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长·在祖国的怀抱中[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 发布日期:2017-11-2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有一些成员比较特殊。他们或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因此被称为“直过民族”,比如独龙族、怒族等;他们或受历史、自然等因素影响,在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进程中,需要克服更多的困难、付出更大的努力,比如鄂伦春族、鄂温克族等。

      “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庄严承诺。

      奔小康,这些特殊的成员怎样“不掉队”?迈现代,他们又如何跨越社会制度的变迁?多路记者深入云南、内蒙古、西藏等地采访,探寻这些民族在祖国怀抱中的成长足迹,展现他们在党的民族政策阳光照耀下砥砺奋进的精神风貌。

       

      

    魏新生 安宁宁

      他们从历史深处走来。几十年前还处在刀耕火种的阶段,如今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现代生活。

      他们聚居在祖国西南边陲。过去处于低人一等的地位,现在作为平等一员参与社会治理和国家发展。

      他们是珞巴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珞巴族同胞的近况如何?他们的跨越之路经历了怎样的苦痛和快乐?

      今日南伊:“现在的生活好着哩”

    才召村新建的广场上,国旗飘扬。

      喜马拉雅山北麓东部,雅鲁藏布江中游东岸。林木葱郁,水草丰茂。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南伊珞巴民族乡就坐落在这样的环境中。

      一条笔直的街道贯穿村庄,一栋栋紫红色屋顶的房舍整齐地排列在街道两侧,掩映在浓密的树荫之中。这是南伊珞巴民族乡才召村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正值农忙时节,村民们大多忙着各种活计,村子显得闲适静谧。

      走进一户人家,正屋门楣上的珞巴族风情饰品映入眼帘。里边的客厅和套间宽敞明亮。院子另一侧的厨房看起来也足有20平方米。女主人米其拉姆介绍,家中有4口人。除了种植小麦等农作物,家里还养有猪和犏牛,同时也采挖买卖虫草,经营些土特产品,再加上国家的各项补贴,全家一年收入有十五六万元。望着屋里摆放的电视、沙发、冰箱等现代生活用品,记者看到的应该算是一个小康家庭了。

      说话间,女主人的丈夫达波儿回家了,他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也是党的十九大代表。“我们这个村有380多人,其中八成是珞巴族。每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房子是前些年政府统一修建的,每家一栋,只是因为人口不同,面积有些差别。”达波儿说。

      才召村的情况是南伊乡的一个缩影。乡长达瓦多吉介绍,全乡现有才召、南伊、琼林3个自然村,共117户526人,珞巴族占到80%,此外还有藏、门巴、汉、回等民族。2016年全乡人均收入11000多元,今年可能达到14000元。“按照有关标准,我们乡已经整体脱贫了。现在的生活好着哩!”达瓦多吉说。

      吃穿住是不愁了,医疗保健呢?记者到乡卫生院去寻求答案。据乡卫生院护士珠吉介绍,如今村民都加入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乡卫生院每年为村民进行免费体检,3个自然村每个村设有两名村医。“平常头疼感冒这些小病在乡里村里就看了。得了大些的病,村子离县医院也就两三公里远,看病十分方便。”珠吉说。

      走出卫生院,来到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这是记者在南伊乡看到的最漂亮的建筑。校园周边郁郁葱葱,园内整洁有序。一场小雨过后,显得清新宜人。

      “乡里的适龄孩子入学率多年来都达到了100%,而且都能升入中学。”据校长索朗平措介绍,这所学校有170多名学生,珞巴族孩子占到80%。自治区实行“三包”政策,学生上学、吃饭、住宿全部免费。

      在学校的宣传栏里,记者看到了一个光荣榜,上边贴着2016年考上内地西藏班的5名学生的照片。“考上内地西藏班,是许多学生现在的梦想。生活好了,家长都想让孩子们有个好前程。”索朗平措说。

      跨越之路:“真是赶上了好时代”

