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扇温暖的窗
来源:《中国民族报》 刘珊 发布日期:2021-08-22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那是一扇与这个村子风格不同的窗。那时候,每家每户的窗户都是方方正正的,只有我家的窗户,是正方形上再加个半圆形。透过那扇窗看到的星空,就如同大海里掀起的浪花一般,一朵连着一朵,此起彼伏地随波舞动,很是俏皮、神秘。而那片星空,也时常会出现在我梦里……

  我是在城里出生的。小时候,记得我的堂姐堂妹都特别羡慕我。我的半个童年,几乎是泡在蜜罐里的,每次想起那段时光,嘴角都会不经意地上扬。

  6岁那年,因爸爸的厂子搬迁,我们一家人迁回了农村老家。奶奶有五个儿女,只有大伯留在老家,其余四个都不在身边,只有过年过节才能聚在一起。我们的回归,奶奶是最开心的,眼眸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就连脸上的皱纹也活泼了起来。这让原本心里有一丝郁闷的我,豁然开朗……

  “放心,放心,这杯我一定喝,接下来我就要造新房了,大家一定要多帮衬帮衬。”我爸本就喜欢喝点小酒,加上大伯和邻里乡亲的一顿起哄,愣是喝了一杯又一杯。杯杯满,杯杯见底, “你说,造一栋房子得花多少钞票、心力和时间,人这一辈子呐,都在为了房子奔波……”大伯像是在自言自语。村里的雷根叔不紧不慢地说道:“有房就有家,有家了,心就定了不是?邻里乡亲,本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日子会越过越红火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酒桌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群微醺的人,说着敞亮的话。

  我们的新屋是在大半年后造好的,新屋有一扇与这个村子风格不同的窗户。上梁那日,我爸早早地就将前一天备下的喜烟、喜糖、毛巾和上梁馒头,一袋子一袋子地分发给乡亲们,这是习俗,更是情谊。那年夏天乡邻们流过的汗,会随着岁月的流淌,永驻我们心中。我妈说,“人要懂得感恩”,直至今日,这颗种子,一直长在我心里。

  搬进新屋那晚,也正值盛夏。我爸提议,“要不,今晚我们睡天台的小房间吧,那里通风、凉快。铺张席子,把电视机、电风扇也搬到天台,再整上个冰西瓜,怎么样?”我高兴得连声叫好,赶紧去帮忙搬东西,从二楼到三楼,从三楼到二楼,来回地跑,忙得不亦乐乎。

  老家的星空,特别的美。仰望那片被星星点缀的幽蓝夜空,一颗颗眨着眼睛的星星,镶嵌于夜幕之上,亮闪闪的,让人移不开眼。那方星空下,是三个高矮不一的身影,并排盘坐于凉席之上,吃着冰西瓜,看着电视,吹着夏风,赏群星璀璨,聊家长里短……

  7岁以后,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奶奶和二姐的陪伴下度过的。二姐是我大伯的女儿,家里的活儿,基本是她在上学之余包干的。拔猪草、喂猪、洗衣服、搞卫生、煮饭……小小年纪,就扛起了半个家。我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做她的小跟班。我还喜欢奶奶做的醋炒鸡,外形上虽然差了点,但是入口酸香浓郁,甜而不腻,口口留香。

  后来,我上了初中,开始了住校生活;二姐也去了杭州,念了职高;我的爸妈也回到了城里,老家又只剩下奶奶和大伯他们了。爱热闹的奶奶,越发觉得冷清了,每逢周五放学,我都会按时回老家陪她。每次公交车到站的那刻,我总会看见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在村口翘首等着我。夕阳余晖下的奶奶,竟那么瘦小了……

  回到老家,透过那扇半圆形与正方形共存的窗,我总能重温乡情的温暖……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感悟民族文学的独特魅力和时代精神
  • 创作谈
  • 用文学的方式为人民书写 为时代立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