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视野]公共艺术在乡土文化自信重建中大有可为
来源:中国民族报 □ 李雷 发布日期:2018-03-10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公共艺术作为一种后现代艺术形态,随着功能的不断拓展及其重要性的日渐凸显,逐渐突破城市公共空间的框囿而扩至城镇、农村等更为广大的公共区域,并惠及到普通的村民百姓。公共艺术与我国的“美丽乡村”建设在共建共享原则上高度契合,并彰显出某种精神同构性。因此,公共艺术在当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尤其是乡土文化自信的重建方面,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公共艺术的概念转变与功能拓展

  公共艺术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后存在于社会公共空间之中,面向公众开放,具有公共性的艺术形态。公共艺术在诞生之初,更多地指向“由西方福利国家根据现实需要,通过国家行政机构及立法机制而推行的带有某种强制意味的文化政策”。例如,美国于1967年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公共空间艺术计划”,明确要求将公共工程建设经费的若干百分比用于艺术建设基金,其目标是“让公众在博物馆之外接近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艺术”。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演变,公共艺术的概念外延不断扩容,功能也随之不断拓展,已不再局限于城市空间美化,逐渐由城市空间的点缀物升级为城市空间激活、城市文化孵化和城市形象塑造的重要手段,在推动艺术民主、改造市民日常生活和培育市民公共精神等方面的作用也愈加凸显。

  以20世纪德国著名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的作品《7000棵橡树,城市造林替代城市管理》为例。该作品在时间上横跨5年,由志愿者在卡塞尔市内随机种植7000棵橡树,并在每棵橡树旁放置一块高120至150厘米的玄武岩石条。其用意在于以拥有800年寿命的橡树和坚硬的玄武岩作为象征,期待通过群体参与该公共计划来共同推动“人类生存空间”的美化与改造,并呼吁世人追求永久的和平。博伊斯的这一创作意图延续了其一贯的以艺术的方式来更新观念、改造社会的“社会雕塑”理念,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与认可。如今,在卡塞尔市到处可见“7000棵橡树”的存在。

当年,德国卡塞尔市民种植了7000棵橡树。 资料图片

  随着公共艺术功能的不断拓展及其重要性的日渐凸显,公共艺术覆盖的区域空间不再限于都市公共空间,而扩至城镇、农村等更为广大的公共领域;其所服务的对象也不再仅限于城市市民,而惠及到普通的村民百姓。公共艺术介入乡村文化建设最成功的案例莫过于日本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被誉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户外国际艺术节”,成功地带动了日本新潟县南部760余平方公里的越后妻有地区的经济振兴。这个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和中国当下的许多乡村境况一样,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土地荒芜、农舍空置,空心化、老龄化现象非常严重。倡导通过艺术来重新认识人类与地域、自然关系的“大地艺术节”,邀请世界各地的知名艺术家来此,结合当地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进行艺术创作,使得艺术与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发生切实而具体的关联。这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当地民众志愿参与到艺术活动之中,而且吸引了大批观光者前来观展旅游,从而极大地推动了当地经济的再生与发展。

  作为一种“艺术展的新模式”,大地艺术节正在成为一种经验模式,被日本国内以及海外的诸多组织机构和民间团体效法,并在世界范围内引领起一股艺术介入乡村经济振兴与文化重建的热潮。某种程度上,我国近年来所兴起的乡村艺术节、艺术乡建等活动正是受其影响与启发的结果。

  公共艺术在乡土文化自信重建方面的作用

  公共艺术与我国的“美丽乡村”建设在共建共享原则上所彰显出的精神同构性与高度一致性,使得公共艺术在当下的新农村建设中,尤其是乡土文化自信重建方面的功能与作用愈发凸显,主要表现如下:

  首先,公共艺术强调与其属地公共空间的有机融合。这种融合不仅体现在与外在物理空间的和谐,更体现在与所在人文生态的契合。公共艺术介入新农村建设,并非艺术的随意植入,而是在充分尊重当地自然生态与文化传统的基础上,通过在乡村道路、田间地头等空间设置艺术品的形式来对村容村貌进行美化,对陈旧的祠堂、戏台等传统文化物质载体进行复活,对特色民俗文化与传统手工技艺等进行艺术化呈现。它是以保护开发特色文化资源,传承延续传统历史文脉,有机融入当地的环境与居民的生活为旨归,意在美化与改善乡村环境的同时,引导村民借艺术的视角来审视自身的日常生活与乡土文化,反思与土地、自然的关系。

  其次,创作主体的多元性。公共艺术尤其强调公众的参与性以及公众主体力量的发挥。艺术家在介入乡村建设的过程中,如果想创作出与当地自然、人文生态相互融合的艺术作品,必须要了解当地的历史与文化,与当地村民进行深入的沟通和交流,征集当地民众的想法与诉求。这一必要的创作准备活动,会促使村民对自身的生活与文化进行自觉反思,并对当地的特色文化资源等进行再认识。