      生活好了,南伊乡的珞巴族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来路。

      才召村村委会的二楼,有一个珞巴文化陈列室。陈列室不算大,但记录着珞巴族人的历史变迁。

      弓箭,竹筐,石臼,茅草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件斑驳的用具,一幅幅陈年的照片,它们反映着珞巴族人过去的生活样貌。

      珞巴,在藏语中的意思为“南方人”。珞巴族主要居住在西藏珞隅地区,这里山高林密,交通闭塞。直到上世纪50年代,珞巴族人仍然过着原始农业生活,辅以原始的渔猎和畜牧业,社会发展缓慢。

      变化发生在新中国成立、西藏民主改革之后。

      以1959年平息达赖集团发动的武装叛乱为开端,党和政府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当地珞巴族人和藏族及其他民族同胞一起,迈入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大门。

      首先改变的是生产方式。素有“大山民族”之称的珞巴族人搬到山下,学着过起了耕种生活。政府为他们提供了住房、土地和耕牛,但珞巴族人一开始并不适应。“许多人还是要回到山上,党和政府做了很多工作,才说服珞巴族人慢慢适应新的生活。”多年担任南伊村党支部书记的次仁对当年的情景还有所记忆。

      新生活带来民族关系的改善。“下了山的珞巴族人开始跟着藏族人学习耕种,藏族人也乐于帮他们。新社会了,大家都是兄弟。”次仁说,在旧中国,珞巴族人受到藏族领主的控制和盘剥,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

      逐步适应新生产方式的珞巴族人,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1965年,珞巴族被国务院宣布为单一民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一员;

      1969年,当地的珞巴族人组建南伊人民公社,珞巴族人有了自己的基层政权组织;

      1975年,南伊公社军民小学成立,结束了珞巴族聚居区没有学校的历史;

      1988年,南伊珞巴民族乡成立,这是国家成立的第一个珞巴族民族乡。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扶贫力度的加大,珞巴族人步入脱贫发展的快车道。进入新世纪以后,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兴边富民行动的实施,让珞巴族人有了更实在的获得感。

      住房条件根本改善了。当年从山上搬到山下的珞巴族人,经过几次整村改造,搬入了政府统一建造的安居房。“现在国家和援建省份又在筹划建设新的住房。大家有了新的盼头!”达波儿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收入渠道明显增多了。如今,家家都搞起了畜牧业和养殖业。随着南伊沟风景区的开发,越来越多的珞巴族家庭办起了藏家乐,卖起了特色产品,再加上边境补贴和封山育林补贴等,村民们的腰包鼓了起来。

      文化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了。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在民族地区的推进,让珞巴族人看上了电视,用上了网络,快速融入现代生活。

      “新中国成立初期,珞巴族人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发展,现在已全面赶上来了。是党的民族政策和国家的大力帮扶,让大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珞巴族人真是赶上了好时代!”米林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登巴感慨道。

      希望人生:“我还想继续干”

    新中国成立后,珞巴族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图为在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学生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中学习。

      “想不想去内地西藏班上学?”在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记者曾这样问珞巴族学生雅波。

      “想,这是我们许多同学的梦想。”孩子声音稚嫩但充满自信。

      “下一步还有什么打算?”在才召村,记者曾这样问达波儿。

      “当然有。除了住房翻新,我们准备在发展旅游方面再搞些项目。”中年汉子显得胸有成竹。

      在南伊乡,记者接触到的珞巴族同胞,有村民、有干部,有教师、也有医务人员。他们虽然职业不同、性格各异,但对当下日子的感恩之情、对未来生活的冀盼之心,却有相通之处。

      “我年纪大了,不然,我还想继续干。”说这话的是一位80岁的老人,名叫帕加。他是珞巴族第一个参加革命工作的干部。在林芝市的寓所,老人谈起了自己的经历。

      帕加于1938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珞巴族人家。因父母早年病亡,他很小就到伯父家生活。早年的不幸在1957年发生了逆转。这一年,作为珞巴族代表他有幸成为全国少数民族参观团成员到内地参观,并且在北京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说话间,老人拿出毛泽东接见他们的合影。照片已经泛黄,显得皱皱巴巴,显然不知道翻看多少遍了。但老人当年的青春风采依稀可辨。

