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与不安——剖析美国“普世价值”谎言下的穆斯林群体遭遇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日期:2021-07-15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动荡与不安

——剖析美国“普世价值”谎言下的穆斯林群体遭遇

  多年以来,美国政客打着“普世价值”的旗号,对不符合其意愿和利益的他国政权进行攻击,以获取战略利益和战略资源。从国际上讲,在“普世价值”的幌子下,美国政府发动对伊拉克、叙利亚等多国战争,造成难以数计的平民死伤。今年5月,巴以爆发7年来最猛烈交火。路透社称,这是自2014年加沙战争以来,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最猛烈的交火。联合国中东问题特使文内斯兰警告称,巴以冲突“正在向全面战争升级”。据路透社5月12日报道,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当天举行三天内的第二次紧急会议,讨论巴以冲突局势。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安理会在10日的会议后原本拟就以巴冲突发表声明,但被美国叫停,因为美国称正在幕后斡旋停火,担心在此时发声明会有反效果。美国政府对中东人权的漠视,成为巴以两国争端迟迟不能解决的主要因素。除去外交因素,从美国自身对穆斯林的政策看,美国穆斯林民众也越来越感到被歧视和失去安全感。

动荡与不安

2017年1月29日,示威者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集会,抗议美国针对穆斯林群体颁布的禁令。新华社发  

  1.美国对本国穆斯林长期存在歧视和不公平对待

  美国从政策层面开始对本国穆斯林区别对待最早可以追溯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开始暗中监视阿拉伯裔穆斯林。1979年,伊朗人质事件爆发后,美国国内反穆斯林舆论甚嚣尘上,众多中东裔移民遭受到了巨大的社会压力。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更是火上浇油,加剧了穆斯林群体与美国主流社会的紧张关系。整个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在社区组织、政治运动等社会参与中,穆斯林群体不断受到主流社会的歧视与驱除。

  “9·11”事件后,美国穆斯林群体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2001年10月26日,经布什总统签署,美国《爱国者法案》正式生效。根据司法机关的法令,相关机构可以对清真寺、伊斯兰中心等特定的宗教场所或政治组织加强监视。显而易见,种族脸谱化是一种侵犯公民权利的歧视性行为。虽然在前“9·11”时代,针对中东裔穆斯林男子的种族归纳案件屡见不鲜,但在《爱国者法案》实施后,这些种族归纳行为在情报机构、执法机关和美国民众看来,变得更为必要,且获取了更高的社会接受度。

  在“9·11”事件发生后的一年中,美国政府出台了如《加强边境安全和入境签证改革法》、“特殊登记”方案等约20项相关的法规政策,其中15项明显地针对穆斯林群体。2002年6月,美国司法部通知海关与移民及归化局,要求其排查所有入境的也门裔穆斯林,结果候机人群中也门裔乘客被单独列出,等待数小时来接受安全调查。“9·11”事件之后这种在机场针对穆斯林的歧视案例不胜枚举。

  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社会中的“伊斯兰恐惧症”在部分民众中蔓延开来。有大量民众认为穆斯林、阿拉伯人就等同于凶恶、残忍与暴行。许多穆斯林表示在“9·11”事件发生后的数月内在大街上遭到了陌生人的喊叫、诅咒及谩骂,尤其是戴面纱的女性更容易遭到周围人敌意的眼神。一夜之间,穆斯林群体仿佛成了众矢之的。

  歧视与敌意不仅仅发生在大街上,还有相当一部分渗入到工作之中。有学者就“9·11”事件对美国穆斯林男子的就业影响作了深入研究。结果显示,恐怖袭击虽未明显地影响该群体的就业情况及工作时长,但他们的实际薪水与周平均收入有所下降,幅度约为9~11个百分点。而根据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在200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的8个月时间里,遭受到就业歧视的穆斯林人数大幅增加。该委员会在此期间收到了488份与“9·11”事件相关的工作歧视投诉,其中的301人被其雇主开除。

