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命运交响诗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何英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 发布日期:2021-05-31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联副主席、哈萨克族作家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长篇小说《歇马台》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家协会联合主办。小说集合了作家多年来深耕基层的调研采访素材,以上世纪80年代新疆农村牧区改革为时代背景,讲述了牧民托雷别克一家在改革的时代潮流中转变身份,依靠勤劳努力和政府的帮助摆脱贫困的故事。与会专家表示,小说立意高远,以生活细节切入重大主题,呈现了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美好图景,书写了一部新时代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命运交响诗。

  为进一步理解作品内涵,本刊编辑部特约文学评论家、新疆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何英对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进行访谈,以期带领读者从作品及其背后的故事中得到更多收获。

来自生活的素材,自带阳光和温暖

  何英:《歇马台》是您的长篇处女作,小说集合了您多年来深耕基层的调研采访素材。那么,是什么因素触发了您创作这部作品?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2007年,我到乌鲁木齐市乌鲁木齐县挂职副县长,从深入当地群众的角度,我感受到了改革开放给新疆农牧区带来的深刻变化。那个时候,我就有了写作的冲动。此后,我又多次去阿勒泰、塔城、昌吉、沙湾采访。2018年,我完成了小说创作。2020年,小说出版。应该说,触发我创作的因素中,最核心的是改革开放40年来新疆农村牧区的变化,以及生活在这里的各族人民共同的心路历程。

  何英:最让我感动的是,这部作品聚焦改革开放以来的“歇马台”这片土地,描绘出一幅幅各族群众和谐共处、向着美好生活携手迈进的生动图景。这一切显得那么真实、丰满,可见出您多年来积淀的生活体验、真情实感。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两年的挂职经历,让我有机会走进基层,了解农村和牧区人们的生活。那两年正值迎接和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我感受到新疆处处都有故事。我听说了关于一个村民小组的故事:1984年实行农村土地承包时,一部分村民因为一些原因,成了“没人愿意结合”的人。在第一波改革大潮到来时,他们成了被浪潮“摔”到岸上的人。但是,他们并没有被抛弃。在有关各方的帮助下,他们组成了一个村民小组,并在以后的30多年中摸爬滚打,闯出了自己的天地。他们后来有人种植大棚蔬菜,有人开了饭馆,还有人买了大渣土车,参与道路施工……这个村民小组的故事,深深触动了我。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成长的艰辛与快乐。

  我还在新疆作协开办的中青年作者培训班中,听到了牧民作者参与农业合作社、积极组织开展文化活动的故事。这位牧民作者20多年来每天徒步12公里,坚持去文化站上班,只因他意识到“农村不能没有文化站”。

  这些生活在基层的人们,都在为创造美好生活而努力。这些来自生活的素材,实在是自带阳光,自带温暖。

民族团结是新疆土地上“生长”出来的现实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新疆确实是一个色彩丰富的地方。景致多彩,地域特色多彩,文化多彩,生活多彩,这些色彩各具特色,又相互渗染。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言: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从宏观处着眼,我们的国家是一体的,疆域是一体的,政治生活是一体的,经济生活是一体的,还有社会生活、文化生活都是一体的。

  共生、共长、共荣,正是新疆大地最大的、也是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新疆人的社会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都包含在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生活环境中,就像新疆人的餐桌一样,汇聚着各个民族的美食。我的书中也提到内地山羊绒市场的走势,直接影响到新疆牧民的生产生活等等。这个活生生的生态系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在强大的国家和谐地生长着的。如果说《歇马台》具备一些重大现实题材创作的叙事策略,我想这正是源自新疆本真的丰富色彩。

