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学互鉴,推动形成思想共识“从走廊发现中国·河西走廊篇”专题研讨会综述[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5-17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王剑利 蔺海鲲

  5月5日,由中国民族报社理论周刊编辑部和陕西师范大学-河西学院“丝绸之路经济带河西走廊智库” 联合主办的“从走廊发现中国·河西走廊篇”专题研讨会在甘肃省嘉峪关市举行,来自北京、云南、陕西、甘肃、青海等地高校和相关机构的3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专题研讨。

  “丝绸之路经济带河西走廊智库”秘书长蔺海鲲教授主持了开幕式。“丝绸之路经济带河西走廊智库”执行秘书长、陕西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副主任黄达远教授总结了智库成立3年以来的工作成果和发展计划。中国民族报理论周刊编辑王剑利介绍了“从走廊发现中国”大型专题(下文简称“走廊专题”)的整体策划方案。

  自2018年3月2日起,中国民族报和陕西师范大学-河西学院“丝绸之路经济带河西走廊智库”联合主办的理论专题“从走廊发现中国·河西走廊篇”(下文简称“河西专题”)在《中国民族报》开始刊发。此次会议是河西专题第二次工作会议,也是走廊专题第一次研讨会。与会学者围绕“河西走廊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设”“边缘与中心的交错:从‘走廊地带’理解中国”“跨学科研究视野下的‘走廊研究’:以河西走廊为例”等主题展开深入研讨。

  一、着眼“史观”,从走廊研究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根据王剑利的介绍,提出“从走廊发现中国”的专题构想,缘起于各个学科对“何谓中国”的讨论,尤其关注对史观的讨论。走廊专题思路基于中国民族报理论周刊于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开设的“中华民族共同体视域下的疆域治理”专栏。该专栏从宏观角度,展现了统一多民族国家中国的历史疆域是如何形成的。不仅注重总结历朝历代经略不同边疆地区的智慧和贡献,还注重强调这一历史进程也是各族人民捍卫边疆、共创中华的历史。经此专栏,理论周刊与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方铁,陕西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教授黄达远,贵州大学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教授杨志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编审、《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杂志主编李大龙,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孙宏年,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等数位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学者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提出了“从走廊发现中国”大型理论专题的构想。

  走廊专题的核心主题是立足于中国自身的历史与现实来讲述中国,形成具有主体性的中国话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中国的多元亚区域之间由若干个走廊地带相互衔接,相互嵌入,这些走廊地带或过渡地带,是“多元”得以具体链接的历史-地理-文化基础。同时,这些走廊地带在历史演绎的过程中,又逐渐成为区域单元或中国整体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从走廊地带,能够发现多元之间互构、共生并演化为一体的历史进程和动力机制,能够展现各民族是如何通过交往交流交融来共创中华的。走廊地带成为我们理解“多元一体”的中国的重要切入点。

  在现场讨论中,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从塑造新史观和建构中国话语的角度高度肯定了走廊专题所具有的创新性、重要价值和深远意义,并围绕史观展开深入研讨。

  方铁认为中国是中华各民族共同缔造的。中原王朝与边疆的少数民族政权,都参加了中国历史疆域缔造的过程。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在现今中国的地域范围,存在中原王朝、边疆政权共存的局面。随着历史的演进,中原王朝、边疆政权相互间的影响、交融愈加广泛而深刻,最终构成中国整体。研究民族史与边疆史,既要研究中原王朝的突出贡献,也要阐述辽、金、夏、南诏、吐蕃等少数民族政权的作用,以及中原王朝与少数民族政权相互交流、趋于融合的过程,呈现中华民族的内聚力因此不断增强、统一国家逐渐形成的过程。他指出,当前走廊专题的一个重要价值在于让广大读者看到,中国的历史进程是多元多样、非常复杂的。河西走廊专题中所展示出的人和自然环境的关系以及相关的社会变化、所展示出的历史发展涉及到各种复杂因素的关联,对学界打开思路也具有启发性。

