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文化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让地名和“大洋怪重”说再见
满语传承:民间力量在行动(上)
“苏州两关”说大连
“诺鲁孜节”热闹迎春
歌剧《蔡文姬》备战
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四川第十所“影视小屋”
在北川挂牌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6年3月2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满语传承:民间力量在行动(上)

□ 本报记者 钱丽花

  发源于长白山地区的满族人曾建立了统治中国近300年的清王朝,为我们留下的满文历史典籍浩如烟海,是中华民族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然而,现今真正能读懂满文且将其翻译出来的满族人却寥若晨星。在日常生活中,能使用满语交流的满族人也日渐减少。

  在今年吉林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侯天来指出,满语已经成为濒临消亡的语种,在目前全国1000多万满族人口中,会讲满语的不足千人。面对满语传承的尴尬境地,近年来,许多民间力量采用各种方式,希望能为传承满语助一臂之力。

  用音乐传承满语,微光同样闪耀

  在民族文化日益受到关注的今天,许多满族人表达了想学习满语的心愿。在百度贴吧满语学习吧里,网友“丹东热线”留言说:满文一点也没学过,可怜我这满族的身份啊!网友pipiyaner 也感叹:很想学满文,可惜没机会……

  在这个贴吧里,吧主时不时会发布一些满语学习的基本知识。而在众多的视频网站上,也能找到一些满语学习的教学视频。虽然对于满语爱好者来说,满语的学习平台和资料还不够丰富,但许多有心人还是为传承满语做着努力。

  满族歌手阿克善(汉族名为宋熙东)出生在大兴安岭南麓的一个小山村里。自小,他就对自己的满族身份有一种亲切感。“常听长辈们说满族从前很伟大,有自己的英雄努尔哈赤,也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因为祖母是蒙古族,有时候能在她满蒙汉夹杂的话语中听到些许满语的内容。”阿克善说,因此,他非常留意关于满族的各种信息。

  18岁时,热爱音乐和美术的阿克善独自来到北京,后经老乡介绍,认识了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的马头琴老师张全胜,并开始到中央民族大学校内的苍狼音乐工作室帮助打理录音棚。在录音棚工作期间,阿克善接触了很多著名歌手,学习了许多音乐知识,比如向腾格尔老师请教唱歌技巧等。

  阿克善身边的许多朋友都是少数民族,尤其是蒙古族和朝鲜族,他们的民族音乐特色鲜明,这让阿克善从小就有的了解满族音乐的愿望日渐强烈。在网上,几乎搜不到什么满语歌曲的音频资料,这更加坚定了他学习满语和制作满语歌曲的决心。

  从2003年开始,阿克善在北京某音乐公司做编曲工作。其间,他一直坚持学习满语文并进行满族民间口语和歌谣的搜集。由于工作繁忙,影响到采风考察的进程,阿克善最终辞去工作,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考察、搜集满语歌曲中去。

  这些年来,阿克善一直自费采风学习满语和满族歌曲,虽然条件艰苦,但收获颇丰。他多年来游走于黑龙江省的富裕县三家子村以及黑河辖下的各个村屯,与当地很多满语母语者进行交流学习,搜集满语资料及满族传统音乐。同时他正以游记的形式记录东北考察学习过程,题目为《东方之北》。为了和其他学友交流,此游记全部用满文书写,完成后还会有一份汉文的译稿。

  阿克善还初步翻唱满族传统口头文化“乌勒本(说部)”。目前,他师从长春的满族“乌勒本”专家——富育光老师,学习富育光老师家传史诗型乌勒本《萨大人传》。同时在翻译清代遗存满文文献《顿济纳见闻录》。

  2009年,阿克善应吉林电视台和东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邀请,参与满族文化纪录片《最后的巴图鲁》的拍摄;他曾代表满族歌者,受邀参加首届萨满文化研究论坛并展示满族说唱艺术乌勒本《萨大人传》;还曾多次受内蒙古卫视等各大电视台的邀请,录制相关专访和节目;2014年,阿克善同东北师范大学满语历史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同前往自己采风的村屯开展满语口语教学;2015年,以阿克善为主线的纪录片《天地长白》系列之《寻找声音的故事》于“巴黎中国电影节”获得最佳人文纪录片奖。2016年,阿克善开启个人全国巡演《通古斯的声音——望祭》。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自费考察学习满语和满语歌曲,从《海冬青》、《额尔春》到《酒歌》,原创和翻唱的满语歌曲也有二十余首了。非常荣幸,能被很多满族朋友和其他兄弟民族的朋友所喜欢。”阿克善说,作为一名满族青年,传承本民族的语言文化,并通过音乐让各族朋友加深对满族的认识,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

  创建满语部落,为满语爱好者提供温馨家园

  在新媒体微信平台上,一个微信公众号“满语部落”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在这个公众号里,经常会发布一些学习满语的基础知识和教学视频。公众号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哥特布是吉林财经大学的一位老师,同时,也是一位痴迷满族文化的满族人。

  “我一直都想学习满语,经常自己上网找一些资料学习。2012年,东北师范大学举办的满语培训班,我去参加了,认识了很多满语爱好者。”哥特布说,之后,他又通过网络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满语爱好者,经常在一起交流。

  在哥特布看来,满语的传承学习不应该仅限于课堂教学,而应该在生活中活学活用。2013年1月,哥特布发起了第一次满语爱好者聚会。第一次聚会虽然只有7个人参加,但大家都尽量用满语交流,气氛非常热烈,这也增强了哥特布举办满语爱好者聚会活动的信心。

  在整个2013年,哥特布先后发起举办了二三十次聚会活动,无论是庆祝颁金节,参观伊通的满族博物馆,用满语开展小型辩论赛,还是参观著名满族剪纸传承人关云德的剪纸作品,活动都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后来,经常参加活动的有100多人,于是,哥特布便给自己的团体起了个名字“满语部落”。之后的每一年,满语部落都会举办许多聚会活动,在满语爱好者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部落要求参加聚会活动的人员必须穿满族服装,尽量使用满语交流。但仅仅搞语言学习相对单调,我们非常注意把传承民族文化和语言学习结合起来。”哥特布说,满语部落在聚会时,会开展满族射箭比赛、珍珠球比赛、跳蟒式舞等活动,增强成员对满族文化的兴趣。

  为了方便成员之间的交流联系,满语部落建立了自己的QQ群和微信群。在QQ群里,作为群主的哥特布也严格规定在晚上8点到9点的时间段,不能用纯汉语交流,以此来督促成员们学习满语。此外,他们还邀请著名的满族音乐人宋熙东为部落制作了满语主题歌曲《满语部落之歌》。

  为了让更多的满语爱好者能够学习满语,哥特布根据自己学习满语的经验,编写了教学视频《超易满语》,每个视频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一句满语,几个单词,学起来简单又方便,现在已经制作了90课,按时在QQ群和微信群中发布。

  “感谢网络,让满语爱好者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互相交流学习,这为满语学习传承提供了更多的方式。”哥特布说。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