      “到内地长了见识,就不愿再过以前的日子了。”老人微笑着说。西藏民主改革时,他成为积极分子,先到工作队帮忙,后来参加了公安队伍。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他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翻译、情报等工作。此后,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

      斗转星移。上世纪90年代,年过半百的帕加担起了更重的担子。作为珞巴族代表,帕加成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参与国家大事的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工作。

      ……

      望着帕加老人沧桑的面容,记者想到了小雅波期待的眼神、达波儿坚毅的表情。这些生动的面孔,不仅透射出一个个珞巴族同胞的进步和梦想,也叠加出整个珞巴民族的成长和希望。

    安宁宁

    仓觉在自家开办的藏家乐院子里翻晒小麦。

      南伊珞巴民族乡南伊村,灿烂的阳光洒向大地。在一个挂有“黄牡丹藏家乐”的农家院内,头戴粉色帽子的仓觉正在翻晒小麦。

      看到记者到来,仓觉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邀请记者进入房间。这是一间具有浓郁藏式风格的房间,靠近墙角的桌子上,摆放着中央代表团参加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时带去的礼品——一幅表现党的几代领导人与西藏人民在一起的画。在大庆期间,中央代表团将这些画送给西藏各单位、寺院和各族干部、群众。

      这幅画是仓觉夫妇非常珍惜的礼物。“它时刻在提醒着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离不开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国家的好政策。”仓觉说。

      今年40岁的仓觉和丈夫平措在2013年投资20万元,开办了村里第一个藏家乐。“当时我在南伊沟风景区卖土特产,经常有游客向我打听附近有没有住宿的地方。”仓觉说,一来二去,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动起了开办藏家乐的念头,丈夫也很支持。

      仓觉所说的南伊沟风景区,是当地政府近些年开发的旅游景区,那里拥有原始森林浴体验栈道、吊桥、沙棘岛、阴阳树、天然牧场等景观,在旅游旺季,每天游客能达到数千人次。南伊村距离景区只有2公里,是通往景区的必经之路。

      说干就干,占地250平方米、拥有4个房间的藏家乐很快就建立起来。

      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加上独特的酥油茶、奶茶、藏香猪等藏族美食,让仓觉家的藏家乐生意十分红火。“去年我家的总收入在15万元左右,这样的生活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仓觉高兴地说。

      在开办藏家乐以前,仓觉夫妇偶尔做点儿贩卖虫草之类的小生意,收入不多也不稳定。自经营藏家乐以来,他们的日子可谓蒸蒸日上。前不久,她家还买了一辆价值20多万元的越野车。

      说起现在的好日子,仓觉一下子便打开了话匣子:“如今孩子上学不用交学费,学校还有免费的营养餐,家里搞养殖也有补贴,收入稳定,真是赶上了好时代。”为了带动村民共同致富,仓觉还邀请3个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珞巴族妇女以劳动形式入股自己开的藏家乐,既领工资又参与分红。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邻近南伊沟风景区的区位优势,不少南伊村民像仓觉一样,吃起了“旅游饭”。

      “为了鼓励村民通过多种途径增加收入,县民宗局还拿出一部分兴边富民行动资金,对开办藏家乐的村民给予补贴。”米林县民宗局局长登巴表示。

      据南伊村党支部书记次仁介绍,目前,村民收入来源以旅游业、特色养殖业、林下资源采集业为主。2016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近1.6万元。

      “下一步,我打算扩大藏家乐规模,争取在景区附近租一块地,盖座旅馆。”仓觉说,她坚信生活会越来越好。

     


