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基本路向
来源:中国民族报 □ 青觉 徐欣顺 发布日期:2019-05-21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教育作为一项公共事业,旨在引导人们朝着有益的方向成长。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同样如此,不仅要促进各族人民团结友爱、共同进步,更要推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繁荣富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也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深化。

  从革命到建设: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变迁轨迹

  民族团结进步教育自生发以来,就不囿于学校场域和学生群体,也不局限于固化意涵,而具有广义的全民教育属性。伴随着时代发展,其内涵也在变化。总体看来,这种变迁轨迹主要体现为从革命到建设。

  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饱受列强入侵的磨难,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状态下,生活于传统社会中的各族人民仍然处于一种低组织化的落后与被压迫状态。因此,联合各族群众进行革命、寻求解放与独立,成为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产生的历史背景与社会基础。为此,不同的力量先后登上历史舞台,探索救国路径。

  中国共产党凭借思想和组织的先进性,采取思想教育、组织动员等方式,凝聚、团结并带领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的人们,共同参与到民族解放事业中来,最终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可以说,在这段时间内,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内涵主要是引领阶级革命,即实现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等各阶级的联合团结,完成解放与独立的革命进步事业。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各地革命解放事业相继完成,外来入侵和内在压迫都不复存在,人们的社会生活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可以说,在获得安全稳定秩序需要的基础上,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变得越发显著。

  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党和国家经过曲折探索,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上来,发展成为第一要务。与此相呼应,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内涵也发生了转变,阶级与革命色彩逐渐淡化,建设与发展色彩逐渐浓厚。换言之,团结一心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成为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在新阶段的主要内涵。一系列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制度、政策与创建活动得以确立、完善并成为惯例,如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及兴边富民行动,开展对口支援、民族团结教育月活动、民族团结进步表彰等。

  在这一阶段,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逐渐成为一个拥有相对明确与完整名称的实践活动,它不仅提高了各族人民的思想意识与文化素质,也有效地推动了各地区特别是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精神文明建设水平的提升。

  全民与生活: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深化所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要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就应当用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思维把握其内在的规律。

  从历史根源来看,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从产生起就具有全民属性,也正是因为这种全民属性,中华民族才能在近代反殖民反侵略反压迫的进程中获得力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依然需要全民的力量,因此,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第一个根源方向就是全民属性。

  具有全民属性的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意味着这一活动是一项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参与的综合性事业,教育对象覆盖全国各族人民。这一事业可以让各族人民获得自由全面发展的能力、具备丰富的生活知识和健康的情感价值观念。就此而言,需要各族人民对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一基本国情有所了解。可以说,了解基本国情、多民族大家庭内部成员的基本构成情况、多样的文化风俗习惯,是各族人民融入共同生活的基本前提。

  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中,交通与通讯的发达使得各族群众互动越发频繁,不同民族的人们交往交流的空间也大大增加,由此,增进相互了解、彼此相互学习也就成为一种必须。在此基础上,各族人民才能对民族团结进步有切身体悟,认识到尊重包容、团结友善、共同进步的重要价值。

  从逻辑根源来看,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从实质上讲是一项培养人的公共事业,其价值就在于培育各族人民团结进步的优秀品质,增强各族人民勤劳勇敢的创造活力,实现各族人民共同繁荣发展,让我国各民族间的团结交融成为每一个人的习惯。

  这就意味着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应当是一种陪伴人健康成长的公共生活。一个能够与他人友好共处、共同进步、具有健全人格的个体,是从小成长起来的。因此,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第二个根源方向就是生活属性。

  具有生活属性的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意味着这并不是一种抽象的、形式化的口号,也不是一时、一地的活动,而是一种共生共长的共同生活。人们接受教育、获得能力,走出家庭和学校,最终还是要回归社会公共生活之中。真正接地气的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应该融入各族群众的日常生活之中,使各族群众在良好的生活互动中形成维护民族团结的自觉。

  在“微”技术快速进步的当代,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应该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状态,借助微信、微博、微课等细微精致化的融媒体方式,提升教育生活的饱满度。

  总之,无论是全民属性还是生活属性,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根源所向都是重心下移,扎根各族人民的成长生活之中。我们知道,在物理世界中,降低重心可以获得更好的稳定性,在人文社会中,保持重心下移同样可以促进社会生活的良序平稳与安定持久。当然,这里的重心下移并不是指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在质量与水准层面的下降,而是指着力于教育实践本身育人的务实性根基,充分发挥并彰显各族人民的本源性、自主性、成长性的友好品质与能动意愿。

  从深化到美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共同体指向

  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在当下,民族团结进步指向在未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是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是教育事业的重要构成部分,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是为了使我国各族人民进一步寻求、获得并实现期盼的美好生活。因此,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指向是整体性的共善美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我国各族人民而言,什么是美好生活并不存在唯一明确的答案,因为现实生活情境的变动,意味着美好具有个体或群体的相对差异性。但从政治哲学的层面来看,这显然是一种对整体普遍共善之价值图景的探索与追求。

  就如相关研究指出的,美好生活就是人们在物质需求基本满足之后进一步追求的一种人生幸福、精神充实、体现自由情怀、富有意义的实践生活。对美好生活的探索,必须在一个关于价值和人的存在的整体的问题域中展开方能有所呈现。

  因此,对于各族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现实回应,就必然要放在我们是谁、我们面临怎样的处境、我们如何生活在一起、我们将走向何方的思维框架下,才有可能得到方向性的解答。也正是在此意义上,共同体成为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基本指向。

  对“我们是谁”的问题,在回归全民与生活的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中,通过讲述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基本国情、成员概况,可以得到基本回应。而认清国际国内社会变迁趋势,则有助于回答我们面临怎样的处境及如何共同生活的问题。可以说,社会生活诸方面呈现出的流动性和变迁趋势在为我们带来物质繁荣、个体解放的同时,也带来了不确定的空虚感。因而,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之根本指向,就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即在团结层面培育牢固稳定、友好互助的关系纽带,在进步层面培育积极向上、相互学习的价值理念,最终形成共善的价值规范与能动维护意愿。

  我国各族人民都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一员,每个人都在不同层次、不同情境、不同领域中发挥着凝聚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作用,所以共同体指向的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可以表现为一种具象的美好生活方式和生活体验。也就是说,各族人民只要在各自从事的职业、岗位、领域中互帮互助、互相学习,呈现出特定的共善规范与能动意愿,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事业就会不断地自发生根,中华民族共同体就会越发坚固、越发充满活力。

  进一步讲,在这种教育路径导向下,当每个人都能够在现实生活的诸方面朝着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等共善价值规范与能动维护意愿发展时,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凝聚性和汇聚力就会不断变强变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图景也就越发现实。

  总的来说,从阶级革命到发展建设,从普及推广到全面深化,从美好生活到共同体建设,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一直推动着中华民族茁壮成长。新时代,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的基本路向就是要沿此规律,实现重心下移、深入全民生活、提升质量,凝聚各族人民力量、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推动人口较少民族地区实现整体率先脱贫、率先奔小康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2019·中国西藏发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