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個民族服飾之苗族服飾[ 來源:中國服裝綱 | 發布日期:2011-08-22 | 瀏覽()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苗族民族服飾文化伴隨著苗族歷史發展而變遷,了解苗族發展的歷史,有助我們理解苗族民族服飾變遷的文化背景。

  苗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他們的先民在先秦時代就生活在長江中游地區。他們的歷史可上溯至堯、舜、禹時代。戰國時吳起說:“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衡山在其北”。這個“三苗”或“三苗國”的地域,在今江漢、江淮平原和江西、湖北、湖南一帶。春秋戰國時期,苗族先民生活在荊楚地區被稱為“荊蠻”。“三苗”后裔“荊蠻”勢力的興起,大約在商朝前,成為后來掘起的楚國的主要居民之一。秦漢至南北朝時期,因苗族先民生活在五溪、武陵地區而被稱為“五溪蠻”、“武陵蠻”、“長沙蠻”等。到唐、宋及其以后時期,苗族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人口的繁盛,在祖國南方再度呈現出自己的重要影響,引起了唐、宋及其以后各王朝的注目。各中央王朝與苗族的關系亦日漸密切,對苗族的認識也有所增強,于是“苗”遂從若干少數民族混稱的“蠻”中脫離出來,作為單一民族的族稱重現于文獻之中。現在苗族分布的狀況,大約成形于漢唐時期。

  流傳于黔東南苗族地區的古歌《跋山涉水》這樣描述苗族先民的遷徙:“古時苗人住在廣闊的水鄉,古時苗人住在水鄉邊的地方;打從人間出現了魔鬼,苗眾不得安居,受難的苗人要從水鄉遷走,受難的苗眾要從水鄉遷去。”“日月向西走,山河往東行。我們的祖先啊!順著日落的方向走,跋山涉水來西方。”他們追趕著太陽的足跡,他們相信“西方萬重山,山峰頂著天,好地方就在山那邊,好生活就在山那邊。”苗族先民在壓迫中遷徙,他們帶著對新生活的期望,遷向陌生的領地。

  苗族從古至近代,經歷了四次大規模的遷徙,形成了今天苗族的分布格局。第一次發生在遠古時代,《史記·五帝本紀》載:“蚩尤作亂不用帝命,于是黃帝乃征師諸侯,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經堯、舜、禹三代的不斷“征戰”、“竄三苗于三危”,包括苗族先民在內的“三苗”集團被分化瓦解。第二次發生在西周至戰國時期,西周對“荊蠻”的多次用兵和楚國勢力的擴展,苗族先民大部被迫離開江湖平原,遷入五溪、武陵地區。苗族古歌《跋山涉水》描述了這時期大規模遷徙狀況。第三次發生在秦、漢至唐、宋時期。這時期苗族的主要流向,是從五溪、武陵地區向西、向南遷徙。向西進入川南和貴州大部分地區,有的經川南和黔西北開始遷入雲南;向南遷入湘西和廣西,有的又由桂北進入黔南、黔東南。第四次大規模遷徙發生在元、明和清時期。這時期苗族繼續從五溪、武陵地區遷入貴州、廣西,並從貴州、廣西及川南經過不同線路進入雲南,由雲南陸續出境,遷徙至東南半島的北部山區。這些大規模遷徙主要是各朝發生的戰爭和推行的民族鎮壓政策所致,亦有因天災原因逃荒的小規模遷徙。此外,苗族其實還有第五次大遷徙,即20世紀70年代,東南亞戰爭迫使大批苗族難民從東南半島向海外遷徙,形成了今天在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阿根廷各國分布的狀況。

  苗族縱貫數千年的歷史大遷徙,形成了如今分布在黔、湘、滇、川、鄂、瓊和國外的與其他民族大雜處小聚居的格局。在遷徙和不斷開拓新生地中的苗族人民保存了自己的文化並將之影響他民族的同時,亦吸收了他民族的精華,形成了苗族至今仍充滿生機活力的絢麗多姿的文化,豐富獨特的服飾文化就是苗族文化百花園中的一朵奇葩。