     

     

    让人羡慕的背后

    魏新生

      采访过程中,记者一直牵挂着一个问题:生活在印控区的珞巴族同胞,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由于历史的原因,珞巴族聚居的珞隅地区目前大部分处于印度控制之下。印控区的珞巴族同胞目前约有60万人。

      采访间隙,记者与米林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干部林勇聊起了这个“题外话”。

      林勇是珞巴族干部,对印控区同胞的情况有所了解。虽然双方交往不是很方便,但他与印控区的同宗亲属有微信联系。林勇让记者看了几张他最近收到的照片。从中可以看出,印控区珞巴族人聚居地的房屋显得破旧,住处周围的山头有大片泥土裸露,其情景与南伊乡珞巴族人的居住环境形成明显落差。

      “那边的珞巴亲人很羡慕这边的人。”交谈中,林勇这样说。

      听到此话,记者并不感到诧异。它为记者全面了解珞巴族人的生活提供了横向参照。树有根本,水有源头。南伊乡的珞巴族人能过上让居住在印控区的同胞羡慕的生活,背后映照的是新中国的福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党和人民政府以强烈的使命担当,对少数民族、尤其是地处边远、社会发育程度较低的少数民族,始终给予特殊的关照和扶持。从促进其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超常举措,到实行一系列差别化支持政策,再到“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庄严承诺,中央几代领导人的亲切关怀,党的民族政策的持续发力,促使这些民族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以跨越式发展补齐千年差距,赶上了其他民族的发展步伐,加入了各民族共同迈向小康社会的行列。可以说,正是新中国民族政策之光,照亮了这些民族的跨越式成长之路。珞巴族的变迁,正是时代之光的映射。

      过上越来越美好的生活,是人民的心愿,也是党和政府对各族群众的庄严承诺。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心愿与承诺都将在实现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变为现实,中华民族注定将迎来世人越来越多羡慕的目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编辑:俞虹

    [字号: ]


    成长·在祖国的怀抱中[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 发布日期:2017-11-2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有一些成员比较特殊。他们或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因此被称为“直过民族”,比如独龙族、怒族等;他们或受历史、自然等因素影响,在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进程中,需要克服更多的困难、付出更大的努力,比如鄂伦春族、鄂温克族等。

      “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庄严承诺。

      奔小康,这些特殊的成员怎样“不掉队”?迈现代,他们又如何跨越社会制度的变迁?多路记者深入云南、内蒙古、西藏等地采访,探寻这些民族在祖国怀抱中的成长足迹,展现他们在党的民族政策阳光照耀下砥砺奋进的精神风貌。

       

      

    魏新生 安宁宁

      他们从历史深处走来。几十年前还处在刀耕火种的阶段,如今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现代生活。

      他们聚居在祖国西南边陲。过去处于低人一等的地位,现在作为平等一员参与社会治理和国家发展。

      他们是珞巴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珞巴族同胞的近况如何?他们的跨越之路经历了怎样的苦痛和快乐?

      今日南伊:“现在的生活好着哩”

    才召村新建的广场上,国旗飘扬。

      喜马拉雅山北麓东部,雅鲁藏布江中游东岸。林木葱郁,水草丰茂。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南伊珞巴民族乡就坐落在这样的环境中。

      一条笔直的街道贯穿村庄,一栋栋紫红色屋顶的房舍整齐地排列在街道两侧,掩映在浓密的树荫之中。这是南伊珞巴民族乡才召村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正值农忙时节,村民们大多忙着各种活计,村子显得闲适静谧。

      走进一户人家,正屋门楣上的珞巴族风情饰品映入眼帘。里边的客厅和套间宽敞明亮。院子另一侧的厨房看起来也足有20平方米。女主人米其拉姆介绍,家中有4口人。除了种植小麦等农作物,家里还养有猪和犏牛,同时也采挖买卖虫草,经营些土特产品,再加上国家的各项补贴,全家一年收入有十五六万元。望着屋里摆放的电视、沙发、冰箱等现代生活用品,记者看到的应该算是一个小康家庭了。