  除了在生活、就业等方面遭到歧视外,穆斯林群体还遭受到各种各样的仇恨罪行。仇恨罪行通常指针对某一特定社会群体的犯罪行为。其形式包括因仇恨引起的犯罪行为和被定义为犯罪的仇恨言论。有学者将发生在2001年1月至2002年5月之间的针对阿拉伯裔美国人的仇恨罪行进行了数字统计:2001年1月1日至9月10日,共有260起相关记录;而从2001年9月11日至2002年5月31日,这一数字飙升到1502起。美国联邦调查局在2001年共接到481份反伊斯兰的仇恨罪行报告,而在2000年时这一数据为28份。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接收到的大部分报告都发生在“9·11”后短短的4个月内。这些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罪行包括袭击、恐吓、纵火、故意破坏、暴力威胁甚至枪击等。“9·11”事件之后,新闻媒体共报道了至少15起针对穆斯林的纵火(包括纵火未遂)案件。至少有3人被反穆斯林分子杀害。仅在恐怖袭击后第一周内,就有104起针对清真寺等宗教场所的袭击事件见诸报端。

  长期以来,美国国内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歧视和虐待事件层出不穷。2005年3月11日,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格伦·法因在他的一份报告中披露,穆斯林囚犯在美国很多地方的联邦监狱中受到了歧视和虐待。这种事件不但发生在标榜“自由和民主”的美国,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事情发生后,负有责任的狱长和看守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些事件也出现在其他人的调查报告中。法因每隔半年就需要对司法部可能发生的侵犯民权事件进行调查,在他2004年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多起针对穆斯林不公平待遇的案件。报告中指出,联邦检察官拒绝对监狱长提起刑事诉讼,案件只是被移交到了联邦监狱管理局处理。在另一起事件中,法因的调查人员发现另一个联邦监狱的看守对一名穆斯林囚犯进行虐待,不仅如此,他们还怂恿和允许其他犯人对上述囚犯进行攻击。而在以前的调查中,法因曾经发现了一些监狱中拍摄的录像带,这些视频文件证实了看守殴打囚犯、将他们的头部撞墙、反扭囚犯的手臂以及对囚犯实施不必要裸身搜查的行为。同时,一些监狱官员承认,他们还有更多的录像资料没有上交给调查人员。最令他感到震惊的是,他派出的调查人员曾经在一所联邦监狱中找过一个穆斯林囚犯谈话,5天以后,该监狱的狱长就以“非法和不恰当”的命令将上述囚犯转移到了一个单独监禁犯人的“小号”中关押,而且一关就是4个多月。

  法因的报告的覆盖范围是2004年6月22日至当年年底,在此期间,这位总监察长共收到了1943宗投诉,其中有1300宗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指责监狱用广播来干预人们的思想自由等等,还有435宗投诉不在总监察长的管理权限范围内。

  由此可见,法因的报告披露只是冰山一角,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歧视远比报告中披露的更为严重。监狱机关往往最能反映一个国家法治水平的完善与否,美国一直以“真正的法治国家”自居,而从上述事件来看,美国要想达到真正的民主法治,可谓任重道远。

动荡与不安

2003年12月16日,驻阿富汗的美军在阿富汗中部的瓦尔达克省巡逻。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海外战争。新华社发

  2.特朗普任内美国穆斯林群体境遇每况愈下

  “禁穆令”使定居美国的穆斯林民众人人自危

  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中就宣扬禁止穆斯林入境计划,2017年1月27日,刚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名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的行政命令。这份“禁穆令”宣称,在未来90天内,禁止向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7个伊斯兰国家的普通公民发放签证,以防止从这些特朗普所称的“高危地区”输入恐怖主义。此令一出,美国国内闹得沸沸扬扬,有抗议的,有起诉的,英国首相、加拿大总理表示不认可,谷歌、亚马逊、脸书等公开反对,数千人联名抗议,连高盛都站出来指责。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穆斯塔法·巴约米在《卫报》撰文称,特朗普此举表明自己正式要“猎杀穆斯林”,总统把美国带进了落后的时代,正如19世纪禁止华人前往美国一样。

  特朗普的这一政策,给定居在美国的穆斯林群体造成了困扰。在一座波士顿的什叶派清真寺,其负责人处于极其尴尬的境地中——他的妻子是来自埃及的逊尼派穆斯林,在美国接受大学教育,并在美国工作多年,但在特朗普颁布第一个“穆斯林禁令”之后,她的工作签证的续期申请就被美国移民局拒绝,哪怕埃及并不属于“穆斯林禁令”所罗列的7个国家之一。特朗普执政时期的美国穆斯林,如同半个世纪以前的犹太教徒和一个半世纪以前的天主教徒那样,因为自己的信仰而遭到政治上的歧视和孤立,即便超过八成的穆斯林都有美国公民的身份或永久居留权。

