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丹“捣老爷”习俗是如何锤炼成冬至民族文化节的?
来源:中国民族报 □ 任积泉 发布日期:2019-01-12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火热的祁店村“捣老爷”习俗。 任积泉供图

  “冬至节里忆当年,捣老爷捣出牛娃子饭!一口大锅作见证,民俗文化谱新篇。”这句顺口溜,道出了冬至“捣老爷”这个民俗文化活动的热闹与新气象。

  2018年12月21日,是农历冬至节的前一天,下午3点半开始,一场较为原生态的“捣老爷”活动在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县清泉镇祁店村拉开了序幕。“捣老爷”的队伍从村里的乡愁大院出发,先去3里外的娘娘庙上香,后返回到村子里3户人家“捣老爷”,直到晚7点钟才返回乡愁大院。

  张掖市所辖五县一区中,除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外,均为汉族聚居县。历史上,这些汉族聚居区自然条件和文化背景基本相同,其他县区过冬至节时并没有大的响动,仅是家人在一起吃顿饺子而已。但在山丹县,这里的百姓把一个村子小聚的冬至节,演绎成了一个妙趣横生、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大节日。

“老爷”带着“衙役”逐户去“吵冬至”或“捣老爷”。 任积泉供图

  根据山丹县不同乡村老人们的叙述,旧时冬至前一天晚上,村子里一些“好事者”(文化活动爱好者)会带领男女老少,在锣鼓引导下,拿着摊耙(烧炕填燃料的工具)、破脸盆、木掀、扫帚等道具,逐户去“吵冬至”或“捣老爷”。这帮人中的核心人物是“老爷”,这“老爷”既非官老爷,也非体面的乡绅,而是有一定影响力和号召力、爱闹腾且家境较殷实的“貌似老爷”,年龄一般在50岁左右。“捣老爷”活动开始时,这位“老爷”由4位壮汉拉两条红布,在人群中间隔出一个类似轿子的通道,供“老爷”“乘坐”,并一路随锣鼓节奏或众人的吆喝声做乘轿或骑马表演的动作。这支狂喊乱吼的队伍所到之处,姑娘或年轻媳妇一怕那帮混小子做出出格的捣人举动,二怕听那些粗俗不堪的混账话,或躲到别人家,或藏在柜子里、躲进空粮仓里。

  这支狂野的队伍每到一家,就在院子里敲敲打打,并高声喊叫:“嗷,嗷,冬至了,嗷,嗷,不睡了!”“捣!捣!捣捣捣,金银财宝往里捣,恶里恶嗦(脏物)往外捣。”他们进入主人家不同的房间或遇到不同的人,还会有不同的说法。如遇到土炕时喊:“捣!捣!捣炕沿,炕上生出个状元郎”;遇到姑娘时喊:“捣!捣!捣姑娘,姑娘找个如意郎”;到后院里见到牛、马、大轱辘车甚至狗,也要兴致盎然地捣一番,捣得鸡飞狗跳方可罢休。主人家对这些兴致勃勃的捣乱鬼不仅不生气也不加阻止,反而放手让他们闹腾,闹得越凶越高兴。有些人家还早早在门口准备好鞭炮恭候他们去热闹一番呢!

  在“捣老爷”过程中,装扮成“衙役”的一帮核心成员总要说出几句令人捧腹大笑的词儿来,反复闹腾到主人家拿出米、面、肉、油、瓜子或钱为止。当遇到有些小气人家听到锣鼓声后熄灯装作不在家的样子时,锣鼓就会敲得更响,吆喝声也更加起劲。等那些小气鬼不得不装作刚被吵醒的样子,故意慢腾腾地出来送上一些食物后,“好事者”们才会离开。

  在这项民俗活动中,人们把“老爷”当作戏曲里的小丑取笑逗乐,以众“衙役”或“跟班”在所到之处用工具四处捣乱逗乐取笑、营造热闹气氛及浓浓乡情为主要形式,唤醒冬天,祈福来年平安、社会稳定、风调雨顺。

  三四十户的小村子全部闹完,往往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这支狂欢的队伍精疲力竭时,就聚集到了事先说好的大户人家或有锅灶的公共场所。队伍中有背着褡裢收米面、拿着筐子收菜肉、端着盆子收面食、提着油罐收清油的主们,他们将所有食材交给早已等候多时并烧好了水的妇女们。由于收集到的半成品面食都是巧妇们精心制作的,有的像小虫蛹,有的像小蝌蚪,有的像小鱼,还有大点的像花牛犊,下到锅里格外显眼,所以,人们就把这种大锅饭叫做“牛娃子饭”。

  关于“牛娃子饭”的来历,有这样一个民间传说:一次,霍去病西征在山丹扎营时,只剩下两头牛。由于人多肉少无法分配,霍将军说,将牛宰后,把肉切成小肉丁,与面、菜一齐下到锅里供全体将士食用。但牛肚子却被伙夫们偷吃了,为了逃避惩罚,伙夫们就发动众人将面食捏成牛肚子的样子,吃饭时就连霍将军也分不清哪个是真的牛肚子、哪个是假牛肚子了。为了纪念这件事,这种饭从此就叫做“牛娃子饭”。

  从夜里10点到次日凌晨2点,参加“捣老爷”的人群进入到一个“放肆”的新阶段:他们从村里每一户叫来一人聚在这里,尤其不能忘掉鳏寡孤独者。女人们叽叽喳喳围在炕台周围,烹调那些平时根本无法组合的食材;男人们或上炕喝酒,或找来板胡、二胡或笛子狂拉狂吹民间小调;孩子们则不顾大人呵斥,在院子里闹翻了天。

  凌晨三四点钟时,随着一声“牛娃子饭好了”的叫声,饿狼般的人们端起碗呼噜呼噜地吃起来,直到“锅底见铁”为止!当太阳快要升起时,人们才尽兴而归,在冬至日呼呼大睡,直到太阳西沉。

  如今,那些物质匮乏的艰难日子已经成为过去,从前那种分散居住的农家四合院也已不复存在。人丁兴旺时近两千人的村子,现在只住着百十来号人,大部分人都出去打工或搬进了城里居住。尽管如此,刻在人们脑海里的那种热闹和谐的“捣老爷”情景,却成了永远抹不去的乡愁;有着浓浓人情味的“牛娃子饭”,渗透进味蕾里、骨髓里,让人永远无法释怀。

  历史的脚步不会停留。2015年冬至前夕,祁店村的刘积旺、郭建民、吴多昭等8位年轻人在喝酒中商量,既然大家都怀念“牛娃子饭”和“捣老爷”,何不尝试过一个像样的冬至。说干就干,就在当年冬至日前一天晚上,他们在全村举行了“捣老爷”活动。他们买来两头猪及供2000人吃饭的食材,全村人不请自来,千余人同吃“牛娃子饭”的冬至节首战成功!

  之后,有了经验也有闯劲的祁店人在山丹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一年上一个大台阶,竟然将乡村原本平常的“捣老爷”习俗,锤炼成了全国知名的冬至民俗文化节。几十个人吃的“牛娃子饭”,成了吸引5万游客前来免费品尝的美味大餐。如今,瞎闹腾的“捣老爷”活动经过改造提升,还被搬上舞台,有了深受大众喜爱的舞台剧《捣老爷》。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中国节日志》子课题《冬至》(编号JRZ2018003)阶段性研究成果】

 

(编辑:赵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2019 元旦迎新】
  • 【匠心·传承与发展】
  • 【民族影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