  何英:小说有关民族团结、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表现,融入到了丰厚、生动、喧腾、火热的生活深处。可以看出,新疆各民族的历史、文化、生活始终紧密地交融在一起。在小说中,您塑造了一批鲜活的人物形象,能谈谈您对人物的构思吗?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在新疆这片土地上,民族团结不是说出来的,而是“生长”出来的现实。人间烟火、喜怒哀乐、家长里短,这种相处是生动的、喧腾的,也是火热的。小说中,汉族村民史丙辰和他的父辈们生活在半农半牧地区,他们像当地牧民一样宰牛宰马储存冬肉,还会阿肯弹唱,他们懂中医,也能做兽医。当地哈萨克族群众把这些汉族群众称为“塔木尔”,就是“老根儿”“老乡”“老朋友”的意思。他们找“老根儿们”看个中医,或一起做个牛羊肉生意,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和事也是一抓一大把。2007年,在乌鲁木齐县的一个牛羊批发市场,我认识了来自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的“三兄弟”,他们自嘲一个放羊,一个运羊,一个卖羊,是“一根绳上的三个蚂蚱”,缺了任何一个,生意就做不成了。三个人坐在一起喝乌苏啤酒,吃烤肉串,讲着起起落落的经营故事和人生故事。汶川地震后,三个人慷慨解囊,捐款捐物。这些都令我非常感动。

  小说中的绣娘古丽娅姐妹的故事,就来源于我认识的木垒县绣娘凯斯尔。这位励志的农村妇女不仅自己创业,而且还带动了全县的刺绣产业。创业让这位牧家女子走出新疆,开了眼界,也将她家祖传的刺绣非遗技艺带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创作小说时,这些来自普通人的平凡故事、生活细节和价值评判,给了我丰富的素材,有些故事细节甚至直接来自生活,这些是我能完成小说的必要条件。

  何英:小说立意高远,以对民族文化和民族情感的多样性表达,再一次阐述“中华民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理念,体现出强烈的现实意义和崇高的时代精神。这样的思想品质、精神风范,为今后的民族文学的创作提供了启示。

润物细无声,以文学叙事讲好中国故事

  何英:小说的另一个命意,就是反映传统游牧民族哈萨克族的历史变迁。在小说中,托雷别克一家经历了各种变革和挑战,这也是从物质到精神的蜕变。令人欣慰的是,他们都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从中也可看到您所倾注的人文关怀。您怎么看待民族地区的现代化进程呢?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在《歇马台》这部小说里,我其实是讲了不同时期的牧民实现现代化转身的经历。时代在推着他们的生活向现代化迈进,而他们也在现代化中成长。

  现代化是一个“集大成”的进程,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传统的游牧生产方式同样不会例外于这个伟大进程。在我看来,哈萨克族传统生产生活方式的改革变迁,从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新疆各民族融入到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大进程时就已经开始了,并随着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几次经济结构的调整逐步深入。在新疆边远农牧区,人们的生产生活一直伴随着国家的发展而发展。内地农村改革经历了什么,新疆也一样经历了什么。只不过因为地域的不同,风貌有些差异,但发生的皆是中国故事。而文学是讲故事最好的方式。所以,用文学的方式讲这些变化,把新疆发展变化的故事变成文学的叙事,成了我的一个愿望,也成就了我的创作。

  何英:文学有润物细无声的力量,在增强文化认同和民族情感认同,引导各族干部群众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宗教观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一直发挥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您的这部长篇小说正契合了“文化润疆”的总体要求,对主旋律文学创作有很大启发,您的经验是什么?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文学的叙事不仅关涉人物、故事、情节和细节,文学的艺术品位还在于体现生活的“味道”,更强调表达一种思考、一种发现,或者一种理想。事实上,生活中确实蕴藏着很多有价值的认知,而文学会把这些认知提炼出来,并融入文学叙事中。

  《歇马台》中有几个物象:一件百年的大氅,一座百年的老宅子和文化站,这些物象都不是孤立的、自说自话的。它们蕴含着中国人的集体记忆、集体智慧,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小说中写到当年撤社建乡、组建村民小组时,托雷别克和图玛尔都曾一时感到不适,产生了“离开集体”的困惑。但最终他们仍然以参与村民小组的方式,继续新的生活。这里的“集体主义意识”,就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一种深入到生命细胞中的价值认同,是有血有肉的、细腻的,有温度的、有味道的。

  谈到“文化润疆”、主旋律创作,我想只要我们能把这种大时代下的同在感、共处感、共生感,用文学艺术的方式巧妙但不失文学品位地表达出来,就是讲好了新疆故事、中国故事。主旋律的创作,一定要避免图解、生硬、喊口号,否则就会失去生活给文学提供的美好素材的光芒和温度。(本文由周芳整理)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品经典·学党史
  • 庆祝建党100周年·红旗漫卷
  • 中华文化符号·地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