  无视穆斯林群体的宗教信仰

  据美国《商业内幕》报道,有美国律师2020年8月19日指控称,位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一处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以下简称ICE)的拘留中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向被拘留的穆斯林移民供应猪肉类食品,并迫使他们在“信仰和饥饿之间进行选择”。该中心一共关押440名移民,其中包括数十名穆斯林,“穆斯林被拘留者被迫接受这些(含有猪肉或猪肉类产品的)饭菜,因为ICE提供的符合宗教信仰或清真的食品一直都是腐烂和过期的。”早在2017年,ICE及其官员就给位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克罗姆服务处理中心的穆斯林被拘留者提供腐烂和过期的清真食品,给穆斯林移民预先准备好的饭菜中,每周至少有2~3次都含有猪肉。当穆斯林移民将这一情况反映给ICE的工作人员时,相关投诉被故意置之不理。设施内的宗教服务人员也拒绝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并说“事情就是这样”。

  普通穆斯林民众遭遇死亡威胁及人身攻击

  所谓极右的“白人优先”之类的社会团体也随着特朗普的当选而日益活跃起来,这些团体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暴力犯罪也明显增加,从FBI发布的数据看,2016年发生的针对穆斯林的暴力事件较2014年增长了约2倍,由2014年的154起上升到307起。研究发现,近年来美国人对伊斯兰教的看法变得越来越负面。公共宗教研究中心2015年的调查显示,56%的美国民众认为伊斯兰教与美国基本价值相冲突,共和党人中这一比例则高达76%。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调查显示,82%的美国公众认为美国的穆斯林面临着歧视,其中有57%的人认为穆斯林面临着严重歧视,这一比例比三年前的调查高出7个百分点。相关调查结果还显示,穆斯林多年来都位于美国最受歧视的群体之列。穆斯林人口不到美国总人口的1%,但是联邦政府调查的宗教歧视案件中,14%涉及穆斯林;在职场宗教歧视案件中,25%涉及穆斯林。针对穆斯林民众的仇恨犯罪事件近年来不断发生。

  类似的针对普通穆斯林民众的案件时有发生,2015年2月10日北卡罗来纳大学附近三名穆斯林学生遭枪杀,凶手此前时常在网络上发表各种反宗教言论。2016年12月,纽约市一名34岁的穆斯林女警官遭遇仇恨式的恐吓,一名男子对她吼道:“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我要割开你的喉咙,滚回你的国家去。”2016年11月,美国佐治亚州的一位高中穆斯林女教师收到一个学生的恫吓纸条,事情发生在大选之后。纸条上写道:“为什么不用你的头巾绑在脖子上(上吊)”。这张在教室发现的匿名纸条上还画了两面美国国旗,签名是“美国”。收到纸条的教师是24岁的迈拉·泰利,在学校任语言艺术科目教师,她将纸条拍照并上传社交媒体,并且写道:“我想通过分享(这件事)引起对我们社会的现实与状况的关注。传播仇恨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据美媒报道,选举结束后,美国不少地方发生排斥、仇视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事件。

  2019年3月,美国穆斯林女议员伊尔汗·奥马尔遭遇死亡威胁。36岁的奥马尔2016年12月当选明尼苏达州议员,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当选州议员的索马里裔美国人,并与拉希达·特莱布一同成为国会历史上首度当选的穆斯林女性议员。嫌疑人被捕后,福克斯新闻和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因传播“伊斯兰恐惧症”而被推上风口浪尖。据《卫报》报道,55岁的男子帕特里克·卡里尼奥致电奥马尔的办公室,言辞激烈地对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你是不是为穆斯林兄弟会工作?你为什么为她工作?她是个恐怖分子,我会朝她的头上开一枪。”根据FBI的调查,卡里尼奥先承认了自己在电话中的威胁言论,随后又否定,称自己只是“生气了”。在调查中,卡里尼奥形容自己是一位“热爱总统”并“讨厌政府中的激进穆斯林”的爱国者。FBI还在他的住处发现一把霰弹枪和一把2.2口径手枪。《卫报》报道称,在卡里尼奥被捕后,纽约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认为,奥马尔的死亡威胁与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珍妮·皮罗极具争议的言论存在因果关系。“当皮罗在福克斯新闻上号召人们视头巾为一种威胁时,就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科尔特斯在一则推文中表示。

