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巴卓玛返乡记
来源:新华网 陈尚才 发布日期:2019-05-20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一年前,单身母亲强巴卓玛决心不在外面“漂”了,要回家乡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楚鲁松杰乡谋一份新生活。雪山已经解封,孩子上学后,她雇车拉着铺盖返乡了。透过后视镜,她看到狮泉河镇在身后远去。对这个出走20年的游子而言:外面的世界看够了,憧憬的生活却一直没有眷顾她。

  那时,强巴卓玛一家还生活在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狮泉河镇上。狮泉河是西藏之西的边陲城镇,城镇的发展越来越好,但简陋的出租屋将强巴卓玛一家和城市的灯红酒绿一分为二。

  如今坐在家里的火炉旁,看着太阳一点点西沉,强巴卓玛回想起20年漂泊的点滴:1999年,19岁的她初中辍学回家,父母希望她选个好人家嫁了,再和她的7个兄弟姐妹一样,放牧种田。雪山环抱的楚鲁松杰,除了山就只有石头,能供耕种和放牧的土地寸土寸金。强巴卓玛明白,靠着几亩薄田和牧场,啥时候能过上好日子?在大山待够了的她决定外出闯一闯。

  来到狮泉河不久,强巴卓玛认识了她的另一半。刚开始,两人相亲相爱,生儿育女,日子过得安稳踏实。谁料,几年后,她和丈夫分道扬镳,留给她的是3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月初领钱,月末还债。房租、水电费加上孩子的零用钱,生活没有给这个瘦弱的母亲任何喘息的机会。无力久了,人就消沉,今年还没过就能知道明年的样子。“再也不能这样过下去了!”看着逐渐长大的3个孩子,强巴卓玛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

  三年间,强巴卓玛开过茶馆,经营过台球厅,但始终都没有“火”起来。原因很简单,营业几小时后,她就得关门去接送孩子,留不住“回头客”,只能勉强不赚不赔,草草收场。

  做生意不行,强巴卓玛只能去打工。她每天按时起床,给孩子们做好早饭,提前送他们到学校,再慌慌张张地跑到商场,日复一日。时间长了,老板不愿意,结了工钱,把她打发走了。

  强巴卓玛又找了一份工作,到单位食堂帮厨。但几个月后,掌勺的厨师对她说:还是先照顾孩子吧。

  养育3个孩子,像是阻止她摆脱贫困的魔咒一样,逃不掉,甩不开。

  这样的日子久了,人就得过且过。强巴卓玛当初逃离家乡,想要过上好日子的愿景,似乎离她越来越远。

  2018年,强巴卓玛38岁了。这一年,札达县迎来了实现全县脱贫的攻坚年。她的家乡楚鲁松杰定的目标是:年内实现所有建档立卡户基本脱贫,绝不让一个人在小康路上掉队。

  “你回乡来吧,我们帮你!”听了来劝她的乡干部的话,强巴卓玛毅然选择返回家乡。

  针对强巴卓玛家的实际情况,县乡两级领导精准施策,决定聘任她到乡食堂帮厨,并张罗着在乡政府帮她开起了商店和甜茶馆。

  “帮厨年工资4.8万,边境政策性补贴一年2.5万,商店和茶馆半年收入1万,总收入超过8万。”强巴卓玛说,“在政府帮助下,我家还盖起了新房,生活一下有了盼头。”

  强巴卓玛最牵挂的儿女们,也都有了妥善的安排。19岁大女儿白玛曲珍留在狮泉河打工,14岁的二女儿次仁扎桑前往拉萨读初一,小儿子益西旺扎到香孜乡完小读二年级。受益于“三包”政策,她几乎不需要因为孩子上学花钱。

  现在,只要得空,强巴卓玛就会到乡政府旁边小康新村的建设工地去转转。她家已分得一套新房。按照她的规划,今年入住后,她要在院里搭两间彩钢房,专门经营商店兼茶馆,预计生意肯定不错。

  作为全国唯一的省级集中连片贫困区,西藏积极探索出符合自身特点的“五位一体”扶贫办法,2013年以来累计减贫约7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012年的35.2%下降到2018年的6%以下。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已经庄严承诺,2019年基本消除绝对贫困。

  像强巴卓玛一样漂泊无依的贫苦生活,在西藏这片土地上再也不会出现。

   (注:陈尚才其时正在楚鲁松杰乡挂职)

(编辑:李鹏臻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2019·中国西藏发展论坛
  •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
  • “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 机遇和成果属于世界
  • 30个自治州共商打赢脱贫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