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变”改革推动民族地区特色产业发展走上新路[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1-1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张雄、赵梓羽

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月照乡双洞村发展起特色农家乐。赵梓羽摄

  “三变”改革最早起源于贵州省六盘水市。2015年8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委出台《关于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指导意见》,在全市范围内推行农村“三变”改革;2015年11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指出:“要通过改革创新,让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带动贫困人口增收。”2016年2月,“三变”改革模式在贵州全省范围内得到推广。2017年初,“鼓励地方开展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等改革”正式写入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三变”改革上升为中央政策,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的民族地区发展特色产业的重要抓手。

  一、贵州省“三变”改革具体实施情况

  贵州省地处我国西部地区,喀斯特地貌突出,生态脆弱,农业条件恶劣,少数民族众多,经济发展较为落后,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截至2016年底,贵州省还有370多万农村人口未脱贫。长期以来,资金、资源以及劳动力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成为贵州省开展特色产业扶贫的短板,具体表现为:一是资源闲置浪费,合理利用率低;二是资金短缺分散,有效利用率低;三是劳动力大量流失,老龄化问题突出。针对这些问题,贵州省提出了“三变”改革模式,不仅有效解决了部分地区的脱贫难题,而且改变了农村原有的传统生产模式,形成了规模化、市场化的发展模式,使农村产业发展充满了生机。

  (一)资源变资产,助推特色产业发展

  资源变资产,即将农民和村集体所拥有的土地资源、集体资产或是精湛的技术技艺转化为可交易的资产。当前,贵州的“资源变资产”已取得一定成效。2016年,全省共流转土地资源44.86万亩、入股25.04万亩,折价入股2.01亿元、宅基地及其他物权量化5.16万宗。如,六盘水市钟山区双洞村以一处优质龙井水源及8亩荒地入股公司建设山泉水厂,每年村集体保底分红20万元。双洞村将入股收益的20%用于扶持贫困户,30%用于村集体发展,50%用于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除了将集体土地资源转化为资产外,一些群众将自己掌握的少数民族特色技艺变成资产入股分红。如,贵州省水城县陡箐乡组建了农民画合作社,鼓励当地农民艺人以绘画手艺入股分红。2016年,该乡10名农民画家平均获得股份收益4.8万元。还有一些村在“资源变资产”过程中取得了显著成效。如,六盘水市钟山区大坝苗族村以村集体的1000余平方米房屋以及部分村民掌握的苗族蜡染、刺绣工艺、苗家厨艺入股企业,建设了蜡染刺绣基地、苗族特色饮食基地及户外拓展训练基地,这些基地产生收益的12%归大坝村集体所有。2016年,这些基地为大坝村带来50多万元收益,同时解决了29名苗族农民的就业问题。

  (二)资金变股金,激活各类金融资源

  资金变股金,就是将农村所拥有的各项资金的利用效益最大化,对各类资金进行科学合理的集聚,有的放矢地入股经营主体,将股金按照持股额分配给贫困户。一方面将国家财政拨给项目资金转化为股金,即把国家财政拨付的发展资金、治理专项基金等投入到企业,从中获取红利;另一方面将扶贫专款转化为股金,即生产经营主体把股金按比例分配给那些用扶贫专项资金入股的贫困户。从目前取得的成效看,以2016年为例,贵州省在“资金变股金”方面,可变资金形成股金16.37亿元,带动社会资金投入60.3亿元。“资金变股金”试点村集体经济平均收入达6.4万元,“空壳村”由84个减少到7个。共有983个经营主体参与“三变”改革,共同推进区域特色产业发展。