  最早描述苗族先民民族服飾的典籍當推《淮南子》,在《齊俗篇》中有“三苗首”的記載。這條記載描述的是“三苗”時代苗族先民用麻摻頭發盤于頭頂的風俗。據《后漢書·南蠻傳》、《搜神記》等記載,秦、漢時期,被稱為“盤瓠蠻”、“武陵蠻”的苗族先民“織績木皮、染以草實,好五色衣,制裁有尾形……裳斑爛”。《隋書·地理志》載“承盤瓠之后,故服章多以斑布為飾”的服飾狀況。《舊唐書·南蠻傳》載唐代五溪地區婦人穿“橫布兩幅,穿中而貫首”的服裝及眾所周知的唐太宗會見的那位穿百鳥衣的“南蠻”尊長的故事。我們在后來的文獻甚至今天的苗族生活中仍能找到“貫首衣”和“百鳥衣”的物証。

楚國盛服奇服上的紋飾

  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大量織品中,使用最多的刺繡技法鎖繡(或辮繡)、雲草紋樣和起毛錦及組帶,我們均可以從世傳的黔東南苗族服飾中找到。兩相比較,如“信期鏽”中的茱萸紋與現黔東南雷山和台江的鎖繡技法,起毛錦與現還普遍流行的黔東南花椒布和組帶花帶紡織等,不論技法、紋樣使用都極其相似。

  黔東南地區苗族婦女穿著的古裙,其款式,其色彩及破縐均與唐代張萱《出輦圖》上的宮女著裙其無二致,足見苗裝的唐代遺風猶存。黎平尚重、劍河南哨一帶苗族青年清代男裝,丹寨楊武一帶的古衣、從江高求地區的男裝、劍河久仰、台江反排一帶的古衣、雷公山月亮山地區的祭祀衣,其款式、紋飾風格、織品材料等均與現存的服飾和紡織技術相去甚遠,它們可以說是明清代甚至更遠這些地區苗族服飾的本來面目。

  苗族民族服飾,民族特點十分鮮明,苗族主要有三大分系,即白苗、花苗、青苗支系。各地區、各支系在民族服飾方面至今不同程度地保持了自己諸多共同的民族傳統,但不同地區和不同支系又有明顯差異和各具特色,尤其是婦女服飾。以致形成了苗族有 100 多個支系,就有 100 多種服飾的狀況。苗族服飾,大體可分為花苗服飾、漢苗服飾、白苗服飾三種。花苗婦女是上裝一般為右開襟、布扣,也有少部分的上衣是前開襟無扣的。下裝為蠟染百褶花裙,底料為自紡自織的麻布;裙腰白色,裙身為蠟染花樣,裙際繡有花紋圖案。裙子前后各系有一塊圍腰,腰束繡帶,小腿纏繡花護腿。頭戴盤狀青頭帕。花苗婦女的任何一種服飾,都習慣鑲上色澤艷麗的刺繡花邊。漢苗婦女服飾,上衣為右開襟,布扣;下裝為黑色長統裙。衣襟、衣袖、裙腰等部位的邊際鑲有淡雅的刺繡花邊。白苗婦女服飾,上衣為前開襟,無扣;后領綴一塊方巾,下穿白色短褶,布料一般為自織的麻布。而不管是花苗、漢苗、還是白苗服飾,服飾的花紋圖案又極為相似。

  1984年民族文化宮在舉辦全國苗族服飾展覽時,首將紛繁復雜的苗族民族服飾分為湘西型、黔東型、川黔滇型、黔中南型以及海南型等五大類別和若干款式。

  湘西型,流行于湖南湘西州及湘、黔、川、鄂四省交界一帶。古代男女蓄發椎髻的習俗已消失,今女裝穿圓領大襟短衣,盤肩、袖口等處有少許繡花;寬腳褲,褲筒邊緣多飾花邊;包扎又高又大的青布或花布頭帕,戴銀飾。

 

  黔東型,流行于黔東南。黔東南苗族服飾是我國和世界上苗族服飾種類最多、保存最好的區域,被稱為“苗族民族服飾博物館”。黔東南境內苗族男女便裝均較為簡朴,男子包青頭巾,上裝一般為左衽上衣和對襟上衣以及左衽長衫三類,以對襟上衣為最普遍,下裝一般為褲腳寬盈尺許的青色土布大腳長褲。女便裝上裝一般為右衽上衣和圓領胸前交叉上裝兩類,下裝為各式百褶褲和長褲,以青土布為料,花飾滿身,圖案多為平繡的各種龍、鳳、鳥、魚及花卉。

