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宗教周刊·文化 上一版3
爱国护教 后世楷模
中国佛教界爱国情感、爱国思想和爱国实践的统一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2019年5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佛教界爱国情感、爱国思想和爱国实践的统一
—— 纪念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80周年学术研讨会发言节选
□ 本报记者 吴艳 整理
纪念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80周年学术研讨会现场。 吴艳摄

  护国守土,佛教界“最清越的晨钟”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东方哲学研究室研究员成建华:

  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救亡图存的活动,堪称南岳佛教丛林一大骄傲。它所发出的声音,如同佛门“狮子吼”,振奋着国内外的爱国志士。广大佛道弟子的光荣事迹将永远载入史册,启迪来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黄夏年:

  抗战期间,国共两党在南岳实行合作,佛道教又与国共两党一起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在战争时期,南岳的僧道两界刮起了一阵飓风,改变了风气,让人们重新认识了佛教的积极作用,是近几百年来佛教界“最清越的晨钟”。南岳佛道救难协会主要策划人和领导人巨赞法师后来提出的“新佛教运动”改革思想,就与他这段时期的抗日工作有重要关系。80年前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给当代佛教界发挥积极作用提供了模本,仍然值得总结与借鉴。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崔红芬:

  巨赞法师是近现代爱国爱教僧人的典范。抗战时期,巨赞法师呼吁作为社会一份子的僧人为国家分忧、担当起护国爱教的责任,先后组织成立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南岳佛教青年服务团、南岳佛教流动工作团和湖南佛教抗敌后援会,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巨赞法师广行大乘佛教菩萨道精神,杀贼止恶、抢救伤员、安置难民,努力弘传了“人间佛教”思想。南岳僧众在抗日救亡运动中践行着爱国爱教的责任,既锻炼了自身,也彰显了他们保卫国家和救度众生的爱国情怀。

  

  湘潭大学碧泉书院教授方红姣:

  在抗日洪流中,南岳僧侣道士为“救国救教”而成立南岳佛道救难协会,以自己的方式投入抗战,成为了全国抗日的重要组成部分,谱写了南岳僧侣爱国爱教的历史篇章,彰显出佛教道教与国家、民族、社会的适应性。

  

  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付瑜:

  南岳佛教弘法利生、护国守土、爱国爱教的崇高气节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献身精神,为中国近代佛教史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原中国佛教协会综合研究室主任徐玉成:

  爱国爱教是中国宗教的优良传统。在抗战最艰难的时期,以巨赞法师和演文法师为首发起组织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开展了一系列抗日救亡活动。这是中国佛教界抗日救亡运动的一个缩影。而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佛教会圆瑛法师就通告全国佛教界启建护国法会。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圆瑛法师召开常务理事会议,决议成立中国佛教灾区救护团,自任团长,动员上海、南京和湖北汉口的各大丛林积极参加收容难民工作。在上海,赵朴初居士带领佛教界救护收容难民50万人,许多青壮年难民经过训练后被送往苏北参加新四军。抗战期间,中国穆斯林群众也为祖国作出重要贡献。在抗日前线,有英勇的回民支队。抗战期间,基督教青年会等宗教团体也起了很好的作用。

  历史证明,中国宗教界具有爱国主义光荣传统。我们缅怀南岳佛道救难协会的历史,缅怀抗战期间全国佛教界同仇敌忾、积极参加全民抗战的历史功绩,缅怀中国各大宗教在抗战中作出的重大贡献,在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当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宗教界仍然需要发挥团结信教群众、促进民族团结的积极作用,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安阳师范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许效正:

  中国佛教的护国救世思想在儒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的影响下,具备了鲜明的中国特征。抗战期间,在民族危机空前严重、日军侵略不断深入、民众苦难深重的背景下,广大佛教徒秉持慈悲济世的佛教宗旨,积极参加各种抗日救亡运动,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佛教的护国救世思想。

  新疆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路永照:

  抗日救亡运动是中国佛教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了民族危亡而奉献力量乃至献出生命的抗日僧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黄崑威:

  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是“人间佛教”旗帜下中国佛教界抗日救亡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充分体现了中国佛教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与大乘佛教菩萨精神的结合。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佛教研究中心主任陈坚:

  巨赞法师是近现代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代高僧,也是抗战期间著名的“抗日和尚”。巨赞法师提出的“烦恼即菩提”,就是将参与抗战当成佛教修行,在如火如荼的抗战活动中提升自己的佛教境界。巨赞法师认为正是在解决问题和烦恼过程中,慢慢长养出了“菩提”。

  

  东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金陵图书馆馆长董群:

  巨赞法师把僧众的抗战视为其倡导的“新佛教运动”的一部分。参加抗战的僧人,他称之为“新僧”,他们的护国不再停留在传统的念诵护国诸经、举行护国法会、请诸天护佑、持咒护国等等,而是体现为直接的行动,即宣传抗日、救护和慰劳抗战将士、协助锄奸等等。他们以这些行动甚至自身的牺牲,体现出护国品格。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守愚:

  爱国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不断弘扬和升华这一传统,是佛教文化在中国的土地上长远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南岳佛教界爱国人士“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积极投身抗日救国的英勇壮举,为中国佛教的爱国精神作了最好的诠释,也给我们留下了学习的榜样。

  入世情怀,爱国爱教

  上海佛教居士林总干事金易明:

  巨赞法师是近代中国佛教界杰出的爱国高僧与学问大家。巨赞法师以佛陀慈悲济世的本怀鞭策自己,心系民族存亡盛衰,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尤其是在南岳期间,巨赞法师在致力教育弘法、培育佛门法脉承续者的同时,积极参与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中流砥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动员、团结南岳地区僧俗大众,发起组织、参与创立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及下属佛教青年服务团,关心湖南佛道教徒抗敌后援会的活动。巨赞法师率先垂范,积极开展宣传活动,留下诸多有关佛教与爱国、佛教与抗日救亡等的诗词篇章。这段不凡的经历,展现出其深厚的入世爱国情怀。

  

  湖北随州磙山古观音寺住持释宽江:

  巨赞法师是一个“不忘大爱初心”的中华佛教文化传承者和发展者。巨赞法师的“大爱、求真、利他”思想是现实而真实的,人在佛教,但思想没有脱离民族、国家和社会,时刻关注其发展和需要,以佛教“大爱、求真、利他”思想服务社会。

  

  南岳磨镜台传法院释明月:

  80年前,国难当头,中华大地炮火纷飞,全民团结奋起抗敌。南岳佛教徒在周恩来“上马杀贼、下马学佛”题词的号召下,在叶剑英《普度众生要向艰难的现实敲门》的演讲精神鼓舞下,发扬佛陀无私无畏、慈悲济世的献身精神,挺身而出走向社会,投身抗日救亡、护法爱国运动,为全民抗战史和我国佛教史谱写了光彩熠熠的篇章。今天,抗战卫国的硝烟已散,但爱国爱教的精神在南岳佛教界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发扬。我们应以纪念南岳佛道救难协会为契机,秉承近代高僧大德“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乘精神,将佛教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继续加强信仰、道风、人才、教制和组织建设,与时俱进,锻造当代僧人爱国爱教之魂,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努力。

  

  南岳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一道:

  抗战期间,南岳衡山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宗教团体积极投入民族救亡运动,共赴国难,是宗教界爱国热情的体现。爱国主义是动员和鼓舞中国人民团结奋斗的一面旗帜,是推动我国社会历史前进的巨大力量,是包括广大信教群众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的精神支柱。在新时代,宗教界要继承和发扬爱国主义传统,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发挥自身作用。

  

  南岳大庙释允仁:

  佛教常被人视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然而,佛教毕竟是人间的宗教,它不可能脱离自身的生存环境。抗日战争时期,国难当头,中国各民族齐聚在抗战大旗下,形成了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齐心协力共赴国难的壮烈局面。中国佛教也自觉融入到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时代洪流之中,“上马杀贼、下马学佛”。这一光荣历史向世人昭示了中国佛教是一个慈悲的宗教、善恶分明的宗教、爱国的宗教、契机的宗教、与社会相适应的宗教、入世的宗教以及爱好和平的宗教。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