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博物馆语言讲好非遗故事——“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博物馆里的呈现与表达”研讨会综述
来源:《中国民族报》 □ 李丹 发布日期:2018-08-25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以“物”为核心价值的博物馆如何接纳“非物”的形态,并有效诠释与表达非遗的深层价值,这正在成为博物馆业务开展的重要议题。近日,由中国民族博物馆和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共同主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博物馆里的呈现与表达”学术研讨会上,博物馆领域专家学者以《古典爱情——中华各民族传统爱情文化展》为案例,对非遗在博物馆里的呈现方式、表达理念进行了探讨。

  博物馆应在展示中释放深层文化信息

  中国民族博物馆副馆长郑茜对《古典爱情》展的呈现手法和理念进行了解读。她提出目前民族类博物馆普遍面临的展示困境难题:对于“物”的展示而言,如何释放民族民俗文物所蕴含的深层文化信息?对于非遗的展示而言,如何借助恰当手段和方式来道出无形文化的内涵和意义?

  对于非遗的展示,郑茜表示,近年来博物馆普遍尝试的是引进动态展演和数字化展示,这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展示的缺陷,但并非唯一的方法。以此次展览为例,对爱情这一精神文化事象的展示,通过营造和构建具有包容性的想象空间,制造出与展示对象相关联的观念性场景,以艺术化装置构筑文物和已消失历史现场的隐喻性关联,让文物重新回到意义场中,将其支离于原生社会环境的文化功能再行“脉络化”,重新拼合出其原生意义,从而提供对于文物和文化事象的深层价值阐释,这是中国民族博物馆对非遗展示的一个积极尝试。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宋向光指出,中国民族博物馆试图用现代艺术手段对民族文化作阐释与解读,同时借用人类学视角,这一思路模式很好,但尚需完善。此次展览力求在纵向中国和横向世界中呈现民族文化,在内容结构上有新的突破,是一个新的探索。构建空间的概念是民族类博物馆的创新性展陈理念,用空间概念消解内在的各种紧张矛盾关系,但这些抽象装置能否让观众理解还需探讨,需要给予观众更多引导。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认为,非遗展示在空间上还存在着物质展示与非物质展示相组合的问题。民俗文物的内涵需要通过展示形式完成深度挖掘,内容上则需把主题故事界定得明确、清晰,用博物馆特定的语言把非遗故事讲好。  

  博物馆应把非遗的活态价值呈现出来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杭侃认为,博物馆并非无所不能,“博物”的生命力在于多样化。每个博物馆都有各自的特点,应当在定位清楚的情况下完成符合自身特点的展示。非遗展示的难题并不是简单的物质与非物质的矛盾,很多文物之上隐含着非物质文化的内涵和意义,同时一些非遗也可能体现在物质载体之上,所以很难区分或者不应该严格区别“物”与“非物”。非遗的活态传承是难点也是契机,博物馆应当把非遗的活态价值呈现出来。

  北京市文物局信息中心主任、北京博物馆学会秘书长祁庆国认为,民族题材展览需要解决如下问题:首先,观念的转变和提升——要改变以金石收藏观念来对待民族文物的惯性思维,文物行业应当对民族文物的独特性树立观念共识;对“民族博物馆”进行分类时,不应将它从博物馆普遍性中割裂出来。其次,展示的转变和提升——民族题材展览应当突破历史文物展示的局限,借鉴叙事学的观念和方法,从社会角度进行立体、活态的展示,内容设计和表达方式上可以更加丰富。

  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院党委副书记卜希霆认为,非遗在博物馆里的创意性、修辞性表达,有可能涉及三个“度”:第一,尺度,即适宜度;第二,效度,即能见度;第三,温度,即宽容度。卜希霆建议,在以后的非遗展示中,要增强非遗的生态开放性,包括空间和理念的开放,增强观众的参与性和融合性;要增强非遗的活态更新性,对其更新的脉络实行文化记录;要增强非遗的时尚转化性,让非遗跟随时代的脚步,跟现实生活形成互动;要增强非遗的地理标志性,增强非遗的社群共情性。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和工艺文化研究所所长聂影认为,非遗在进入博物馆过程中,有可能产生文物信息离真实内涵越来越远的后果,这需要格外注意。本次展览通过装置性设计去链接“物”的原生信息,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过度的空间设计会造成展览内容与形式的分离。一根竹笛放在展柜里,不容易与观众发生关系;如果笛子发出声音来,就跟观众建立了关系;如果有一张人吹笛子的照片,那就增加了更多信息量。抽出值得关注的内容作核心景观性展示,这是非遗展示值得探索的方式。现在,社会资本正在加大对博物馆展览空间的介入,这有可能促动文博界展陈方式发生一些深刻变化,值得关注。

  博物馆非遗展示的经验与心得

  研讨会上,来自河北博物院、山西博物院、成都博物馆的专家结合自身博物馆实践,阐述了非遗展示的经验与心得。

  河北博物院副院长徐艳红说,非遗展示需要考虑非遗载体(传承人)的特点,尤其是应当考虑非遗的人际交互性,从而建构起博物馆在非遗展示方面的话语体系。

  成都博物馆党委书记蒋阵奇提出,博物馆应加强与媒体、高校的互动,将非遗的教育功能发挥得更充分。

  成都博物馆皮影部主任李龙认为,非遗进入博物馆应当采用多手段、多平台、多媒体方式将其活态价值展示出来;同时,用文化叙事的模式来讲述非遗,用与现代艺术相结合的方式设计出非遗的现代艺术形态,这些扩展性的手段,都是有意义的。

  【古典爱情——中华各民族传统爱情文化展】






 

(编辑:赵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青春新势力 闪耀新时代】
  •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文物解码
  • 父亲节专题:父爱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