  對襟男上裝流行于境內大部分苗族地區,一件衣服由左、右前片,左、右后片,左、右袖六大部分組成。衣襟釘五至十一顆布扣,左襟為扣眼,右襟為扣子。上衣前擺平直,后擺呈弧形;左、右腋下擺開叉。對襟男上裝質地一般為家織布、卡其布、織貢尼和士林布。色多為青、藏青、藍色與之匹配;下裝一般為家織布大褲腳長褲。

  左衽男上衣流行于從江、榕江八開、台江的巫腳、反排和劍河久仰等地的苗族村寨。一件衣服由左前大襟、右前襟、后片及雙袖組成,左襟與右襟相交于咽喉處正中,沿右胸前斜至右腋下至擺,訂有布扣五至七顆,前擺、后擺均平直。左、右腋下擺不開叉直桶形。左衽上裝布料一般為家織布或藏青織貢尼,顏色以青色為主。其中榕江八開地區苗族男子祭祖時,穿戴的盛裝極為華麗,被譽為“最華麗的男裝”。他們頭上戴著象征閃電的銀鼓釘頭箍,據說其有驅邪避鬼的威力。而從江??沙一帶的苗族男子,兒時髡發,前額頭發剃光。留腦部頭發披于肩后,至成年時開始蓄發,漸漸綰髻于頭頂,額頭勒一條挑花布巾,此裝束至今不變,有苗家“最古老的男裝”之稱。

苗家“最華麗的男裝”

  左衽長衫結構與左衽上衣相同,差異僅在衣上至腳背,是苗族老年男子常穿的便裝。男便裝下裝一般為無直檔大褲腳桶褲,褲腳寬盈尺許,褲腳與褲腿一致,由左、右前、后片四片組成,制作簡便。

  女便裝上裝一般為右衽上裝和無領胸前交叉式上裝兩類。右衽上裝結構與男上裝中的左衽上裝大體一致,唯方向相反。無領胸前交叉式上裝稱"烏擺"(Ed bad,意為雄衣即男人的衣)是傳統的苗族女裝,如"袈裟",無紐扣,以布帶束腰。苗族女便裝質地一般為家織布、燈芯絨、平絨、織貢尼、士林布等,顏色一般為青、藍等色。

  雷山、凱里、台江三縣交界地區苗族中青年婦女,一般穿淺色右衽上衣,沿托肩、袖口及右大襟邊緣精繡花鳥、花草圖案花邊或購買現成花邊,圍圍腰,系銀質圍腰練,下裝著西裝長褲,挽高髻于頂,戴耳柱,中年婦女多包白毛巾頭巾,青年婦女多戴銀梳或插銀衣、塑料花等飾物。老年婦女上裝多穿右衽上衣或無領交叉式上衣,下穿長及腳踝青素百褶裙,系圍腰,圍與裙長。老年婦女上裝飾物一般為家織布或織貢尼。顏色喜尚青、藍色。其中台江岩板苗族女子上身著右衽大襟短衣,下身著自制的細褶短裙達30至40條之多,裙厚近40厘米,以顯示自己富有和聰明。其身前系一條織花長圍腰,垂至腳面,腰間纏 4 至 5 條花腰帶,均系結飄于身后,裹綁腿,穿花鞋,服式較奇。而台江施洞苗族女子的盛裝,以其刺繡精,銀飾多而著名,被稱為繡衣的施洞苗衣,兩袖和領、襟、兩肩均有精美的刺繡圖案,因其后背,前襟、袖口鑲滿鏨花銀片,銀泡,銀響鈴等,又稱為銀衣,是苗族服飾中的精品。盛裝時她們全身披挂銀飾,同時戴數個鏈式銀項圈和片飾項圈,胸前戴重大銀鎖,手腕戴著幾對不同樣式的銀手鐲,襯著身上的苗衣,被稱作“最華麗的苗裝”。同時,她們也是苗族中佩戴銀飾最多的一支。