  李大龙提出,近期学界讨论的“如何认识中国”“何谓中国”以及《中国民族报》专题“从走廊发现中国”都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内容,是属于史观的大问题。据此,应重新定位河西走廊的作用。他认为,在从“多元”到“一体”的路径中,从中国疆域自然凝聚的最终结果而言,河西的定位更像是个“榫卯”,它将南部的青藏高原、北部的草原、东部的中原、西部的西域“卯”在了一起。辽西走廊、苗疆走廊等也都起到这种榫卯作用。因此,“从走廊发现中国”专题可以为学界、国民“如何认识中国”提供一个全新的思路,同时也可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坚实的思想基础。

  施展所提出的“多元互构的体系史”,正是走廊专题的重要思想来源。他认为,中国历史就是在“多元互构”的过程中演化发展的。而处在诸“元”之间,将“多元”衔接起来的过渡地带,便是中国历史当中极为重要的构成要素。正是过渡地带,才能从具体的历史机理上说明“多元”如何融合为“一体”。对于过渡地带的历史意义的解读,将有助于国人更加深刻而清晰的认知中国的多元一体性,更加具体、直观地理解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历史载体及其历史演化的动力机制。

  黄达远认为必须建构中华民族整体史观,现代的中华民族整体史的书写离不开“广土众民”这一疆域特点。他在发言中尤其强调上世纪80年代初,长期从事西北地区研究的谷苞先生对于建立中华民族整体史观的贡献。谷苞先生通过研究发现,游牧人群与农耕人群之间虽有战争和冲突,但是从长时段来看,游牧民和农耕民在生活上的相互依赖才是年年月月都发生的事情。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大一统是对游牧与农耕两大区域的统一。汉、唐在这方面取得了富有意义的成就,而元朝全部实现了农业区和游牧区的大统一,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最后完成和巩固了这个大统一。

  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王建新在主持和评议时表示,在“一带一路”建设全方位展开的今天,“从走廊看中国”是个非常必要的话题,“作为过渡地带的河西走廊”的提法意义深远。第一,历史上各民族互动交融,多民族多元文化共生融合的史实和现状为我们加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绝佳的范例,河西走廊的生态人文发展的历史过程需要大书特书。第二,河西走廊的研究为学界、广大知识分子和社会公众树立客观、合理、科学的历史认识、建构中国自身的理论话语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数据和资料。在民族-国家的话语建构方面,它能展现各民族如何互动交融,历史上自然地形成一个统一的中华民族主权国家;而在生态文明格局方面,它又能说明生活在不同生态环境中的各民族群体如何互通有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成中华文明整体。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教授钟进文认为,目前的走廊专题可以说是用“史观”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他认为深入研究河西走廊首先要建设我们自己的这种共同体意识的话语体系。尤其在与西方学者的对话中,或者在具体研究成果的交流中,建构自己的话语体系非常重要。

  河西学院教授高荣从地理环境、民族构成和农牧业经济三个方面阐述历史上的河西走廊对于形成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重要作用。河西走廊在自然地理上正处在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地带,历史上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区;得益于祁连山冰雪融水的灌溉,河西成为宜农宜牧之区,在经济上表现为农牧并举。汉武帝从内地向河西大量移民,从而彻底改变了河西人口的民族构成,加之郡县制的推行和大规模的屯垦经营,不仅使河西的政治经济结构和社会文化习俗发生了深刻变化,也使河西的区位优势进一步凸显,成为中原王朝沟通西域的枢纽地带。因而谷苞先生认为,河西四郡新农业区的开辟,是丝绸之路畅通繁荣的关键。所有这些,又反过来促进了河西社会的全面进步和经济文化的迅速发展。特珠的地理环境、民族构成和农牧业经济,使河西成为多种文化交融交汇之所,不仅广泛吸收域外各种文化因素,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五凉文化,同时又将已经改造发展了的文化传播到内地和西域。

  在这一节的讨论中,李大龙认为“多元一体”尽管是针对中华民族这一“家人”而言,但“多元一体”也可以视为观察多民族国家疆域、区域政权疆域、中华文明、地区文化等众多现象的范例,具有方法论的意义。方铁阐述了有关山地文明的思考。王建新认为,文明与生态的角度,补充到中国史观的思考中,有助于推动中国话语的形成。王剑利结合几位专家的观点,进一步对整体的走廊专题策划提出了设想,认为围绕走廊地带展开的叙述和理论探索,可以从民族、疆域、区域单元、文化、文明等多个层面来阐释、论证和丰富“多元一体”。

