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大歌,谁在唱谁在听[ 来源:《人民日报》 | 发布日期:2018-01-1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郝迎灿

354766ce-e02c-47b1-a69e-b386f189c01c

杨秀珠在教孩子们唱侗族大歌。  郝迎灿/摄

  循着侗族大歌的旋律,最早可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历经2500多年的口传心授,这种多声部、无伴奏的民间合唱形式,不仅延续着一个民族的天籁之音,更承载着弥足珍贵的人类文化。然而,时光的蹉跎与文化的入侵,正渐渐碾压这“清泉般闪光的音乐”,即便头顶“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光环,也似乎难逃失传与衰落的命运。侗族大歌,今可安好?记者曾走访过贵州三地侗寨,对这一古老民族音乐的生存现状进行调查。

  ——编 者

  侗族大歌是我国侗族地区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和声的民间合唱形式,目前主要流行在贵州省黎平、从江、榕江和广西三江4县的部分乡镇。据统计,这个流行区总面积有1000多平方公里,总人口只有10万左右。

  “即便在流行区内,也不是人人都会唱侗族大歌。”侗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邓敏文坦言。

  记者走访了黎平、从江和榕江三地,发现目前仍在传唱侗族大歌的村寨主要有三种:一种受到现代化冲击比较厉害,侗族大歌的生存土壤发生改变,面临失传;一种由于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村寨仍较好维持着唱大歌的旧有习俗;还有一种则是政府积极干预,某些村寨被作为旅游区保护起来,侗族大歌已演变为一种文化商品。

  黎平县九龙村

  受外来文化冲击大,年轻人唱歌渐少,部分侗歌濒临失传

  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侗族人口占到72%以上。走在永从乡九龙村,迎面而来一股混杂的气息。村里的主干道正在铺水泥,几户人家在盖新房,层层垒起的砖墙夹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木楼之间,与原有村寨的味道有些格格不入。

  村中的鼓楼曾两度被大火烧毁,自1982年重建后已然老态龙钟。而这里,早已不再是侗族村民唱歌、对歌的所在。

  “以前农闲的时候,寨子里组织男女两支歌队和其他的寨子相互走访对歌,进寨门之前要唱拦路歌,然后分散到各户去吃饭,饭席上唱敬酒歌,饭后再到鼓楼里去对歌。”村民吴志成今年69岁,是贵州省级侗族大歌非遗传承人,对上世纪80年代的场景记忆深刻。他说,这种以对歌为形式的相互拜访在侗寨被称为“吃相思”,意在增进相互之间的情谊和交往,“可如今,‘吃相思’早已难得一见,也就在过年时热闹热闹。”

  衰落的不只是“吃相思”,还有“行歌坐夜”。“这是侗族男女之间的一种交往方式,一般侗族人家不给女孩子单独安排房间,而是几个关系好的住在一起,到晚上,男孩子就抱着琵琶、牛头琴去敲门,围着火塘边唱歌边干点零活,很多人就是在唱歌中彼此有了好感才成为夫妻的。”黎平县文物局局长陆锦宏说,“不过现在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跟汉族没什么区别。”

  2013年时,当年69岁的吴品仙,在黎平这个民族自治县,是唯一一名国家级侗族大歌非遗传承人。“现在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受外来文化冲击很厉害,唱大歌的人就少了。”

  邓敏文曾在自己的老家、黎平县岩洞镇岩洞村和竹坪村做过调查,会唱3首侗族大歌以上的中老年人(30岁以上)占该年龄段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会唱3首侗族大歌以上的年青人(16—30岁)只约占该年龄段总人口的20%。

  “这些所谓会唱侗族大歌的中青年人,绝大多数都只会唱那几首近年来极力推广的、短小的‘流行大歌’,如《蝉之歌》、《大山真美》等,这些只是侗族大歌的一点皮毛。”邓敏文说,“更深层次的侗族大歌经典作品已经很少有人会唱了,只有那些七八十岁的老歌师还能记得其中的一些片段。”

  听老人们介绍,侗族大歌是靠口传心授代代相传,并无文字记录。“汉人有文传书本,侗家无字传歌声。”吴志成如今将精力放在侗族大歌歌词的搜集整理上,已经写了几本歌本。不过,由于是用汉字记侗音,也没有曲调,真正能识得其中奥妙的也就他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徒弟。他不禁担心,如果有一天像他这样的老歌师不在了,也就意味着部分侗族大歌的失传。