  凱里市的舟溪、青曼、麻江縣銅鼓、開發區白午及丹寨縣的南皋一帶苗族婦女便裝上裝,內穿翻領對襟中長衣,外套大領對襟大袖胸前交叉式上衣,袖口鑲挑花花塊,銀鏈吊繡花圍腰,套挑花護腕;下著過膝寸許百褶裙,扎挑花鑲邊腳腿,外套織錦式粉紅色長襪。丹寨縣的揚武、長青、排調等地苗族女便裝上裝多穿右衽對襟上衣,前襟長及小腹,下著過膝中長褲,銀質圍腰練吊與褲長圍腰,裹裹腿,中老年與青年服飾無異。上、下裝質料多為家織斜紋布、平紋布、燈芯絨、平絨及織貢尼等,頭搭蠟染方帕或繡花頭巾。

  凱里市的爐山和黃平、施秉一帶苗族婦女上裝為無扣大領胸前交叉式上衣,以布帶束腰;下穿過膝青衣紅、白蠟花百褶裙,圍紫色圍裙片,質料多為家織布,顏色以青色為主。

  雷山縣的桃江、橋港、年顯、略果,丹寨的排調、黨早、加配、羊巫,台江縣的反排等地苗族女便裝,上裝為齊腰緊身青素右衽上裝,下著五至九寸長百褶裙,內穿緊身長褲,裙前后各拴一塊二尺見方幾何圖案挑花圍裙片,肩披挑花披肩。上裝質料一般為家織布、平絨布和燈芯絨,顏色素青,挑花工藝重紅、黃、白三色,少見刺繡工藝品。其中橋港苗女,上裝內穿青布緊身大襟衣,外穿深紅緞對襟短衣。6寸長的細褶裙,層層纏繞腰間。短裙外,前圍腰長及膝部,后圍腰長至腳跟。系織花腰帶,又垂8根花帶于身后,如錦雞羽毛。下著青布緊腿褲,腳穿翹尖繡花鞋,頭綰大髻,戴鳳雀銀釵,身佩各種銀飾。

  榕江縣八開,從江縣加鳩、宰便以及黎平縣的水口,丹寨縣雅灰等地苗族婦女便裝,上裝穿大開領對襟上衣,無扣,內束挑花胸兜,婚前著齊膝素百褶裙或長褲,婚后著齊膝蠟花百褶裙,外以圍腰束之,上衣和圍腰及胸兜邊緣均鑲挑花花邊,衣袖大臂處鑲棱形臂章式花塊。

  苗族男裝盛裝為左衽長衫外套馬褂,外觀與便裝相同,質地一般為綢緞、真絲等,顏色多為青、藍、紫色,各地無異。

  女盛裝一般下裝為百褶裙,上裝為綴滿銀片、銀泡、銀花的大領胸前交叉式"烏擺"或精鑲花邊的右衽上衣,外罩緞質繡花或挑花圍裙。“烏擺”一般全身鑲挑花花塊,沿托肩處一般鑲棱形挑花花塊,無紐扣,以布帶、圍腰帶等束之。頭戴銀冠、銀花或銀角。盛裝顏色為紅、黃、綠等暖調色。

  川黔滇型,流行于川、黔、滇、桂等省區講西部方言的苗族地區。女裝上為麻布衣,下為蠟染麻布花裙。色調較淺,花飾不多,銀飾亦少。黔西北和滇東北一帶,不論男女皆綴以織花披肩,大者形同斗笠。以昌寧苗族服飾為例:昌寧苗族服飾流傳于雲南省保山市昌寧縣街鄉的苗族村寨。其原料主要為當地生產的火麻土布。當地苗族人民將火麻剝出的麻絲用手搖機紡成線,再用土布機織成火麻土布。苗族婦女們根據自己的愛好和想象在麻布縫制成的衣裙上縫出各種圖案,抒寫出自己的夢想與渴望。一套完整的苗族婦女盛裝包括包頭、上衣、披肩、圍腰、腰帶、短褶裙等大小十八件套,被形象地稱作"十八一朵花"。

 

 

