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苍山洱海 谱写大理民族团结新篇章】郝时远:把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纳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工作体系中
来源:中国民族报 郝时远 发布日期:2019-03-15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在大理市湾桥镇古生村,当地村民利用业余时间排练并表演具有民族特色的文艺节目。 胡超摄

  来大理之前,我收到了大理白族自治州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的相关资料,又在互联网上查阅到大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样本的丰富材料,阅读之后,有很多收获。在研讨会召开前,我对大理的几个村落进行了实地考察,尽管是走马观花式的,但这“花”非常鲜活,非常有色彩,反映了大理的历史文化,以及大理各族干部群众在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中做出的成绩。在方法创新和实际成效上,我感触比较深的一点是:大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是纳入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工作体系当中的。大理州在工作中对相关的理念概括得非常好,整体上也与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党的创新理论结合得非常紧密。

  大理州将一些全国性、全局性的重大原则落实到村落,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认为,无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还是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乃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目标,一方面,这些目标都是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与大政方针;另一方面,要对这些目标逐级进行具体落实,落实到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当中。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阐述如何解决民族问题等重要理论时,曾强调了国家认同和国家力量,指出,将包括商品经济、市场等力量深入到农户家庭之后,“祖国之歌”才能唱起来。这些道理不是当今的人们新发明出来的,而是由来已久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认识到的一些基本原理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原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所倡导的基本原则,都必须通过国家的力量一步一步地深入到基层,打通“最后一公里”,进入到“毛细血管”,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展现出它的活力,才能让人们建立信心,建立认同,建立自信。这项工作正是我们今天正在推动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非常重视解决民生问题,强调打通“最后一公里”。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在强调“一个也不能少”,要落实到千家万户,就是要使国家各方面的力量深入到最基层。举个例子,一些干部到了偏远民族地区,常有疑问,为什么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了,这里的少数民族群众还是不会讲普通话?经过调研我们认识到,双语教育成效不显著,主要是因为缺乏合格的双语教师。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一个少数民族对学习普通话心存抵触,也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对自己的母语、方言不珍重、不热爱。

  这次考察彝族聚居村落时,我们也和村民谈起这个问题。村民们特别关心的一个是孩子上学的问题,一个是讲彝语和普通话的问题。村民们介绍了当地的户长会议,全村47户村民,一户一个代表,户长会议就相当于村民委员会的扩大会议,一人一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创新。在户长会议上,村民商量问题都讲彝语,但大家都在努力学习普通话,从这些基层的工作、微小的现象当中,可以看出大理州的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事业,不仅有显著的成绩,而且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也很扎实。这两个彝族聚居村落经济发展成效非常显著,一个是加工业,一个是利用村落的历史空间和文化,打造旅游区域。这都是在当地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以来,在多种政策组合之下取得的成就。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不是一个单一的工作,它与脱贫致富、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国家所有的面向农村以及面向基层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正是这些政策的组合,才使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有了那么多数字化的要求和表述。从这个意义上讲,大理州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工作做得很扎实,也非常有特色,其中有很多经验可以进行总结并加以推广。

  我检索了互联网,发现自2015年以来,不断有关于大理州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的报道和经验总结的文章发表出来,这些文章有的是国家机关的相关研究人员撰写的,也有的是学者撰写的,我们不能让这些经验成为一时的宣传,应该使之成为研究大理州经验的历史积累和记录。这是一个综合的知识体系,纵向有历史,横向有各行各业。大理州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大理州建州以来每一代人的积累分不开,这些历史积累为我们今天的成就提供了基础,也为未来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调研时讲到:“在云南,不谋民族工作就不足以谋全局。”这句话不仅仅对云南受用,对整个中国也是如此。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地方,占到国土面积的64%,少数民族人口在全国人口中占比约9%,但其总人口有1亿多人。在全世界的多民族国家中,我国少数民族人口的规模也是相当大的。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这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是历史赋予我们国家的禀赋。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正是基于这样的基本国情而制定并不断发展、完善的。要深刻认识这一制度,要正确掌握、理解共性与多样性关系的辩证思维。中国是在差异中求和谐、在多样中谋统一的国家,这是我们国家的历史和现实,也是为全人类贡献的中国经验。在西方国家有两套属于民族政策范围的系统,一套是主要针对移民的多元文化主义,另一套是针对本土的民族关系的。西欧国家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在美国民权运动的影响下,一些移民国家改变了过去的同化政策,接受了多元文化主义。但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一些发达国家相继宣布多元文化主义失败了。还有很多国家在解决国家内部的民族问题上,同样也没有取得很好的成效,并出现了极端性的问题。

