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年,西部交通发展按下“快进键”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
来源:中国民族报 发布日期:2022-04-08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交通是兴国之要,是富民之基。

  2021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西藏考察时指出:“全国的交通地图就像一幅画啊,中国的中部、东部、东北地区都是工笔画,西部留白太大了,将来也要补几笔,把美丽中国的交通勾画得更美。”

  在中国的交通版图中,西部地区具有特殊战略地位。加快西部地区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事关西部地区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事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战略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西部地区交通运输事业按下“快进键”,成为美丽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天堑变通途,百姓出门不再难

矮寨大桥。

  湘西莽莽群山中,云雾缥缈。“家庭”和“幸福”两个苗族村子,卧在悬崖两侧,隔峡相望。尽管两村直线距离只有5公里,但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要沿着陡峭山路上下悬崖,花上五六个小时,费尽周折。

  家庭村和幸福村之间常有嫁娶。过去,婚礼前一天,男方要组织十几个小伙子带着礼物,赶在日落前到女方家;婚礼当天天不亮,新娘子和亲友带着嫁妆,再走五六个小时到达男方家,有时男方还得提前抬着“一顿饭”到中途迎接,吃完继续赶路。

  修路,成为家庭村和幸福村群众的共同心声。

  改变在新世纪初来临。2007年10月28日,吉茶高速公路关键控制性工程矮寨大桥破土动工,大桥为特大型钢桁加劲梁悬索桥,主跨1176米,没有桥墩。家庭村和幸福村的青壮年劳动力带着干粮,运渣土、搭钢架、搅水泥,一起参与矮寨大桥建设。

  2012年3月31日,开创世界建桥史上多项先河的矮寨大桥正式通车,从此,家庭村和幸福村彼此紧紧联通。而通过矮寨大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融入长沙、重庆、桂林、贵阳“4小时经济圈”。

  服务人民,是交通运输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在贵州农村,曾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年年五谷丰,就是路不通;有货卖不出,致富一场空。”这透露出“地无三尺平”的贵州省在发展上的无奈。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加大对贵州等西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力度,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激活山区长期沉睡资源,为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能。2021年,贵州省新增4130个建制村通客运,惠及近4万个村寨1200万农村人口,广大农民正享受着“出门硬化路、抬脚上客车”的便利。

  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近10年来,我国以民族地区、边疆地区、革命老区、连片特困地区为重点,推动“四好农村路”高质量发展,累计完成新改建农村公路236万公里,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和通邮,西部地区行路难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天堑变通途的梦想已成为现实。

  交通帮致富,铺就美好生活路

家庭村全貌。 新华社记者 赵众志摄

  道路通,百业兴。畅达的农村公路不仅改善了西部地区群众的交通出行条件,更成为一条条带动村民致富的产业路、致富路、乡村振兴路。

  曾几何时,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这3个人口较少民族居住在大兴安岭山林中,从偏远的腾克镇巴卡哈里村到旗政府,要用上火车、汽车、轮渡、驴车等各种交通工具,往返要一周时间。

  而今,凭借便捷的交通,古老的大兴安岭日新月异。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多布库尔猎民村党支部书记孟亚静说:“我们先后建成了农业生态园、特色养殖区和民俗特色旅游景区。如今猎民村变景区,农民变旅游从业者,农产品变旅游商品,带动近200名鄂伦春村民找到新出路,人均年收入提高到2万多元。”

  春意盎然的雪域高原上,一辆“复兴号”动车在雅鲁藏布江畔的层峦叠嶂间穿行,驶向桃花盛开的城市——西藏林芝。

  2006年7月,青藏铁路(西宁至拉萨)全线通车运营,结束了西藏不通铁路的历史。2014年8月,拉日铁路(拉萨至日喀则)正式通车运营,“世界屋脊”经济社会发展再添新翼。2021年6月25日,西藏首条电气化铁路拉林铁路开通运营,将拉萨至林芝的通行时间由公路出行的5小时缩短至3个多小时,翻开了高原铁路发展新篇章。如今,拉日、拉林铁路已经串联起西藏日喀则、拉萨、山南和林芝4个地级市。这4个城市的经济总量占西藏的70%以上,铁路正在成为带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林芝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海波说,随着交通越来越便利、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铁路背景下的大旅游格局必将在藏东南地区向纵深发展,进一步促进客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向铁路沿线城乡聚集,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条条大道串点成线、连线成网,串联起了“山水林田、城镇村景”,激活了一个个“有颜值又有产值”的美丽乡村。

