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直过民族”的三重跨越
来源:中国民族报 □ 王磊 发布日期:2019-04-21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直过民族”是对生活在我国境内,在新中国成立前仍处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新中国成立后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的统称。加强对“直过民族”发展的研究,总结经验,有利于更好地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早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发展目标。

  一、直接过渡:生产关系的跨越

  直接过渡的提法,最早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后来列宁对其作了进一步论证。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序言中,对社会形态是否可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作出了设问。他们说:“俄国公社,这一固然已经大遭破坏的原始土地公共占有形式,是能够直接过渡到高级的共产主义的公共占有形式呢?或者相反,它还必须先经历西方的历史发展所经历的那个瓦解的过程呢?对于这个问题,目前唯一可能的答复是:假如俄国革命将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在的俄国土地公共所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实践,证实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预见。列宁在1920 年7月26日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作的报告中进一步提出了直接过渡的方法:“对于目前正在争取解放而战后已经有了进步表现的落后民族,国民经济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是不可避免的说法究竟对不对,我们的答复是否定的。……在先进国家无产阶级的帮助下,落后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过渡到苏维埃制度,然后经过一定的发展阶段过渡到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民族平等观,是实行直接过渡的出发点和指导思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直过民族”一直受到各种压迫和歧视。新中国在民族识别过程中把这些“直过民族”分别识别为单一的民族,充分体现了民族平等的理念。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识别使“直过民族”实现了政治意义上的平等,而直接过渡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加快“直过民族”发展步伐,实现事实上的平等。

  在云南,生活着独龙、德昂、基诺、怒、布朗、景颇、傈僳、拉祜、佤等9个“直过民族”。上世纪50年代,党和国家在边疆民族地区采取慎重稳进的工作方针,针对“直过民族”的历史特点和发展状况采取了一系列特殊政策。这些特殊政策以团结、生产、进步为工作中心,采取不分土地、不划阶级、不搞土地改革的方式,结合社会主义改造,发展经济和文化。在生产资料所有制和分配制度上,废除了山官、头人的特权,建立互助组,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将原始协作关系转变为社会主义的集体经营,将原始平均主义转变为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在生产方式上,派驻民族工作组进村入户、无偿提供生产生活资料,加强对籽种、肥料、农具、口粮、水利等的投入,帮助群众学习机器缝纫技术、泥瓦木石技术等。在经济发展上,专设经费,实行税收减免,加强贸易工作,组织信贷合作。在政治制度上,通过县、区、乡的行政系统对民族聚居区进行领导,在民族杂居区建立生产文化站,吸收各方面人士担任站务委员。在教育事业上,设立“直接过渡区经费”,特设少数民族教育事业补助费,制定“直过区”扫盲规划,通过举办各类培训班和试办工读学校等方式,发展“直过区”的教育事业。

  这些特殊政策的实施,使“直过民族”彻底改变了原有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实现了生产关系的跨越,从根本上消除了历史遗留的民族压迫和民族剥削的社会基础。

  二、改革开放:生产力的跨越

  民族平等和民族发展相辅相成。如果“直过民族”不实现跨跃式发展,民族间的差距就会不断拉大,这样就难以实现真正的民族平等。民族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早在1954 年,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就指出,尽管直接过渡是毕其功于一役,但并不意味着直接过渡后的工作更简单了,而是要经过长期的、千百步的艰苦努力,才能达到与其它地区同等发展的水平。“直过民族”通过直接过渡摆脱了后进的社会发展进程,总体上适应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但是由于直接过渡的局限性,再加上“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政策中断,“直过民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相对滞后。

  改革开放解决了“直过民族”的发展困境。改革开放改变“以粮为纲”的农业发展思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直过民族”聚居区粮食产量普遍提高,商品销售总值逐年增长。改革开放给“直过民族”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打破了自然经济壁垒和原始平均主义思想的桎梏,“直过民族”逐渐适应了现代经济发展方式。

  进入21世纪,国家更加重视人口较少民族的发展问题,“直过民族”迎来新的发展契机。2004年,中共云南省委批准的《云南民族“直过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成果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2005年,“直过区”发展问题被写入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并被纳入云南省“十一五”规划。2006年之后,云南民族“直过区”被纳入扶贫开发和兴边富民行动等各项工作中。针对“直过区”贫困程度较深、扶贫难度较大的民族特困乡(镇),云南省开展了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等综合扶贫工作。这些工作使“直过区”社会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涌现出“两乡三山”(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者米拉祜族乡、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族乡、芒市三台山德昂族乡、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勐海县布朗山布朗族乡)等快速发展典型。  

  三、全面建成小康:全面发展的新跨越

  进入新时代,“直过民族”的发展迎来了新机遇。精准扶贫、“一带一路”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等,都对“直过民族”的发展颇有助益,特别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直过民族”迎来了全面发展的高速期。

  在中央对“直过民族”的关怀下,云南省出台了《全面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2016—2020 年)》。该计划提出,到2019 年实现“直过民族”聚居区建档立卡的18.73万户66.75万贫困人口脱贫,到2020年稳定实现“直过民族”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云南省还实施了《“直过民族地区”沿边地区较大人口规模自然村通硬化路建设规划》,计划投资112.5 亿元,专项用于“直过民族”、人口较少民族和沿边地区的9049个自然村,累计建设2.5万公里硬化路。这一规划的实施,从根本上改变了云南“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的交通条件,着力打通制约“直过民族”聚居区发展的“最后一公里”。除此之外,云南还出台了《关于在云南“直过民族”聚居区普及国家通用语言工作方案》等。

  除了“直过民族”专项规划,云南省推行的一系列发展规划都与“直过民族”的发展息息相关。比如,《云南省建设我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规划》《云南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十县百乡千村万户示范创建工程”三年行动计划》《云南省深入实施兴边富民工程改善沿边群众生产生活条件三年行动计划》《云南省少数民族特色村镇保护与发展规划》等,计划和规划的实施,都为“直过民族”精准脱贫、增强发展动力、补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短板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党和国家的帮扶下,“直过民族”奋发图强,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观,自我发展能力不断增强,实现了全面跨越式发展。2018年,独龙族率先实现整族脱贫。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因时制宜、因地制宜的英明决策和帮扶政策有效推动了“直过民族”的每一次历史性跨越。“直过民族”在不断跨越的进程中,社会发展水平大幅度提高。纵观“直过民族”的发展进程,只要尊重“直过民族”的发展规律,抓住历史发展机遇,发挥“直过区”优势,处理好“一步和千百步”的关系,积极贯彻落实相关发展规划及政策,充分调动“直过民族”的自主性和创造性,“直过民族”就一定能够实现与全国人民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跨越。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2019·中国西藏发展论坛
  •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