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学校,不是集中营”——巴基斯坦记者新疆教培中心见闻
来源:人民网 记者 寇杰 发布日期:2021-03-04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驻中国记者穆罕默德·阿斯加尔(Muhammad Asghar)接受人民网采访。人民网 刘宁摄

  宽敞、有序、充满活力和希望,这是穆罕默德·阿斯加尔2019年访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时的第一印象。作为一名记者,他一直在关注西方媒体对教培中心的报道,但这些西方媒体所描述的令人恐怖而绝望的“拘留营”与他亲眼看见的完全不同。

  他告诉人民网:“参访之前,我曾想那些所谓的‘训练营’会是挤满了人且十分狭窄的地方。里面生活条件恶劣,被带刺铁丝网封闭,而且大门由持枪的警卫把守。”

  令他惊讶的是,他看到的中心更像是大学校园,而非“训练营”。教培中心有五栋五层高的宿舍楼,每个房间可容纳两名学员。宽敞的自助餐厅可容纳500多人,为学员提供各种美味的食物,并且为穆斯林提供清真食品。

  阿斯加尔回忆:“当我走进一间音乐教室时,我看到三十多名男女青年在我们面前兴奋地表演。在教室外面,我看到学员在宽敞的操场上做游戏、踢足球。每个人都非常高兴。”

  作为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驻中国记者,阿斯加尔同来自英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的其他四名记者访问了和田的两个教培中心。“这两个中心基本上都一样。”他说。

  与一些曾受宗教极端主义影响或由于缺乏技能而失业的维吾尔族学员交谈后,阿斯加尔得知,他们是自愿参加培训的,是为了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学员可以在周末或节假日回家,探亲访友;而且他们学的课程都是免费的,包括烹饪、缝纫、美容美发、普通话、宗教及法律知识。

  阿迪拉是一名失业的妇女,只有小学文化。她从一名村委会成员那里了解到教培中心后,就申请进入中心,学习餐饮服务。她告诉阿斯加尔,她很高兴,因为所有设施都是免费的。她希望学会普通话并学会其他技能,为的是将来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阿卜杜拉之前一直务农,他希望在完成培训后去经商。他告诉阿斯加尔,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对教培中心感到满意。他自愿加入该中心,并且可以每周回家见父母一次。

  学员在新疆的教培中心跳舞。穆罕默德·阿斯加尔供图

  有些人或许会认为,这些学员可能受到胁迫或者他们的行为是装出来的。对此,阿斯加尔表示:“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找到这么多出色的演员,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幸福的笑容是装不出来的,而我看到的是真正的幸福。”

  这次参访,从根本上改变了阿斯加尔对培训中心的印象。他认为,设立教培中心是解决恐怖主义以及为少数民族带来利益的好主意。

  众多数据和事实佐证了阿斯加尔的观点。根据中国政府在2019年发布的白皮书,自教培中心设立以来,新疆未发生一起恐怖袭击事件。2018年,新疆旅游业增长迅速:来自国内外的游客超过1.5亿人次,同比增长40%。2019年,新疆接待游客突破2亿人次,同比增长41.6%。

  阿斯加尔反问道:“教培中心帮人们融入社会,使他们成为有用的公民,为他们提供了有前途的未来和更美好的生活,这有什么问题呢?这个想法真是太棒了,而且它的确为维吾尔族人民带来了好处。”

  28年,见证新疆巨变

  学员可以选择不同的课程,以增加就业技能。许多女学员选择服装鞋帽加工课程。穆罕默德·阿斯加尔供图

  阿斯加尔首次访问新疆喀什是28年前。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曾五次访问新疆,有时是作为游客,有时是作为巴基斯坦议会代表团的成员,但主要是作为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驻中国记者。

  在1993年,阿斯哈尔以游客的身份首次访问喀什。当时,他看到新疆与中国其他地区之间,无论在经济发展还是安全方面,都相差甚远。在外界看来,新疆显得原始而落后,其自然之美和民间艺术也不为外界所熟知。

  一度猖獗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曾给新疆成为中国西北部经济中心的定位蒙上阴影。1990年至2016年之间,分裂主义者、宗教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在整个新疆地区策划并实施了很多恐怖主义行径,包括爆炸、暗杀、投毒、纵火、袭击和暴动。数百名警察在执行任务时牺牲,无数无辜公民被杀害。人民遭受巨大的财产损失。

  阿斯加尔记得,1993年的喀什就是一潭死水,没有活力与秩序。脾气暴躁的摊贩坐在破旧的摊位后面,他们的商品乱七八糟地散落在泥泞的地面上。驴拉着车冲进人群,掀起尘埃一片。无业游民携带刀具,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斜视着走过的路人。