  交通运输部挂职干部吕怡达,曾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芦花镇热拉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在他任职期间,热拉村通了硬化路和客车,改变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局面。2018年,村内返乡大学生牵头成立冰山小丫头食品有限公司,统一负责对外销售牦牛肉、藏香猪肉、黑水中蜂蜜等特色农产品。此外,村内还先后成立了牦牛健康养殖基地、藏香猪散养基地、高山凤尾鸡养殖合作社等经济实体。

  吕怡达说:“现在,村里的青壮年都想出去走走、看看、闯一闯,也有很多大学生表示,愿意在完成学业后回家与父老乡亲们一同创业、一同致富。”

  如今,广袤的西部大地上,村村通公路,组组能通达,户户有便道。一条条犹如毛细血管的农村公路延伸到千家万户,开启了经济发展的快车道。随着交通运输能力水平快速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路通促心通,幸福生活感党恩

2014年4月,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结束了半年大雪封山的历史。图为各族群众载歌载舞欢庆隧道贯通。 中国民族报社图片库

  交通是经济的脉络和文明的纽带。进入新时代,西部地区交通运输不仅是空间上的联通,更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纽带。

  南疆春早,比春天更迫不及待的是建设者的脚步。

  拌合站内机器轰鸣、隧道内施工热火朝天……2月22日,G0711线乌鲁木齐至尉犁高速公路、G0612线依吞布拉克至若羌高速公路、G0612线民丰至洛浦一级公路等南疆片区13个交通续建项目同一天复工,天山南北掀起交通大建设的热潮。

  2021年,新疆交通强国建设试点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进出疆高速公路大通道基本建成,南北疆高速公路大通道加快推进,覆盖全疆的高速公路大通道基本成型。

  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短板的补齐,新疆旅游业长期以来的“旅长游短”的现象得到扭转,“旅游兴疆”战略取得显著成效。越来越多游客走进新疆,欣赏新疆壮美的自然风光,体验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与新疆各族群众交朋友,增进了解和认识。据统计,仅2021年,新疆接待旅游人数1.91亿人次,增长20.52%,实现旅游收入1415.69亿元,增长42.69%。

  独龙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主要聚居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独龙江乡。独龙江乡深处峡谷,自然条件十分恶劣,仅有一条独龙江公路通往外界,曾经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与世隔离,经济社会发展滞后,一直是云南乃至全国最为贫穷落后的地区。

  独龙江公路是独龙族同胞生产生活和经济发展的命脉,但公路中途的41公里至63公里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是整条公路建设的瓶颈。2014年,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建成,标志着独龙族同胞祖祖辈辈大雪封山半年的历史宣告结束。

  为了感恩党的好政策,独龙江乡巴坡村村民高礼生创作了一首歌曲《幸福不忘共产党》:“公路通到独龙江,公路弯弯绕雪山,汽车进来喜洋洋,独龙人民笑开颜。啊哟啦哟……哟哟哟……党的政策就是好,幸福不忘共产党……”

  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让独龙江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年底,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今天的独龙江乡,家家都有安居房,户户都有新产业,好日子越过越甜。

  立足新起点,奋进新征程。从“有没有”到“够不够”再到“好不好”的跨越,中国正大步迈向交通强国。《“十四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明确,到2025年,综合交通运输基本实现一体化融合发展,智能化、绿色化取得实质性突破,综合能力、服务品质、运行效率和整体效益显著提升,交通运输发展向世界一流水平迈进。西部地区交通运输建设迎来发展新机遇。

  迈向交通强国,是中华民族的共同期待,需要亿万人民的共同努力。让我们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埋头苦干、脚踏实地、锐意进取,推动交通事业高质量发展,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坚强保障、奠定坚实基础。

  (见习记者王琪综合报道)

(编辑:马永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在冬奥会上展现我们的风采
  • 收藏!党史学习教育系列评论合集
  • 中国民族报“十二评”合集来了!
  • 从百年党史展看民族团结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