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在祖国的怀抱中——走进鄂伦春族[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7-11-1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孙雅莉 王甜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呀一匹猎马一呀一杆枪,獐狍野鹿满山遍野打呀打不尽……”这首上世纪50年代从大兴安岭传遍祖国大江南北的《鄂伦春小唱》,是鄂伦春族人曾经生活的真实写照。

  从原始社会末期一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从结束世代游猎生活实现定居到放下猎枪退出森林,鄂伦春族人在短短60多年间实现了社会形态、生产生活方式的3次历史性跨越,书写出时代传奇。

  “我们是最小的民族,但不做最落后的民族”

  

鄂伦春族民间艺人在表演“斗熊舞”。 侯玉鹏摄

  没事儿的时候,白色柱依然喜欢骑上马、带着心爱的猎狗进山转转。“空手而归也高兴。”他说。

  从8岁那年第一次被父亲抱上马背,到38岁放下猎枪,在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托扎敏乡希日特奇猎民村,白色柱以自己的机敏、干练捍卫着家族世代相传的好“莫日根”(鄂伦春语“猎手”的意思)荣誉。不过,现在的他更看重2001年荣获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他觉得,那是政府对他带头放下猎枪、转型发展种植养殖业的充分肯定。

  人类从游猎到游牧再到农耕,是千百年自然演化的结果。因此,当1996年初鄂伦春自治旗宣告禁猎的时候,猎民们很难理解“种地比打猎先进”这种说法。“可我们不能落后于时代啊!”白色柱忘不掉时任鄂伦春自治旗旗长孟松林在禁猎动员大会上说的那句话,“我们是最小的民族,但不做最落后的民族。”

  对于猎民而言,枪如同他们的生命。“好多老猎民都抱着枪哭。当年,可是毛主席亲自批准发给我们枪和子弹的。”白色柱说。他是全旗第一个上交猎枪的人,包括父亲留给他的那支,身为共产党员的他事事带头。

  从种麦子到种大豆、马铃薯,白色柱和猎民们重新认识了脚下的这片黑土地。“第一年种地,我连本钱都赔进去了,第二年请了汉族技术员就好多了。”走出第一步后,白色柱觉得种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同样,在距希日特奇村200多公里的大杨树镇多布库尔猎民村,村委会主任吴苏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难掩激动:“好多猎民都不知道大豆是怎么长的,将政府给的种子一把就撒地里了。”缺资金、缺劳动力、缺技术,也缺乏积极性,部分猎民的生活很快陷入困境。

  为尽可能地帮助和支持猎民转型发展农业生产,鄂伦春自治旗在禁猎当年就出台了猎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并一直延续至今。自治旗五大班子成员分片承包猎民村,旗农业技术部门也派出了科技人员进行指导。

  今天的猎民村,菜园青青,牛羊满圈。种着500多亩地的白色柱、吴苏海,都已成为地道的农民。白色柱说,这是他们20年努力的结果。

  2016年,鄂伦春自治旗鄂伦春族猎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2万元,其中生产性收入达到9068元。而在1993年,全旗猎民总收入仅为85.6万元。

  吴苏海说,村里有位叫吴梦生的老猎人,65岁开始学种地,最多时全家种了1000亩地。尽管老人一直搞不清楚每亩地能产多少粮食,能赚多少钱,但逢人便说:“我们鄂伦春人其实挺能干的,不拖国家的后腿。”

  “我们不能浪费共产党给我们的好日子”

  

在大杨树镇多布库尔猎民村,村民自己制作的民族工艺品很受游客的欢迎,也为他们带来不错的经济效益。  李虹摄

  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在宽敞的客厅,75岁的格尔巴杰神采奕奕。从居无定所到安居乐业,作为多布库尔猎民村为数不多有过游猎生活经历的人,老人常将父亲在世时说的一句话挂在嘴边:“我们不能浪费共产党给我们的好日子。”

  为追寻野兽踪迹而四处漂泊的鄂伦春族人,在林地里用桦树枝和桦树皮、狍子皮搭建起简单的“斜仁柱”(鄂伦春族传统民居)就是个家。资料显示,1951年鄂伦春自治旗成立的时候,全旗总人口仅有778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旗,新生的人民政权以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共同繁荣进步感召着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每一员。

