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青团绿
来源:《中国民族报》 陈柏清 发布日期:2020-04-04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又是一年清明至。

  清明,总与微雨和杏花相伴,有怀念的感伤,亦有对欣欣向荣的期待与接纳。清明节与寒食节前后相随,正是“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的时节。在我幼时的江南,青团便是清明之际一个孩子内心无法言说却又最热烈的渴盼。碧青油绿,甘甜细腻,清香爽口,青团从色彩到口感都有着满满的春天味道。

  苏轼在《惠崇春江晚景》里写道:“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诗中提到的蒌蒿,就是制作青团的上好材料。除了蒌蒿,用艾草、浆麦草制作青团也很常见。在湿润的疏林和山坡,在那灰鸭戏水的河岸边,随处可见蒌蒿、艾草青翠的身影。

  我总记得幼时在三姨家,看她捣艾叶时的情景。直径如手掌般大的粗瓷罐子,将一团团焯熟的艾叶放进去,三姨用力地用木头杵捣着。三姨的短发也随着木杵的上上下下与她的脸颊耳鬓厮磨,偶尔有几滴艾汁溅在她雪白的罩衣上,不仅没有污浊感,反而像张择端笔下描绘的春景,看上去有了某种令人遐想的、有趣的情境和意味。当然,三姨现在早就不用木杵捣艾叶了,她只需坐在客厅里看着表姐开动榨汁机,在“嗡嗡”声中,几分钟不到,浆麦草就变成了翠绿的浆汁。

  将青汁加入糯米面和好,做成一个个如娃娃拳头般大小的剂子,再把备好的红豆沙馅拌了白糖揉成球状裹在面剂子里。在蒸屉里铺上碧绿的竹叶,把圆圆的团子摆上去,架火蒸起来。十几分钟后熄了火、蒸汽落下去的时候,青团就可以起锅了。

  那是翠绿的欣喜和惊艳,满锅的青团散发着清香,如温润翠玉,每一个都很养眼,每一个都明艳,每一个也都热情地看着你。三姨笑呵呵地说一句“春天来了”。这是每一次吃青团的开场白,也是在三姨家吃青团的启动仪式。仿佛不舍,三姨的筷子总要犹豫几秒钟,才会在选定的青团上落下去……绿绿的松软的皮儿糯韧绵软,豆沙馅心甜而不腻。从青团入口的那一刻,清淡却悠长的青草香气便在齿颊脾胃间环绕扩散开去。每年,三姨的青团要蒸上几锅,祠堂里、扫墓祭祀时都要用。这些青团大部分抹了菜油,青亮亮的用竹叶裹了,放在大食盒里,留待祭祀归来路上踏青的时候吃。

  如今,制作青团早已不拘泥于传统,青汁也不只是源自蒿艾或浆麦草,可以是你喜欢的一些绿色蔬菜,馅儿除了红豆沙,还有肉类或咸蛋黄的。总之,万万千千的想象都有宽厚亲和的糯粘面接纳。

  在这个马蹄踏春的季节,天地万物抖落尘封,焕发勃勃的生机。每一眼的红与绿,都是新鲜的,每一声枝间的鸟鸣似乎也环绕着欣喜。这样的时候,在充溢着青草香的野地里坐下,剥开竹叶,翠玉般的青团入口,糯软甜蜜间,每一个清明寒食就熙暖融融。

(编辑:李华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滋养心灵、凝聚情感,构建中华民族共同精神家园
  •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巡礼
  • 老电影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