  再次,公共艺术作品的开放性。公共艺术作为一种公共空间中的存在物,必然是一种开放性的存在。同时,由于创作主体的多元性,其创作的过程必然是敞开的,需充分吸纳众人的合理观念与意见。所以,公共艺术介入新农村建设,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两件艺术品,更重要的是一种开放观念的传递与植入:一方面,外来的新鲜视角有助于实现对乡土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与转化利用,凸显传统乡土文化的现代价值;另一方面,则可以改变传统村落封闭、孤立的状态,带动村落与村落、村落与城市之间的互动交流。这种开放性与流动性,有利于特色乡土文化的展示与传播,有利于乡村文化活力的激发与恢复,在吸引城里人、艺术家等前来参观进驻的同时,可以增强本地人的文化自信,引领外出者回归乡村故里,从而为新农村建设积聚更多的社会资源和建设力量。

  最后,公共艺术成果的共享性。公共艺术一般是多方力量协作的产物,故其所有权并不属于任何单方,尤其不属于艺术家个人,而是公众集体共享。这一属性使其有助于改善日渐疏远的邻里与乡亲关系,增强村民之间的凝聚力,有利于费孝通先生笔下互助和谐的“熟悉社会”的恢复;同时促发村民合作意识与公共精神的生成,便于村民共同致力于乡村的复兴和美丽家园的共建。

  公共艺术介入新农村建设的模式与原则

  目前,国内借助公共艺术形态介入新农村建设,主要有3种模式:

  第一,艺术家自发模式。这种模式多体现在以艺术家个体为主导,在乡村自发进行的在地性创作和艺术乡建活动,代表性项目包括艺术家渠岩在山西和顺县创建的“许村国际艺术节”、艺术家欧宁在安徽黟县所尝试的“碧山共同体计划”。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艺术家普遍有热情、有想法,并怀揣借艺术改变乡村面貌的理想情怀。但这一模式也有弊端:有时会因乡土文化固有的保守性而导致某些想法难以实施,一些艺术项目也因此夭折;也有艺术家将此种艺术创作视为自身逃离城市喧嚣生活、回归田园的一种诗意化路径,在他们看来,乡村只不过是其艺术创作空间的转移和新的素材库而已,而缺乏对于村民生活的真正关切。

许村国际艺术节上,现代绘画展示出无穷的魅力。 资料图片

  第二,大型艺术节模式。这种模式一般是由地方政府出资,邀请策展人与艺术家到当地策划大型艺术节庆活动,以2016年开启的“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最具代表性。这类艺术节依托强大的政府后盾,一般兼具规模和影响力,能够吸纳足够多的优秀艺术家及社会力量介入其中,短期内易于收获成效,民众亦可从中获得实惠。但这种模式也存在着片面追求经济效益、过度消费乡土文化的风险。例如,有些艺术节活动借艺术之名行旅游开发之实,忽视当地农村手工技艺、民俗节庆等内在文化意涵的开掘而一味追求其商业价值,从长远来看不仅不利于优秀乡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反而容易造成对整体乡土文化生态的破坏。

  第三,艺术院校实践模式。这种模式源于艺术高校与地方政府开展的合作性项目。较有代表性的有:四川美术学院在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开展的“羊磴艺术合作社”项目、中央美术学院在贵州省兴义市雨补鲁村开展的“艺术介入”计划、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在浙江省台州市龙溪镇开展的“中国(玉环)美丽乡村动漫文化节”。相比较前两种模式,这种模式之下的艺术项目尽管规模和影响力有限,但在与当地村民的交流互动方面更具优势,也更为纯粹。师生能够真正从村民的生活实际与未来的生活设计出发来进行创作,村民亦能逐渐放弃围观和抵触的心理而主动参与其中。因此,这类艺术项目的公共性更为明显,民众对此的认可度与接受度也更高。

  应该说,上述3种模式各具特点与优势,很难进行孰优孰劣的单方面价值判断。从长远来看,公共艺术介入新农村建设需根据各地农村的实际情况,综合这3种模式的优长,采取更加亲民、更加有效的引导性方式。在介入过程中,应遵循如下基本原则:艺术家需祛除精英意识和乡村文化拯救者的心态,摒弃回归田园生活的个人化诗意梦想,努力调动村民的积极性,充分发挥他们的主体性作用,让村民切实参与到公共艺术的创作过程之中,借助艺术的方式来激发村民对于乡土文化的自觉与自信,让其从艺术中发现乡村振兴的创意与力量。只有如此,方能切实发挥艺术在新农村建设中的功能与价值,也才可以尽快实现乡村的振兴。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社会主要矛盾转化背景下的民族工作
  •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 四个“纳入”:新时代民族工作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