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作品写人品 以人品换作品——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综述[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6-11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本报记者 孙文振

回族作家高深(1935-2017)。资料图片

  回族作家高深幼年起就投身革命,曾是东北民主联军回民支队宣传队队员;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在企业、报社、文联和党政机关任职。1952年,高深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著有诗集《高深诗选》《大漠之恋》《路漫漫》《寻找自己》,杂文随笔集《高深杂文随笔选》《庸人好活》《那片淡淡的白云》,小说《军魂》等。他曾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民族文学》编委,其作品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6月3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主办的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与会专家认为,高深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和作家,他的文学创作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其作品见证了记录了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民族走过的艰难历程。

  他是勇士,是园丁,是优秀的诗人和作家

  高深生于1935年,11岁就投身革命。虽然他经历了许多坎坷和不幸,但对理想信念的追求始终没有泯灭,始终是以勇士的姿态在前行。

  研讨会主持人、《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认为,高深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追求和精神,给予人们不竭的力量。

  “在高深先生去世半年之后,民族文学杂志社就迅速地组织追思会和研讨会,回顾高深的文学生平和文学成就,很及时、很迅速。”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说,“一个个前辈巨星陨落,一片片文学新苗在成长,我国的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在老一辈的抚育之下滚滚地前进。”

  “在读者的心目中,在少数民族作家的心目中,高深先生是勇士,是园丁,是优秀的诗人和作家。”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说, “他的作品,他的灵魂,他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仍然是照耀我们前行的火炬。”

  《人民日报》文艺部原副主任蒋元明深情回忆了自己与高深几十年来的深情厚谊。在高深的关怀与指导下,蒋元明身患重度残疾的儿子凭借写作才华加入了中国作协。

  “这些年,我儿子写网评、出书、加入中国作协,都和老高的鼓励和支持分不开。他曾评价我儿子,用‘生命的极限创造了奇迹’。”蒋元明说,“老高走了,我感觉失去了一个亲人,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

  中国作协小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胡平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高深时的情景:“他67岁,非常有风度,不但帅,而且腰板挺得特别直。在我心目中,他真是一个战士的形象。”

  《人民文学》副主编徐坤是鲁迅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的学员,她回忆了与高深在鲁院的情缘与往事。“重新缅怀和追忆高深老师的一生,他人格的高尚、处事的智慧、宽容的心态,以及他创作中的战士情怀和赤子之心,都对我们后来者具有教育意义。”徐坤说,高深用言传身教的方式给他们上了一堂生动的“为人处事课”。

  他的作品,有长度、有宽度、有深度、有温度

  “你拖着沉重又深沉的犁铧/拖着装满希望和喜悦的大车/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读。”从高深的诗《牛之歌》中,《中国艺术报》总编辑康伟看到了一个“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读”中的自觉的诗人,由此决定了诗人的境界和境界的高度。

  康伟认为,高深的诗,高在境界,深在情感,其作品既是对时代的映照,更是对时代的追问。他对中华美学精神,尤其是诗学传统的继承,对时代、对家国、对人民的挚爱,对诗人自我的确认和坚守,造就了他的高与深。这也是对当下诗歌创作的启示。

  中国作协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范咏戈认为,高深“以作品写人品,以人品换作品,以作品现文品”,这种精神体现和贯穿了他的整个写作过程。高深的散文集《那片淡淡的白云》中,不仅有历经磨难不改对祖国和人民的深情,而且有对文学价值和规律的探寻。虽然是大处落笔、落墨,文字却是洗尽铅华、情见如此。他的作品,都是有长度、有宽度、有深度、有温度的力作。

  辽宁师范大学海华学院教授郑丽娜早在2008年,就在《诗情在风雨人生中的升腾》一文中,对高深的创作进行了回望。她认为,高深诗歌创作的亮点主要表现在5个方面:歌颂祖国天翻地覆的变化,歌颂工人阶级的崇高献身精神,这是高深诗歌的鲜明特色;深层思考时代历史命运,热情讴歌伟大的改革开放,这是高深诗歌最响亮的音符;以浓烈的人民意识来关照生活,以深情的笔墨宣泄百姓精神的诉求,这是高深诗歌的主要目的;开拓中华民族精神的底蕴,彰显民族性格的灵魂,这是高深诗歌强烈的精神意义;革命的战斗精神,不忘初心的战斗心态,这是高深诗歌审美意识的显著特点。

  “诗人之所以流芳百代,是因为他把人民看得很重。在诗中彰显人民情怀,是高深创作的精神线索,也是他诗歌美学观的立论基础。”康伟说。

  他用一生,讴歌时代,讴歌党和祖国

  高深把一生最辉煌的青春年代献给了辽宁,献给了锦州,使得锦州的文学生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直到80多岁时,他的创作一直没有停歇。

  “高深和当代诗人邵燕祥共同开拓了中国最早的工业诗歌。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渤海大学中文系原主任王科评价说,“他用诗歌唱出了中华民族共同的心声。他超越他的民族,站在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立场上,讴歌时代,讴歌党和祖国。”

  “他是一个‘跨界歌王’,他写诗歌,写小说,写杂文,写其他各种文学题材,门门精,门门引起轰动效应,真是不得了!”王科说。

  74岁的张桂芝是辽宁省锦州市作协原副主席,本是司法工作者的她,在高深的鼓励下,成为了一名文学爱好者。至今,她已出了3部作品,其中两部都是高深作的序。听到高深去世的消息后,她专门撰写了纪念文章《那颗星依然璀璨》。

  “高深老师像一朵洁白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在风中。他兑现了‘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事,清清白白为官’这个诺言。他虽然没有给儿女留下家产万贯,但是他给儿女留下的精神财富,足够他们享用一辈子。”张桂芝说。

  “高深是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上不可忽略的一位作家,他的作品是全社会的宝贵财富。像这样的作家,在锦州应该有他的文学馆或纪念馆,有一个让后人去学习、瞻仰其精神遗产和文学遗产的地方。”范咏戈提议。

  “高深老师有战士情怀、赤子之心,他是抱着这两种态度来入世、来写诗、来作文的。作为老乡,我也特别希望辽宁或锦州为他建一个文学馆或纪念馆,让更多的后学新人来学习他、缅怀他,以他为楷模,走好文学之路。”徐坤说。

 

(编辑:赵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书籍
推荐书籍
  • 《贵州文库》首批图书...
      《贵州文库》重大出版工程自2016年3月全面启动,旨在系...
  • 最新书籍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