  我们坚持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这个正确道路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保障就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核心,就是在其初建之时,周恩来总理反复强调的“合”,“合”就是团结。周总理当年就建立广西壮族自治区,有一段重要讲话,其大意为:是将壮族聚居区划为一个自治区呢,还是将壮族聚居区和汉族聚居区合在一起?为什么要合?就是为了团结,为了共同进步,也是为了今天所讲的“两个共同”。民族团结的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历来强调的,是民族工作的一个核心思想,从来没有间断过。我们今天强调要做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并不意味着就能忽视了民族团结。20世纪80年代,国家民委提出要开展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表彰活动,从那之后,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一直是持续进行的。习近平总书记讲,解决民族问题有两把钥匙,一把是物质的,一把是精神的。过去,我们物质的这把钥匙用得多一些,这是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的。要先让老百姓吃饱饭,才能为加强民族团结的精神境界提供物质基础,才能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实现国家认同。

  在大理,多民族聚居在一起,在各民族之间,相互关系之融洽、互助精神之广博,都是难能可贵的。尤其是在村际之间,人们守望相助、共同发展、各有所得。这样的村际合作,既是互助合作的联营组织,又是在民间落地生根、被大家广泛接受的一种共富的理念和方式。什么是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呢?这些实例就是这些大原则落地生根的鲜活表现和标志。因此,我认为,对于大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经验的总结,既要有历史感,又要有鲜活的现实例证。要从这些鲜活的例证与民间的创新中,提炼大理的风格、大理的理念、大理的特色。使之更有感召力、影响力,能够为全国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作出示范效应。这也正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意义所在。

  党的十九大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写入党章,成为新时代民族工作要遵循的一个重要原则。正如前文所述,实现中华民族大团结、实现中华民族大翻身,这是我们党从延安时期就开始强调的,甚至民国时期的仁人志士就已经探讨中华民族如何复兴的问题。今天强调这个目标,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我们今天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这个目标,我们正处在这样的一个阶段和历史定位。

  从一些发达国家建设的进程来看,他们比我们更超前,甚至建立了超国家的欧洲联盟。然而,现在又觉得不对,又要退回去,出现了一系列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不能说欧盟不是一个很好的、国家发展的未来形态。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共同体建设的过程是长期性的。中国刚刚有了能力打造这样一个共同体,历史的积累,让今天的中国具有了这样的能力,我们才能开始这样的步伐。在考察彝族聚居的村落时,村长告诉我们:从2013年开始,政府集中了1300多万的资金,才打造成了我们看到的村落:路面整洁,改建的房屋宽敞宜居,通了水,家家都有养鱼的产业……我们有能力了,才能做到这些,没有能力,只能想象,没有办法实现。今天所有的工作成就,不是建立在无视或轻视过去的基础上的,而是依靠始终如一、坚持不懈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才得以实现的。

  我国民族政策的基本理念,按“两把钥匙”的思路讲,一个是要构筑各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另一个是要实现各民族共享的物质田园。建设“家园”和“田园”,其基本原则是什么呢?核心的内涵就是民族团结。要构筑共有的精神家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团结就是衡量共同体意识是否牢固、共有的精神家园是否牢固的一个标志。而保证团结的是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大理时讲到: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做好民族团结。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指出:搞好民族团结,根本在于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我们要理顺其中的逻辑关系:民族工作的根本是要搞好民族团结,争取人心;它的制度保障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内蒙古提出的工作任务中讲到,内蒙古的民族工作搞了70年,要把民族区域自治的理论根源越扎越深,实践基础越扎越牢。这是我们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理论和实践中的方向。