  十年后,当阿斯加尔再次访问喀什时,他对这座城市所经历的变化感到震惊。驴车被汽车和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所取代。喀什其尼瓦克宾馆——阿斯加尔1993到访喀什时居住的三层小酒店,已被改建为星级大酒店。繁荣和发展遍布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

  喀什的巨大变化吸引了阿斯加尔。他此后在2014年、2015年和2019年又访问了新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他的最近计划的新疆之行被推迟了,但他很想去新疆更多地方,见证那里的发展。

  阿斯加尔说:“我们有一次坐车从乌鲁木齐到吐鲁番,然后从吐鲁番再到著名的火焰山。这次旅行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覆盖了新疆的很大一部分。最让我惊讶的是,无论是在乌鲁木齐的工业中心还是在吐鲁番的葡萄种植园,整个旅行过程中,我们参观的每个地方似乎都充满了活力和机遇。我们路过的每个地方,都受到当地人的热烈欢迎。”

  “在过去的28年中,我亲眼目睹了新疆的发展。我到过很多地方,与许多当地人交谈。我在每个地方都看到了平静与和谐,与我交流的每个人都很高兴。大量的工作机会、繁荣和发展让维吾尔族和其他民族都受益。”他说:“与西方一些媒体的报道不同,我在新疆的所有旅行都没有发现任何让人不悦的事情。”

  作为巴基斯坦人,阿斯加尔了解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因为巴基斯坦也受到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摧残。他认为,一个和平稳定的新疆不仅对中国有利,而且对世界其他地区也有利。

  阿斯加尔说:“如果没有和平与安全,就没有发展。中国政府为确保新疆的发展和公众的安全做了出色的工作。针对新疆的脱贫攻坚,中国政府因地制宜,制定发展计划。我看到乌鲁木齐2018年就开通地铁,而且新疆的道路基础设施越来越好。这些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良心报道与恶意谎言

  具有艺术天赋的学员在教培中心绘画。穆罕默德·阿斯加尔供图

  然而,一些西方媒体对新疆的报道,与阿斯加尔在新疆的所见所闻完全不同。

  作为一名穆斯林,他阅读了无数西方媒体的报道,有报道称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宗教权利遭到剥夺。为了找出真相,他访问了新疆的不同地区,与来自不同清真寺的伊玛目以及教培中心的维吾尔族人进行了交流。

  阿斯加尔曾与和田一座清真寺的伊玛目以及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的另一名伊玛目进行了交谈,他们都对当地的宗教自由表示满意。如果一个穆斯林想去清真寺,他是完全自由的。在教培中心,阿斯加尔也了解到,学员可以不受限制地做祷告,他们的宗教信仰得到了尊重。

  阿斯加尔曾在喀什和乌鲁木齐参加了几次宗教活动。“像我这样的外国穆斯林和当地人一起祈祷。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和美好的回忆。我相信针对中国新疆宗教政策的指控完全是谣言。”

  至于西方媒体指责中国破坏维吾尔族文化,迫使维吾尔族人学习普通话,并进行所谓“种族灭绝”的指控,阿斯加尔说,这些说法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谎言。

  “我去乌鲁木齐的集市上,看到的是来自不同民族的人,他们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在市场上,人们可以看到汉语和维吾尔语的双语招牌。新疆各地已经建起了双语学校,当地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这与西方媒体所描绘的新疆情况恰恰相反。”

  与教培中心的学员交谈后,阿斯加尔得知,他们中有些人以前曾受到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对法律知识的缺乏导致他们无意中犯了罪。由于不懂普通话,而且受教育少,他们大多数人在进入教培中心之前是没有工作的。

  阿斯加尔说:“我不禁要问:如果一个中国公民在自己的国家不会说普通话,他怎么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如何去其他省与其他人交流?他如何与其他省份的人做生意?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基本法律知识非常重要。完成学习之后,就可以融入社会,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有什么问题呢?”

  “没有人想要恐怖主义。在巴基斯坦,我们看到了恐怖主义给我们的人民带来的痛苦,以及对经济造成的破坏。”他说:“希望和平与繁荣是我们的天性,我想我遇到的学员表达了他们的真实感受,他们希望生活更美好。通过他们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我可以看到他们很高兴。”

  作为专业记者,阿斯加尔认为,提供有关新疆当前状况的真实报道是帮助世界了解这个地区的最佳途径。他建议,西方媒体如果有任何疑问和问题,那么,就请到新疆看看实际的情况吧。

(央视网)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zjnews@vip.163.com

(编辑:石建杭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宗教界发出开展“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主题教育的共同倡议
  • 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助力乡村振兴事业
  • 去伪匡正 正信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