  1953年,为贯彻中央关于号召鄂伦春族猎民实行定居的指示精神,鄂伦春自治旗工委制定了“以猎为主,通过定居发展多种经营”的生产建设方针,开始为猎民修建土木结构的房屋。

  自治旗派出的定居工作队队员找到在多布库尔河、甘河等流域游猎的部落,召开定居动员会,带领猎民们参观他们的新家。

  “兴奋,又担心屋顶会掉下来。”第一次见到所谓的房子时,年幼的格尔巴杰同大人一样,心情复杂。“刚下山时,好多老人住不惯,在房子旁边又盖起‘斜仁柱’。”格尔巴杰说,自己起初在房间里也睡不着觉,觉得“不透气,闻不到青草香”。但生病不用找萨满了,格尔巴杰也和同龄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上学了,定居的好处无处不在。

  从1953年到1957年,鄂伦春族人陆续走出山林实现定居。如今,鄂伦春自治旗的总人口已达30万,其中1000多名鄂伦春族猎民分别生活在7个猎民村。

  从斜仁柱到土房、砖房再到集中供暖、上下水俱全的现代化住宅,从居住到医疗、教育、卫生等等条件的改善……托扎敏乡政府一间活动室里展出的老照片,见证着60年多来鄂伦春族人和国家的共同努力,也印证着当年带头下山的老族长的话:“下山之后,我们可能面临许多不适应带来的生活困难,但我们的族人也会因此不断强大起来。”

  绿水青山掩映的多布库尔猎民村,以其传统的鄂伦春族民俗特色荣获“中国美丽休闲乡村”称号。“全村现有69户155人,村民们有到景区打工的,也有在家制作鄂伦春族传统手工艺品出售的。”村党支部书记孟亚静细说村里的变化,“村民的年人均生产性收入从不到1000元,提高到7000多元。”

  谈及未来,孟亚静表示:“我们要争取建成集休闲度假、民俗风情、生态园等功能于一体的‘鄂伦春民族第一村’。”

  “得让孩子们知道老一辈是怎么生活的”

  时近中午,希日特奇猎民村村委会主任何勇还在阿里河镇文化中心广场上忙碌着。当晚,他率领的村民艺术团要在这里献上一个小时的演出,从雄健有力的斗熊舞、高亢悠扬的赞达仁(鄂伦春族民歌),到服装表演、马队行进表演等。“虽然不打猎了,但是得让孩子们知道老一辈是怎么生活的。”何勇说。

  被称为“北方游猎民族活化石”的鄂伦春族人,创造了以狩猎文化为代表的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但生产生活方式发生的剧烈变革,也为鄂伦春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带来挑战。

  “只有将外在的保护与内在的传承相结合,鄂伦春族文化才不致成为博物馆里陈列的标本。”这是学者的呼吁,也是鄂伦春族人的行动。

  去皮、平整,浸煮、剪裁、固定,刻花、染色,几道工序下来,干硬的桦树皮在希日特奇猎民村村民阿基伦手里,变身为一个精美的桦树皮盒。“以前做了都是自家用,现在主要给城里的工艺品店供货。”阿基伦说。

  阿基伦不仅是桦树皮制作技艺的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开办起手工作坊、带徒传艺,还是村民艺术团的台柱子。“我们也不懂什么艺术,就是演自己的生活。”阿基伦说。

  从舞蹈的编排、表演,到走台步、练表情……舞台表演零基础的猎民们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技能。曾经对艺术团前景持怀疑态度的何勇惊喜地发现,村里的年轻人不仅学会了用鄂伦春语唱歌,还改变了以往无所事事的生活状态。“连人心都比以往齐了。”何勇说。

  如今,在鄂伦春自治旗,类似的民间艺术团已有3个。“我们还要争取出国演出。”何勇憧憬着。

  夕阳西下,何勇率领他的马队缓缓行进着。队伍中,有年近七旬的阿基伦,也有刚上学的孩子。他们的身后,是狍皮帽房顶造型的鄂伦春博物馆,里面永久保存着属于鄂伦春族的历史和记忆。

  远处,距此9公里的大山深处,深藏着被认定为拓跋鲜卑人祖地的嘎仙洞。2000多年前,拓跋鲜卑人由嘎仙洞出发,跨万里长城,越九曲黄河,在建立北魏王朝问鼎中原的同时,也将自己的血脉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

