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中国民族报五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新加坡是如何构建和谐种族关系的
地区合作为民族问题的解决找到突破口
民族世界
 
版面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4  
2007年5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加坡是如何构建和谐种族关系的

田联刚

  新加坡是一个以移民为主的多种族、多文化、多语言、多宗教的国家。独立42年来,新加坡政治稳定,经济高速发展,社会和谐,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就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除了努力构建符合本国实际的政治构架,打造诚实、廉洁、高效的政府,与时俱进的创新理念,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等外,还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长期以来在构建和谐种族关系上制定和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密切相关。

  种族和谐事关国家生存发展的意识和理念深入人心

  一项政策的制定,一个措施的落实,离不开内外两个因素。从内部来看,新加坡主要由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组成。其中,华人占总人口的76.7%,马来人占13.9%,印度人占7.9%,其他种族仅占1.5%。从人类历史和各国已有经验来看,这样的人口比例处于非常敏感的状态。此外,历史上大英帝国长期的殖民统治,导致新加坡各种族明显分化,隔阂丛生,给新加坡留下了沉重的种族遗产。

  从外部环境来看,新加坡的近邻——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均为穆斯林大国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曾形象地比喻道:“新加坡是被绿色(伊斯兰教徒——引文如此。应为伊斯兰国家——作者注。)包围着的一个小红点。”历史、信仰、种族、习俗等诸多方面的差异,矛盾和冲突在所难免。特别是国内占人口20%左右的马来人,也不免受其影响,对国内种族关系产生作用。如1964年两次严重的种族流血冲突,就打上了外部力量的深刻烙印。加之新加坡地域狭小,资源严重不足,自身发展对外依赖度极高,如果国内种族问题处理不当,必然影响与邻国的关系,恶化新加坡生存和发展的外部环境。

  有鉴于此,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审时度势,采取了积极措施。第一,把反对种族歧视,建立和谐种族关系作为党和国家的重要任务。1959年5月出版的人民行动党的纲领性文件《今后的任务》(THE TASK AHEAD)中确立了建国的任务有两部分:“其一,是克制各种种族主义势力;其二,是通过各种积极、有建设性的措施,让人们,特别是年青一代具备抗拒种族主义分子蛊惑的免疫能力。”第二,把建立平等种族关系提高到国家安全、生存发展的高度来认识。李光耀告诫,“在居住着一亿多马来印尼回教徒的叁万多个岛屿的群岛中,我们的华族人口简直微不足道。新加坡是马来海洋中的一个华人岛屿。我们在这样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里如何谋求生存呢?”,“如果你要建立一个华人至上的社会,那是必定要失败的。新加坡一定会被(邻国)孤立起来。”“我们所制定的政策,就是为了确保我们跟邻国在东南亚地方和睦相处。”第三,把种族平等、种族和谐作为党的理念和国家意识加以固化和培植。如人民行动党建党誓言宣称:通过全民力争上游,创造一个充满活力、公平与平等的社会,使每个公民不分种族、语言和宗教,享受美满的生活。

  通过多年来的不懈努力,种族和谐事关国家生存发展的意识和理念已经深深植根于新加坡每个公民的心田。

  制定政策,扎实推进,大力促进种族和谐

  为大力促进国内各种族的和谐发展,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在各族裔政治参与、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和国家意识的确立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效果是明显的。

  政治参与和国家管理  政治参与是衡量一个多民族国家内种族平等的主要标志之一。为了使各种族都能参与到政治生活和国家社会事务的管理中来,以体现和实现种族平等与种族和谐,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主要采取了3项措施。在议员选举的配额方式上,人民行动党规定,除9个单议席选区外,在14个集选区内每个选区必须有马来人、印度人或其他非华人的种族的人参选并获胜。在公务员队伍的种族结构上,尽量按照新加坡种族人口比例来进行安排,以保证有适当数量的马来人、印度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人士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管理。现在,新加坡公务员队伍中,马来人所占比例已从上世纪60年代的0.7%上升为现在的约20%。在少数族裔领袖人物培养上,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把精英治国的理念运用于民族领袖的发现、培养和大胆使用上,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在历届政府12位正部长级的高级官员中,有3至4位是马来族和印度族的杰出代表。新加坡首届总统是马来人,现任总统纳丹是印度人。

  倡导多元社会和树立国家意识    新加坡各种族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和风俗习惯,这既是国家的特点和优势,同时又是导致族群隔阂、矛盾、冲突,引发社会动荡乃至国家分裂的潜在因素。这就需要国家找到一种既能保持各种族的特点和特性,形成各种族多元文化异彩纷呈,各种族各得其所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社会局面;又能使各种族紧密团结、和谐共处的解决之道。新加坡的经验就是在倡导多元社会和树立国家意识之间维持一种平衡,厚此而不薄彼。

  在“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国家”的指导思想和意识理念指引下,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在法律、政策、措施等各方面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倡导和维护多元的特性,尤其是在体现民族特点的语言、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等方面给与了平等对待和充分保障,坚决杜绝华人这个多数民族的语言文化优势和优越感,从而使其他人口较少的种族感受和享受在新加坡这个多种族国家里的平等地位和自尊、自在与自得,为种族和谐夯实了心理和文化基石。比如在语言方面,新加坡3个主要民族的语言,即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在法律上具有平等的地位,均被列为官方语言,其中马来语是国语和军队用语。为了求得各种族的平衡和有利于新加坡的发展,将英语作为国家的行政语言。在教育和生活领域,新加坡实行“双语制”,即各种族的母语和英语同时使用。既使各民族的语言得以传承,保持自己的特性,又使各民族有了共同的交际工具,还使新加坡保持了东西方交往的优势,增强了新加坡的国际性和竞争力。