  二、从河西走廊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

  1、多重视角看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是我国较早开发的一条走廊,也是我国唯一同时衔接起中原、北部草原、西域绿洲与青藏高原这四大亚区域的走廊地带,是我们观察中国多元互构,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和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切入点。通过河西专题,可以从历史到现实、从民族到文化,从多个维度研究河西走廊的意义、价值和发展空间。呈现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生成机理,总结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区域经验,推动河西走廊区域研究,引发全社会对河西走廊以及河西走廊研究的关注。

  黄达远以“过渡地带”来阐述河西走廊。例如,嘉峪关常被西北的人们看作“口内”与“口外”、内地与边疆的分界线。但敦煌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又位于人们视为“口外”之地的“边疆”。作为分界线的嘉峪关与作为丝路文明中心的敦煌,二者文化边界并不一致,这恰恰体现出历史上的河西走廊是一个“过渡地带”。用单线的历史眼光无法解释河西走廊,只有超越行政区划,将河西走廊看作世界文化的汇流区域,农耕、绿洲农业与游牧的交汇区和共生区,才能理解其中心性。河西走廊既是边缘,也是中心,承认它的多重特征,这就是“过渡地带”的指向。

  甘肃省人民政府参事、西北师范大学教授李并成结合走廊地带的特征,总结了河西走廊的历史贡献和区域特征:河西走廊是我国走向世界的第一条通道,也是我国率先对外开放的地区;河西走廊是我国历史上线路最长、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大、文化沉淀最丰厚的一条民族走廊,也为各个民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河西走廊历史上是屏蔽关陇,经营西域的基地;河西走廊还是中西方文化交流交融的创新高地。他尤其从敦煌学的诸多研究发现论证了河西走廊作为“文化创新高地”的重要意义。

  兰州大学教授武沐提出,应当从“戎狄文化带”的视角来理解河西走廊。古代历史上,在农耕地区与游牧地区之间的过渡地带上,一直有着亦农亦牧的地带,此即“戎狄文化带”。汉朝与匈奴之间的征战,实际上就是对此地带的争夺,其结果是河西四郡的建立。河西四郡的立足有两个主要基础,一是军事,一是商业。在军事意义上,中央王朝在强大时,可以有效经营河西走廊,一旦中央王朝衰败,则河西走廊的归属很可能发生变化;在商业意义上,河西走廊支撑着丝绸之路,这条路上最初流通的货物主要来自中原,但是道路的开通与贸易的运营,则是由沿途的其他各族群完成的,这背后反映着多族群互动的历史效应。河西走廊是一手拉着中原,一手拉着西域的地缘枢纽,同时又是既能理解内地又能理解边疆的过渡地带。武沐还进一步提出他近年关于少数民族政权的大一统观念的思考。历史上北方民族与中原农耕民族之间的大量战争,最终促进了国家的统一,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发展起来的。

  青海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李建宗博士指出,应以多重视角审视河西走廊,比如历时-共时、历史-现实、农耕-游牧等视角。河西走廊是一条多民族走廊,尤其在其游牧社会中,民族成分比较复杂。河西走廊不同于藏彝走廊、南岭走廊等民族走廊的诸多特色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同时,从历时的角度认识河西走廊,必须考虑“长时段”,因为在不同历史时段河西走廊的民族分布格局与文化版图存在较大差异。在“长时段”的历史中,既要考虑区域内部的民族、文化的延续性,也要考虑非延续性。历史上的河西走廊是一个远离中原地带的边缘区域,是一个多文化圈的边缘区域和交集地带,这一地带也是一个铸就多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地带,为中国多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形构提供了一些经验。

  陕西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李如东博士谈到他对用“过渡地带”解释河西走廊的看法。他认为使用“过渡地带”这个概念时,语境不同,对此概念的使用也应该有所调整和界定。在史观的层面,将河西走廊作为过渡地带,确实有助于我们重新理解“整体中国”;而要理解河西走廊今天的地理、文化与民族交往,他认为用文明互动或区域关系的视角更为准确。

  王剑利认为,尽管河西走廊的地域界定相对明晰,但学者们的探讨已经打开了开放性的视野。后续的走廊地带可能非常不同于既往我们熟悉的关于“走廊”“通道”的界定,需要开启一个大胆探索、稳妥论证的过程。同时,要形成具有主体性和整体观的走廊视角、边疆视角,还需进一步探讨走廊地带之间的关联性,并在更大格局的互动、联动机制的探讨中,尝试揭示多元互构共生演化为一体的动力机制。