  我也注意到,在大理州对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未来规划当中,各项建设工作,包括建设好民族自治县、完善自治条例,这都是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的举措,也是根本性的举措。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为了“合”,而“合”的核心内容如邓小平同志所讲,要让少数民族从“合”中得到好处。如果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经济搞不好,其他都是空的。我们的工作总结起来,就是要解决民族团结与经济发展这两个问题。我们党的理论最基本的原则没有改变,这是我们应该充分自信的本钱。提升到学理的层次,民族工作最基本的观点,第一是尊重差异。尊重差异、包容多样,这是我们多民族国家能够实现统一最重要的基础。第二就是缩小差距。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这是维护和巩固国家统一最重要的保证,也是从精神和物质两方面实现民族团结、中华民族大团结的重要意义。

  在中国,我们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在世界范围我们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总书记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阐释,特别强调的前提是,世界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我们不能想象人们都穿一样的衣服、讲同样的语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就是多样性——多民族、多国家。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倡导包容多样性,超越社会制度的区隔;基本的原则是包容多样,互利共赢,这是我们对外的原则。

  中华民族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抽象化看待这两种理念,释义是完全相通的。中国治国理政的内政与中国参与到全球化进程的国际事务的外交,在理念上是一致的。因此,我们讲自信,讲团结,要有这样一个统筹国内外两个大局的意识,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内蒙古自治区的讲话中提到的,也是全国民族区域自治地方都应该理解的:内蒙古应该登高望远,要跳出区域,要有世界眼光。所以,内蒙古的工作做好了,对全国,对世界,都有积极意义。对全国的积极意义,是在西部大开发进程当中,内蒙古已跻身GDP1万美元俱乐部,地区经济实力进入前十,这些经济发展成就是显著的;其次,内蒙古各民族人民守望相助,保护好内蒙古少数民族的精神家园,打造祖国北疆的亮丽风景线,文化和生态,也是支撑内蒙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模范性的标志。这些模范性的意义,能够激励西部地区的发展,证明西部地区也是可以走在发展前列的。在世界范围的意义,就是证明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成功性;对内而言,我们的民族团结强调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对于世界来说,我们倡导各国之间互利共赢、共建共治共享,这些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在大理州的基层村落,我们做到了民族团结进步,并将其落实到了基层村落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当中,联系到了整个国家,甚至关联到了全人类,这就是我们统筹两个大局应有的眼光。

  此外,我也仔细阅读了大理州对于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创建工作指标体系建设的相关文本。我觉得这个指标体系还不是很成熟。建议大理州参照2013年国家民委发布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创建测评指标体系,并根据本州的实践对其进行完善。指标体系首先要提炼的是民族团结进步的基本要素,其中应包括精神层面和物质生活改善方面的基本内容,在这个基础上去合并同类项,设计出相应的指标体系。例如一级指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很笼统的内容。它既包括“五通”的内容,又包括了道路桥梁、电力水利等更高层次的设施。对于和村落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示范区、示范点建设来说,这一指标的设计还应包括如何把基础设施建设与社会公益事业的服务能力剥离开来,把民生事业和经济发展能力剥离开来,要把民生指标很突出地列出来;另外,其他地区也建立了自己的指标体系,这些都可以用作参考。当然,指标体系的构建要结合当地的实际需求,要在科学的指标体系的基础上,结合大理的特色,作出适合大理州情的指标体系来进行测评。这既能推动大理经验提炼,提升评价的成效,又能为国家民委进一步完善和批准面向全国的示范区评价指标体系,提供大理样本和大理经验。

  【本文系根据郝时远在“大理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经验总结提升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
  • “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 机遇和成果属于世界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持久和平发展的中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