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00块布 她拼出一幅“鸿篇巨制”被大报恩寺收藏[ 来源:南京晨报 | 发布日期:2018-01-1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黄欢 方颐刚/文 刘莉/摄

4e3edce6-149d-49e2-9b2e-27d69cc1ec34

  乔爽,南艺染织专业的老师,也是眼下国内知名的拼布艺术家,曾摘得LVMH“法国国际青年艺术家大赛”一等奖,她和学生们一起设计创作的佛教艺术拼布挂壁——《七处九会》被大报恩寺永远收藏。有人说她“用一针一线将约45000块布拼出惊艳”,她却淡然表示“只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项冷门艺术”。

  从学刺绣到学拼布

  5岁就能对照书籍绣印花

  曾获法国国际青年艺术家大赛一等奖

  乔爽把自己对专业的选择归结成“顺理成章”。她说自己从小就是喜静不喜动的性格,喜欢观察的她,最喜欢看母亲用针线在枕套上、桌布上、衣袖上绣出一朵朵小花。看得多了,自己也索性拿起针来有样学样。让人惊讶的是,只有5岁的乔爽已经可以对照着书籍绣起印花,缝织手绢。

  考入南艺后,乔爽选择了开设年代最久远的染织专业。“当时的纺织行业并不景气,连带着染织也成了冷门专业,可我填报的时候没有犹豫。”乔爽在专业上非常优秀,2006年她随性创作的作品《精神的游历》,获LVMH“法国国际青年艺术家大赛”一等奖及奖学金,奖品是4000欧元奖金外加法国往返机票,而让乔爽更看重的是,这笔奖金让她有机会游历欧洲并接触到当时法国、意大利等国最前沿的艺术课程。研究生毕业后,乔爽留校成为了染织专业的老师。

  在指导学生毕业设计的时候,乔爽遇到了难题。“刺绣属于非常复杂且精细的手工艺,制作它不仅需要高超的针线技巧,还费时费力。制作上的种种困难对作品的画幅带来了极大的约束。因此,在毕业设计展览上,用纯刺绣工艺做出的设计作品同其他画幅巨大的设计作品相比,往往显得小家子气。”

  打开刺绣画幅约束

  她18个月拿拼布讲师证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乔爽开始琢磨,有没有一种工艺可以同刺绣结合,打开刺绣的画幅约束。那时候,恰逢日本手芸普及协会的副理事长到中国,准备在中国推广拼布工艺。

  拼布,简单地说,就是将纺织品面料拼接。在中国,一直有拼布这种工艺,比如古时候说的百纳被、百家衣。而现在讲的拼布,和以前已不是一种概念了。因为社会的变化,它渐渐地上升到艺术的领域。艺术拼布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长,仅10年左右的时间。它从美国开始发扬光大,而乔爽接触到的拼布来自日本,“日本拼布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教学体系”。那时的乔爽,没有多想便报名了为期18个月的拼布课程,而授课地点在北京。

  2009年,高铁和动车还不是那么普及,为了兼顾学校教学和拼布学习,乔爽不得不每周坐夕发朝至的特快往返于北京和南京之间,随身带齐剪刀和尺笔,挤出零散的时间来完成每月的拼布作业。经过18个月的“折腾”,她出色完成了从本科—高等—讲师的课程,拿到了日本手芸普及协会认证的讲师证书。拼布工艺在南艺得到了肯定,国内的许多高校也慕名前来参观学习,并开始筹建自己的拼布专业。

  首次承接巨型佛教题材拼布

  为大报恩寺制作挂壁

  查阅敦煌书籍把握菩萨神态

  从教授刺绣和印染的老师,到如今国内知名的拼布艺术家,乔爽在七八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很多令人惊艳的作品,在这其中,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她去年为大报恩寺设计制作的装饰挂壁《七处九会》。作为首个佛教题材的拼布挂壁,这幅作品在国内的拼布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乔爽告诉记者,因为作品的画幅巨大,虽然技法相同,但是遇到的问题是不一样的,大幅的作品需要很多人一起合作,这就很容易出现问题。“比如在小幅的作品中,些许的误差对整体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那么大的作品,如果每个部分都出现一点误差,那到最后可能整个作品就对不上了。”其次,是时间和人员。没有很多专业人员,大多就是学生和工作室一些比较有经验的助手,“工期又比较紧,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困难还远不止这些。据了解,当时提供画稿的是工艺美术大师黄培中,他非常擅长画壁画,但他出的稿子也就是正常小稿,小稿不可能画得很细。“但我们要把它放到三米多的大被上,放大了以后很多细节要修改,人物的开像、每个人面部的表情、菩萨的眼神笑容,都要自己去把握。”当时因为放大这个稿,乔爽查阅了很多关于敦煌的书籍,古代的人物画的书,然后去看着,去表达它的神态。还有就是材料,要保证材料缩水率是一致的,色牢度是合格的,所有的面料质感放在一起是统一的,“所以我们都是从国外定制,漂洋过海要两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到”,选择的面料成本很高,乔爽说自己和团队不敢冒任何风险,若是稍有偏差,就可能需要从头再来。

  用上约45000片拼布

  她和学生拼合出204尊菩萨

  很多人想象不到,这其中,对布料最严苛的竟然是佛祖皮肤的颜色,因为它有大佛中佛小佛,表达的是佛教里不同的级别,所以皮肤的颜色就会不一样,必须要保证它是在一个体系里面,然后深浅要有不同的变化,要很微妙。很难找到三个单色的布可以达到这个效果,乔爽决定和学生们自己染,“染了四十多次,终于染了三套颜色很协调,明暗色彩都符合这个要求”。

  在逼近40℃高温的盛夏,工作室的空调还坏了的情况下,乔爽和二十多个学生,都像抱着条被子一样在工作。“天气太热的话是很有影响的,这又是一个需要绝对细致和完美配合的工作,当时我其实是很紧张的,担心学生们会吃不消。但就是这些在很多人眼里有点娇气的90后,他们全部都坚持下来了,看到最终作品的时候,好几个孩子都掉了眼泪。”

  最终,这幅“鸿篇巨制”长10米,高5.6米,共204尊菩萨,总计约45000片拼布拼合而成。据了解,这是国内首次在寺庙用拼布做装饰,在拼布这个领域,也是第一次有人做这样的尝试。“日本很多专业的艺术家看到这个展出都很震惊,拼布在中国刚刚起步,能把《七处九会》作为一个公共艺术在公共场合展出,是对它有推进作用的,也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拼布这门艺术”。

  关于接下来想尝试的作品,乔爽心里也早有打算,“现在确定的有一个比较大型的,是以中国的山水为基础,有书法和国画的部分,结合现代拼布的方式。现在初稿已经有了,但为了把它做得更好,我在学习书法和国画方面的知识”。

·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多彩贵州风行捷克 非...
  布拉格时间12月14日至15日,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推荐遗产
  • 非遗瑰宝 薪火相承
    历经千百年的积淀,钟敏毓秀的吉林延边,孕育出众多瑰丽的非...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