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在祖国的怀抱中——佤族西盟佤山:终圆千年安居梦[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7-10-1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佤族名片

  

  佤族,民族语言为佤语,没有通用文字。佤族是跨境民族。生活在我国境内的佤族同胞主要聚居在云南省。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我国佤族总人口数为429709 人。

1949年12月,佤族人民和云南各族人民一起获得了解放,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从1954年起,佤族聚居地区相继建立了自治县,有效维护了佤族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

佤山旧貌换新颜,村民的脸上满是笑容。

娜王的新家充满现代感。

夏不避雨、冬不御寒的茅草房已成为历史。

  历史很长,但关键处却是匆匆几步。对于在我国西南边陲生活了千年的佤族同胞来说,过去的这两年,注定将写进历史。从茅草屋到砖瓦房,这一变化,佤族人等待了千年。



人畜混居的茅草房:夏不避雨,冬不御寒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勐梭镇王莫村,是阿佤山深处的一个佤族寨子。

村委会主任岩方今年32岁,他家刚刚建起一座两层高、200平方米的新房,“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过去,岩方一家5口人住在一间不足60平米的茅草房里:木桩扎在山坡上支起框架,四周用木板围起,屋顶盖着茅草。一层地板为界,楼上住人,楼下养牲畜。

“以前,火塘、床铺都在一个屋里,屋底下牲畜粪便的味道顺着地板缝往上面蹿,墙板缝能塞进手指头,冬天风呼呼地往屋里灌。”岩方说。

家里没有卫生间,整个寨子只有两个公共厕所,走10分钟的山路才能到达。有的人犯懒,大小便就在屋子外面解决了。

在王莫村,尚保存着几座这样的茅草房。

推开一扇破旧的木门,眼睛要适应一会儿昏暗的光线,借着手机光亮,方能看清屋里的情形:一个火塘将屋子分为两个区域,紧靠火塘的一侧,冬天比较暖和,供家里的老人住;另外一侧,是年轻人的“床铺”。长期积累的油烟凝成一条条黑色的毛絮从房顶、木板上垂下来。墙壁、板凳被油烟熏得乌黑发亮。

“一家人睡在一个大房间里,也算是其乐融融。但如果家里有对小夫妻,那就不方便了。”岩方说。

火是茅草房的天敌。

1998年2月,王莫村一个孩子在火塘边做饭时,不小心将火星迸到了屋顶上,瞬间点燃了茅草。天干物燥,小火变成了大火,不一会儿便“火烧连营”。那场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整个寨子都被烧光了,村民的衣服、被褥、粮食全都烧没了。

这种居住状态,在佤山已经延续了千年。乡亲们想象不出,还能有其他更好的生活。

直到2005年,村里有了第一个走出去的年轻人。次年春节,这位年轻人染着头发、穿着牛仔裤回到家乡,讲起了外面的新鲜事:睡觉有单独的房间,不是在火塘边;厕所就在卧室隔壁,还是可以冲水的……

尽管乡亲们在电视上见过外面的景象,但当身边人讲出来的时候,大家才觉得这种生活离自己那么近。

安居!安居!对新房子的渴望就像是火塘里不熄的火苗,在乡亲们的心里跳动着。



建设安居工程:解决特殊问题,需要超常办法

习近平总书记到云南考察时明确要求,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对于西盟人来说,2015年5月18日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时任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在普洱市专题调研脱贫攻坚工作时来到西盟。了解到西盟还有半数群众住在茅草房、杈杈房里,他的心情很沉重。

“看到西盟、孟连两县,还有两万多户、八万多人住在危旧房里,大家感想如何?是不是寝食难安?”李纪恒问一起调研的干部们。

事实上,云南省对佤族地区的民房改造一直没有停过,从最初给每家2000元物资补助,到后来给4000元、1万元、1.2万元资金补助……尽管补助金额不断提高,但盖房子不是小事。寨子里最贫困的人即使拿到了补贴,也盖不起房子。

解决特殊问题,需要超常的办法。

2015年7月30日,“西盟孟连农村安居工程”在王莫村启动。云南省委书记、省长来了,各地市州的主要负责同志也来了。

佤族乡亲们的欢呼声、鼓掌声如潮水般响起,一双双古铜色的手拉起来,大家边跳边唱:“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

