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荷花是我家
来源:中国民族报 王晓 发布日期:2021-07-12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万亩荷塘。张国俊摄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这个时节,荷花开得最盛。伏天回故乡,观荷吃莲蓬,真乃人生美事。

  我的故乡在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人称荷藕之乡。“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在宝应,是最寻常的景象。宝应西有湖,东有荡,千年古运河贯穿其间,水网密布,土质肥沃,是大面积种植荷藕的天然佳地。在这里,“十里尽荷蒲,迷漫失溪口”就不足为怪了。

  藕生泽野,获自然润泽,采天地之气,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应该是纯天然无公害绿色食品。近些年,宝应荷藕在国内国际都有市场,荷藕生产、储运、加工、交易逐步形成产业链,成为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

  靠水吃水是上苍赋予先民的福气。故乡人依靠荷藕养活一家老小,又趁绿色食品风靡之际发家致富。荷在故乡,不是一株两株,是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亩。故乡多水田,一块块分到各家各户,各家各户又齐种藕。盛夏季节,荷叶如盘、如盖,挨挨挤挤,高低错落,把田与田之间的埂道隐匿。人随车驰,荷田如一匹绿色的绸缎,舒展至天边。

  万亩藕田连成片,百里荷花溢清香。弥望团团的荷叶,肩并肩密密挨着。有风处,风翻叶背白浪涌;无风处,翠凝叶面绿涡旋。叶间有花,粉红、深红、雪白、青绿,有单瓣、有重瓣,有开有合,一样亭亭。日常人们见到的荷花,大都以红色和粉色为主,白荷花较为少见。借助科技的力量,宝应荷花可以五彩缤纷了。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荷花点缀其间,鲜艳夺目。已开的,如鸟凌空,一瓣瓣倾情舒展,色泽深深浅浅,柔情蜜意渐次呈现。未开的花苞,如笔出手,静静擎立,嫣红如染。有风自湖田上吹来,盛夏的风,原来是燠热逐人的,经过层层荷叶轮翻,扑到脸上竟有星星水汽、丝丝凉意,带着淡淡荷香。

  车上的人终于按捺不住,纷纷下车,与荷亲近。找来荷塘主人,请他撑船带我们到藕花深处。船能容纳四五人,荷塘主人三篙两划就撑到我们面前,一边侧到岸上,一边歪到水边,先刮干了舱里的水,再让我们上船,一看就是细心朴实的人。我们分坐船头船舱,船尾留给撑篙人。荷塘主人轻轻点篙,船推开水面,在荷藕、菱角、芦苇、蒲草中悠悠行进。人在叶间游,不时有一朵荷花殷勤地闪到面前,专职摄影师“咔嚓”按下了快门。荷塘主人热情地推介:右手边有个大莲蓬!孩子的手迅疾追了过去,莲蓬梗上有刺,折不下来呵,急得要用牙咬。荷塘主人笑得丢下篙,指点最巧的法子:从蒂处稍用力一拽,莲蓬就落了。试试,果然管用,左一个右一个,眨眼工夫船舱里莲蓬堆成小山。荷塘主人又介绍,嫩而露出的莲蓬吃起来煞甜。摘下他用篙梢捺下的那只,掏出莲子剥掉“外衣”,牙齿一碰,果真,甜到心里。

  我们每人摘片大荷叶顶在头上遮阳,荷塘主人撑着船,在荷叶间看似没有道的地方开出道,左进右出,忽前忽后,神态自若。我们忙着剥莲蓬。看看水,可见鲫鱼游走;赏赏荷,阵阵香风使人醉;听听竹篙拖水响,听听头顶鸟鸣唱,真想拽住时光的脚呵,让船永不靠岸。

  问荷塘主人,有饭吃吗?荷塘主人实诚,“我们只种藕,不开饭店。”饥肠辘辘的我们,几乎恳求了:“随粥便饭,你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荷塘主人说:“这没问题。小龙虾螃蟹多的是。”随手从藕田里拎出一个“张”龙虾的簖,赤红的龙虾个个肥美,再探上一枝花香藕,船到岸边,又割了一把韭菜。我们拿荷叶包莲蓬,跟着荷塘主人到岸边的凉棚中等饭吃。一会儿工夫,韭菜炒鸭蛋,糖渍藕片,烧龙虾,面糊螃蟹,全是家里养的、塘里长的。还等什么呢,开吃。

  在我们吃饭的当儿,有上海、南通牌照的小车开到塘边,他们也是一群爱荷人,看我们吃的、带的,羡慕不已,迫不及待地要荷塘主人带他们上船。荷塘主人介绍,常有南京、盐城的“驴友”、摄影爱好者自驾来观荷,语气里有十足的自豪。

  是呵,工业文明越发达,接天莲叶的故乡越呈现她难得的天然青碧,这种本真如荷叶上的水珠,凝成了城市人的故园情结。有理由相信,故乡不仅仅是我的故乡,越来越多的都市人会来这里寻找他们精神的故园。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2020年度民族地区文学创作观察
  • 品经典·学党史
  • 庆祝建党100周年·红旗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