发展的重要证据之一。蒙古民族曾经驰骋欧亚大陆,为人类的交流与发展作过突出的贡献,在欧亚大陆留下了丰富的历史遗迹和资料,走出一条“马背民族的草原之路”。中国和俄罗斯是欧亚大陆上的大国,也是与蒙古民族关系最为密切的国家,两国文化发展历史中有很深的蒙古民族文化基因。三国应借助考古成果,重新梳理蒙古民族文化史料,挖掘蒙古民族文化精髓,发挥其在欧亚大陆桥中的作用,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合作多样化发展。

  以民族文化的具体项目为抓手,构建跨境蒙古民族文化产业园。以文化产业带动文化发展,以挖掘跨境蒙古民族文化促进产业创新与传承。以蒙医药为例,从蒙医药的种植、研制、标准化到蒙医药人才培养、古文献挖掘传承、联合申遗、提供服务贸易种类、方式等均可成为合作的抓手,构建蒙医药产学研一体化发展路径,做好蒙医药发展的每一步,使其成为世界民族医药家族中独树一帜的瑰宝。此外,蒙古民族音乐、民族服装、民族体育文化艺术中都有很多宝藏需要三方合作挖掘,只有合作才能创新、拥有话语权、扩大影响力,使其成为国际化的品牌。

  内蒙古在构建跨境民族文化圈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区位优势与民族文化优势。内蒙古同时与蒙古国、俄罗斯接壤,还拥有丰厚的极具特色的民族文化资源,如安代舞、呼麦、马头琴、民族医药等,内蒙古应充分发挥这些优势,在参与构建“跨境蒙古民族文化圈”时积极发挥自身作用。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推荐理论新闻
  • 突破人才瓶颈是促进新...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洞察全球发...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