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根连和他的金镶玉技艺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彭泺 发布日期:2019-05-10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导读:对于杨根连,似乎有太多“传奇”在业内流传。他从小生活在原清朝内务府造办处流落民间的玉师云集的“青山居”,得以传承治玉口诀,并掌握了木器、玉器、金器等多种材质的精妙技法。19岁进北京玉器厂,将古法工艺与现代技术融合升华,独创薄胎工艺,曾将一块河南碧玉做成薄胎壶,最终卖价超过全车间30把壶的总价。他研究琢磨鼻烟壶内挂双链、薄胎玉器内刻工艺等技术,一块不值钱的玛瑙被他做成鼻烟壶,透见指纹、遇水不沉,俗称为“水上漂”的玉雕绝技,90年代在翰海拍出17万元的价格,至今在海外拍卖行已过百万价格。从1997年杨根连开始不断摸索古代制玉的绝技——金镶玉,2010年他的金镶玉技艺被正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杨根连也因此有了“薄胎杨”“玉疯子”“壶王”等雅号,他的作品被称为“玉雕界的劳斯莱斯”。

中国工美大师杨根连

福禄万代


三面观音

金狮戏珠 鼻烟壶 


金镶玉108颗佛珠


金镶玉香囊局部


金玉满堂耳坠



竹韵高升 茶具 全家福 
 


  绝技失传 乾隆工金镶玉销声匿迹

  俗话说“有钱难买金镶玉”。虽说金和玉都是贵重的材料,但也不是无价宝,为什么说有钱难买呢?这还得从金镶玉的源头说起。金镶玉兴盛于乾隆年间。当时由外国进贡的玉器中,一些具有伊斯兰风格的「痕都斯坦」玉器,其中就有几件金镶玉。看着这些莹薄如纸,嵌有金银丝和各色宝石、玻璃的器皿,乾隆皇帝爱不释手!当即做出了一项决定:金镶玉只为宫中所有,不予外传,并命内务府造办处仿制。宫中的玉师用他们的智慧和汗水,结合宫廷技艺,终于创造出了象征皇家的金镶玉玉器。这项工艺精细复杂,制作一件成品的耗时巨大,仅在宫中流传,民间难得一见。所以民间“有钱难买金镶玉”的说法就顺理成章了。

  有人说了,现代金镶玉可不少见,奥运金牌不就是金镶玉吗?商场柜台里到处都有金镶玉饰品,价格也不是很贵呀。玉石贴金片又或者是把金与玉用高温加热或粘合剂包在一起?有金、有玉石,就叫金镶玉吗?这怕不是对金镶玉有什么误会吧。

  “金镶玉”学名为“金银错嵌宝石玉器”。最初来自于痕都斯坦(今印度北部、阿富汗南部),薄胎与金丝嵌宝两大工艺是最大的特点,这种乾隆工金镶玉玉器普遍莹薄如纸,工省制精。盘、碗、瓶、烟壶,器壁晶莹剔透,镶金嵌宝,用纤细的金丝或银丝将花纹的轮廓勾出,以表现器物的华贵之感,富丽堂皇。强调的是手工,这与现代机器批量生产的玉石贴金片工艺品决然是两种物件。

  后来到清代末期,皇族没落,大批的宫廷技艺在这个时期失传,乾隆工金镶玉便是其中之一。解放后,玉器行“四大怪”(指潘秉衡、刘德瀛、王树森、何荣四位手艺高超的琢玉艺人)之一的潘秉衡曾经利用传统的老工艺,在大的器物上完成了金镶玉,但仍然用胶沾。后来潘先生的这一手艺亦失传。金镶玉从此销声匿迹。

  传承有序 巧夺天工金镶玉今日再现

  直到2010年金镶玉技艺被正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乾隆工金镶玉器再现世间。这离不开一个人,他就是中国工美大师杨根连。

  杨根连出身治玉世家,祖辈皆为历代琢玉匠人,自幼受家庭熏陶,恪守祖辈治玉之德,治艺严谨。他出生在老北京青山居——清末民初全国最鼎盛的玉器集散地之一,那里汇聚着出自宫中曾为皇族服务的造办处玉师,也有身怀绝技的玉雕民间高手,行间匠人们互相切磋磨炼,技艺上得以精益求精。

