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街古意
来源:中国民族报 茹喜斌 发布日期:2021-09-07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夕晖柔柔地泄在洛阳宜阳县城南的锦屏山上,泄在山脚水街的房舍和树木间。水街,就有了别样的意趣。

  打水街东头走来个卖糖人儿的老汉,手中拨浪鼓梆梆的声音,招来叽叽喳喳的娃娃,挤在小车前要“孙悟空”“猪八戒”,或是“老鼠嫁女”“嫦娥奔月”……糖人儿金黄透亮、栩栩如生。

  一个糖人儿,一个故事,水街里,也有我童年的故事。

  水街之所以为水街,因了街南的一渠清波。它源自洛河,从古而来,绕城而行,蕴涵着故乡的朝云暮雨、古今记忆和民间传说。这里的居民房舍都建在街北,几番修旧如旧,放眼望去,青砖黛瓦、红漆雕窗、小桥流水,满是古风古韵。“万叠苍苍凌紫霞,锦屏曾似翠屏嘉。也知武后题名意,只在春风数点花。”水街栏间的青石牌碑上,刻有白居易、元稹、杜牧、李贺、陆渊之等诗人吟诵的诗作,是为水街的灵魂。

  水街,一条历史深处的老街。

  公元696年,武则天来到这里。她的车辇曾走过水街的春风春阳,旌旗、仪仗和震天的乐声,让水街喧腾起来,让整个小城喧腾起来。我不知当年的武则天怎样沉醉于锦屏山的十二座峰峦,只知她大笔一挥,“锦屏奇观”就刻在了锦屏山上,让故乡从此声名远播。

  眺望长街,只见槐树新绿、桃红梨白,满目柳丝葱翠、青荇流苏。我身后不远处是悠悠文庙,红柱飞檐、雕梁画栋、古朴雄伟。那是水街的文脉、故乡的文脉。细细想来,这文脉从春秋战国就有了,正是它的绵延,故乡才走出了唐代大诗人李贺,明朝兵部尚书王邦瑞,走出了画家乔玉川,走出了以长篇小说《上甘岭》闻名的军旅作家陆柱国,他的老宅就在这水街的诗情画意里。

  水街,是故乡文化的一脉。

  夜色。新月。我已在水街的通贤门坐了很久。门之南是香山寺,耸于锦屏山之葱翠,北宋程颢、程颐的弟子张思叔曾在此读书讲学。我静静地读它古时的风韵,也在欣赏着今日花千树、七月斋、腊月天这些古雅的店铺。街上行人,脚步匆匆或是散漫,渐渐多了起来,也有外地口音游人驻足。晚风习习,晃动着满街的红灯笼和画一样的树梢,偶有鸟鸣,在水街深处悠扬。这水街人家临水而居,日有山顶千年彩云可赏,夜有水声如古人诵诗,这是怎样幸福的日月啊!

  我沉浸在水街温润的时光里。

  忽然,有二胡的琴声从水街深处飘来,犹如一潭跃动的清溪,闪着亮亮的波光……循声走去,琴声在一四合院门前戛然而止。门轴“吱呀”一声,正房里走出一位七旬老人。我有些尴尬,说:“我来听琴。”老人一笑,随即盯着我片刻:“你是喜?”喜是我的小名儿。我很惊诧。老人说:“我是董老师啊,你忘了?”我心中一阵兴奋、激动,惊喜来得这么突然,没想到会在此遇到多年未见的老师。我随老师入屋。房里挂着二胡、唢呐、琵琶,一青春女子正给古琴调音。那琴上刻有唐代常建的诗句:“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还镂有一株兰花,灿然开放。

  老师笑笑说:“就这点特长了,退休时办了这个班,也算文化传承吧。”一番叙旧,老师对女子说:“给我这学生弹一曲吧。”女子嫣然一笑,琴声瞬间响起,是一曲《春天来了》。闭目欣赏,那冰雪化了,草儿绿了,有成群的鸟儿飞到鲜花上,飞到青翠的草地上……女子一抹一挑之际,有鸟啼花开;一注一绰之间,似春光飞舞,给人无穷的回味……

  辞别老师时,已是满街人群熙攘,满眼灯笼彤红。水街,有烟火气的夜生活,有锦屏山十二彩屏的相伴,有儒、释、道文化气息的浸润……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创作谈
  • 用文学的方式为人民书写 为时代立传
  • 品经典·学党史