  在倡导和维护多元文化的同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把培养和树立国家意识提高到事关国家生死存亡、荣辱兴衰的大事来抓。李光耀在国家独立之初就建国的宗旨指出,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为“一个民族独立的国家。”“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复合民族的国家,新加坡既不是华人之国,更不是印度人的国家。我们不分人种、语言、宗教或文化上的差异,而将他们融汇一致。”为培养和树立国家意识,新加坡采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和措施:成立了国家意识委员会,以加强领导和指导;动员和组织全民开展国家意识大讨论;制定国家意识准则,把新加坡的价值观加以提升,最终制定出一套具有不同信仰的各族人民都能接受的国家意识准则,从而在多元种族、多元文化中建立一套共同的国家意识等等。据调查显示,80%以上的新加坡公民以做新加坡人为荣;80%以上的人表示,在国家危难时为国效忠。

  消除贫困,打牢种族和谐的物质基础  贫困是一切罪恶的渊薮,贫富悬殊更是社会动乱、种族冲突的根源之一。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特别是消除不同种族间的贫富差距,为构建和谐种族关系不遗余力。在坚持效率优先和公平原则下,采取措施,缩小各种族之间的经济差距;加强教育,提高知识水平;修建组屋,以大大低于市场价格出租或出售给各种族的较低收入者,使各民族“居者有其屋”,得以安居乐业。现在,近90%以上的新加坡公民都有了自己的居室。通过各种措施,使各民族都分享到了新加坡经济发展的成果。

  搭建联系与交流平台,增进各种族的认识与了解  各民族要团结、种族之间要和谐,加强联系与交流,增进认识和理解是基础。新加坡政府为此搭建了很多各民族交流的平台,发挥主导作用。

  首先,打破殖民时代各种族隔离的自然(地域)樊篱。新加坡政府借现代化建设中拆除旧城区、开发都市之际,强行拆除各种族原有的聚居区,打破地域界限,使各种族高度聚居、划地为牢的分布变为各种族散居、杂居,使各种族的交流与交往变得密切、方便和自然。充分利用“居者有其屋”的计划,在新建的每一组屋群落的分配中,严格按照新加坡种族人口比例来进行分配,使每一个楼宇、每一个群落都变成各种族共同生活的“大家庭”。这既加强了各种族的交流、了解,又彻底铲除了个别种族主义分子煽动族群分裂和冲突的自然基础,使种族“融汇”水到渠成。

  其次,普建民众联谊(络)所,动员民众到联络所聆听李光耀和其他政府领袖、国会议员对重要课题的分析和讲解,或是参加各种康乐活动,促使人民聚集一起,了解彼此,成为各种族增强凝聚过程的开始。

  最后,搭建文艺舞台,汇聚各种族人民,促进种族团结。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利用人民协会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带领人民协会文工团进行“巡回文娱表演”。文娱演出的节目刻意表现出多元性,安排不同种族的演员表演其他民族的舞蹈,使各族人民都能欣赏到彼此的歌曲、舞蹈等,这对于消除民族间的文化歧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几个问题

  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的不懈努力下,新加坡人民团结、种族和谐、社会稳定,成绩是显著的。但是,也还有需要值得重视和改进的地方。

  第一,进一步提高马来人等少数族裔的教育水平。保证各种族人民接受平等的教育,既是每个公民的天赋权利,也是国家的责任。平等的教育是各民族参与一切竞争和获取、享有平等社会地位的基础和条件,没有平等教育为基础,就丧失了公平竞争的机会,影响就业、成就和社会地位,必然加大种族间差距,种族平等就不可能得以真正实现,真正、持久的种族和谐就是沙滩上的大厦,经不起任何风浪的考验。多年来,为了提高马来人的教育水平,新加坡采取了很多有效的政策和措施。在义务教育和中等教育阶段已经和其他种族基本相等,成绩是巨大的。但在理工学院和大学等高等教育阶段,马来人和其他种族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据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进入理工学院和大学学习的学生中,华人学生分别占其总人口的8%和5.9%,而马来人只占其总人口的4%和0.7%。这是造成各种族社会地位差距的根本原因。长此以往,对新加坡和谐的种族关系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第二,采取措施,增加马来族裔的收入,逐步缩小经济差距。经济基础是决定人们一切活动的首要条件,也是衡量其生活水平的主要指标。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如果不同族群之间收入差距较大,而且长期存在下去,势必会滋生不满和抱怨,带来种族关系的紧张,甚至爆发种族骚乱。据新加坡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华人平均家庭月收入为5219元,马来人平均家庭月收入3148元,仅占华人平均家庭月收入的60%。再把马来人平均家庭子女要比华人多20%的因素考虑进去,马来人的个人人均收入还要更低。这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和严肃对待的现象。

  第三,进一步增强互信,夯实种族和谐的思想基础。在一个多种族的国家,各种族之间的相互尊重和信任,是种族团结、种族和谐的思想基础和精神支柱。只有这样才能抛弃一切前嫌,克服一切障碍,精诚团结、万众一心、共赴“国难”。新加坡也还存在着在一些领域不允许一些人进入的情况。同时,也有个别的非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歧视事件发生。这些虽然只是“特殊岗位”和偶然事件,但可能会在当事人心底留下阴影,潜藏下种族不信任的种子。以新加坡人民的经验和智慧,应该,也可以找到解决之道,做得更好、更完善。

  当然,种族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也是一个人类永恒的课题。构建和谐的种族关系,构建和谐社会是人类永远的追求,需要不断的探索,任重而道远。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