  往事越千年,今天的嘎仙洞将再次见证拓跋鲜卑的后裔鄂伦春族人与全国人民一起,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美好的未来。

  

孙雅莉 王甜

  记者:在您看来,这五年来鄂伦春自治旗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成就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何胜宝: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深入内蒙古自治区考察指导工作、提出“把祖国北部边疆这道风景线打造得更加亮丽”的奋斗目标以来,我们按照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的决策部署,全力推进各项事业发展。

  五年来,鄂伦春自治旗自主发展能力持续增强,转型发展步伐加快,县域经济实力显著提升,贫困发生率由2011年的52%下降到14.6%,各族群众的幸福指数不断提升。

  五年来,鄂伦春自治旗创建国家森林公园3个、国家自然保护区1个、国家湿地公园1个、国家级生态乡镇5个,森林覆盖率达到65.79%。

  我们坚持绿色发展理念,启动绿色农副产品深加工产业园区项目,进一步巩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基础。我们紧跟新型城镇化建设步伐,旗政府所在地阿里河镇实现集中供热、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和垃圾无害化处理,建成旗里首条一级公路,开通首条航线;同步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实施农村猎区危房改造、街巷硬化等工程,农村猎区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这些变化,得益于党和国家各项政策的贯彻落实,得益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倾情帮扶。

  下一步,鄂伦春自治旗将牢固树立“五大发展理念”,突出“绿色发展”主题,不断促进鄂伦春地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

  记者:为确保和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鄂伦春自治旗将采取哪些更有力的措施?

  何胜宝:要坚决守住民生底线,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把有限的财力更多地用在保障基本民生上;要深入贯彻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因地因人落实“六个精准”和“五个一批”帮扶举措,用心用情用力抓好脱贫攻坚工作;要努力提高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和供给质量,统筹抓好创业就业、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等民生工程,继续办好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等各项社会事业,解决好群众关心的住房、饮水、食品药品安全问题,让群众更多更公平地享受改革发展成果。

  同时,我们还要在生态立旗、依法治旗方面下功夫。要立足“打造全国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示范区”这一目标,科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坚守生态底线,加强生态安全屏障建设。要扎实推进依法治旗工作,切实抓好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各项工作,努力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的良好氛围。

  记者:文化是民族生存发展之基。在保护和传承优秀民族传统文化方面,鄂伦春自治旗有哪些具体的考虑?

  何胜宝:鄂伦春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鄂伦春自治旗政府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取得了显著成绩。

  加大文化艺术精品创作力度。创作歌曲《鄂伦春哟,祝福你》、舞蹈《英雄莫日根》等600多个文艺作品,拍摄纪录片《鄂伦春人》、专题片《鄂伦春回忆》、电影《哦,我的鄂伦春》《猎枪》等,组织编排大型歌舞剧《勇敢的鄂伦春》等。

  加强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工作。成立鄂伦春民族语言文化研究所,颁布实施《鄂伦春自治旗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录制了鄂伦春族兽皮制品、桦树皮制品、猎刀、摇篮、剪纸、萨满服等制作全过程的影像资料,开办《学说鄂伦春语》等电视节目。2014年,成立第一支民间艺术团队——莫日根民间艺术团。从2015年开始,设立民族文化传承人专项补助资金,每年对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进行奖励。

  今后,鄂伦春自治旗将以民族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来带动全旗经济社会等各项事业的发展。

  一是要做好“文化+旅游”文章,促进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办好鄂伦春族篝火节等节庆活动,将其打造成旅游名片。加快文化伊萨仁小镇等项目建设,打造集文化创意开发、民族文化交流、民族手工艺展示、民俗体验于一体的综合体。

  二是科学合理地推进鄂伦春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鄂伦春乌力楞项目建设。打造最具鄂伦春民族特色的民俗村,通过建设斜仁柱社区、鄂伦春民俗展示馆、祭祀区、熊文化展示馆、萨满文化展示馆、生态展示馆、文化展演广场、跑马场、野生动物养殖区等,重建鄂伦春族传统文化的“原生环境”。同时,延伸产业链条,充分挖掘民族餐饮文化,做好传统手工艺品开发营销。

  记者:对于鄂伦春自治旗未来的发展,您还有哪些打算和设想?

