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是盏灯
来源:中国民族报 欧正中 发布日期:2020-09-09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秋声(中国画) 齐白石

  李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也是我今生最难忘的老师。

  记得李老师接手教我们班时,我正上小学二年级,那时“文革”还没结束,读书无用论依然盛行。在我们那偏远的小山村,从来没有人是因读书走出大山的。

  听说李老师只读过初一,但李老师读的是一所好中学。后来,因家里贫穷,实在供不起,他只得辍学回家。他在村里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便顺理成章当上了民办教师。

  李老师上课总是那么富有激情,声音响亮,似乎害怕教室后面的同学听不见;有时声音又很低,需仔细聆听才行。他边讲课边盯着我们,如果有人不认真、搞小动作,或是走神,他要是不那么忙的话,就会悄悄地走下讲台,走到这个同学身边,突然用书轻轻地敲敲他的脑袋。这时,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该同学往往会羞愧得低下头。要是老师讲课正忙,抽不开身,他会用指头捻个粉笔头用力砸向不认真听讲的学生。李老师不大喜欢让学生罚站,但是如果迟到了,他怎么也得让学生在教室门口站上几分钟。我奇怪的是,我迟到的时候也多,可李老师极少让我罚站。现在想想,也许是李老师知道我家穷,知道我要干家务活的缘故吧。

  有一次,班里一个不爱学习的同学在课堂上捣乱,李老师罚他站着,他却趁李老师不注意,背着书包从教室的后门跑了。李老师很生气,放下书本就追了出去。跑了一里多地,总算把这个学生给“逮”了回来。这是我见过的最令李老师生气的一件事了。

  有两次开学,我都没钱交学费,第一天没好意思去学校。第二天看见村子里的几位同班同学都高高兴兴上学去了,我实在忍不住,也偷偷摸摸地跟着去了。坐在教室里,心里忐忑不安,低垂着头,不敢看李老师。可慢慢地发现李老师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我的心才渐渐地释然了。

  李老师总爱在下午上最后一节课时布置作业题或考试,谁先做完,谁做得好,谁就可以提前放学回家。每当我背着书包,满怀喜悦,第一个冲出教室,兴冲冲往家赶的时候,心里充满了自豪。我不是贪玩,而是要回家去割一背篓猪草,这是母亲交给我每天的任务。

  其实李老师也挺忙的。他每天除了上课,还要回家去照顾两个小孩。我们还看见过李老师扛着锄头下地呢。放农忙假时,李老师下田去收割稻谷,挑着百多斤的担子,光着膀子,喊着号子,和农民没有两样。

  虽然我们是村小学,可我们班的学习成绩在全公社(乡)都是顶呱呱的。“文革”结束后,我们班有两个同学考上了大学。这是我们那个小山村第一次走出去的大学生。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转眼40年过去了。我已有多年没回老家了,也没再见到过李老师。不过,李老师的认真、上进和对学生的无限热情,却始终像一盏灯一样,伴随着我的人生旅程。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巡礼
  • 老电影回眸
  • 非遗助力脱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