一个细节,在记者采访时被大家屡屡提起:安居工程启动前那段时间,西盟当地雨下个不停。就在主持人宣布安居工程启动仪式开始的时候,天突然放晴了,艳阳高照。那一刹那,大家激动得直掉眼泪。

“党和政府出钱给补助,为我们老百姓盖新房,老天爷看在眼里,还会忍心下雨吗?”岩方和乡亲们用朴素的认知,解释着这一“巧合”。

每户补助4万元,还可以最高贷款5万元,政府贴息,其余资金由农户自筹。按照部署,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所有乡亲们都能住上安居房。



干部冲锋在前:完成决战中的临门一脚

政策有了,资金来了,但万里长征,只开始了第一步。

一年半的时间,除去当地漫长的雨季,只剩下不到一年。如此短的时间里,能否完成过去上千年都没有完成的事,不少人心里没底。

“在这场终结千年茅草房历史的决战中,历史选择由我们完成临门一脚,难道不觉得光荣?”西盟县负责同志给全县干部鼓劲。

干部们都行动起来:县委常委包乡镇,县处级干部包村,部门包组,干部包户。驻村干部们带着雨伞、手电筒、生活费,跋涉于泥泞的山路上,向大山深处进军。

困难比想象中的还大。

补助比以往都高,但还是不够;群众可以贷款,但没几个人敢贷。为此,干部们挨家挨户地做工作。白天怕耽误乡亲们干活,就晚上打着手电筒去,在火塘边和他们畅谈住进新房后的好生活;整村建设需要整村规划,有的老人舍不得搬出老宅,村支部书记带头将自家刚装修好的新房拆掉,为村庄规划让路……

一万多套房子要同时开工,而全县只有两个砖厂,砖石从哪里来?“砂”书记、“砖”县长们全部出动,去周围县市找砖找砂,最远的找到了8小时车程之外的县城。

雨下个不停,建筑材料运不进寨子,眼看就要耽误工期,怎么办?干部们披着雨衣,拿着铁锨,带领乡亲们连夜修复被雨水冲垮的山路。

“这场战役,锻炼了我们的队伍。”杨宇说,“打赢了这一仗,以后恐怕没有什么工作能难倒佤山干部。”

回忆起那段时光,西盟农村安居工程指挥部主任李世昌热泪盈眶:“人这一辈子,能遇到这样的大事,机会不多。多少年后回忆起来,我都会感到自豪。”



乡村面貌焕然一新:房子变了,人也变了

今天的王莫村,上百座白墙红顶、融合佤族建筑风格的新民居矗立在山腰间,屋顶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泛着光。乡亲们终于告别了茅草房。

从安居房开始建造的那天起,阿佤人就已经开始改变。

不知贷款为何物的村民们,拿着几页贷款合同,让驻村干部一句一句地给自己解释。所有条款都明白之后,才用手指蘸着印泥按下鲜红的手印。

外地的工人来砌墙,乡亲们会蹲在一旁监工:“你给我砌整齐了,不然我不给你钱。”

有的村民加入了工程队。做搬运材料的小工,一天能挣70元;做砌墙的技术工人,一天可以挣170元。看到了拥有一技之长的好处,村民们纷纷向建筑队的师傅们拜师学艺。

在云南省农业厅驻西盟县扶贫工作总队队长郑青江看来,这说明佤族乡亲开始有了契约意识、质量意识和技术意识,而现代的生产生活离不开这3种意识。

有些变化,乡亲们自己都没意识到。

“不好意思,请您先把鞋脱了。”佤族妇女娜王邀请记者到自家参观时,面带微笑地提醒。

娜王家的客厅里,摆放着大理石茶几、乳白色的皮质沙发,挂着丝质窗帘。卧室里摆着“席梦思”床,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曾有人说,佤族乡亲们穷,是因为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对于这样的说法,普洱市扶贫办项目科科长刘文不能接受:“如果感受到了更好的生活,谁还会安于现状?”

