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小城的别样青春——记扎根新疆且末教书育人的内地青年学子
来源:《中国民族报》 黎大东 何军 周晔 段敏夫 发布日期:2019-05-14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在且末县第二小学,2018年来到该校担任体育老师的张婷(前)带领孩子们做体育组老师自编的广播操。段敏夫摄

  2000年7月,侯朝茹(前排左二)、王建超(前排左三)等前往且末任教的老师在保定师范专科学校(现保定学院)门前合影。 新华社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县,地处距离乌鲁木齐市1200多公里的沙漠边缘。县城南靠阿尔金山,其余三面被塔克拉玛干沙漠环抱。

  内地大学毕业生侯朝茹来这里教书将满19个年头。当年的少女早已成了妻子、当了母亲,与她同行的另外14名保定学院的同学,也都在这个离家乡万里之遥的地方安了家。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2000年以来,共有650多名像侯朝茹一样的内地大学毕业生到且末县任教并留下来。他们用青春给小城带来了活力和希望,帮助一批又一批各民族孩子走出沙漠,同时他们也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收获了甜蜜的爱情,成就了儿时的梦想。

  为梦想远行

  2000年春天,因教师流失和小升初学生急剧增加,且末县第二中学面临很大的困难。校长段军征得教育主管部门同意后,紧急赴内地招聘老师。“那个时候,且末每年有将近200天是沙尘天气,当地人开玩笑说‘一天一人吃一块砖’。”临行前,段军觉得这次招聘的前景并不乐观。

  但结果让他喜出望外。听说西部急缺教师,仅保定师范专科学校(今保定学院)就有上百名学生报名,且末县二中原计划招聘7至8名教师,实际聘用的人数翻了一倍。

  去西部教书,是侯朝茹的理想。她回忆,大学即将毕业时,正值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之际,许多青年都有响应号召去西部的想法。

  经过笔试、面试,保定学院有15名毕业生脱颖而出,当中包括3名获得“河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称号者,侯朝茹就是其中一个。她高兴了好几天,瞒着家里人签了就业协议。一个月后,父亲得知女儿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坚决反对,母亲心疼得大哭了一场。

  2000年8月15日,在保定火车站,15个身穿白色T恤的青年整装待发。家人赶来送行,嘴里的埋怨变成了叮嘱。远行之前,保定师范专科学校毕业生苏普的母亲因病去世。办完丧事后,他看着孤零零的父亲不忍离开。老人哑着嗓子说:“去!签了协议,就要履行诺言。”那个夏天,原本活泼的小伙子,缠着黑纱、带着悲痛和愧疚离开了家乡。

  没出过远门的一行人,到且末花了5天4夜,火车转汽车,越走越荒凉。大家一开始还对沙漠充满好奇,但不期而遇的沙尘暴,让他们见识到了沙漠的可怕。对此,体育老师王建超印象尤其深刻。一天,她正在室外上体育课,天色突然昏暗下来,风沙如一堵墙般席卷而来,能见度不足2米。那一天,宿舍到处是呛人的沙土,她只好用湿毛巾捂着嘴巴睡觉。这时,王建超才知道,为什么且末一场风能“刮走”几个老师。

  时间到了2019年,20岁出头的四川小伙儿刘亚洲常听学校年长的同事讲起以前的艰辛,但已难有切身的感受。“从江西新余学院毕业后我就到了这里。来的时候,坐飞机用了5个多小时,教书半年来也就遇到过一次沙尘暴。刘亚洲说,自己选择来新疆当教师并不是一时冲动,他设计了自己的职业规划,坚定了要写一本书的想法,一本关于自己与新疆的书。他说:“外面的繁华我已经看过了,更想在这里体验别样的人生。”

  青春路上,有爱相伴

  青春,总伴有甜蜜的爱情。且末这座偏远的小城,因一批批青年教师的到来,多了不少动人的爱情故事。

  2007年是周正国从河北省阜平县来且末的第七个年头,就在这一年,他等到了“另一半”。到且末教书后,周正国很少考虑个人问题,一是因为刚刚工作手头并不宽裕,二来还是想找个老家的女孩,这样即使自己常年不在父母身边,两家人之间也能互相照应。