  特朗普则被认为是传播“伊斯兰恐惧症”的幕后元凶。卡里尼奥被捕仅几小时后,特朗普在拉斯维加斯向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演讲时特别提及奥马尔:“哦,我忘记了,她不喜欢以色列,很抱歉。她不喜欢以色列,对吧?”特朗普用讽刺的语气感谢了奥马尔,暗指其未对以色列表示支持,引发了在场犹太裔共和党人的哄笑。2019年3月15日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两座清真寺发生枪击事件后,奥马尔曾指责特朗普是这种暴力背后的“仇恨煽动者”。奥马尔表示,特朗普是一位公开宣称伊斯兰教仇视美国人的总统,“他引发了对穆斯林的憎恨,他们认为可以以一种没有人性、充满诽谤的方式谈论信仰和信众”。美国穆斯林群体警告称,围绕伊斯兰教,尤其是奥马尔本人的激烈言辞已经让社会氛围变得危险。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执行主任阿法夫·纳西尔表示,“白宫‘伊斯兰恐惧症’主导下的政治环境使仇恨言论正常化,”他指出,必须认真对待“伊斯兰恐惧症”和“白人至上主义”。

  据《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美媒报道,2020年7月1日,居住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一名穆斯林女子艾莎,到当地商场的一家星巴克店里点饮料,但是在取饮料时却发现杯身被店员写上了“ISIS(伊斯兰国)”的字样。

  2021年5月14日,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纽约布鲁克林羊头湾附近的穆斯林抵达当地“泰巴”伊斯兰中心庆祝开斋节,这标志着斋月的结束,当时他们发现中心入口处喷有“巴勒斯坦去死”字样。破坏行为发生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紧张局势和暴力加剧之际,清真寺的伊玛目穆罕默德·尤努斯说,他对涂鸦感到震惊,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针对这个小社区。

  由于美国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国内穆斯林民众境遇每况愈下。在双重标准下,美国本国问题恰恰成了所谓“普世价值”的“最佳反面教材”。美国政府漠视生命、抗疫不力,导致62万多美国民众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失去生命;虽然美国标榜“宗教自由”“人权至上”的价值,穆斯林群体在美国遭遇的歧视却日益严重。根据美方自己的调查结果,75%的美国成年穆斯林表示美国社会存在大量对穆斯林的歧视,69%的普通公众也持相同观点。50%的美国穆斯林认为,近年来在美国做一名穆斯林变得更加困难。穆斯林一直都是美国最受歧视的群体。根据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2018年4月发布的报告,2016年以来,美国反穆斯林团体的数量激增两倍。2017年美国反穆斯林事件中,三分之一以上受联邦政府机构煽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声称穆斯林天生暴力或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将近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呼吁剥夺穆斯林的基本权利或宣称伊斯兰教不是宗教。

  据美联社去年7月20日报道,因不满特朗普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国穆斯林官员们宣布支持拜登,由美国穆斯林组成的艾默格行动组织召开了“百万穆斯林选票”在线峰会,强调了其对提高11月穆斯林投票率的重视。拜登就职总统后,取消了“禁穆令”,在今年4月12日,白宫发布的《总统关于斋月开始的声明》,肯定了穆斯林在美国历史上发挥的作用,同时也承认,美国穆斯林仍然是欺凌、偏执和仇恨犯罪的目标。这种偏见和这些攻击是错误的。它们是不可接受的。它们必须停下来。在美国,任何人都不应该生活在表达自己信仰的恐惧中。

  6月,美国参议院以81票赞成、16票反对,大比数通过任命巴基斯坦移民后代古莱希为新泽西州联邦法官,古莱希是美国首位穆斯林联邦法官,由此可见,拜登政府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但拜登政府在国内的种种举动,并不能有效地解决美国国内对穆斯林的歧视和不公平的待遇,国际社会有充分理由对美国的穆斯林政策,包括美国国内的穆斯林人权状况感到强烈关切和担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供稿)

  《光明日报》(2021年07月13日 12版)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zjnews_mzb@163.com

(编辑:石建杭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办法》公布
  • 宗教中国化进程中的代表人物
  • 宗教中国化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