昌寧苗族女裝

  用色大膽是昌寧苗族服飾的顯著特點,其色調以紅、黃、橙、白為主,並以刺繡及其他顏色,配以彩珠和銀鈴等飾物,動感十足,在視覺、聽覺和觸覺上都能給人以美的享受。衣服上以紅色為主體,衣服上有鳥的圖騰,艷麗的蝴蝶、花朵,色的線條,無數回環式的方形紋、幾何紋、雲紋、水紋、波紋、菱形紋,魚的圖案,蝦的圖形。婦女的飄帶,上下兩部分是橫條圖案,色彩由紅、黃、白、綠四色交替使用,可以說是苗族幾千年遷徒的歷史縮影,被有關專家形象地稱之為"活的史記",是苗族幾千年的遷徙歷史中逐漸演變形成的。

  黔中南型,流行于貴州中南部以及黔、桂、滇交界處。女裝上衣多披領、背帕等,下裝有一青色百褶裙,也有蠟染裙。以挑花為主,兼用蠟染。貴陽、安順、安龍等地的花溪式女裝,其披領酷似一面旗幟,俗稱“旗幟服”,花飾也多。

  海南型,流行于海南省。女裝多為右偏襟青布長衫,蠟染布筒裙,花飾少。

  苗族與黎族同居海南島的中南部山區,因為入居海南島時間較晚,加之人少勢弱,往往在黎族的居住區里見縫插針,或生活在深山密林之中。

  苗族銀飾

  苗族金屬工藝品,流行于黔東南和湘西苗族地區。有銀冠、銀珈、項圈、披肩、項鏈、牙簽、髻簪、耳環、手鐲、戒指等。項圈由小到大多達七圈為一套,重二千余克。造型或呈四棱突起,繞如螺旋,或偏圓,平面上鏨出各種花紋圖案。項圈是苗家姑娘戀愛、結婚必備之物。牙簽一般由數根薄而透明的牙簽和四到八條銀鏈、小銀鈴組成,每條銀鏈又由數十個直徑不超過2毫米的小銀環連綴而成。每個零件又編、鏨、刻出各種圖案,常見的有鸞鳳交頸、雙鳳朝陽、並蒂桃等,以祝願幸福吉祥;鯉魚跳龍門、梅花滿場等表達美好願;針筒、猴子喜桃、獅子滾繡球等則表現生活情趣;一副牙簽要同時具備形美、色明、聲脆、實用等優點。

 

  苗族銀梳

  苗族銀飾工藝品。流行于黔東南苗族地區。苗語稱“耶尼宋”、“依尼”。用銀和木制的梳子。長約16厘米,梳面有三只鳥的圖案,亦有與之相稱的其他圖案。梳背有十一朵銀花,吊一個小銀鏈,懸有喇叭狀的銀筒,稍一擺動,便叮當有聲。梳子的兩條副角有銀鏈連著一顆長長的銀針,銀針插在發簪的左右側。

  苗族銀鐲

  苗族金屬手工藝品。苗語稱“尼秋把”。姑娘戴于腕間的銀飾品。出自民間銀匠之手。通常將銀子抽條做成。較講究者飾以花紋圖案。

  苗族銀項

  苗族金屬手工藝品。苗語稱“謝垛尼”。姑娘戴于頸脖的銀飾品。出自民間銀匠之手。將銀子抽成長條做成,或抽成銀絲,由多根銀絲穿織圖案。

苗族婦女錦雞造型的銀頭飾

  刺繡工藝,苗族刺繡分剪繡和繪繡兩種。剪繡是將紙花貼于布上,用絲線配色按花紋相錯運針,針腳整齊並列,長短互補,深淺和諧。繪繡是不剪貼紙花,直接將花紋繪畫于布底,刺繡運用針法與剪繡運針一樣,其繡法不外乎平繡、辮繡、結繡、厘繡、縐繡、抽繡、打子等種類。苗布多用來做男女上衣,禮服嫁妝。織錦是苗族禮服上的披肩、蠟染布是作苗族婦女的百褶、被面、被單、頭帕等不可少的布料,刺繡、桃花多用于領口、襟緣、袖筒、背包等裝飾。花帶用于系腰、綁腿、束發和青年男女間饋贈的信物。

  2006年6月,國務院公布文化部確定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苗繡名列其中。對于苗族人來說,誰家衣服繡得好,是家境殷實、女人能干的標志,那些繁復華麗的苗族盛裝,只有在節日祭祀和女兒出嫁時曇花一現,讓族人們嘖嘖贊嘆之后,又被收回衣箱,等待下一個節日。