  那年暑假周正国回乡探亲,经亲戚介绍知道了同为老师的刘庆霞。因为临近假期结束,他们没时间见面,就互留了电话号码。

  回到且末后,周正国主动发了短信,对方也很快回复了,虽然话不多,但彼此之间暖心的叮嘱就让平淡的生活多了份牵挂。

  短信渐渐被电话取代,第一次通话时,周正国因为紧张不知所云,刘庆霞却从中听出了他的忠厚老实。相距千里的两个人,谈起了“手机恋爱”。

  谈教学,聊新疆……身处河北的刘庆霞虽没到过新疆,却早已在周正国的言谈中爱上了这里。有时,周正国也会“吓唬”她,绘声绘色地描述新疆飞沙走石、不见天日的“黑沙暴”,刘庆霞却说:“有你在,我怕什么!”

  次年暑假,两人约好相见。在老家的车站里,他们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认出了彼此。“你是周正国吧?” 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眼前这个推着自行车的姑娘就是他奔波千里要找的人。

  再次回新疆,周正国是带着刘庆霞一起去的,两人并肩坐在火车上,憧憬着未来。

  同样来自河北的王建超和王伟江,在大学时就是一对情侣。现在,王伟江夫妇儿女双全,他们常常给孩子们讲述自己来新疆的初衷,希望孩子们以后能像胡杨和红柳一样,即使被黄沙包围也要扎深根脉、坚强挺立。

  把青春留在沙漠,在奋斗中实现人生的价值

  不少老师扎根在且末,也有一些人选择离开,回到家乡或者去了条件更好的地方。侯朝茹留下来的决心,因为一位班主任老师的离去变得更加坚定。

  那位老师准备瞒着自己的学生离开,但学生们却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在车站里,学生为老师送行。一个学生哭着问侯朝茹:“是不是有一天您也会走?”她没有犹豫地回答:“不,老师不会走,会一直教你们。”

  19年来,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侯朝茹都没想过离开。侯朝茹的丈夫庞胜利与她同年进疆,孝顺的他每每捧起父亲的第一封来信,眼眶都会忍不住泛红。为了让儿子宽心,老人在信中写道:“你以后不要提‘不孝’二字,你这是到了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现在不是号召全国人民去那里开发吗?你是祖国的排头兵,是好样的。”

  “一辈子留在沙漠,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受到良好教育。”这是许多留疆教师扎根在这里的原因,也是他们的人生理想。河北省优秀毕业生李桂芝,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几家重点中学的工作机会,只身来到偏远的西部教书。到了且末,她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教学中,第一个学期所带班级的语文平均成绩从50多分提高到80多分,在学校引起轰动。

  侯朝茹是且末县第二中学骨干教师、历史学科带头人,她多次在州级、县级历史学科授课比赛中获奖,屡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她有一个维吾尔族学生古丽(化名)。古丽家里有姐妹六人,父亲身体残疾,母亲重病在身,一家人靠低保生活。

  2010年初,古丽的父亲因病去世。侯朝茹连夜赶到她的家里,鼓励她做生活的强者,做妈妈的帮手、妹妹的榜样。此后,侯朝茹对古丽格外关心,经常请她到家中吃饭、辅导作业。在侯朝茹的关心下,这名内向的学生慢慢变得开朗,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最终,古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大学。

  从小向往远方的侯朝茹从来想过会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留在一座偏远的沙漠小城。回望过去,她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我拥有了一段有意义的青春,平凡的人生因而也多了一点不平凡。”

  近20年间,成百上千的内地大学毕业生千里迢迢来到且末县教书。其中,650多人留了下来,将青春永远地定位在沙漠边缘、昆仑山脚下。在人口仅3万的且末县城,他们是最受尊敬的人。

  青年学子投身且末教育事业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歇。且末县委书记徐凯说,从内地来的留疆教师,现在占全县在岗教师总数的一半以上,县里的师资短缺问题得到解决。

  “在且末,我们感受到了被渴望、被需要、被尊重。”李桂芝说,学校把留疆老师安排到重要岗位,还提供了最好的生活条件。

  今年3月,32名即将毕业的保定学院学生追寻师长的足迹来到且末,开始为期4个月的实习支教活动。“他们当中会有人在这里扎根!”侯朝茹肯定地说。

(编辑:李华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
  • “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 机遇和成果属于世界
  • 30个自治州共商打赢脱贫攻坚战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持久和平发展的中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