  另外,六盘水市紧抓全国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契机,创新推出“特惠贷”“脱贫贷”“三变贷”等信贷产品,贫困户以信贷资金入股项目建设,获得保息分红和收益分红,全市累计发放“特惠贷”16.54亿元,5.14万贫困人口人均分红1700多元。对于“特惠贷”等资金入股,六盘水市钟山区采取各种方法确保入股贫困户“稳赚不赔”。一是与金融联姻。2015年,钟山区投入贫困户各类贷款资金600多万元,为农村一些特别贫困的群众购买原始股份近500万股,每年人均可分红500多元。二是利用优质公共资源助推精准扶贫。2016年,钟山区在市中心区共规划建设了智能城市停车场35个,引导贫困户以每人5万元的“特惠贷”资金入股停车场经营,每人第一年分得8%的红利4000元,第二年分得10%的红利5000元,第三年分得12%的红利6000元。通过这种方式,社会公共资源最大限度地惠及了贫困户。

  (三)农民变股东,创新精准扶贫模式

  农民变股东,即农民在政府的引导下,以土地、资产等要素入股,成为农家乐、集体农场、企业等经营主体的股东。这样一来,一部分居住在边远地区的特困群众,可以通过将他们所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或是量化扶贫专项资金成为他们的股金,尝到改革的甜头;还有一部分贫困户,通过将自己的技术、资产等入股,也获得了不少收益和分红。“三变”改革开展至今,“农民变股东”的工作也取得了初步成效。贵州省共有141.84万农民变成股东,其中有30.7万贫困人口通过这一改革获得收益数十亿元,人均增加收益千余元。“三变”改革打造的“农民股东”,不仅改变了农民的传统身份,使得农民变成了股民,变成了特色产业工人,而且还从根本上改变了农民的传统观念、传统习惯。

  二、贵州省“三变”改革的经验总结

  贵州省在“三变”改革中,探索出多种特色产业发展模式,如“三变+特色农业”模式、“三变+乡村旅游”模式等。贵州省在这些模式探索中,总结出了一些有益经验,值得其他民族地区借鉴。

  (一)明确农村集体土地产权权能,保障集体经济组织收益

  农村集体土地产权权能的清晰界定,确保了集体经济组织有地位、有收益,是贵州省在“三变”改革过程中取得的有益经验。在“资源变资产”的改革中,需要防范农村土地流转带来的风险。要保障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做好登记授权的工作,确保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不发生重大改变。同时,农村集体资产需要合法的全面审核,农民群众和村集体的资源、资产需要极具权威的评估机构经专业计价评估后才能折价入股。为了保障农民群众的集体利益,要积极完善农村土地资源、资金资产专业权威的评估细则,对各类可以尝试入股的自然资源的价值进行科学评估。

  (二)量化农村集体财政资金,确保股金投入的长期效益

  “三变”改革过程中,贫困户和村集体的资源、资产变成股份加入到自收自支的企业或是经营主体中。在这种情况下,就必然受到市场和自然因素的影响,致使生产发展的过程中存在亏损的风险。为了有效防控风险,要重视“三变”过程中的重要环节。首先,在农业经营主体选择上要慎重,优选实力强、发展前景好的经营主体,建立完善的企业制度,做到信息透明化以及决策民主化。要切实加强对农民群众素质和适应能力的培训,切实保障农民的利益;其次,要建立完善的“三变”改革各项制度,完善风险补救机制,出台一系列应急机制和保险机制,保障农业经营主体的正常运营和特色农业的正常发展。

  (三)完善资金监管机制,切实保障农民权益

  在“农民变股东”的过程中,要切实保障农民的权益不受损害。要建立健全相关政策来保障农民权益,严防风险。同时,要不断完善分配收益的政策法规,保障贫困户的资金资源不受损害。在实践过程中始终坚持积极稳妥、循序渐进,不求超大规模、不搞强迫命令,充分赋予农民群众知情、参与、选择、决定的权利,在以什么方式入股、选择何种产业入股和占有多大的比例方面,要将农民的自主选择摆在第一位。

  【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民族地区特殊类型贫困与反贫困研究》(项目编号:13JZD026)的阶段性成果。】

(编辑:程红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继续服务“一带一路”...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人民对美好生活...
推荐理论新闻
  •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