  早年时期的杨根连在那里感受着老艺人们的言传身教,学习了别人闻所未闻的治玉口诀合和精妙技法,可谓采百家之长,鉴长者之言。1979年,年仅19岁的杨根连进入北京玉器厂工作。这里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治玉名师,由于杨根连聪慧好学,深得老艺人们的喜爱,在那里受到了各路名师指点,为其以后的创作设计打下了一个扎实的基础。1987年,被调入了技术科创新组,为钻研技术创造了有利条件,在1989年作论文《论西番做》。在刻苦钻研十余年后,杨根连所做的薄胎玉器“鼻烟壶”系列终于达到了精、妙、绝的境地。

  但是,在杨根连心里始终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乾隆工金镶玉”绝技的失传。1993 年杨根连离开了北京玉器厂,潜心研究宫廷绝技“乾隆工金镶玉”。1997年开始,他开始不断摸索古代制玉的绝技金镶玉。

  金玉虽然质地不同,不雕琢不成器的道理却一脉相承!严格意义的金镶玉是将不到0.5毫米的24K纯金丝嵌入玉石内,嵌入的过程需要匠人拿着小锤子把金丝镶入极细的沟槽当中,玉的质地与金属截然不同,脆并且易碎,所能承受的锤击力度完全凭借匠人手的感知,一旦失手就会前功尽弃。杨根连说“金镶玉的制作难不难?真难!需要付出巨大的耐心。琢玉实际是在琢心。人琢玉,玉也琢人,让人学会承受各种艰难困苦。它的雕琢是境界与心态的结合。”

  “知是禅师琢玉工,玉声犹作水玲珑。琢成大士笑无语,只在声闻一悟中。”“玉疯子”杨根连日夜钻研金镶玉工艺,只求一朝得悟。“不能停留在恢复乾隆工的层次上,那时候粘合镶嵌的做法,由于掺入了金玉之外的物质,时间久了就会发黑,工艺品就失去了观赏价值。我想仅靠金与玉两种材质不同的质地结合起来,不使用任何化学粘合剂和高温加热的处理方式,通体无胶,实现真正的金镶玉。”长达十年的琢磨和感悟,金丝无数次被镶嵌进玉石里,又一次次地翘起脱落,他就无数次重来。直到2003年,他做了一对耳钉,拿去请人抛光,耳钉在滚桶里和钢珠翻滚了40分钟,拿出来一看毫发无损,“哎哟那会儿的那种愉悦真的是,所以我说成功是一种幸福。”这也标志着杨根连终于在2003年抢救性的恢复了这一顶级玉器制作工艺。

  匠心独运 点石成金技艺再升级

  诗云“细观玉轩吟,一生良苦心。雕琢复雕琢,片玉万黄金。” 玉器“三分看料,七分看工”,从玉器来到世人身边,雕工便看做是玉文化的精髓。在杨根连位于北京亚运村的工作室“相伯居”的展室里,我们看到了他历年来的精品,这些作品令人惊讶地合不拢嘴巴。福禄万代葫芦摆件,乍看之下没有什么稀奇,以葫芦为题材的玉器作品并不少见。该作品用一整块带糖白玉琢成,闭合时是一大数小几只葫芦,仅高160mm。但是机巧藏在葫芦腹中,打开葫芦嘴,每个葫芦中都能提出长链,且链中有链、葫芦里有葫芦。环环相连无接无拼连绵不断,总长更达750mm。“玉器只能做减法,是不能增加材料上去的,这个作品的所有材料均出自一块整玉,锁链以及锁链上的小葫芦都是从大葫芦掏膛而出,可以说达到了玉工链子活儿的最高峰。”相伯居的人员介绍到,“这只葫芦杨连根先生雕琢了八年之久。”

  在展室内,像这样的作品还有很多,《佛缘十八子手串》将12mm直径的玉珠镂空再嵌金,珠壁薄如蝉翼,镶嵌在玉丝上的金线纤细如发,几乎达到了金玉同重。杨连根介绍,“主要运用的是掏膛工艺。通过佛珠用来穿绳的两个直径约1毫米的小孔来掏。用一种针状工具,将佛珠内部掏成空心。”这种方法听起来简单,但是若想要将珠壁掏得极薄,而且薄厚均匀,则有着诸多窍门和技巧。这些技巧和如何保证金镶玉作品上镶嵌的金丝不脱落一样,是杨根连的不传之秘,外人无从知晓。即使是杨根连的拿手绝活,做完一颗珠子也需要至少一周的时间,18颗珠子的佛珠手串,耗时至少要5个月时间。这是将薄胎、镂空雕和金镶玉技艺融会贯通,全部应用在一串佛珠上面了。完成后整个作品金玉辉映,灵巧通透,让人叹为观止。能够恢复金镶玉技艺已经很了不起了,为什么还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这样跟自己较劲?“手艺人的生命价值全在手上的活里,你看一个真正的手艺人,他的手是没有一刻闲着的,这是一个手艺人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工匠精神。‘国’字中间是个玉字,‘君子比德与玉’,这些都说明玉在国人心中的重要性,人相玉,玉养人,做一名玉师,起码手里的‘工’要对得起玉石材料。”