      说话间,女主人的丈夫达波儿回家了,他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也是党的十九大代表。“我们这个村有380多人,其中八成是珞巴族。每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房子是前些年政府统一修建的,每家一栋,只是因为人口不同,面积有些差别。”达波儿说。

      才召村的情况是南伊乡的一个缩影。乡长达瓦多吉介绍,全乡现有才召、南伊、琼林3个自然村,共117户526人,珞巴族占到80%,此外还有藏、门巴、汉、回等民族。2016年全乡人均收入11000多元,今年可能达到14000元。“按照有关标准,我们乡已经整体脱贫了。现在的生活好着哩!”达瓦多吉说。

      吃穿住是不愁了,医疗保健呢?记者到乡卫生院去寻求答案。据乡卫生院护士珠吉介绍,如今村民都加入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乡卫生院每年为村民进行免费体检,3个自然村每个村设有两名村医。“平常头疼感冒这些小病在乡里村里就看了。得了大些的病,村子离县医院也就两三公里远,看病十分方便。”珠吉说。

      走出卫生院,来到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这是记者在南伊乡看到的最漂亮的建筑。校园周边郁郁葱葱,园内整洁有序。一场小雨过后,显得清新宜人。

      “乡里的适龄孩子入学率多年来都达到了100%,而且都能升入中学。”据校长索朗平措介绍,这所学校有170多名学生,珞巴族孩子占到80%。自治区实行“三包”政策,学生上学、吃饭、住宿全部免费。

      在学校的宣传栏里,记者看到了一个光荣榜,上边贴着2016年考上内地西藏班的5名学生的照片。“考上内地西藏班,是许多学生现在的梦想。生活好了,家长都想让孩子们有个好前程。”索朗平措说。

      跨越之路:“真是赶上了好时代”

      生活好了,南伊乡的珞巴族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来路。

      才召村村委会的二楼,有一个珞巴文化陈列室。陈列室不算大,但记录着珞巴族人的历史变迁。

      弓箭,竹筐,石臼,茅草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件斑驳的用具,一幅幅陈年的照片,它们反映着珞巴族人过去的生活样貌。

      珞巴,在藏语中的意思为“南方人”。珞巴族主要居住在西藏珞隅地区,这里山高林密,交通闭塞。直到上世纪50年代,珞巴族人仍然过着原始农业生活,辅以原始的渔猎和畜牧业,社会发展缓慢。

      变化发生在新中国成立、西藏民主改革之后。

      以1959年平息达赖集团发动的武装叛乱为开端,党和政府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当地珞巴族人和藏族及其他民族同胞一起,迈入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大门。

      首先改变的是生产方式。素有“大山民族”之称的珞巴族人搬到山下,学着过起了耕种生活。政府为他们提供了住房、土地和耕牛,但珞巴族人一开始并不适应。“许多人还是要回到山上,党和政府做了很多工作,才说服珞巴族人慢慢适应新的生活。”多年担任南伊村党支部书记的次仁对当年的情景还有所记忆。

      新生活带来民族关系的改善。“下了山的珞巴族人开始跟着藏族人学习耕种,藏族人也乐于帮他们。新社会了,大家都是兄弟。”次仁说,在旧中国,珞巴族人受到藏族领主的控制和盘剥,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

      逐步适应新生产方式的珞巴族人,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1965年,珞巴族被国务院宣布为单一民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一员;

      1969年,当地的珞巴族人组建南伊人民公社,珞巴族人有了自己的基层政权组织;

      1975年,南伊公社军民小学成立,结束了珞巴族聚居区没有学校的历史;

      1988年,南伊珞巴民族乡成立,这是国家成立的第一个珞巴族民族乡。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扶贫力度的加大,珞巴族人步入脱贫发展的快车道。进入新世纪以后,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兴边富民行动的实施,让珞巴族人有了更实在的获得感。