  榕江县宰荡村

  地理环境相对封闭,由歌师句句教唱,保持侗歌原始味道

  相较于九龙村,深处山坳、交通不便的宰荡村,倒是比较充分地保持着侗族大歌的原始味道。

  这个位于榕江县栽麻乡的村寨,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去年才通了一条窄窄的水泥路。

  63岁的歌师胡官美坐在自家木楼里,“现在村里大部分的人都会唱侗族大歌,不会唱的一般都是从别的寨子嫁过来的。小孩子读到初中就出去打工了,不过回来还会唱。”

  作为侗族大歌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胡官美家是村子里有名的侗歌之家。她的女儿杨秀珠曾在青歌赛中获得银奖,如今在村里的小学教数学和科学,每周还要在下午放学后教两次侗歌课。“孩子们喜欢唱歌,虽然平时课时挺多觉得挺累,但还是尽量教他们唱一会儿。”

  每到晚上,胡官美家就成了寨子里最热闹的地方,二三十个孩子坐满了不大的堂屋。除了简单的儿歌,胡官美和女儿、儿媳有意识挑选几个年纪较大的孩子,教他们一些多声部的歌曲。孩子们不知道该在哪个部分接上来,3位歌师便每人指挥一部分,一句句带着孩子们唱。

  经过长期的教唱,杨秀珠已经总结出经验,“先教念歌词,教一句学一句,直到背得滚瓜烂熟;然后教全体队员学唱低声部,教他们轮流换气,保持声音平稳,然后再教高声部。我会选嗓子最好的组成一支歌队。”

  孩子们散了之后已是晚上8点多,这时大部分人家刚刚吃完晚饭。村里的大人们聚到鼓楼下,因为转天从江的一个村寨要来“吃相思”,需要提前排练。“女歌队好找齐,男队就比较麻烦。”胡官美说。

  从江县小黄侗寨

  侗寨变旅游区,村民组建歌队搞演出,靠唱歌已可谋生

  在从江县高增乡的小黄侗寨,侗族大歌则呈现另一种面貌。这个四面环山的村寨,被誉为“侗歌之乡”,早就名声在外。因为节假日游人较多,村里按60元的标准收门票,将侗歌当成一种谋生手段。

  村口有5年前修好的广场,有半个足球场大小,中间耸立的鼓楼也是新建的。“修这个广场是因为一些大型的表演、节庆容不下那么多人。”47岁的村民吴荣德为了满足游客听侗族大歌的需求,专门成立了一支歌队。“不只是唱大歌,还有歌舞表演。”吴荣德说,演一场1000元,一年下来大概有150场,但收入还是太少,“歌队有34个人,收入按人头均分,还有15%要上交到村里面。”

  据吴荣德讲,在小黄侗寨,人人都会唱侗族大歌,这是其他寨子比不上的。“也有年轻人到外面去打工,有200多人,但都是做唱歌表演,有的在州县的歌舞团,有的自己组建歌队承接表演任务。”

  贾木兰是小黄侗寨有名的“十姐妹”之一,她们曾在2005年参加“多彩贵州”歌唱比赛,夺得最高奖项“金黔奖”。此后,便一直忙于当地政府组织的外出宣传表演。她说,平时也会教自己的孩子一些歌曲。“等孩子长大了,学习任务重了,可能就没多少时间再来学唱大歌。”

  “过去教歌、唱歌都是为了自娱自乐,不计报酬。如今,在市场经济的驱使下,人们既要考虑社会效益,也要考虑经济效益,教歌、唱歌逐步变成一种谋生手段。”邓敏文说。

  “侗族大歌已经走出侗乡,受众的多样化提出了新的要求。侗族大歌必然将从台下走到台上,从民间走进学校,从乡村走进城市,从单一走向多样。”对于侗族大歌的未来,邓敏文如此预测。

·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推荐遗产
  • 非遗瑰宝 薪火相承
    历经千百年的积淀,钟敏毓秀的吉林延边,孕育出众多瑰丽的非...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