  玉是有灵性的,杨连根用极致的工匠精神对待玉石,玉石对他也有了回报。2010年由他创作的《宁心精品玉壶春》《开心见佛》《佛缘十八子手串》等作品一经问世,便引起了业界的关注,这些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成为该馆的重要藏品。总价逾1600万人民币的《天价金镶玉佛珠》,每颗佛珠均为镂空珠、镶金寿字,整挂佛珠雄伟壮观,金玉争辉,堪称绝世之作,曾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取“伯乐识马,玉师相玉”之意,杨根连于1993年创立的“相伯居”,如今,也已成为玉雕行业里一个知名字号。

  德艺双馨承古启今相伯居

  “艺无涯,德有邻“,杨根连创立相伯居的初衷是致力于传承与创新,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玉雕的灵魂与精髓通过艺术作品展现给世人。2010年,杨根连与朝阳区残障人士联合会签订“艺术拐杖”协议,授艺残障人士,向残障人士手工艺从业者提供艺术指导和技艺传承,并在残障人士联合会的帮助下成立了相伯居残障人士职业康复站,授人以渔,向残障人士提供了手工治玉、手工制香、手工冷制皂等技艺的制作和学习。杨根连在这些残障人士中招收学徒,让他们成为能够通过手艺创造社会价值的人,这根“拐杖”一撑就是9个年头。杨根连说:“对于把技艺教授给残障人士也有人表示不理解,但是我认为这也是一种传承。”

  艺术无国界。顶尖的玉雕制作技艺和宫廷金镶玉工艺,很容易与世界其他艺术传承产生同频共振,在国际舞台上绽放光芒。奥匈帝国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公主)因电影风靡世界,2018年初,茜茜公主行宫向杨根连打开大门。“金玉交辉,文明互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相伯居创始人杨根连先生的金镶玉个展在茜茜公主行宫大宴会厅举行,这是自皇宫1749年落成后,首次承接来自中国艺术家的主题展览。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腕表品牌—宝珀的经典三大工艺之一,大马士革嵌金工艺与相伯居的金镶玉工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于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在材质上有了不同的选择,但是工艺技法极其相似。由宝珀、吴晓波频道、FT中文网共同举办的青年午餐会志在甄选40岁以下的优秀青年创业者、企业家,通过与行业专家对话,为企业成长出谋划策共话发展。相伯居创始人杨根连先生之女,现任相伯居总经理杨晓雅女士作为最终入围五强的唯一女性创业者代表,参加了最终路演。

   在北京宝格丽酒店主办的“九九归一,沉浸式艺术展“上,专门设计了新颖别致的暗箱展览,让观众通过小孔去窥探相伯居金镶玉的奥秘,千锤百炼,雕琢金玉出良颜。

   相伯居作为嘉德典亚的老朋友,连续三年参展一年一度的嘉德典亚艺术周。相伯居为了能够更好地向大众介绍金镶玉,将金镶玉工艺体验工坊带到了现场,观众在现场体验了一场别样的金镶玉工艺项目,亲手将自己制作的金镶玉作品带回了家。

   西铁城100周年,推出百芯百匠系列活动,杨根连作为百芯百匠代言人之一,与西铁城达成合作。

  这些只是杨根连和他的金镶玉走过的2018年印记,创新和传承永远在路上。成大绩当知微,杨根连的相伯居现在也设计推出了实用艺术品系列,比如耳环、戒指、手镯等首饰、金镶玉茶具等,让金镶玉这种宫廷技艺能够走进寻常百姓家中,走进年青一代视野里,焕发出勃勃生机。
 

(编辑:程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感悟辉煌成就 共筑美好未来
  • 推动人口较少民族地区实现整体率先脱贫、率先奔小康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2019·中国西藏发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