  何胜宝:我们将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自治区和呼伦贝尔市的要求上来,牢牢把握“稳中求进”总基调,以项目建设为总抓手,补齐民生建设短板,全力打赢脱贫攻坚战,促进自治旗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社会和谐稳定,为自治旗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坚实基础。

  具体来说,要加快推进阿里河至库布春林场段一级公路项目、大杨树镇2×20万千瓦热电联产项目、毕拉河口水利枢纽工程等一批重大项目建设;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将鄂伦春自治旗工业园区升级为自治区级工业园区;壮大绿色农畜产品加工主导产业,带动种植养殖业结构优化。

  立足“全域旅游、四季旅游”理念,依托鄂伦春民俗、拓跋鲜卑历史、森林生态等资源优势,启动以拓跋鲜卑历史文化园和鄂伦春乌力楞(乌力楞是鄂伦春族传统的父系家庭公社组织,后发展为地域公社)为核心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创建工作,打造国家级休闲旅游度假区。

  加快城镇化建设。围绕“双核”发展战略,拓展大杨树镇商贸物流重点镇发展空间,提升阿里河镇旅游魅力城镇品位。

  推进改革创新。扎实开展大杨树镇第三批全国改革发展试点城镇工作,总结成功经验。

  加强生态保护。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守大兴安岭绿色林海,全面实施封山育林工程,把祖国北部边疆这道风景线打造得更加亮丽。

  着力改善民生。实施棚户区改造工程,举全旗之力打赢脱贫攻坚战,提升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

  


     

进击的鄂伦春

孙雅莉

  嘎仙洞深藏于大兴安岭北段东端的花岗岩峭壁上。高大幽暗的石洞内,公元443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派大臣祭祖的石刻铭文依稀可见,为后人想象当年那场走出山林、走向世界的壮举提供了无限可能。

  有着“兴安猎神”美誉的鄂伦春族人,在过去的千百年都是这片广阔绿海的主人。他们纵马持枪,笑傲山林之间。不猎杀有孕的动物,只捡拾枯枝落木,丰富的传统智慧使其在长期的狩猎生活中,与大自然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尽管鄂伦春族人以生存为目的进行的狩猎,并不是大兴安岭资源枯竭的主要原因,但他们还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选择退出森林。

  从定居到安居,从放下猎枪到实现多种经营,鄂伦春族人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尽管这历程并不像记者笔下记述得如此简单。

  随意走进一户猎民人家,会很神奇地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这是因为房子统一建好后,家具、家电都是由全村人共同挑选的。鄂伦春族人在下山定居前处于原始社会晚期,私有观念尚在萌芽阶段。那时候,打回的猎物要平均分配给每户人家,老幼妇女要分到最好的部分。因此,今天的他们依然保有原始共产主义观念,无论是政府帮扶资金,还是村集体收入,都要由全村人一起决定如何分配、使用。

  尽管是被动地卷入工业化、现代化大潮,但鄂伦春族人在经历短暂的迷茫、失落之后,还是像祖先一样,选择主动进取与融入。

  在鄂伦春自治旗采访时,记者不仅看到如同城镇中现代社区的猎民村,听到鄂伦春族群众发自肺腑的对新生活的热爱、对党和政府的感恩,更有他们对于经济社会发展、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想法、打算。

  何胜宝旗长在近两个小时的专访中,畅谈的、展望的多半是关于鄂伦春自治旗、鄂伦春族的未来。年轻的托扎敏乡党委书记朝辉带记者参观乡里的民族文化展厅,介绍乡里关于开发特色种植区、发展民族文化游的打算。还有白色柱、何勇、吴苏海、孟亚静等基层干部,格尔巴杰、阿基伦等普通村民,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愿望与梦想。这些大大小小的愿望与梦想汇聚到一起,展现的是一个民族渴望自立自强、渴望有尊严地生活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愿景。

  如何既像先祖一样勇敢地汇入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又在这片汪洋中保有自己的基因、特性?鄂伦春族人在思考、实践着自己的生存之道。而乐观、无畏、进取的鄂伦春族人,与碧水青山之间的故事也将一直延续下去。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大爱至善 勤俭平和
  一沙一世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人,当然也就没有完...
推荐新闻
  • 易学视野下的少数民族文化...
      “易学视野下的呈现——少数民族文化的另类解读”,是本...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