      住房条件根本改善了。当年从山上搬到山下的珞巴族人,经过几次整村改造,搬入了政府统一建造的安居房。“现在国家和援建省份又在筹划建设新的住房。大家有了新的盼头!”达波儿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收入渠道明显增多了。如今,家家都搞起了畜牧业和养殖业。随着南伊沟风景区的开发,越来越多的珞巴族家庭办起了藏家乐,卖起了特色产品,再加上边境补贴和封山育林补贴等,村民们的腰包鼓了起来。

      文化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了。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在民族地区的推进,让珞巴族人看上了电视,用上了网络,快速融入现代生活。

      “新中国成立初期,珞巴族人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发展,现在已全面赶上来了。是党的民族政策和国家的大力帮扶,让大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珞巴族人真是赶上了好时代!”米林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登巴感慨道。

      希望人生:“我还想继续干”

    新中国成立后,珞巴族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图为在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学生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中学习。

      “想不想去内地西藏班上学?”在南伊珞巴民族乡小学,记者曾这样问珞巴族学生雅波。

      “想,这是我们许多同学的梦想。”孩子声音稚嫩但充满自信。

      “下一步还有什么打算?”在才召村,记者曾这样问达波儿。

      “当然有。除了住房翻新,我们准备在发展旅游方面再搞些项目。”中年汉子显得胸有成竹。

      在南伊乡,记者接触到的珞巴族同胞,有村民、有干部,有教师、也有医务人员。他们虽然职业不同、性格各异,但对当下日子的感恩之情、对未来生活的冀盼之心,却有相通之处。

      “我年纪大了,不然,我还想继续干。”说这话的是一位80岁的老人,名叫帕加。他是珞巴族第一个参加革命工作的干部。在林芝市的寓所,老人谈起了自己的经历。

      帕加于1938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珞巴族人家。因父母早年病亡,他很小就到伯父家生活。早年的不幸在1957年发生了逆转。这一年,作为珞巴族代表他有幸成为全国少数民族参观团成员到内地参观,并且在北京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说话间,老人拿出毛泽东接见他们的合影。照片已经泛黄,显得皱皱巴巴,显然不知道翻看多少遍了。但老人当年的青春风采依稀可辨。

      “到内地长了见识,就不愿再过以前的日子了。”老人微笑着说。西藏民主改革时,他成为积极分子,先到工作队帮忙,后来参加了公安队伍。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他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翻译、情报等工作。此后,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

      斗转星移。上世纪90年代,年过半百的帕加担起了更重的担子。作为珞巴族代表,帕加成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参与国家大事的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工作。

      ……

      望着帕加老人沧桑的面容,记者想到了小雅波期待的眼神、达波儿坚毅的表情。这些生动的面孔,不仅透射出一个个珞巴族同胞的进步和梦想,也叠加出整个珞巴民族的成长和希望。

    安宁宁

    仓觉在自家开办的藏家乐院子里翻晒小麦。

      南伊珞巴民族乡南伊村,灿烂的阳光洒向大地。在一个挂有“黄牡丹藏家乐”的农家院内,头戴粉色帽子的仓觉正在翻晒小麦。

      看到记者到来,仓觉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邀请记者进入房间。这是一间具有浓郁藏式风格的房间,靠近墙角的桌子上,摆放着中央代表团参加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时带去的礼品——一幅表现党的几代领导人与西藏人民在一起的画。在大庆期间,中央代表团将这些画送给西藏各单位、寺院和各族干部、群众。

      这幅画是仓觉夫妇非常珍惜的礼物。“它时刻在提醒着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离不开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国家的好政策。”仓觉说。

