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我和我的祖国]大美青海
来源:中国民族报 隋青 发布日期:2019-12-09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从飞机场驱车前往西宁市的路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速路两边金黄和火红相间的绿化带。金秋十月,绿化带已经变成两条色彩斑斓的彩带,妆点着道路,妆点着城市的大门。从车窗眺望远处,则是层林尽染的群山,映衬在蓝的透亮,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下。高原此时的秋色让人感觉澄明、清澈,想驻足、想拥抱。

  进入市区,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洁净整齐,街道上看不到一点垃圾纸屑,路边的垃圾桶都擦得光洁发亮,整洁的城市与清朗的天空交相辉映。这是西宁吗?是我曾经生活过9年的那个西宁吗?上世纪80年代初的西宁,春天常刮风,姑娘们都有丝巾,不是为了美,而是用来防风沙。即便每天戴着纱巾,随便抖抖头发,还会掉落许多烧煤的煤渣。夏天是干晒,很少有雨,路边稀稀拉拉的几棵杨树也都整日蒙着一层黄土,显不出绿色植物应有的翠绿和油亮。我的脑海中,几乎没有秋的印象,因为一夜大风就将那仅有的几棵杨树的树叶吹得精光,还没来得及感受书本上描绘的金色秋天,就已经进入寒冷的冬天。高原城市的冬天干冷难熬,那时没有完善的取暖设施和高质量的冬装,大家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即便如此,也还是冻疮长满手脚。可能是由于气候的原因,那时的西宁城市卫生状况很差,整个城市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黄布。楼是黄砖砌的,山裸露出光秃秃的黄土,湟水河的水是黄色的,人也是土黄的。40年过去,西宁的变化让我刮目,西宁的美让我唏嘘。今天的西宁,是青藏高原城镇化建设应有的模样——绿水青山、幸福和谐。

  从西宁出发向东南行驶约100公里,就到了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这里是青海海拔最低的地方,有“小江南”的美誉。黄河在其境内流过。都说“天下黄河贵德清”,要我说,黄河最清在尖扎。尖扎的黄河水清澈见底、静谧安详,若不是风动吹起丝微涟漪,静静的河水就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黄河的美,美在尖扎;黄河的秀,秀在尖扎。尖扎因黄河而美,美了景色、美了物产。著名的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就在尖扎境内,公园因红色砂砾构成的丹霞景色而著称。因为海拔低,气候适宜,尖扎物产丰富。全国1/3的三文鱼出自尖扎,尖扎的河蟹能与阳澄湖蟹媲美。这几年,在脱贫攻坚政策的扶持下,尖扎将居住在高山、牧区的各族群众整体搬迁至黄河边,依靠发展旅游业和种养殖业,当地的贫困户不仅顺利脱贫,还过上了安稳富裕的生活。从群众的眼里,我看到了喜悦和幸福;从他们的嘴里,我听到了对党和政府由衷的感恩和对生活的满足,那份质朴、那份真诚,让我感动,催我泪下。

  从尖扎往南几十公里就到了黄南州府所在地——同仁县,我又感受到了另一种文化之美。同仁是热贡艺术的发祥地,从15世纪开始,这里就有大批艺人从事藏传佛教绘塑艺术。因同仁在藏语中称“热贡”,因此这一艺术被称为“热贡艺术”,包括绘画、堆绣、雕塑等不同种类。在同仁,有数量众多的热贡艺术馆和培训基地,成千上万的群众在学习和传承着热贡艺术。特别是唐卡的绘制更是规模宏大,不仅从业人员多,而且唐卡绘制的题材、数量都令人叹为观止。文化的传承在同仁已经成为自觉的行动,而且是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的文化产业。一幅幅精美的唐卡,绘出的不只是佛经故事,更是新时代民族文化灿烂辉煌的历史画卷。同仁的美,是文化的美,是热贡艺术散发的活力之美,是中华文化包容并蓄的意蕴之美。

  果洛是“高原的高原”,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全州平均海拔4300米以上。说起果洛,青海本地人都望而却步,是“遥不可及、高寒缺氧”的代名词。果洛的海拔对于人类生存是很大的挑战,但它却是自然景致绝美之地。这里是黄河的发源地,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金秋十月,当其他地方呈现“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的秋景时,这里已是“雪晴云淡日光寒”的冰雪世界。当汽车在原野上奔驰,跃入眼帘的是茫茫草原和延绵雪山。秋日的草原已经是黄草凄凄、白雪皑皑,辽阔得让人看不到边际,看不到尽头,苍凉、悲怆、渺小之感油然而生。走着走着,突然看到远处一汪清澈的湖面,静卧在雪山之下。湖水是蓝色的,在雪山和蓝天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湖边没有人畜生存的迹象,安静得宛如仙境。当地同志指着湖水说,这就是年宝玉泽国家地质公园,湖水就是黄河的源头。圣湖之下,黄河蜿蜒流淌五千多公里,诞育了中华文明,养育了中华儿女。由于是三江源保护核心区,公园停止接待游人,处于封闭和保护状态。尽管遗憾不能到近前去细细观赏和感受,但能远远看到母亲河的源头,已然是三生有幸。

  果洛的美,除了大自然的特殊赐予外,还美在那流传百年的史诗《格萨尔》的传说和传承。相传藏族英雄格萨尔称王的岭国就在果洛州甘德县得尔文村,村里男女老少都能吟唱格萨尔王传,世代相传,从未间断。一个8岁男孩用天籁般的嗓音吟唱的格萨尔,让我如痴如醉。在清冷的空气里,在苍茫的天地间,男孩的声音在空中飘荡,穿透了空间,穿越了时间,既是对古代英雄的吟诵,也是对文化传承的礼赞。我这个从未听过藏戏的人都被男孩的吟唱深深吸引和打动。这种美是声音的美,更是艺术的美。

  青海行匆匆又匆匆,所到之处也只是青海的零星半爪,但感受到的美是震撼的、独特的。大美青海,美在青藏高原特有的自然地质所带来的景致之美,美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形成的多彩文化之美,更是美在新时代各族群众生活美满的幸福和谐之美。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滋养心灵、凝聚情感,构建中华民族共同精神家园
  •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巡礼
  • 老电影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