  苗繡以五色彩線織成,圖形主要是規則的若干基本幾何圖形組成,有方形、菱形、螺形、十字形、之字形等,花草圖案極少。苗繡講究對稱美、充實美和艷麗美,主要用來鑲嵌服裝的衣領、衣袖、帕邊、裙腳等部位,亦可用來縫制挎包、錢包等。苗族婦女刺繡不打底稿,全憑自己的天生悟性、嫻熟的技藝和超凡的記憶力,數著底布上的經緯線挑繡,顯示了她們高精的工藝水平和聰明才智。

  少數民族大都沒有自己的文字,苗族也不例外,苗族的歷史文化是靠口頭文學和服飾圖畫藝術來表達的。與許多無字民族不同的是,苗族不僅將歷史傳統傾注于口頭文學之中,更將它傾注于圖畫之中,這主要表現在苗族的刺繡圖案里。苗族老人對苗族少年進行歷史文化教育時,常指點著服飾圖案而說。苗族敘事性服飾圖案不僅長盛不衷,而且十分豐富發達,可謂到了以服飾再現歷史的地位,成為苗族傳世的“無字史書”。它們包括緬懷祖先的創世圖案、祭祀圖案和記載先民悲壯歷史的戰爭遷徙圖案。在黔東南苗族服飾里,大量使用著“蝴蝶媽媽”、“姜央射日月”、“天地”、“黃河”、“長江”、“駿馬飛渡”、“江河波濤”、“平原”、“城池”、“洞庭湖”等母題圖案,這些圖案均顯示著苗族歷史發展的軌跡。

  “蝴蝶媽媽”刺繡圖案主要在女服的兩袖和圍腰上。傳說蝴蝶媽媽是由楓樹心變的,所以蝴蝶媽媽居于楓樹之上,這圖案被苗家人視若神靈,因為蝴蝶媽媽生養了苗族的祖公姜央。在女服刺繡中,還常看到“姜央兄妹合磨成親”這個關于人類起源的圖案以及表現遠古神話“姜央射日月”的圖案。從楓樹生蝴蝶媽媽、蝴蝶媽媽生姜央到姜央合磨成親再造人類至姜央射日月,這些富于神話色彩的服飾圖案,追溯了苗族先民從母系發展至父系時代的社會歷史。在苗族服飾圖案中,更廣泛的是記述苗族先民悲壯遷徙史的“黃河”、“長江”、“平原”、“城池”、“洞庭湖”、“駿馬飛渡”等主題圖案,它們是一部關于苗族先民社會歷史的人體文化史書,生動地描繪了苗族祖先的生活和歷史,表現了苗族先民如何經歷戰爭風雨,跋山涉水流落他鄉的這一歷史事實。這些圖案被視為苗族群體的標志而世代奉行著,不僅活著的人珍視它們,去世的人也必須穿戴著有這些圖案的壽服才能下葬。只有這樣,死者的靈魂才能返回祖先故地。

  “駿馬飛渡”是苗族服飾和頭冠上的珍品圖案,由一排馬和馬背上的騎士組成,橫貫在象征渾水河(黃河)的飾帶上。這些也被稱為“人騎馬”的圖案相當引人注目。回首展望苗族歷史,這“駿馬飛渡”是苗族先民悲壯遷徙的見証。苗族遠祖發祥和居住于中原地區。他們以蚩尤為酋長,曾大敗炎帝,稱霸于北部中原,代炎帝為政。但是,在與黃帝的征戰中,蚩尤兵敗戰死,苗族群龍無首,被迫向黃河以南遷徙,在江淮地區建立起“三苗”國。江淮地區的洞庭湖和鄱陽湖一帶,土地肥沃,苗族先民在這里安居樂業,但好景不長,禹征三苗的長期戰爭迫使苗族先民繼續南遷至武五陵溪地區,並逐漸分布至貴州、雲南、四川、廣西、湖南等地。大約在漢唐之際,形成了今天苗族居住的基本格局。苗族先民再次舉族南遷,都是在經歷地大的戰爭失敗之后進行的。在苗族古歌《遷徙》中這樣記載:戰爭中,他們出動數以萬計的騎兵與步兵與敵浴血奮戰;戰敗后,就棄城南遷。到了新地方,又重建家園,“在老立修了一座座城池,在老立蓋了一幢幢瓦房”。而后,敵人又來侵犯,他們又揮戈作戰”,“千萬匹戰馬,千萬個戰士,一齊向敵軍沖殺”。戰敗了,他們又棄城南遷,又重建家園。在這場繼續千年的戰爭中,苗族是悲壯的失敗者,他們一次次被逐出家園,背井離鄉,四處漂泊。這種反復重演的歷史悲劇,在苗家人心靈中留下了深重的印記,使得他們將其流傳于《古歌》中,再現于服飾上。苗族得以保存自身的民族個性,《古歌》和服飾圖案功不可沒,其強調了苗族共同的血親族源,強調了他們曾有的共同生存空間,使在漫長的遷徙過程中逐漸分離的苗族群體牢記共同的文化關聯,令其不忘祖先歷史。這些深厚、沉郁的服飾圖案起初具有明顯的功利目的,它不僅是祖先辛酸歷史的見証,也是返回故土的路標。當嚴酷的現實打破了重返故里的希望時,人們便將其視為歷史而世代傳承下來,其功利目的逐漸為思想意義所取代。