      今年40岁的仓觉和丈夫平措在2013年投资20万元,开办了村里第一个藏家乐。“当时我在南伊沟风景区卖土特产,经常有游客向我打听附近有没有住宿的地方。”仓觉说,一来二去,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动起了开办藏家乐的念头,丈夫也很支持。

      仓觉所说的南伊沟风景区,是当地政府近些年开发的旅游景区,那里拥有原始森林浴体验栈道、吊桥、沙棘岛、阴阳树、天然牧场等景观,在旅游旺季,每天游客能达到数千人次。南伊村距离景区只有2公里,是通往景区的必经之路。

      说干就干,占地250平方米、拥有4个房间的藏家乐很快就建立起来。

      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加上独特的酥油茶、奶茶、藏香猪等藏族美食,让仓觉家的藏家乐生意十分红火。“去年我家的总收入在15万元左右,这样的生活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仓觉高兴地说。

      在开办藏家乐以前,仓觉夫妇偶尔做点儿贩卖虫草之类的小生意,收入不多也不稳定。自经营藏家乐以来,他们的日子可谓蒸蒸日上。前不久,她家还买了一辆价值20多万元的越野车。

      说起现在的好日子,仓觉一下子便打开了话匣子:“如今孩子上学不用交学费,学校还有免费的营养餐,家里搞养殖也有补贴,收入稳定,真是赶上了好时代。”为了带动村民共同致富,仓觉还邀请3个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珞巴族妇女以劳动形式入股自己开的藏家乐,既领工资又参与分红。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邻近南伊沟风景区的区位优势,不少南伊村民像仓觉一样,吃起了“旅游饭”。

      “为了鼓励村民通过多种途径增加收入,县民宗局还拿出一部分兴边富民行动资金,对开办藏家乐的村民给予补贴。”米林县民宗局局长登巴表示。

      据南伊村党支部书记次仁介绍,目前,村民收入来源以旅游业、特色养殖业、林下资源采集业为主。2016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近1.6万元。

      “下一步,我打算扩大藏家乐规模,争取在景区附近租一块地,盖座旅馆。”仓觉说,她坚信生活会越来越好。

     


     

     

    让人羡慕的背后

    魏新生

      采访过程中,记者一直牵挂着一个问题:生活在印控区的珞巴族同胞,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由于历史的原因,珞巴族聚居的珞隅地区目前大部分处于印度控制之下。印控区的珞巴族同胞目前约有60万人。

      采访间隙,记者与米林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干部林勇聊起了这个“题外话”。

      林勇是珞巴族干部,对印控区同胞的情况有所了解。虽然双方交往不是很方便,但他与印控区的同宗亲属有微信联系。林勇让记者看了几张他最近收到的照片。从中可以看出,印控区珞巴族人聚居地的房屋显得破旧,住处周围的山头有大片泥土裸露,其情景与南伊乡珞巴族人的居住环境形成明显落差。

      “那边的珞巴亲人很羡慕这边的人。”交谈中,林勇这样说。

      听到此话,记者并不感到诧异。它为记者全面了解珞巴族人的生活提供了横向参照。树有根本,水有源头。南伊乡的珞巴族人能过上让居住在印控区的同胞羡慕的生活,背后映照的是新中国的福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党和人民政府以强烈的使命担当,对少数民族、尤其是地处边远、社会发育程度较低的少数民族,始终给予特殊的关照和扶持。从促进其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超常举措,到实行一系列差别化支持政策,再到“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庄严承诺,中央几代领导人的亲切关怀,党的民族政策的持续发力,促使这些民族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以跨越式发展补齐千年差距,赶上了其他民族的发展步伐,加入了各民族共同迈向小康社会的行列。可以说,正是新中国民族政策之光,照亮了这些民族的跨越式成长之路。珞巴族的变迁,正是时代之光的映射。

      过上越来越美好的生活,是人民的心愿,也是党和政府对各族群众的庄严承诺。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心愿与承诺都将在实现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变为现实,中华民族注定将迎来世人越来越多羡慕的目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