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代表”扎喜旺徐从军记
来源:《中国民族报》 魏铭 发布日期:2020-04-05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扎喜旺徐 资料图片

  埃德加·斯诺的夫人海伦·斯诺在《延安笔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述:

  “我们在延安的那些日子里,一次曾碰到一位瘦高个儿、一头卷发、行为比较异样、说话不大听得懂的红军战士。通过翻译知道他是一个来自川西北的战士,现在延安一所学校读书识字。看来他和这些多数战士相处得很融洽。”

  海伦·斯诺讲的这位红军战士,就是藏族老红军扎喜旺徐。

  扎喜旺徐1913年出生在原西康省、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一个贫苦牧民家庭,从7岁开始,给牧主放羊,当长工,受尽了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之苦。

  在红军进入藏族聚居区之前,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反动宣传,挑动红军与藏族同胞的关系。受这种反动宣传的影响,当红军要到藏族聚居区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一片恐惧和骚动。大家怀着不安的心情东躲西藏。但扎喜旺徐想着:“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红军杀我干什么?”他便没有躲藏。

  1935年初,红四方面军进驻甘孜。一天,扎喜旺徐在县城城门口转悠时,站岗的士兵过来问话。扎喜旺徐听不懂汉话,战士请来翻译,问他有什么事。扎喜旺徐回答得挺干脆:“没有什么事,只是想看看红军是什么样子,和以前来的兵究竟有什么不同。”

  正在这时,来了一位干部模样的红军,问他是哪个村子里的人,乡亲们的情况如何,跑进深山老林的人回来没有,他们的牛羊有人照看吗,生活有困难吗,扎喜旺徐就他知道的作了回答。

  见扎喜旺徐的衣服很破烂,那位红军干部给了他一件衬衣、一条毛巾、一块肥皂,还给了他一个红布条子,让他挂在胸前。扎喜旺徐后来才知道,那块红布条是“代表证”,上面写着“民族代表”4个字。红军当时正在甘孜召开各界僧俗人民代表大会,准备成立苏维埃博巴政府。

  凭着那张代表证,扎喜旺徐走进了红军总部。一位红军干部亲切地接见了他,通过翻译告诉他,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各族人民自己的军队,是为各族人民谋幸福的,是穷人自己的军队。

  后来扎喜旺徐才知道,那位干部就是邵式平同志。解放后,邵式平担任江西省委书记、省长。

  邵式平了解到扎喜旺徐的身世后,问他想不想参加红军?扎喜旺徐马上答应了。邵式平对扎喜旺徐说:回去告诉乡亲们,我们红军有严明的纪律,不打骂群众,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尊重藏族同胞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保护喇嘛寺院。你们亲眼看见了,红军有那么多人马,我们宁愿露宿草原,也不进驻寺院。想办法告诉乡亲们,不用害怕,赶快回家来,照看好自己的牛羊,安居乐业。

  扎喜旺徐便到各地说服乡亲们回乡,帮助红军进行宣传活动,并且找到了逃到深山里的乡亲,告诉他们要放心回家,不要轻信谣言。

  慢慢地,躲藏的藏族同胞们回来了,大家开始纷纷支援红军。在这一过程中,扎喜旺徐做了大量的工作。大家援助了红军多少粮食,如今已无法统计。仅白利寺管家不完全统计,白利寺捐献的“拥护红军粮”,计有青稞134石、豌豆22石、马15匹、牦牛19头。

  1936年5月5日,甘孜博巴政府在甘孜成立。这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藏族地区建立的第一批苏维埃革命政权之一,也是影响最大的苏维埃革命政权。扎喜旺徐被任命为骑兵连连长,他的责任是保卫当地新生的红色政权。

  1936年7月2日,红二方面军主力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不久,红四方面军先行北上,扎喜旺徐留下来为红二方面军准备粮食和其他物资。在短短40多天里,他筹集到粮食4.6万多斤。

  不久,红二方面军也要离开甘孜了。走还是留?扎喜旺徐毅然决然踏上长征之路,成为红二方面军唯一的一名藏族战士。

(编辑:李华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果断收藏!2020年中华文化年历来了!
  • 感悟辉煌成就 共筑美好未来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2019·中国西藏发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