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岭山寨的一枝独秀访吹管乐器大筒箫传承人陶春学[ 来源:《贵阳日报》 | 发布日期:2017-11-09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孙鲁荣

7096773626555163531 

陶春学在制作大筒箫。

1919588230802049032

陶春学(中)和学生在演奏大筒箫。

  我国民族乐器文化源远流长,每一个民族都有独特的乐器,如蒙古族的马头琴,云南傣族的葫芦丝等,但你见过需要用脚趾来帮助按孔的吹管乐器吗?这就是贵州苗族别具一格的大筒箫。

  贵州省西部的六盘水盘州市,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有苗、水、布依、彝族等十多个民族,这里,民间音乐十分丰富,不仅民歌种类繁多,而且还有一些外人很少知道的民间乐器,直箫和筒箫便是其中的一种,而最具特色的莫过于大筒箫。

  大筒箫,当地苗语称“江不独”,是盘州市英武镇滑石板村苗族独有的一种传统吹奏乐器,其口、手、脚并用的演奏方式独特罕见,不仅能独奏,还能与其他乐器合奏,有中国民族乐器“活化石”的美誉。

  近日,记者采访了贵州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筒箫传承人陶春学。

  制箫吹箫 用心传承

  42岁的陶春学与大筒箫有着不解之缘。“我从小就喜欢这种乐器,筒箫占据了我童年的一半,几乎天天都跟着师傅学吹箫,晚上睡觉之前还要背曲子,十分辛苦,记忆中,那些片段不仅记录着我的成长,也记录着时代的变迁。”陶春学说,“上世纪80年代,大筒箫曾濒临失传,得益于政府和管弦器乐研究部门的积极挖掘和保护,这种特有的乐器才保存下来。”

  “1998年,北京管型器乐研究院专家来到我们村收集大筒箫。当时滑石板村已经没有这种乐器,只好找原来见过这种乐器的人重新制作。从那时起,我开始学习制作大筒箫。当时村子里会做的人很少,也没有相关的影像记录,我们就只能按照以前看到的样子来做,边制作边试音。不断地摸索,找不同的音阶应该在哪一个位置,反复调整。在毁掉数不清多少个竹筒后,终于做出第一个大筒箫。在此过程中,我将制作程序及比例尺寸记录了下来。”陶春学说。

  2006年,大筒箫的制作与演奏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记者看到,大筒箫呈圆筒状,长度1.2米左右,筒口直径大约为10厘米,由三节粗壮结实的墨竹制成。墨竹是制作大筒箫的关键材料,把竹筒风干后,用钢条将竹骨节打通,再按一定的距离钻6个音孔,制作时要通过反复地试音后才能够确定每个音孔之间的距离。陶春学说,要做好一个大筒箫,至少要两天的时间。

  演奏时,将大筒箫置于地上,吹奏者取坐式,必须手脚共同按音孔,最下面两个音孔用脚指来按,双手的拇指、食指和双脚的大拇指相配合,协调地运用“按”、“半按”、“放”、“半放”、“颤动”等技巧,气流通过哨片发出声波,发出的声音低沉浑厚、柔和中带有沙哑、高音深远,所以在演奏时要求对气息控制要精准,稍重一点或轻一点都吹不响。

  与其他民间箫笛乐器相比,大筒箫在乐曲内容、演奏技巧及旋律、调试、音质音量等方面都有其独到之处。

  传统文化 重放光芒

  相传,大筒箫产生的年代比较久远,但具体起源于什么时候已无从考证。

  技艺超群的苗族民间艺人王连兴是弘扬大筒箫的杰出代表,《中国少数民族乐器志》中曾称王连兴为“著名民间艺人”,他的大部分曲目已载入《贵州省民族民间器乐集成》。我国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听了王连兴的演奏后,为其深沉的情思和质朴的乡土情趣所感动,在他的巨作交响诗《黔岭素描》创作中,以王连兴演奏的直箫曲目为素材,并以他的卖艺生涯为背景,创作了《吹直箫的老人》作为第二乐章,表现出民间老艺人飘逸若仙、怡然自得的吹箫情景。

  此后,王连兴将演奏技艺传给村里的青年杨林方,后来杨林方又传给了陶春学。杨林方去世以后,陶春学成为大筒箫唯一的第三代传承人。

  2006年,参加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场演出时,大筒箫作为开场节目上台,演奏的效果和发出的声音,惊艳了观看演出的许多专家、学者。

  2010年,大筒箫进驻上海世博会,作为十分少见的少数民族乐器,在世博园区宝钢小舞台的成功亮相给中外宾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非遗传承 任重道远

  “大筒箫是中国民族民间比较大型的竹制吹管乐器,是贵州苗族音乐中的奇葩,也是民乐里极少见的倍低音竹管乐器,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我国民乐里倍低音乐器的不足。”陶春学说。

  与不少民族民间技艺一样,如何传承好大筒箫,是不可回避的话题。对此,陶春学坦言,由于演奏大筒箫在技艺上的要求颇高,因此,在传承上还保留着师傅传徒弟的传统模式,一般分为口授、文字、曲谱。目前,贵州省只有陶春学继承了王连兴老艺人的大筒箫制作手艺与演奏技巧。

  陶春学说,现在,大筒箫的第四代传承人有王咏、杨兴惠、杨兴娅三个人。他们在陶春学的教导下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吹奏技巧,但要取得一定的成绩还需要不断的努力。

  “要想将这个独特的民间技艺传承下去,只靠师徒间的口口相传是远远不够的。”陶春学说,现在,当地政府正在通过民族文化进校园的方式,将这门乐器的吹奏技巧教给学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对这些苗族独特的民族乐器有深入的了解。目前,大筒箫已上培训课2千余课时,培训200余人次。“在新的历史环境下,我们只有通过多种方式,才能更好地保护这份珍贵的非遗文化,只有在不断地挖掘、研究和探索以后,将其推广出去,让大筒箫这个属于民族的倍低音竹制乐器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陶春学说。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推荐遗产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