  P.S.:

  百苗圖

  "百苗圖"是一部繪制于200余年前的貴州少數民族"圖譜",源于清人陳浩(清嘉慶初年曾任八寨理苗同知)所著《八十二種苗圖並說》。全書按82個條目研究並附依托彩繪插圖,系統地介紹了當時貴州各民族社會文化狀況,是一部資料價值與藝術鑒賞價值均很高的歷史民族志。由于"百苗圖"原本已佚,不同時代的傳抄本、節錄本多達百余種,體例內容各異,且衍脫錯論嚴重,尤其是當時的民族構成觀念與當代迥別,從而為版本、條目、文字的校勘及族屬考辨和文化闡釋帶來很大困難。《八十二種苗圖並說》的文本部分流傳頗廣,但畫圖部分卻十分罕見。

百苗圖“打牙苗”

  我國古代帝王為了宣揚“文治武功”,加強中央王朝與地方民族的隸屬關系,常常繪有職貢圖,其中以清代為盛。清代《皇清職貢圖》序載乾隆十六年(1751年)六月初一上諭說:“我朝統一區宇,內外苗夷,輸誠向化。其衣冠狀貌,各有不同。著沿邊各督撫,于所屬苗、瑤、黎、僮以及外夷番眾,仿其服飾,繪圖送軍機處,匯齊呈覽,以昭王會之盛。各該督撫于接壤處,俟公務往來,乘便圖寫。不必特派專員,可于奏事之便,傳諭知之。”在乾隆皇帝的倡導下,各民族地區的官吏都爭先請畫師繪制,出現不少民族地區風俗畫,如《百苗圖》、《番俗圖》、《黎民圖》等,並匯集中央。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乾隆皇帝欽定宮廷畫師丁觀鵬、金廷彪、姚文瀚、程梁分別繪制《皇清職貢圖》。經過四年的繪制,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終告完成。事后各地官員也將本地民族圖冊,臨摹轉抄,送給友人,因此流傳于民間。"婦人編發為髻,近多�?砸??浚??妊??謐櫻??褐??猿ォ�梩Y,項圈數圍,短衣以五色錦鑲邊袖。""姑之女必適舅之子為室,聘禮不能措則取償于孫。倘外氏無相當子弟,抑或舅無子,姑有女必重賄于舅,謂之外甥錢,姑女方許另配。若無錢賄于舅者,姑之女終身不敢嫁也。"這是貴陽市檔案館館藏畫冊《貴州百苗圖》對"斧頭苗"這一分支的服飾、習俗描寫。在畫冊中,諸如"宋家苗"(今布依族)的"打親","紅苗"的"吊古","西苗"的"祭白虎"等等,這些清代貴州少數民族風情,都匯粹其中。

(編輯:张鹏

[字號: ]


推荐閱讀
熱點民族文化
第一次進藏要知道的26...
  1、什麼是高原反應?高原反應有哪些症狀?   高原...
推荐民族文化
  • 英吉沙縣色買提牌色買...
      2013年,經過自治區“新疆名牌”推荐委員會嚴格按照程序...
  • 最新民族文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