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草原文学的另一种面向——评索南才让小说集《巡山队》
来源:《中国民族报》 杨荣昌 发布日期:2021-08-22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作者:索南才让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版时间:2021年1月

  我也看见了。阳光金灿灿,普遍地洒在那片林子里,那几只鹿身上出现流水一般明净的光斑,它们一边觅食、晃动大耳朵和大犄角,一边慢吞吞地走动着。灌木和高山柳根本挡不住它们,反而在提供帮助,可以让它们不怎么费劲就走出好远。

——节选自小说《巡山队》

 

  西北草原本是产生诗情画意的沃土。在众多草原题材作品中,不乏对茫茫的草海、蜿蜒的清溪、奔驰的骏马和洁白的羊群的描绘,渲染出一派壮美辽阔的景象。可在青年作家索南才让笔下,却绝少这些诗意景观。这与作家的生活经历和内心体验不无关系。索南才让很早就辍学放牧,后来又外出打工,首都北京也是他好几年的打工之地。这些经历使人在品尝人生的酸甜苦辣的同时,也拓展着一个人的视野,磨炼着一个人的心志。丰富的生活阅历使索南才让的创作根基沉稳而厚实,让他的小说世界虚构与真实水乳交融。

  小说集《巡山队》收录了索南才让的12篇短篇小说。这是作家关于故乡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生活记忆的回眸,是个体成长经验的梳理,也是其建立写作根据地的大胆尝试。小说中的故事各有其独立性,但阅读后会发现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甚至不同作品中的人物都有同样的名字,形象与性格都未改变,可视为一部长篇的若干个章节。因此,从整体性的视野去解析,小说集反映了作家对于故乡深沉而复杂的情感。

  小说集中,索南才让把人物置于大草原的环境中予以呈现,以冷峻的心态面对故乡的土地,极尽笔墨描写草原人的生活状态和人情冷暖,在善恶对比、挣扎与救赎中推进叙事发展,塑造人物形象。索南才让写了“商店”系列小说,商店是农牧区信息的集散地,常见家长里短,也显露世态人情。《德州商店》中的罗布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当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之后,才在商店集散的人群闲话中,隐约知道真相,原来自己的生身父亲竟是身边熟悉的人,但他已学会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小说将数十年前的爱恨情仇有意掠过,故意留下叙事的盲点,给读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从艺术探索的角度来看,对人性的深度审视可彰显立体可感的人物形象,如《阿布达拉的一场火》讲述阿云德为了掩盖因自己过失引发火灾的真相,不惜诬告同村伙伴东珠,为了强化东珠就是纵火犯的事实,拼命在心里说服自己忘记犯下的过错,以致心理扭曲变态。小说揭示了人性的幽暗,在鞭挞人性之恶的同时,也让人物形象渐渐立了起来。

  与此同时,作家还写出一种善的光芒,让善与恶在强烈对比中建构起高贵的人性之美。在《巡山队》和《追击》中,作为主人公的巡山队员,在面对凶恶的歹徒时,他们也有常人的怯懦,可是他们毕竟担负着重要使命,为的是保护国家珍稀动物不被盗猎。在与歹徒你死我活的搏斗中,巡山队员的勇敢最终压倒了怯懦,爆发出可敬的人性伟力。这是整部小说中最为耀眼的书写。这些巡山队员大都默默无闻,长年驻守于西北高原的崇山峻岭,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突如其来的凶恶歹徒,他们忠贞地履行职责,没有豪言壮语,只有普通人在非常态之下的抉择——在国家利益面前义无反顾地扑向前去。正是这种举动,凸显了人性之中最闪亮的一面。

  一个作家的风格与其生长的土地呈同构关系。西北高原陡峭的山峰、凛冽的寒风、严酷的自然环境,磨砺了索南才让笔下的文字,使其带有冷峻、刚硬的特点,以及些许的黑色幽默。因此,从小说集可以看出,无论是对人性的鞭笞还是赞美,索南才让的文字都表现出很深的力道。有评论认为:“天赐的禀赋让他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观察和感觉,草原民族独有的生活方式及文化心理也早已成为他的血液,流淌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中。他的作品辨识度很高,不仅带有鲜明的民族、地域特色,字里行间也处处渗透着他自己独有的创作体会和生活体验。”小说集《巡山队》中,草原仅作为小说叙事的背景,作者以精简的笔墨刻画世态人心,重点是书写人性的向度,展示了草原文学的另一种面向,也表现出年轻一代作家不断朝着成熟与深刻的写作而作出的努力。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用文学的方式为人民书写 为时代立传
  • 品经典·学党史
  • 庆祝建党100周年·红旗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