  2、提出“河西方案”,形成“河西学派”

  走廊专题注重古今关联,既着重阐述历史,又体现现实关怀。河西走廊专题期待提出河西方案,推动形成河西学派。这一愿景并不能在专题期间一蹴而就,但仍可寄望于媒体和学界持续深入的互动来实现。研讨会中,学者们围绕河西方案和河西学派展开了初步研讨。

  河西学院校长张汉燚教授在开幕致辞中谈到,此次专题会议汇聚各方智慧,凝练河西方案,将为河西走廊的崛起、为丝绸之路的复兴作出独特的贡献。河西走廊及其延伸的河西地区是河西学院的生命田园,也是河西学院推动河西学的逻辑和本质起点。他主张要以家国情怀来看待河西走廊与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之间的关联。

  黄达远提出,河西方案必须基于三个认识:第一,河西走廊具有“东迎华岳、西达伊吾、南望祁连、北通沙漠”的地理枢纽性,在维护和保障国家边疆安全上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因此,其在疆域治理中的“权重”应当区别于其他地区。第二,河西走廊具有的全局性意义,只有放置在世界史或是在区域关联性中才能够呈现。理解河西走廊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须超越行政区划的边界。第三,河西走廊是西部发展的关键区域——是全局的“棋眼”。黄达远引用了费孝通先生在2000年考察甘肃时的讲话,将河西地区比喻为西部的“发动机”,并进一步提出,要把河西地区建设成现代化的经济中心,辐射、带动西北各省区的发展。河西走廊这个“棋眼”走好了,就会辐射到青海、新疆、内蒙古和西藏。河西走廊作为“一带一路”的“黄金段”,可谓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当前的着力点就是大力加强河西走廊的区域研究,吸纳不同学科,做好基础研究和经验研究,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

  李并成提出,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4月下旬考察长江经济带时提出一个理念,“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理念对于河西地区同样适用。河西方案当中必须要包含对生态问题的讨论。河西走廊历史文化资源丰厚,有敦煌文博会等等文化活动的载体,河西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还应该发展起全域旅游,在“一带一路”建设上做出特色。

  与李并成的阐述相关联,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安秀梅的发言以肃南县的历史文化自然资源和旅游产业的发展现状与前景为例,介绍了河西走廊地带所特有的地理、生态、文化的多样性及其蕴含的发展潜力。

  施展进一步提出,河西走廊的文化旅游存在一种特殊的重要性:它有助于打破中原中心论的认知,形成新的国家意识。做好河西走廊的文化旅游,需要建立在对河西走廊的历史意义的解读之上;文化旅游又恰恰能够在有益的研究成果、新的史观形成之后成为推动社会化传播的一个极佳路径。

  河西专题提出的创建“河西学派”的倡议引发与会学者的讨论。王建新认为,“从走廊发现中国”专栏提出推动形成河西学派,这个说法很重要。他认为,河西学和河西学派不仅仅是一个区域研究团体的自我表述,更牵涉到整个中国的历史建构的问题。其出发点是从国家的史观、生态文明史观等不同维度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而且就“一带一路”发展而言,其意义更为深远、重大。这涉及到研究河西走廊的多个学科、大范围的学术力量、思想传播力量共同建筑一个学术领域,甚至是把学术领域有益的思想共识更快地扩展到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形态当中。

  三、跨学科的走廊研究,刺激学术生长点

  “跨界”是走廊地带的最显著特征之一,“从走廊发现中国”专题的策划非常注重跨界思维,河西专题已经初步形成了跨学科、跨地域、多维度、多层次、整体性的特点。此次研讨会更体现出跨学科、跨地域的思想碰撞与交流。

  学者们从河西走廊专题文章的思路开启互动,展开了研究河西走廊的新角度、新方法,已经呈现出河西学术新的生长点。而引发对于河西走廊和河西走廊研究的关注,推动河西走廊研究,正是走廊专题的初衷之一。