几十年前还以采集野果为生的佤族人,不知道积累为何物,如今却学会攒钱了。现在,王莫村的500多位村民中,有300多人到广东打工,因为大家想尽快把贷款还清,回到家舒舒服服地住新房。

王莫村村头建起一座从西盟县城引进的肉牛养殖场。村里的贫困户可以靠扶贫资金入股,还可以去养殖场当工人。

“没想到跟原来听说的不一样,村民们一点儿都不懒散;没想到村民上班比学生上学还准时,干活很积极。”来自昆明的养殖场经理连说了几个“没想到”,来形容自己对王莫村的认识。

“听党话、跟党走”,圆了安居梦的西盟阿佤人,正在用勤劳的双手,圆着小康梦。

【记者手记】

66年,阿佤山的变与不变

  尽管是第一次到西盟,但我却总有一种回访的感觉。我最想知道的是,66年前,剽牛立誓“世世代代跟共产党”的拉勐的后人们,如今过得怎么样?

  1951年元旦,普洱红场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在北京参加了国庆周年观礼、受到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了解了党和国家民族工作方针政策的佤族头人拉勐,和普洱26个兄弟民族的代表共商民族团结大事。

  有人建议,用佤族喝鸡血酒、剽牛的传统仪式来表示大家维护民族团结的决心,得到大家的赞同。饮完鸡血酒,拉勐剽牛。牛倒左方,牛头朝北,牛尾朝南,剽口朝上,是期待中的大吉之象。全场欢呼。

  48位代表用本民族文字签名,立下了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在碑上镌刻了铮铮誓言:“从此我们一心一德,团结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此誓。”

  转眼间,66年过去了。斯人远去。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牢记使命,深入佤山村村寨寨,访贫问苦、治病济贫,带领西盟各族人民发展生产、建设家园。

  在阿佤山中穿行,在老人们的故事中游走,采访越深入,越能感受到当地翻天覆地的变化:佤族同胞告别了漏雨透风的茅草房、杈杈房,住进了人畜分离、厨卫入室的砖瓦房;佤族孩子们在多媒体教室里读书学习,还吃上了免费的营养餐;生病的乡亲们在村里的卫生所就能得到医治,再也不用把希望寄托在咒语和鸡卦上……

  在脱贫攻坚这场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史无前例的伟大战役里,阿佤山也发生着千百年来最深刻的变化。

  在西盟采访将近结束的时候,记者来到了勐卡镇班哲村。这是脍炙人口的歌曲《阿佤人民唱新歌》诞生的地方。

  傍晚时分,天气凉爽,乡亲们大多还在地里干活。我听说村子里有一处墙壁上刻着《阿佤人民唱新歌》歌词,却没能找到,正打算放弃之时,一位佤族大爷背着背篓从路那头走了过来。

  “您好!我想去看看刻着《阿佤人民唱新歌》歌词的那面墙,应该怎么走?”我上前问路。

  或许是因为我的普通话还算标准,佤族大爷立马问:“你是从北京来的?”

  “对,我是从北京来的记者。”听到了肯定的回答,大爷刚刚还因负重而微驼的腰杆,一下子挺直了。

  “北京,北京……”他两眼兴奋地放着光,两只黝黑粗糙的手掌用力地相互搓着,嘴里不断重复着首都的名字。

  他告诉我,他叫岩瓜。他很感谢来自北京的好政策,让他住上了和城里一样的新房子,家里腊肉挂满墙,大米装满缸……

  岩瓜带着我来到了刻着歌词的那面墙前,还没等我邀请,他就手舞足蹈,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歌:“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

  我们和拍而歌,歌声在山间回响。

  天色渐暮,我们与岩瓜道别。透过倒车镜,我看到他一直站在那里挥动着手臂,久久不肯离去。我知道,这是佤族人民对党的恩情最深情的表达。

  66年前,拉勐剽牛立誓,把“世世代代跟共产党”的誓言刻在了石碑上。66年来,这个誓言早已刻在了阿佤人的心中,融进了阿佤人的血液里。

                                                (张国欣采写、拍摄)

(编辑:李莉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大爱至善 勤俭平和
  一沙一世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人,当然也就没有完...
推荐新闻
  • 易学视野下的少数民族文化...
      “易学视野下的呈现——少数民族文化的另类解读”,是本...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