  河西学院教授杜军林通过历史事实的呈现,梳理河西走廊上裕固族大头目的社会治理逻辑及历史演变,展现出习惯法和国家法的调适过程。

  李如东认为,自汉王朝将河西走廊纳入中央王朝之后,河西走廊自身历史的转变与中原王朝的历史转型基本处于一种同构关系之中。此外,通过梳理上世纪4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对河西走廊的相关研究,他发现较之于民族问题,当时河西走廊的自然与历史地理、地质地貌、矿产资源、社会问题等被讨论得更多。他认为这种研究取向和当时出于抗战救国,将西北作为大后方进行开发和建设的时代关切密切相关,意味着现代民族国家的视角和现代话语已被引入到当时人们对西北边疆的认知活动和知识建构活动中。因此,他主张只有厘清不同时代的话语背景及其差异,才能在当前“从走廊发现中国”的探索中,更好地把握河西走廊的学术定位及其意义。

  蔺海鲲认为,河西走廊作为在中华文明多元格局中极具典型意义和影响力的文明过渡地带,其独特的地理空间结构和多民族、多元文化共存共荣态势蕴含着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世界文化的繁荣及人类精神突破的内在底蕴,并在新时代提供了重新发现和解释世界历史及民族交往逻辑的机理。过渡地带的多元文化互嵌模式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进程中的重要动力,使曾经存在于此的各国、各民族的文化呈现出和谐共生、多元共荣的样态,在密切的社会交往中突破了国家、民族和地域限制,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人类共有精神家园提供了无限潜力。

  钟进文认为,边疆与中心在地理、文化、政治等多个层面的交错叠加,就形成了一个杂糅的地带,而把握其文化特征更需要深入、系统的跨学科研究。他以历史上河西走廊的民族互动与走廊语言文化研究以及“花儿”的传唱演变研究为例,认为这些微观研究恰恰能够佐证走廊地带的宏观意义。河西走廊的相关研究若要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推动形成河西学派两方面作出更实质的贡献,则更需要大量具有学科专长的学者以系统化的学术来支撑跨学科共识。

  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科高等研究院副院长赵学清阐述了他开展西北地区语言文化研究的新思路,他特意提及这一思路的形成受到了河西专栏中王文仁教授所展示的凉州贤孝研究的启发。

  王剑利认为,通过走廊专题来建立话语和思想共识,亟须深入的学术研究作为支撑。在河西走廊专题的进展过程中,专栏学者在密切互动中已经产生了一些关于河西走廊的初步共识。期待这些新的学术生长点能够推动学界形成新思路、新成果,并继续与思想传播平台进一步展开深入合作。

  王剑利在介绍走廊专题的策划思路时,着重阐述了“互动性知识”生产和知识传播的重要性。走廊专题致力于开启思考边疆问题、民族问题的新思路、新视野,互动性贯穿专题策划实施的全程。理论周刊编辑部和走廊地带2至3位学者组成专题统筹组,共同设计主题、谋篇布局、组建作者团队。在策划期间,全体作者共同讨论和完善主题思路。在文章编辑过程中,专题内和走廊专题间的学者进行交叉评审。如此,既充分展现和尊重学者的学术创见,又确保专栏文章围绕着策划主题展开。同时,还有相关领域的资深学者全程参与整体策划和学术指导,推动各走廊间的比较研究与学术互动。如此,各地域的走廊专题,以及整体的走廊专题,均可能产生“互动性知识”,形成思想共识。

  有益的新思想要转化为社会话语,影响社会进程,需要一个社会化传播的过程。在各地高校开展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涉及民族、边疆的相关学科,其地方特色、学科特色着力较多,但缺乏面对公众、面对全社会的知识和思想传播,尤其缺乏面对非民族地区、东部地区的通识性教育。走廊专题致力于突破学术壁垒。不仅从学术研究的问题域中找出适合大众传播的思想角度,还下功夫把学术文章编辑得更具可读性和传播性。

  走廊专题分别从理论层面和社会层面展现出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价值。同时,正如中国民族报理论周刊主编常晓虹在闭幕致辞中所言,这一专题的生成是理论周刊作为媒体和各领域学者共学互鉴的结果。期待在后续的走廊系列中,好的策划推广思路和新的学术生长点推动思想共识不断更新、深化,让我们从走廊地带更好地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云南作好建设民族团结...
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把云南建设成为我国民族团结进...
推荐理论新闻
  • 云南作好建设民族团结...
    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把云南建设成为我国民族团结进...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